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总统儿子弗拉维奥·博索纳罗洗钱案观察博索那罗新党巴西同盟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那么通过僵尸顾问非法挪用公款后,弗团伙是如何洗钱的呢?主要手段有两种。让我们一探究竟。来源:全球青年说

近日,针对巴西总统长子弗拉维奥·博索纳罗的洗钱案调查取得了最新进展。调查结果显示,弗曾于2003年至2018年间担任里约州州议员期间,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获利230万元雷亚尔(约合人民币400万),其罪名包括挪用公款、瞒报个人资产及组织犯罪活动。

然而就在上月,巴西总统博索那罗宣布了组建新党“巴西同盟”的消息,理由是其执政理念与社会自由党主席比瓦尔存在分歧。博索纳罗表示其子弗拉维奥将担任该党副主席,而新党致力于反腐倡廉并宣扬宗教道义。如今这一贪腐丑闻的爆出,可以说极具讽刺意味。

巴西观察:扑朔迷离的总统之子洗钱案

图一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右)与其子弗拉维奥(左)在“巴西联盟党”成立发布会现场。图片来源:法新社

检察院方面表示,总统之子弗拉维奥通过任命一些“不存在”的“僵尸顾问”担任州议会特定职位,而这些人没有参与实际工作却获得了可观的工资,他们随后将工资的一部分甚至全部还给弗及相关人员。

在这一过程中,弗心腹助手法布里西奥·盖罗斯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些所谓的“顾问团成员”包括了盖罗斯的亲属甚至现总统博索那罗前妻的家人。巴西公共事务部的统计结果显示,盖罗斯的私人账户共计通过483笔来自13名顾问的存款收到两百万元雷亚尔(约人民币340万元)的赃款。

那么通过僵尸顾问非法挪用公款后,弗团伙是如何洗钱的呢?主要手段有两种。让我们一探究竟。

其一是通过房屋买卖。

交易记录显示弗拉维奥及其妻子于12月12日以31万雷亚尔的价格(其中10万为定金)购买了位于里约科巴卡巴那海滩区的两套小型公寓,而这两处房产由于所处地段优越等因素,实际价格远不止10万元,因而弗实际上采用了与卖主勾结,开虚假发票的手段,故意大幅降低报价。

随后在交易日当天,卖家却将扣除定金所得的21万元及另外的63.8万元以活期方式存入了其个人账户,即弗实际总付款为84.8万元。约一年后,弗以81.3万元的价格卖出了两套公寓,而他声称这笔资金是其买卖房屋的正当所得。据巴西公共事务部测算,按照原发票显示购入价格,他最多只能获得约17.6万元收入。

对此,弗拉维奥给出了解释。他表示房产的原主为一名即将离开巴西的美国投资人,当时正急于把房子脱手,而他又一连购买了两套,所以才能以较为优惠的价格成交。”在接受采访时,弗甚至使用了“因为我没有钱,所以只能买两套”的措辞,令人哭笑不得。

其二是把非法所得伪装成巧克力店的正常营业收入。

弗持有里约某商场内一家巧克力商店一半的股份,黑钱通过“伪装”成销售利润同样以活期方式存入该商店账户。与同类商店相较,这家店的账户流通情况显示异常。通常巧克力店的销量在复活节和圣诞期间大幅增长,然而弗这家店的营业额浮动情况却与州议院发工资的日期密切相关。调查显示,自2015年至2018年,通过这家巧克力店被洗白的黑钱达到了160万元雷亚尔。

在巧克力店事件被曝后发布的一段网络视频中,总统之子声泪俱下。他解释道:“如今他们开始攻击我的巧克力店了。这是我和太太用自己所得苦心经营的。”

巴西观察:扑朔迷离的总统之子洗钱案

图二:弗拉维奥正在推荐自己店内的商品。该品牌名为“哥本哈根”,巴西国内售价最高的轻奢巧克力品牌之一。图片来源:《圣保罗页报》

这一事件之所以在巴西国内引起轩然大波,与不久前的前总统卢拉出狱也存在密切联系。

2018年4月,巴西前总统卢拉正是因为被指控贪腐洗钱而锒铛入狱,这直接导致卢拉无法继续参加当年的总统竞选,随后极右翼议员“热带特朗普”博索纳罗上台执政。上月(11月8日)卢拉提前出狱,尽管仍然没有资格参加竞选,但广大卢拉支持者们看到了希望。此次洗钱案一经曝光,一部分愤怒的巴西网民们开始在各大媒体的头条下留言要求定罪,而针对该案件的进一步调查却遭遇了重重阻碍。

总统及其子弗拉维奥的代理律师弗里德里克·瓦赛夫在受访时表示,目前所有针对的指控都是基于“错误的假设”,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弗拉维奥的确参与了洗钱活动。他指出,“显然正当的资金转移不构成犯罪行为,任何一个巴西人都可以自由存取资金并进行转账。这一系列假设的前提都是不成立的,比如关于‘僵尸顾问’的说法就根本不存在。”

开展新一轮调查的前提是警方必须掌握“明确的犯罪迹象”,而根据巴西隐私保护政策,警方目前无权获取各顾问的私人账户数据信息,也无法通过巴西金融活动管制委员会获得更多报告。

