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杼杀了齐庄公的下场自杀崔杼弑其君原文及翻译发生在哪个国家-吸收财讯

崔杼杀了齐庄公的下场自杀崔杼弑其君原文及翻译发生在哪个国家

过了几天,崔成、崔强又来了,提起前事,力数郭、棠二人罪恶,复求庆封尽力帮忙。庆封对他们说:“你两人既有此心,念及庆、崔两家有世交情谊,我可以暗帮你兵甲去行事,只要能除此二人,你家便可以和平相处了。”

【吸收财讯】蹇解损益夬姤萃 ->春秋时,崔杼自从杀了齐庄公,立公子杵臼为君,是为景公,自立为右相,庆封为左相。崔杼独揽朝政,专恣骄横。庆封心怀嫉妒,欲杀之而后快。

崔杼当日答应妻子棠姜,谓合谋杀了庄公之后,立她的儿子崔明为继承人;却又同情长子崔成,不忍把他废掉。崔成知道环境险恶,便主动要求将继承权让给同父异母的弟弟崔明,请求赐崔邑这个地方给自己过活。崔杼满口答应,和部属东郭偃及棠无咎商量,东郭偃坚决反对,说崔邑是个大地方,只可以授给继承人,崔成既然放弃继承权,就没有理由据有此地。

崔杼对长子说:“我本想把崔邑给你,无奈郭、棠两人反对,只可将来另给你别的地方了!  ”

崔成听了,不说什么,转告给同胞弟弟崔强。崔强说: :“哥哥既肯让位给他了,难道连这一个崔邑都不肯给?真是太岂有此理!父亲在,尚且如此,一旦父亲死了, 你和我想做个奴仆都不可能了!

崔成说:“这件事,不如去请教左相庆封,看他有什么办法。”

崔杼杀了齐庄公之后,崔杼最后的下场悲惨,只能自杀

两人立即往见左相,诉说前情,请尽力帮忙。庆封听说暗喜,正中下怀;却故意摆出一副悲天悯人的神态,把眉头皱了两皱,说:‘ 你父亲现在已完全相信东郭偃与棠无咎,他们两人说什么便是什么,我纵然对你父亲提意见,他也未必听得进。”说到这里,停了好一会儿,继续说:“这样子看来,你父亲正养虎为患,恐怕将来会伤及本身,如不及早除此二人,你们崔家子孙是不会幸福的!

崔成、崔强马上接口说:“我们早有此心了,但力量太薄,怕会弄巧成拙。”“还是慢慢想办法吧!”庆封说。

崔成兄弟辞别后,庆封召见心腹庐蒲婺,说及崔家的事,庐蒲婺提出意见:“崔氏之乱,及庆氏之利也,不如趁机消灭他!”

过了几天,崔成、崔强又来了,提起前事,力数郭、棠二人罪恶,复求庆封尽力帮忙。庆封对他们说:“你两人既有此心,念及庆、崔两家有世交情谊,我可以暗帮你兵甲去行事,只要能除此二人,你家便可以和平相处了。”

崔成、崔强大喜,当即便率了庆封的甲兵,埋伏在自己府上。

东郭偃和棠无咎每天要去朝见崔杼的,今晚迟迟从外面走来,毫无准备,一人门,崔成一声暗号,伏兵勇起,乱刀齐下,把两人砍成肉酱。

崔杼闻变大怒,急叫人驾车,但所有仆人都吓得跑光了,惟剩下一个守马房的和一个小厮,急忙中就叫小厮驾车,往见左相庆封,哭诉家庭变故。

庆封假装吃惊,说:“崔家和庆家,虽是两姓,实同一体。你家之难,也即我家之难,孺子居然犯此逆天之罪,我又怎能坐视不管呢?如果你要我帮助的话,我自然会出力帮你去平乱!”

崔杼信以为真,感激地说:“但能除此逆子,确使崔家复兴的话,我会叫幼儿崔明拜您为义父!

崔杼杀了齐庄公之后,崔杼最后的下场悲惨,只能自杀

庆封于是动员家兵,叫庐蒲婺来,吩咐如此如此,庐蒲婺率队驰往崔家。

崔成、崔强见庐蒲婺兵到,想闭门自守,问及来意,庐蒲婺诈说:“我奉左相命令,是来帮助你们的!”

“是不是要收拾崔明呢?”崔成问崔强。“也许是吧!”

