涞水韩彦清被查简历个人资料王义民落马韩彦清华银天鹅湖最新消息-吸收财讯

涞水韩彦清被查简历个人资料王义民落马韩彦清华银天鹅湖最新消息

其中涉及“华银天鹅湖”项目违法占地、超规划建设、违规审批等问题。而10年前“华银天鹅湖”项目启动之时,时任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韩彦清现场致辞,称“必将打造出一个独具特色、非常迷人的旅游地产明珠。”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韩彦清被查。两个多月前,2019年10月8日,河北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涞水县委书记王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原标题:削山建千亩别墅群的地产商涉犯罪,县委书记、副县长相继落马

1月6日,据河北省保定市纪委监委消息:涞水县委原常委、原副县长韩彦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个多月前,2019年10月18日,韩彦清的顶头上司,涞水县委书记王义民落马。此前不久,盘踞在涞水县以华银集团为依托的犯罪集团被警方打掉,华银集团法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立案侦查。

在涞水县委书记任上,王义民曾两次因土地问题被处分,其中涉及“华银天鹅湖”项目违法占地、超规划建设、违规审批等问题。而10年前“华银天鹅湖”项目启动之时,时任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韩彦清现场致辞,称“必将打造出一个独具特色、非常迷人的旅游地产明珠。”

削山建千亩别墅群的地产商涉犯罪,县委书记、副县长相继落马

华银天鹅湖项目。

削山建别墅群,两任县委书记被追责

韩彦清,1967年10月出生,河北涞水县人,1990年8月参加工作,河北师范学院历史专业毕业。韩彦清长期在涞水县任职。据涞水县政府官网此前信息,韩彦清任职涞水县委常委、副县长,负责城乡规划建设管理、交通运输、电力、物价、人防、住房公积金等方面工作。

1月6日,韩彦清被查。两个多月前,2019年10月8日,河北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涞水县委书记王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9年6月,河北省保定高碑店市公安局发布官方消息称,已经成功打掉了盘踞在涞水县以华银集团为依托的犯罪集团。华银集团法人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立案侦查。

削山建千亩别墅群的地产商涉犯罪,县委书记、副县长相继落马

韩彦清与王义民曾与布局涞水县十多年的河北华银基业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银集团”)打过不少交道,而王义民还曾因“华银天鹅湖”和京涞新城项目受过处分。

华银集团规划涞水后,首个项目就是依附北京的十渡景区和涞水本地野三坡景区打造的旅行度假名目,即华银天鹅湖。

2009年7月16日上午11时,“天鹅湖项目承包施工协议签字仪式”在天鹅湖项目部会议室隆重举行。时任县委常委、县委办公室主任韩彦清现场致辞表示:“天鹅湖”项目在环京津休闲产业带建设中具有重要地位,对带动京西南旅游发展具有重要作用。相信通过两强企业的战略合作,必将打造出一个独具特色、非常迷人的旅游地产明珠。华银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庞文剑则信誓旦旦地表示,将“在打造京西南休闲产业带样板工程中创造辉煌”。

然而开发十年的华银·天鹅湖项目,却是个严重违规的项目。

2019年2月,据当地媒体报道,保定涞水县西部太行山区被曝光削山建别墅群,华银·天鹅湖国际生态城项目开发商为河北华银房地产开发公司,企业官网显示,项目独享2000亩生态大湖、5000亩原生山林植被资源。该项目建有独栋、联排、叠拼别墅,以及花园洋房,独栋别墅50余套,目前已基本售罄。记者调查发现,削山造地山体被挖满目疮痍。

3个月后,河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就石家庄市鹿泉区和保定市部分县(区)项目违法建设、违规收储土地问题发出通报,其中就包括“华银天鹅湖”项目。

通报介绍,“华银天鹅湖”位于涞水县城西北20公里的宋各庄水库周边,实际占地1419.55亩,2008年开工建设。经核查认定,该项目是在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没有城乡总体规划和控制性详细规划的情况下实施的违法违规项目,主要存在违法违规供地、违法占地、超规划建设、违规审批等问题。