另一种途径是基于匿名举报的证据获得更多调查权限,即存在一名涉案顾问基于个人原因主动透露更多细节,而目前看来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从前总统卢拉被弹劾到如今的总统之子被曝操控洗钱活动,巴西政坛一直笼罩在阴影之下。曾经的“洗车行动”让一部分失望的巴西民众将选票投给了极右翼候选人博索纳罗,而如今看来,这位“热带特朗普”同样违背了竞选誓言,失望情绪再度席卷了这个曾经创造了经济奇迹的遥远国度。

当地时间12月20日,巴西右翼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批评里约热内卢检察官对他担任联邦参议员的长子弗拉维奥·博索纳罗(Flavio Bolsonaro)展开涉嫌洗钱和贪污调查。

巴西右翼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

据报道,博索纳罗说,他的家人是遭到媒体抹黑的受害者,并指控检方泄漏此案信息,还说他们陷入的处境疑为曾是盟友的里约热内卢州长威尔逊·魏策尔(Wilson Witzel)所采取的动作所致,因为他想在2022年选上总统。

据法新社报道,38岁的联邦参议员弗拉维奥涉嫌在担任里约议员时洗钱。

博索纳罗离开首都巴西利亚的官邸,向混入支持群众的记者说,调查是在去年展开,他们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如果弗拉维奥做错了什么事,应该由他来响应,而不是我。

博索纳罗接着转向一名记者说,你看起来像是同性恋者,但这不代表我会指控你是同志,而且身为同性恋者也不是一种罪。

目前,弗拉维奥因涉嫌在2003年到2018年担任里约热内卢议员期间洗钱并挪用公款而遭到调查。更具体地说,弗拉维奥遭控以假人头虚领薪资,然后拿这些现金购买了一套公寓和一家巧克力店。

社会自由党推举的雅伊尔·博索纳罗正式就任巴西第38任总统。他是自1985年恢复文官体制以来,巴西民众选出的首位右翼总统。对于很多巴西人来说,之所以选择博索纳罗,是因为他做出了整顿吏治、铲除腐败的核心承诺,相信他是一位清正廉洁的政客。

此外,博索纳罗还模仿美国总统特朗普,打出了“巴西优先”、“让巴西再次伟大”的竞选口号。他的政治理念也与特朗普相似,因而被人戏称为“热带特朗普”。

博索纳罗和现任妻子米歇尔

与特朗普一样,博索纳罗也有三段婚姻,以及5个子女。除了正在读书的小儿子勒南、小女儿劳拉,博索纳罗的大儿子弗拉维奥是国会的参议员,二儿子卡洛斯是里约热内卢市的市议员,三儿子爱德华多则是国会的众议员。

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位从政的儿子都是博索纳罗与第一任妻子罗杰娅·布拉加生育的。

博索纳罗(左二)和自己的三个儿子

不过,就在今年二月份,也就是博索纳罗就任总统不到100天的时间里,他和自己的亲信,以及大儿子相继爆出贪腐丑闻,让很多巴西民众颇为失望。

突击搜查

当地时间12月18日,里约热内卢州的检察官对博索纳罗的前任司机法布里西奥·奎罗斯,以及前妻布拉加、大儿子弗拉维奥位于该州的24处房产进行突击搜查。这次调查行动标志着,针对弗拉维奥的贪腐、洗钱案进入到了关键阶段。

根据检方指控,弗拉维奥涉嫌在担任里约州议员的时候受贿,然后将赃款转移到司机奎罗斯的银行账户里。奎罗斯是博索纳罗的老亲信,他们在上世纪80年代就认识了。

根据巴西金融活动管制委员会(COAF)的数据,作为一名普通的司机,奎罗斯一度拥有约120万雷亚尔(约合206万元人民币)的资金,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收入。并且,这位司机的财富有一部分流向了博索纳罗的现任妻子米歇尔。

奎罗斯(中)和弗拉维奥

在遭到检方的突击搜查后,弗拉维奥的律师对当地媒体表示,总统的儿子是清白的,调查人员不会从这24处房产中搜查到任何违法的证据。他还称,这些调查是想抹黑总统博索纳罗和他的3个儿子,以推翻成立不到一年时间的新政府。

不断下滑的支持率

从民调来看,博索纳罗的个人支持率已经从刚刚上任时的40%下降到了30%,不支持率则从20%上升到了36%。

博索纳罗1~12月的主要民调

除了一家人卷入贪腐丑闻外,博索纳罗在经济上的表现也乏善可陈。今年10月,在博索纳罗的主导下,国会终于通过了争执已久的养老金改革,将男性退休年龄从56岁大幅增加至65岁,女性则从53岁增加至62岁。

反对者认为,巴西的养老金制度确实需要改革,但不应该如此大幅度的增加退休年龄,这是对民众的变相剥削。

反对博索纳罗的巴西民众

此外,在本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恢复对巴西的钢铝产品加征关税,这让很多博索纳罗的支持者感到非常失望。

自从就任总统以来,博索纳罗一直试图增强与美国的外交关系。而钢铝产品是巴西的重要经济支柱,特朗普选择对这些产品加征关税,无疑是让博索纳罗的热脸贴上了一个冷屁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