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衡源地产没钱了徐国良拖欠上海银行巨额债务散布失实言论-吸收财讯

上海衡源地产没钱了徐国良拖欠上海银行巨额债务散布失实言论

上海银行高管被人实名举报违法套取265亿元贷款。今日上午,上海银行申明,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上海银行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徐国良微信公众号实名举报,举报信发出不久已被删除原标题:违规放贷265亿?上海银行:徐国良拖欠巨额债务,散布失实言论

上海银行高管被人实名举报违法套取265亿元贷款。今日上午,上海银行申明,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上海银行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

1

徐国良微信公众号实名举报,举报信发出不久已被删除

昨日,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国良通过微信公众号实名举报,称深圳宝能集团设局侵吞衡源企业持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200多亿优良资产,违法套取国有银行265亿元贷款。然而,举报信发出不久已被删除。

2

上海银行声明:上海衡源所散布的言论严重失实

针对徐国良的举报,上海银行今日上午发布声明:

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上海银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

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上海银行声誉,并严重侵害高管的合法权益。

上海银行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续银行将依法配合公安机关查证事实、还原真相。

违规放贷265亿?上海银行:徐国良拖欠巨额债务,散布失实言论

采写 南都记者 周亮

1月11日消息,针对昨日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国良通过微信公众号上海衡源企业举报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涛勾结深圳宝能集团违法套取上海银行265亿元贷款一事,今日上海银行发布声明称,徐国良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我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我行声誉,并严重侵害我行高管的合法权益。“我行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续我行将依法配合公安机关查证事实、还原真相。”

以下为回应原文:

严正声明

1月10日傍晚,我行关注到徐某某通过自媒体以公开信的形式散布涉及我行及高管的失实言论,就此我行严正声明如下:

徐某某及其实际控制的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严重拖欠巨额债务被我行及其他债权人依法诉至多家法院,其已深陷债务危机及严重失信局面。为掩盖真相、混淆视听,谋取不法利益,徐某某利用自媒体散布严重失实言论,恶意损害我行声誉,并严重侵害我行高管的合法权益。

我行已在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后续我行将依法配合公安机关查证事实、还原真相。对恶意传播上述严重失实信息的网络载体,我行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二○二○年一月十日

一封由上海衡源企业老板徐国良发布的公开信,激起千层浪。

这封标题叫《关于敦促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某立即向上海纪监委投案自首、归还我百亿资产的公开信》,手撕上海银行副行长黄某,实则剑指宝能。

举报人意气风发、激扬文字,大有破釜沉舟的气概。简单总结下举报信的要点:

——衡源企业与上海银行相识相交20多年,一直互相支持。

——黄某涉嫌勾结深圳宝能集团,设局侵吞衡源企业所有的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近200多亿优良资产。违法套取国有银行265亿元的贷款。

——上海银行2018年向宝能违法放贷120亿,宝能提供的资产和资金用途存疑。

——宝能涉嫌将贷款资金挪作他用,循环借贷。

——上海银行给衡源的项目贷款107亿,利率在6.2%-6.6%之间;但给宝能的贷款265亿,利率不到5.1%,8年期贷款将损失利息20亿元。属利益输送。

——上海银行将项目公司公章、印鉴、证照指使宝能拿走。将共管的数十亿资金划走。

——商业银行发放给单一客户的贷款不能超过银行资本净额的10%,但黄涛向宝能发放265亿贷款,远超国家规定的额度。

从以上信息看,事情其实因百联中环、徐汇滨江两个项目而起。贷款也好、纠纷也好,最终关键在于这几个项目的所有权和利益分配。

首先看百联中环项目,其实是2个地块“兴力达地块”与”建配龙地块”,这块地位于真北路立交桥西南侧。2001年,四川商人张钧的四川兴力达集团原本打算将其开发成一个商业广场,但没多久就烂尾。经过多轮转手,上海百联集团成为了接盘侠。

百联也很精明,将这块地分成两期开发,第一期在兴力达公司地块上,作为商场的百联中环购物广场顺利在2006年建成开业,此后年年营收超过5亿,成为百联的现金牛之一。但是建配龙公司地块上以写字楼与公寓为主的二期就没了下文。