对此,河北官方对保定市部分县(区)项目违法建设违规收储土地问题有关人员进行了处理。其中,保定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孙金博,在任涞水县委书记期间,在不符合县城总体规划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情况下,组织会议研究决定对宋各庄水库区域进行开发,县相关部门存在违规出让土地、违规核发许可证、监管不力等问题,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涞水县委书记王义民,任职以来,县委、县政府及县相关部门对“华银天鹅湖”项目存在的违法占地、违法建设、违规销售、生态风险等问题长期失察失管,在国内、省内一些地方违法建设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发生后,未及时组织全面排查,未对该项目进行有效制止和查处,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目前,涞水县“华银天鹅湖”项目部分违法占用农用地的8栋商品楼违法部分已收归国有,未取得预售许可的325套商品房已退房193套,影响防洪安全的接待中心等建筑已拆除。

京涞新城违法征地 ,水泥地铺黄土种小麦

这是王义民第二次受到党纪处分。

2016年8月份,国土资源部通报6起土地违法案件处理结果,其中一起是涞水县委县政府违法批准征收使用土地案。

据通报, 2012年4月至2014年9月期间,涞水县委、县政府以建设京涞产业新城名义,未经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批准,责成石亭镇政府与村民签订占地补偿协议、支付补偿款,违法征收石亭村、渐村等7个村土地2061.84亩。2013年12月,又组织对违法征收的1403.58亩土地进行平整。至国土资源部挂牌督办时,建设占地183.07亩,其中127.53亩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

据媒体报道,当时京涞新城为了应付卫星监测,在水泥地面上铺上黄土种上了小麦。

据报道,京涞新城的布局者也是华银集团。华银集团董事长庞文剑在2014年4月11日在北京举行的“聚势京津冀一体化京涞新城价值发展论坛”上,给出这样的定位:京涞新城将建成一个产城一体化的创新、智慧、生态的国际城市。无论是涞水县街边的广告栏,还是华银集团的宣传文案,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提到京涞新城时,落款会同时出现“华银基业团体”和“涞水县人民政府”等字样。

国土资源部挂牌督办后,涞水县政府组织拆除了圈建的围墙、围挡,拆除了占用基本农田的道路,对1077亩农用地进行复垦;宣布石亭镇政府与村民签订的占地补偿协议无效,收回违法批准河北京创投资有限公司使用的1403.58亩土地,将违法征收的2061.84亩退还原集体经济组织。

对此,河北省有关纪检监察机关决定,给予涞水县县委书记王义民党内警告处分。涞水县委、县政府已向保定市委、市政府作出书面检查。

涞水县发展和改革局涞水县行政审批局关于撤销华银天鹅湖部分项目立项手续的公告

根据《河北省企业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实施办法》和《企业投资项目事中事后监管办法》,经县发展和改革局、县行政审批局研究,同意撤销以下项目立项手续:

1、天鹅湖居住区(表),建筑面积9.8万平米。(2009年9月14日)

2、天鹅湖居住区(表),建筑面积35万平米。(2009年11月1日)

3、天鹅湖金峪谷西区(A),备案证(涞水发改投资备字[2013]20号),建筑面积102432平米。(2013年10月14日)

4、天鹅湖金峪谷西区(B),备案证(涞水发改投资备字[2013]21号),建筑面积110344平米。(2013年10月14日)

5、天鹅湖西峡谷居住区(一期),核准证(涞水发改投资核字[2014]11号),建筑面积85384平米。(2014年9月4日)

天鹅湖生态旅游度假区项目已实施部分尽快完善建设手续,未实施部分停止建设。若确需建设,报县行政审批局重新审批。

特此公告。

涞水县发展和改革局

涞水县行政审批局

2019年5月22日

多个违规别墅遭处理

2019年2月,媒体对河北省多个违规别墅项目进行了报道,包括石家庄市鹿泉区“削山造地”、保定市徐水区“20天征地万亩”、保定市满城区“削山造地建别墅群”、涞水县“一个项目独享2000亩生态大湖”4个问题。

对于上述几个问题,5月10日,河北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石家庄市鹿泉区和保定市部分县(区)项目违法建设、违规收储土地问题的通报》,集中对问题别墅进行了处理,并对相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严肃问责。

文件显示,石家庄市鹿泉区“西美金山湖”项目位于鹿泉区铜冶镇岭底村“玉山”北侧,由石家庄市丽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3年开工建设。经核查认定,该项目是一个违法违规供地、违法占地、未批先建、违法建设、违规销售、违规占用生态保护红线内林地等生态空间的房地产项目。

