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之避其锐气如何不动声色巧妙地克敌制胜孙子兵法作战篇启示

【吸收财讯】蹇解损益夬姤萃 ->鼓舞军队士气的方法很多,正义之师可以通过各种形式激励士兵仇恨敌人,以奋勇杀敌。”杀敌者,怒也。”《作战篇》士兵心头怒火被点燃,就能保持同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

孙子说:“军队士气初来时旺盛,中间时就会懈怠,到了最后,就逐渐衰竭了。所以善用兵的人,总是避开敌人初时的锐气,在其士气懈怠疲惫时才去打击它,这是掌握和运用士气的方法。”孙子在这里提出了通过治气(即掌握和运用士气)来瓦解敌军,控制战场主动权的谋略。士气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士气高昂能使军队果敢善战,无战不胜;而士气低落,则会使军队丧失斗志,加速灭亡。那么怎样才能运用士气的规律施计用谋呢?第一,根据士气可鼓可泄、可消可长的特点,激励自己的部队挥戈策马,赴汤蹈火的士气,同时千方百计地瓦解、挫伤敌军的士气,此所谓“三军可夺气”。第二,利用士气“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的特点,以”避其锐气,击其惰归”,从而克敌制胜。善于用兵作战的将帅,不仅要激励自己的部队保持高昂的士气,还要想方设法瓦解敌军士气,待敌士气衰竭时,克敌制胜。

鼓舞军队士气的方法很多,正义之师可以通过各种形式激励士兵仇恨敌人,以奋勇杀敌。”杀敌者,怒也。”《作战篇》士兵心头怒火被点燃,就能保持同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

孙子兵法之避其锐气,如何不动声色巧妙地克敌制胜?

公元前684年的齐鲁长勺之战,曹刿巧用“避其锐气, 击其惰归”的谋略克敌制胜,是典型的战例。

当时,鲁国和齐国的军队对峙于长勺。齐将鲍叔牙先发制人,命令擂鼓攻击,一时齐军喊杀连天,如山崩海倒般冲杀过来。鲁庄公慌了手脚,忙下令擂鼓还击。谋士曹刿劝止道:“齐军士气正旺,只可严阵以待。”于是传令偃旗息鼓,坚守阵地。齐军冲至阵前,见无隙可乘,只得退兵。过了一会齐军再次擂鼓冲锋,鲁军依然不为所动。鲍叔牙见状,又命发起第三次冲锋,可这时齐兵口里虽叫喊着,斗志却松懈了下来。

曹刿等齐军擂罢三道鼓后,才对鲁庄公说:”
现在可以出击了。”结果鲁军一闻鼓响,如饿虎扑食,迅雷不及掩耳地冲杀过去,齐兵被杀得全线崩溃,大败而逃。战后,鲁庄公问曹刿制胜之道,曹刿说:“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无独有偶,宋朝将领曹玮也曾利用士气“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的规律,指挥宋军大败西夏兵。

北宋时,西夏屡次骚扰西北边境,宋将曹玮率军前往平定边患。可等宋朝大军一到,西夏兵未及交战,就扔下大批牛羊逃走了。曹玮见状,心生一计。他让部下赶着缴获的牛羊,拖拖拉拉的往回走。西夏军见宋军贪图战利品,认为有机可乘,又急忙追了回来。曹玮见西夏军队远道赶来,派人传言道”贵军远道而来,将士十分疲乏,我们不想乘人之危而战。请你们休息一下,再决胜负。”西夏军统帅见士兵赶了一百多里地,又饥又累,就同意了。过了一会,曹玮见时机已到,又派人通知道:“现在可以开战了。”双方擂起战鼓,互相厮杀起来,可没过多久西夏军便被打得大败。曹玮幕僚觉得奇怪,一向彪悍骁勇的西夏军怎么像是换了一支部队。曹玮笑着解释道:“我们刚到战场,西夏军不战而逃,是为了保存实力。为了引诱敌人来战,我让部下装作军纪涣散的样子。等西夏军远道而来,我们已养精蓄锐,休整半天。但此时迎战,敌人士气还旺盛。我便故意让他们休息,以挫伤他们的锐气。要知道走远路的人一歇脚,浑身就散了架。这时我们以逸待劳,击其惰归,哪有不胜之理。