而徐汇滨江项目,原名“濠泉地块”,由百联集团在2012年底拿下,土地用途为商住办。属徐汇滨江、与前滩隔江相望的黄金地段。

2014年,百联集团号称本着“有所不为而后有所为”的思路,为做强主业,将三个项目(建配龙项目、兴力达项目、濠泉项目)打包转让。

资产包在上海产权交易所挂牌的时间是2014年5月,最后成交的时间是2016年4月,历时达2年之久。这足以说明上述资产的尴尬。

在转让前,百联集团将业绩良好的百联中环购物中心从兴力达公司中剥离,因此,徐国良在公开信中提到的百联中环项目,是指兴力达项目(剥离掉购物中心后剩下的酒店式公寓和写字楼),与建配龙项目(烂尾楼)之和。

而徐汇滨江的优质地块濠泉项目,实际是为促成百联中环资产包成交而打包在一起的彩头。当时百联有个隐性要求:濠泉地块不单独卖,要买这个项目必须同时买百联中环资产包。三块资产2014年初的挂牌总价是72.6亿元。

问题是,某香港顶级富豪在真如附近屯了大量地块,多年不开发,导致真如地块周边的写字楼、公寓规划数量多、烂尾楼也多,区域性市场过剩,2014年前后,真如区域的写字楼公寓价格只有每平米1万出头,百联中环的资产包出手的难点正在于此。经过2年的调整,到2016年,三块资产包的挂牌总价降了10%左右,变为65.2亿元。

2016年初,牛市之后资金过剩、杠杆资金流入房市,新的接盘侠——衡源集团出现了。它拿下三块资产包的总价,为89.1亿元,其中包括百联20多亿的债权。

衡源集团核心公司,叫上海衡源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实际控制人徐国良,股东是徐国良、徐国胜、徐国平三人。有知情人士透露,徐氏祖籍江西,出生、成长于上海。衡源集团是地道的上海本地企业。

衡源企业以做贸易起家,目前控股十多家企业,涉及房地产金属矿产、足球俱乐部、众创空间、贸易等领域。2001年左右,衡源企业在上海五角场-黄兴公园附近开发建成的“汇元坊”小区,是这家公司早期为数不多的楼盘之一,总建筑面积才21000平米。2003年,衡源入主了上海的乙级足球俱乐部上海申鑫。

在接盘百联三块资产包的2016年,衡源企业是否实力足以称为大型房地产企业,先机君是存有疑问的。但毫无疑问的是,在上海银行的协助下,衡源企业使用了巨大的杠杆。

三个资产包的项目公司股权变更过程如下:

上海建配龙:百联集团——衡源企业(2016-04-20)——上海乾苑合伙(2016-06-20)——深圳方瑞投资(2018-10-18)

上海兴力达:百联商业——衡源企业(2016-04-20)——上海乾苑合伙(2016-06-20)——深圳方瑞投资(2018-10-18)

上海 濠泉:百联集团——衡源企业(2016-04-18)——衡源企业(1%)、乾苑合伙(99%,2016-06-24)——深圳朗运投资(2018-10-19)

三个项目公司的股权变更中,衡源企业仅是在2016年4月到6月间短暂过了个桥。而2016年到2018年长达2年时间里,上海乾苑合伙才是三个项目公司的主要股东。

再看上海乾苑合伙:

成立于2016年2月,最开始注册资本88.01亿元,其中上银瑞金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出亿资72亿元,衡源企业出资16亿元。

2016年4月13日股权变更,注册资本增加到98.702亿元,其中上银瑞金出资额由72亿元增加到88亿元,而衡源企业的出资额由16亿元减少到10.692亿元,缩水5个多亿。

上海银行控股上银基金,上银基金控股上银瑞金资本,上银瑞金资本等于是上海银行的资管孙公司。实际这场天价收购中,衡源企业出资额仅有10.692亿,而上海乾苑合伙剩余的88亿,大概率是上海银行的理财资金以上银瑞金为通道做的非标。