保定市徐水区“20天征地万亩”有关问题,经核查认定,徐水区违反土地管理法、土地储备管理办法实施土地收储,违反土地承包法实施土地流转。

保定市满城区“削山造地建别墅群”,涉及项目“秀兰文化小镇”位于满城区和顺平县交界处,满城区境内项目位于石井乡。经核查认定,“秀兰文化小镇”项目存在违法占地、未批先建、违法审批等问题。

保定市涞水县“一项目独享2000亩生态大湖”有关问题基本情况为:该项目为“华银天鹅湖”,位于涞水县城西北20公里的宋各庄水库周边,实际占地1419.55亩,2008年开工建设。经核查认定,该项目是在不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没有城乡总体规划和控制性详细规划的情况下实施的违法违规项目,主要存在违法违规供地、违法占地、超规划建设、违规审批等问题。

对于削山建别墅的行为的危害,合硕机构首席分析师郭毅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首先肯定是对当地生态环境的一个破坏,整个生态资源是形成闭环的一个循环链条,人为地破坏了某一个环节,生态环境会受到系统性的影响,对整体的环境是非常不利的,同时也会有安全隐患;第二,这些没有报批或者不合规的项目,购房者在买了之后没有任何保障,可能会遭遇拆除或者停工停建的处理,购房者获得补偿的机会比较低,会遭受比较大的经济损失。

上海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削山建别墅会带来整个环境的改变,包括自然风貌、动植物生存环境等方面。在对生态破坏之外,还有很多未知的风险,次生影响的无法估量,这是最可怕的。

那为什么别墅项目的违法违规问题多发呢?郭毅表示,出现削山建别墅的行为的地块,基本上都处于城市郊区,区域拥有独特的自然条件,从开发商的角度上来说,做客户定位、产品定位的话,更倾向于做别墅类低密度的产品。但相对来说,这些区域处于城市管理的边缘地带,这也是政府管理的一个薄弱的地区,所以削山建别墅等违规行为屡禁不绝。

十五年“禁墅令”别墅难禁绝

实际上,我国早在2003年就颁布了“禁墅令”,但十五年过去了,不断升级的“禁墅令”并没有令别墅市场有所收敛,目前市场上仍有大量以别墅名义在售的楼盘。

2003年2月,国土资源部发布《关于清理各类园区用地、加强土地供应调控的紧急通知》,明文规定停止别墅类用地供应;2006年5月,国土资源部发文,从即日起中国一律停止别墅类房地产项目供地和办理相关用地手续;2010年,国土资源部、住建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用地和建设管理调控的通知》,规定“严格限制低密度大户型住宅项目的开发建设,住宅用地的容积率指标必须大于1”;2012年2月,国土部公布《关于做好2012年房地产用地管理和调控重点工作的通知》,再次重申“严格控制高档住宅用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别墅类用地”。

但在实际情况下,不少开发商会绞尽脑汁绕过监管,有的项目将地块分成别墅区和普通住宅区,规划出容积率较高的高层与低容积率的别墅,进行“高低配”规划,别墅占据大部分的绿地资源,通过多层住宅将整个地块的容积率拉高,整体申报规划,从而顺利逃过监管。

另外,开发商的“创新”能力很强,除了明令禁止的独栋别墅外,市场上还出现了“独立洋房”、“联排别墅”、“双拼别墅”、“叠拼别墅”等类型,多手段规避监管。

郭毅表示,对于上述问题,北京最近已经在土地出让合同当中明确,不同产品类型的建筑形态和容积率的指标要基本保持一致,未来在这些地块开发建设和整体的规划定位的过程中,就不会再出现“高低配”的现象了,未来市场上别墅可能也会大大减少。

为什么开发商这么热衷于建造别墅项目呢?卢文曦表示,别墅一直是住宅产品中的稀缺品,具有较高的使用价值和投资价值。相对于其他产品,别墅是利润最高的,也容易做出标杆性的高端产品,开发商自然就喜欢建造别墅这一类型。

另外,近期发布的一项文件或令违规别墅不再“猖獗”。网上流传着一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别墅项目建设审批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各省级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门要立即暂停办理本行政区域内有关别墅项目建设审批手续,对已建、在建、在批、特批的别墅项目进行梳理,落款时间为2019年4月3日。尽管该文件未在住建部网站上正式公开,但从多个地区转发及落实上看,别墅项目审批被叫停已经开始实施。目前已有黑龙江、福建等多省转发了《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别墅项目建设审批有关事项的通知》,或将集中进行违建别墅清理工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