“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是军事谋略中非常高妙的一着。然而,当我们拓展思路,从军事领域走进社会其他领域,就会发现这-谋略有广阔的用途。试举一例。

著名女排教练袁伟民以严格训练闻名,同时他又很善于做队员的思想工作,调动大家训练的积极性。一次训练后,几位女排队员被留下来补课,陈招娣主动要求陪练。对陈招娣主动请战,袁伟民很满意,补练时就对她格外“照顾“。这时陈招娣见教练转移了训练目标,产生了误解:陪练还这样严格,我不练了!”说着甩手就走。按平时训练纪律,这是不允许的,但这次是陈招娣主动要求加码陪练的,严加训斥会挫伤她的积极性。袁伟民不动声色,对离去的她道:“好!招娣,你走得了今天,走不了明天。”已走到门口的陈招娣听到这句话停了下来,但她仍然很生气,气鼓鼓地望着教练。教练瞧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陈招娣想想不对,又走了回来。可一见教练紧绷着脸,扭头又走。可走到门口又回头,反复了两次。等她重新走回场时,袁伟民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重又将球扣给她,让她继续练。见她练得不错,袁伟民说:”现在可以不练了。”谁知陈招娣被激怒了,“我不要你恩赐!“教练二话没说,又让她练了一会,见她情绪平静了,才停止训练。

“避其锐气”是对待处于激动状态的队员的高招,但这并不是说教练要放弃原则,而是要采用一种后发制人的冷静策略。袁伟民巧妙运用“
避其锐气、击其惰归”谋略来管理教育队员,终于使中国女排步入鼎盛期,创下了“五连冠”的佳绩。

今天我们继续分享这本史上第一兵书:《孙子兵法》,今天我们分享第二篇:作战篇

作战篇内容:

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夫钝兵挫锐,屈力殚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近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力屈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军罢马,甲胄矢弓,戟盾矛橹,丘牛大车,十去其六。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故杀敌者,怒也;取敌之利者,货也。车战得车十乘以上,赏其先得者而更其旌旗。车杂而乘之,卒善而养之,是谓胜敌而益强。 故兵贵胜,不贵久。故知兵之将,民之司命。

国家安危之主也。

01

这篇的名称是“作战篇”,但这里的“作战”这里不是指战争,而是指战争前的准备和筹划。《孙子兵法》第一篇“计篇”中讲的是交战双方实力的对比,所谓“五事七计”,就是从道、天、地、将、法等各个维度去对比和计算双方的实力。而这一篇“作战篇”,孙子从作战所需的各个方面,包括人力、物力和财力等物质条件去对比双方的实力。战争是事关国家兴亡、人民幸福的大事,战争也是损耗财力、人力、劳民伤财的事情,所以在战前要进行全方面的对比和计算。

孙子在一开篇就讲了战争对双方都是一个巨大的消耗,他说:

“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

意思是,大凡用兵作战的通常规律是,动用轻车千辆,辎重车千辆,征召将士十万,同时,还要远道千里运送粮草。至于前方后方的费用,诸如招待来宾使节,补充维修兵器的费用,供给各种车辆和盔甲的费用等,每天得付出千金之巨,然后,十万大军方可出动。

“驰车千驷”,驰车,是轻车、战车。“驷”,一辆车四匹马拉,跑得快。孙子的时代,马蹬还没有发明,人骑马上厮杀还不稳当,所以没有骑兵,都是战车。《司马法》说,一车,车上配备甲士三人,跟着步卒七十二人,跟后来的坦克战术差不多,步兵跟在战车后面。 所以一辆战车是七十五人,我们读史常读到“千乘之国”,就是有一千辆战车,七万五千人的部队,这就是他的军事实力。

“革车千乘”。革车,是辎重车,装粮食、战具、炊具、衣服等物资的。《司马法》说,一辆革车配十个炊事员,五个保管员,五个管养马的,五个管砍柴打水的,共二十五人。所以一千辆革车是两万五千人。这加起来就是“带甲十万”,一千辆四匹马拉的战车,配备七万五千人,一千辆辎重车,配备二万五千人,加起来就是十万人的军队。

这么大的部队,还要“千里馈粮”,你得给他运粮呀!古代打仗,运粮是个大事,若远征匈奴,出发时十车粮食,运到前线部队只能给他两车。因为有四车被运粮部队在去的路上吃掉了,还要留四车给他们在回来的路上吃,因为还有好几个月返程呢。若粮不够,他们在路上饿死了。我说这个比例还是比较高的。李筌注解说,千里之外运粮,得二十人奉一人,费二十人的口粮才能运一个士兵吃的上去!