于是开门接庐蒲婺进去,甲兵跟着一拥而入,竟团团包围起来。

崔成见情况不对,忙问:“左相之命怎样?”“奉左相命,来取你兄弟头颅。”庐说完,喝叫左右:“还不动手,更待何时?’崔成、崔强未及回答,头已落地。

庐蒲婺纵甲土抄家抢劫,拿得动就拿,拿不动的就顺手破坏,把一间富丽堂皇的官邸,毁得像个烂摊子,没有一件东西是完整的。

崔杼的妻子棠姜,惊慌过度,悄悄地吊死在房里。只有她的儿子崔明不在家,幸免于难。

庐蒲婺割下崔成、崔强头颅,回复崔杼,崔杼一见,且愤且悲,既恨二人大逆不孝,又伤感父子亲情,不禁老泪横飞,好一会儿才说:“我的妻子平安吗?受没受惊?”庐蒲婺说:“夫人正熟睡,高卧未起!”“那还好。”崔杼稍觉心安,对庆封说:“我急于回家去安慰一下夫人,却没有人擅于驾车的,可否借你的车夫一用?”

庐蒲婺自告奋勇地说:“还是我给右相驾车吧!”

崔杼向庆封致谢过后,登车而别,到了府邸,却见大门打开,没有一个人,满地都是破烂东西,直入中堂后,骇见棠姜似一只腊鸭,挂在梁上,崔杼吓得魂不附体,想问庐蒲婺,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庐蒲婺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再找崔明,又无人应声。这时,他大哭起来,自言自语说:“唉!我被庆封出卖了,弄到无亲可近,无家可归。”说完,解下腰带,亦吊死在房里。

公元前607年,晋国中军将(国君以下最大官职)赵盾对外宣布,由于国君猜忌自己且多次欲加害,他放弃晋国执政的权力,并立即返回封地。

此举颇有点高风亮节的意味,晋国上下真以为他为了保命放弃权力,一时间晋灵公放松了警惕,公卿百姓也为赵盾牺牲自己保全国家的做法口口相传。

赵盾这一招叫做“以退为进”,他离开绛都之日,也是晋灵公死亡倒计时开始之日。

赵氏有个重要人物叫赵穿,娶了先君(晋襄公)的公主为妻,他是晋灵公的舅舅。

赵盾一走,赵穿立即进宫。他先命身穿晋军军服的赵家军包围宫殿,再率领两百勇士杀入宫廷之内。赵穿也是聪明人,他也想借刀杀人,借晋军之手杀国君。

晋灵公,这位荒淫暴虐,厚敛于民,广兴土木,好为游戏的国君,终于被臣子弑杀。

晋灵公一死,赵盾立即返回绛都,伏于灵公之尸旁,“痛哭”一场,哀声闻于园外,为晋灵公演了最后一场戏。

当时天下称这一事件为赵穿弑君,但是晋国太史(职责之一是记录历史)董狐在竹简上刻道:“秋七月乙丑,赵盾于桃园,弑其君。”

时间、地点、人物,说得清清楚楚,言简意赅。

春秋时期的文人,我们不得不向他们致敬,宁可牺牲生命,也绝不歪曲事实,这太史董狐,记录真实历史,不卑不亢,值得我们后人敬仰。

赵盾终于发现这一卷竹简,令人请来太史董狐,恭恭敬敬地问道:“太史误矣!吾已出奔河东,离绛城二百余里,怎知弑君之事?而太史归罪于吾,不亦诬乎?”

岂料太史董狐刚正不阿,正色道:“大人虽离开绛都,却未离晋,返回绛都又不讨弑君之贼,此事若不是大人主谋,谁能信乎?”

赵盾见董狐正气凛然,语气软了下来,问道:“太史,竹简还能改吗?”

董狐冷哼一声道:“吾头可断,此简不可改也!”

赵盾无奈,他不能处罚太史,因为他还要取信于晋人,历史真相得以保留下来。

没过多久,齐国也发生大夫崔杼弑杀齐国国君的事情,齐国的史官也直接写道:“崔杼弑其君。”大夫崔杼连杀两个史官,第三个还是坚定地写上:“崔杼弑其君。”

用性命保存真实历史,是那个时代普遍的特质,决不是个别现象。庸史记事,良史诛意。宁断吾头,敢以笔媚?卓哉董狐,是非可畏!

弑君这个事情真的太敏感,不管谁做了,都难逃灭族之祸,赵氏和崔氏后来都被灭族。在《冰与火之歌》中,御林铁卫詹姆弑疯王,也背了一世的骂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