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超母亲马玉萍律师是谁下跪感谢帮助张志超国家赔偿多少钱-吸收财讯

张志超母亲马玉萍律师是谁下跪感谢帮助张志超国家赔偿多少钱

马玉萍对儿子开口说被冤枉的场景同样记忆深刻,“那天是会见日,我去见他。会见时间快结束的时候,他告诉我‘妈妈这件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给我请律师,我再也不能背这个黑锅了。’我就开始为他请律师,一直忙这个事情。”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1月13日下午,宣判结束后,痛哭的马玉萍与儿子张志超相互揽着走出淄博中院。因为心情激动,马玉萍一度感到身体不舒服,回到宾馆休息。原标题:张志超母亲谈为儿申诉9年:靠打零工度日,向律师下跪感谢帮助。。。

入狱13年后,现年30岁的张志超再审被宣判无罪。1月13日9时许,山东省高级法院在淄博中院第一审判法庭对张志超强奸、王广超包庇一案进行再审宣判,宣告张志超、王广超无罪。当天9时35分,身穿黑色外套的张志超在宣判后,被一头银发的母亲马玉萍拉着向该案4位辩护律师下跪致谢,再度引发关注。

对于上述举动,13日傍晚,马玉萍告诉南都记者,申诉这几年她主要靠打临时工度日,日子比较艰难,“发工资了一有点钱,我就去法院跑一趟,一年也就打工三、四个月,其他时间都在跑(案子)的事。”马玉萍表示,多位辩护律师在其上诉期间给予过帮助,“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他们一直免费在代理这个案子,让我相信正义。甚至我要去申诉期间,他们资助过我生活费、车费,一直支持我去做这件事。”

张志超母亲谈为儿申诉9年:靠打零工度日,向律师下跪感谢帮助

1月13日,宣判后,张志超(右2)与辩护律师拿着无罪判决书在法院门口合影。

坚持为儿申诉9年,靠打零工艰难度日

1月13日下午,宣判结束后,痛哭的马玉萍与儿子张志超相互揽着走出淄博中院。因为心情激动,马玉萍一度感到身体不舒服,回到宾馆休息。

儿子被宣告无罪这一天,马玉萍等待了5330天。

张志超母亲谈为儿申诉9年:靠打零工度日,向律师下跪感谢帮助

张志超和母亲马玉萍。

对于向律师下跪致谢的举动,13日傍晚,马玉萍告诉南都记者,这一举动并不突然,“我非常感谢李律师、王律师等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真的,内心感激没法表达,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他们一直免费在代理这个案子,让我相信有正义存在。甚至我要去申诉期间,他们还资助过我生活费、车费,一直支持我去做这件事。”

回忆起张志超刚入狱时的状态,马玉萍表示,“他那时候非常绝望,总想着自杀。”转折发生在2011年,张志超向母亲提出要求上诉。据央视新闻报道,张志超表示曾遭遇刑讯逼供。

马玉萍对儿子开口说被冤枉的场景同样记忆深刻,“那天是会见日,我去见他。会见时间快结束的时候,他告诉我‘妈妈这件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你给我请律师,我再也不能背这个黑锅了。’我就开始为他请律师,一直忙这个事情。”

从2011年至今,马玉萍辗转多地,先后向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相继提起申诉,但遭到驳回。2014年,临沂市人民检察院作出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对此案不予提起抗诉。2015年,在媒体报道此案引发关注后,同年10月,山东省检察院对张志超案立案复查。2017年11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院再审张志超案。

在张志超服刑期间,其父亲、爷爷奶奶和姥姥相继离世。马玉萍告诉南都记者,为儿子申诉这几年她主要靠打临时工度日,日子比较艰难,“发工资了一有点钱,我就去法院跑一趟,一年也就打工三、四个月,其他时间都在为(案子)的事奔波。”

“希望能看到儿子结婚成家”

1月13日9时许,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判决据以认定张志超、王广超犯罪事实的主要依据是两名原审被告人的有罪供述,以及有罪供述与其他证据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存疑,认定张志超实施强奸并致死高某,侮辱高某尸体的犯罪行为的证据没有形成完整的证据体系,没有达到证据确实、充分的法定证明标准,故原审认定张志超犯强奸罪、王广超犯包庇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张志超、王广超有罪。

张志超母亲谈为儿申诉9年:靠打零工度日,向律师下跪感谢帮助

案发现场。

宣判后,审判长当庭告知张志超、王广超可以向作出生效裁决的原审法院申请国家赔偿。对于是否向作出生效裁决的原审法院申请国家赔偿,张志超的辩护律师王殿学表示“我们还在商议中。”

此时距离案发已整整14年,从法庭走出的张志超,面容变得瘦削,依稀还能看到当年16岁少年的影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张志超表示“感觉头一次出来看到这个天,觉得天好大”。而在同案人王广超记忆中,曾经的张志超,1米85的个头,人胖胖的爱笑。

就在等待终审宣判前,马玉萍带了保暖的内衣,“我想让儿子穿着新衣服,回家。”此前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儿子被宣告无罪后,希望能看到儿子结婚成家那天。

1月13日傍晚,淄博下起了小雪。从淄博回到张志超在临沭县家中,这段路程约280公里。马玉萍告诉南都记者,家人现在还在宾馆,“明天就准备启程回家。”