总之,战争是非常消耗财力和人力物资的,而且战争拖久了还会使军队疲惫、锐气挫伤、财货枯竭,别的诸侯国更会乘机进攻。孙子说:“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

02

战争对人力财力和物力都消耗巨大,特别是进攻性作战,军需消耗巨大,运输任务艰难,久战不下必然造成“国用不足”“屈力殚货”。这样劳民伤财,不久将国库空虚。不仅国家的经济负担加重,而且还会使士气锐减,导致军心涣散,甚至导致民不聊生。我们都知道历史上汉武大帝是用兵如神的一代帝王。在汉朝的“文景之治”后,汉朝国库充盈,到汉武帝即位的时候,国库的钱财粮食堆得装不下,史书上说拴钱的绳子都烂了,钱还没地方花。

他就开始找地方花了。于是汉武帝开始开始南征北伐,年年穷兵黩武,开疆拓土,导致了国库很快空了。他就开始搞国营企业,所谓盐铁论就是,当时的盐铁国家的支柱产业由央企垄断,民间不许经营。中国由央企垄断国计民生,形成第二税务局的制度,发端于春秋时齐国的管子,固化于汉武帝。

汉朝央企的钱很快也不够汉武帝花了,他开始随意加税。加税也加到头了,他开始对社会财富存量收税,要求全国中产以上人家向政府申报财产,课以财产税。大家当然不愿意申报,或者少报。汉武帝就下令全国人民相互举报,有虚报的,邻居或朋友向政府举报,举报者可得到被举报者财产的一半! 这一下子,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了,官吏乘机勒索,没虚报的也被诬成了虚报。所有中产以上人家,全部破产。

到汉武帝晚年,因为连年的对外战争,巨大的物资消耗让国家快玩不下去了。空前巨大的政治压力,让他给全国人民写了检讨,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帝王罪己诏:《轮台罪己诏》。一代枭雄汉武帝也不得不承认战争给国家带来的苦难。他说: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靡费天下者,悉罢之。

03

关于如何解决战争物资消耗的问题,孙子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他主张在敌国就地解决粮草,主张用财货厚赏士兵,主张优待俘虏,主张用缴获的物资来补充壮大自己。他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保持自己的实力,迅速克敌制胜。所谓“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孙子说,明智的将帅总是务求在敌国境内筹集粮草。消耗敌国一钟粮食,相当于从本国运送二十钟;消耗敌国一石草料,相当于从本国运送二十石。总是,如果战争总是靠自己后发的支援很难持久,最好的办法就是就地取材,抢敌人的物资,善用俘虏的战俘。

公元前208年刘邦率兵西进,准备深入秦军腹地作战,但是孤军深入,粮草后勤补给成了一大难题,这让刘邦一筹莫展。有一天他率军路过高阳,当时的谋士郦食其求见。他为刘邦献上了“因粮于敌”的计策。他告诉刘邦附近的陈留县城就是一个现成的大粮仓,他建议刘邦发兵攻取陈留,因为陈留是交通要道,军需物资丰饶,而且“进可战、退可守”。刘邦采纳了他的建议,与郦食其里应外合,一举攻下陈留,解决了粮草等军需物资的供应问题。有了充足的后勤供应,刘邦解除了后顾之忧,迅速攻克了咸阳,子婴请降,秦朝灭亡。

刘邦起家之初,兵力相对较弱,而要灭掉曾经强大一时的秦国,又必须深入其腹地作战,这时粮草的供应和运输便成为当务之急。郦食其劝其“因粮于敌”,攻取陈留,从而使军队有了充实的后勤保障,而且还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真可谓一举两得,绝妙至极。这是“因粮于敌”兵法思想最生动的战例。

但不管怎么样就地取材,战争始终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如果在非要打仗的情况下,“速战速决”才能让损失降到最少,所以孙子提出了“兵贵神速”的战略思想,他说:“故兵贵胜,不贵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