徐老板在公开信中说:“上海银行给予我方在百联中环、徐汇滨江项目的贷款合计仅有107亿元,利率在6.2-6.6%之间”,以此愤愤不平宝能能拿到利率5.1%、265亿。

5.1%,对于动辄10%以上的房地产融资成本来说,确实低到有些离谱。但是宝能好歹有上市公司、有各种明面的资产、评级做增信;从没进过房企百强的衡源,在金融机构的房地产项目融资成本能低到6.2-6.6%,其实更离谱。

宝能系接盘前的局面,其实很简单。

为了这几块地,衡源徐老板可能押上了自己主要的10多亿身家与资源,甚至从万科挖来高管当操盘手,以图一把将衡源转型成为一家规模上百亿级的房企。

上海银行冒着风险提供了107亿的巨大杠杆,给了徐老板差不多两年时间,其实已经很够意思了。但刨去支付给百联的89亿,只剩下10多亿。按最低年化6.2%计算,2年要付的利息就超过12亿,2年过去,楼盘迟迟不上市,徐老板的后续融资能力与开发进度都跟不上。来自理财资金的本息怎么兑付?从上海银行到上银瑞金都担不起这个风险,所以找了宝能当接盘侠。

上海银行给宝能的120亿首期款,差不多刚好能置换掉前一波107亿的本金和利息。实际上,上海银行是拿宝能的实力和增信来救命,否则上市商业银行开出百亿级的天窗,那后果,不敢想象。

但是宝能给衡源徐老板的对价条件,可能对徐老板来说比较苛刻。但流动性告急,徐老板也没办法。

“在你威逼(停贷、抽贷、辱骂、威胁立即宣布贷款提前到期并起诉等)、利诱(承诺给衡源企业提供不少于三年的充足流动性支持)并强力主导之下,我们忍辱与宝能集团签订了极不公平的并购协议。”

先机君估计,徐老板一开始在银行资金到位前的2个月过渡期,用了大笔过桥资金;而在上海乾苑合伙中,衡源将最开始的16亿抽走5个多亿,已经显示出力有不足。剩下的10个亿,可能仍然还有其它杠杆。所以上海银行一换马,将10.692亿冻结,徐老板顿时资金链断裂,四面楚歌。其它业务也全面告急:

2019年,衡源旗下的申鑫足球俱乐部卖掉原来的大量主力阵容套现,从其它球队租借年轻球员维持运转,但仍难掩盖欠薪丑闻,上海足协40万救助款、足协杯黑马奖和联赛接待费共110万都打入了申鑫的账户。2019年中,有消息称衡源方面准备全面退出申鑫俱乐部。

2019年1月,上海衡源贵金属有限公司、西藏阿里朋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云南斗月矿业有限公司、上海上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徐国良银行存款共计人民币529,686,616.66元被上海银行虹口支行保全。

另外,徐国良、徐国平、徐国胜在衡源企业的全部股权、以及在上海乾苑合伙持有的10.692亿元权益目前均被冻结。

昨天是雄心勃勃的房地产大佬,今天就成了无处伸冤的苦主。

话说回来,别看现在徐国良这么窘,当初情况窘迫、由徐国良来救急的其实是百联和上海银行。

在衡源接盘三个资产包之前,百联集团对其中之一的建配龙公司,存在着28亿元的烂账,其中9亿多,是百联通过上海银行虹口支行发放的委托贷款。如今查封徐国良存款账户的,刚好又是上海银行虹口支行。

昨天求人救急,今天就勒紧救急者的脖子,生死关头很残酷,金融机构只认有钱的主。

反过来同样是事件的两面性,立场不同,举报信里很多信息,其实都是要认真读的。

比如:老徐先前自己拿到107亿,现在就说对手的265亿不合规。虽然祭出商业银行发放给单一客户的贷款不能超过银行资本净额的10%的规定,但是你走资管子公司、他走单一信托,都绕开了贷款的流程。

还有给你的利息6.2%,给他的利息5.1%,谁能笑话谁。

到最后,这就是个豁出去、同归于尽的节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