1月13日上午9时,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淄博中院对发生在15年前的“临沭二中奸杀案”再审宣判:原审被告人张志超无罪,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宣判前夜,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无罪释放之后,她要带儿子回家祭奠在其服刑期间去世的四位至亲:父亲、爷爷、奶奶、姥姥。

“山东临沭二中奸杀案”曾引发舆论广泛关注。2005年1月,山东临沭二中新校一名高一女生失踪,一个月后,其尸体在学校一废弃厕所内被发现,法医鉴定显示,尸体下身赤裸。次日,时年15岁的高一学生张志超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2006年3月,临沂中院一审认定张志超强奸罪成立,判处无期徒刑。同年级的王广超被控犯包庇罪,获刑三年缓期三年执行。一审宣判后,张志超未上诉,但入狱5年后提出申诉,否认是其所为。

马玉萍记得,2011年,张志超忽然在一次会见时提出要申诉,“他说那个事情不是我干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妈妈你给我请律师,我不能再背这个黑锅了。”

此后的8年时间,马玉萍为儿子申诉,跑遍了从临沂法院、检察院到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各级司法机关。申诉期间,她靠在饭店打工、给人当保姆维持生计。不断地申诉碰壁曾一度让她绝望,直到2017年年底事情才出现转机。

2017年12月28日,最高法做出(2017)最高法刑申128号再审决定书,认为该案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指令山东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张志超强奸、王广超包庇案再审。

2019年12月5日,山东高院在淄博中院不公开审理张志超、王广超强奸、包庇一案。一个多月之后,山东高院再审宣判张志超无罪。

张志超无罪后见到母亲和同案人王广超

马玉萍说,无罪之后,她想先给儿子检查一下身体,然后带他回家祭奠四位至亲。下一步,她还想让张志超学习一些技能,“最起码还是要生活”。

1月13日,张志超母亲马玉萍与张志超、王广超的四位代理律师在法院门外。代睿摄

封面新闻:张志超在你眼里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马玉萍:很老实很乖,不是调皮的那种,不太爱说话,也没跟人打过架。他那时候就上学,很简单,回家写作业,有时间就看电视。即使出了这个事以后,邻居们都还是相信张志超的,从来没嫌弃过我们。

封面新闻:张志超当时被带走的情况还记得吗?

马玉萍:当时他们(警察)先打电话过来的,我记得是凌晨一点多,开门进来以后,说张志超在哪个地方,在哪间屋住,我就说里面那个屋,我问有什么事,他们说问点事,然后就把张志超带走了。

封面新闻:后来收到张志超的判决书了吗?

马玉萍: 一直没收到。后来要申诉的时候,我去找了一审的律师,要了判决书。

封面新闻:张志超是在哪一年提出申诉的?

马玉萍:2011年,应该是临近夏天4、5月份的时候。

封面新闻:张志超为什么在服刑5年后提出申诉?

马玉萍:他一个原因是年龄大了,一个原因也是在里面学习这些法律方面的知识。他就说那个事情不是我干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妈妈你给我请律师,我不能再背这个黑锅了。

封面新闻:听代理律师说您在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有点绝望了?

马玉萍:真的是绝望了,就觉得这都找到最高法院了,就觉得要是再不行就没有路走了,太绝望了。当时李律师要是不答应我,那就没有我今天了。我最早去找山东省法院申诉,交了材料以后,山东省法院说程序不对,你应该去找临沂法院。我就从临沂法院开始跑,去找临沂法院不是说让他给我再审,而是要他给我一个驳回。一直盼着(驳回),这样我早一天交上材料,我儿子就能早一天出来。

封面新闻:这些年你一直在申诉?

马玉萍:我不停地这样跑,其实没有效果。但是没有效果,你能不跑了吗?每次跑法院、检察院、人大,各级的都去,临沂的法院、检察院、山东省法院、检察院、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 我遇到最高检的一个检察官,是排了两天队才排上的,印象很深的是她看了判决书还有申诉材料说,如果最高法不给你审理这个案子,你就拿他们的书面材料上我这里来,当时还是觉得这个案子是有问题的。

封面新闻:现在靠什么维持生活?

马玉萍:以前靠家里人,我父母家里帮助。后来也打工,发了工资有点钱了,我就开始寄信,开始跑这些。有时候在饭店里干,烙饼、熬粥、洗菜什么的,后来就给人家做保姆,看孩子,干得不长,有时一有事情我就我要走,所以人家雇主就不想要我。有的雇主知道我的事情,在一家干的长的时候,那个雇主知道,他就说你就去忙,你三天四天都行,你就忙完了再回来。

封面新闻:张志超在再审开庭的时候说,四位亲人先后去世了?

马玉萍:是的,他爷爷奶奶、他父亲还有他姥姥都在这期间去世了。

封面新闻:他这次宣判无罪以后有什么打算?

马玉萍:眼前就想给他检查一下身体。回家给他爸爸、爷爷奶奶、姥姥去上个坟,看看他的心情,安顿下来,想让他学习学一个技能,但要能系统的让他学习,我觉得最好。最起码还得要生活。国家赔偿问题还要跟两位律师再商量一下,对办案人员也应该要追责。刑警队就这样硬硬地把一个罪名加在他身上,法院、检察院也“照着葫芦画瓢”,我觉得他们是有责任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