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维斯破产关停多家门店香港杨钊杨勋两兄弟收购Jeanswest什么档次-吸收财讯

真维斯破产关停多家门店香港杨钊杨勋两兄弟收购Jeanswest什么档次

自2013年开始,该公司核心海外市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零售业绩便进入下行通道。2013年,其澳新地区业绩曾高达13.96亿港元,而至2016年这一数据已下滑至9.551亿港元。“2016年是澳、新业绩最为失色的一年。”旭日企业曾在其2016年年报里写道。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1月15日,真维斯澳洲公司进入破产清算管理程序,正寻找买家和投资者。该企业接管方披露,在找到卖家之前,该公司会持续运营。

真维斯于1972年创立于澳大利亚,1990年被香港商人杨钊、杨勋兄弟收购,并在几年后成为港股上市公司旭日企业的核心业务,产品畅销内地、港澳及海外市场。截至2012年底,真维斯在中国内地开店2831家,年内净销售额达49.59亿港元。而澳洲和新西兰地区的同期店铺数为234家,同期净销售额为13.76亿港元。

如今,有着几十年品牌历史的真维斯正面临“中年危机”。除了澳洲公司面临破产外,真维斯在中国内地市场也遭遇冲击。截至2017年底,真维斯中国地区实体店1219家,相较于2012年底缩减了超1600家。目前,真维斯海外及中国地区业务已被母公司卖出,旭日企业坦承“真维斯一贯依赖的‘物超所值’已不足以作为招徕。”

48年品牌史,内地开店最多超两千家

真维斯破产关店超千家!曾冠名清华教学楼,80后心中大牌渐没落

当地时间1月15日,多家澳洲媒体报道,澳洲休闲服装品牌Jeanswest(中文名“真维斯”)因市场状况恶劣进入破产清算管理程序。国际会计事务所毕马威(KPMG)确认,毕马威已委派人员接管真维斯,并对该零售品牌进行紧急财务分析。据介绍,Jeanswest在澳洲146个店铺的数百名员工面临失业风险。不过在找到买家之前,该公司将会继续运营。

毕马威合伙人皮特·葛萨德(Peter Gothard)称,管理人将研究重组或出售等多种选项,来重建这家澳洲老牌零售企业。同时,急切寻求有意收购或投资的交易方。毕马威零售业重组业务负责人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Stewart)也补充,Jeanswest遭遇了“严峻的市场环境”和“在线市场竞争”。

Jeanswest于1972年在澳大利亚珀斯创立,是本土品牌。大多数商店和员工位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1990年,香港商人杨钊、杨勋两兄弟收购Jeanswest,并新成立了真维斯国际(香港)有限公司(简称“真维斯香港公司”),专门负责中国市场的零售业务。杨氏兄弟是香港上市企业旭日企业有限公司(简称“旭日企业”)的创始人及大股东,靠制衣小厂发家。被收购后,真维斯也渐渐成为旭日企业的核心业务。

1993年5月,真维斯香港公司在上海开出第一家真维斯专卖店,随后获得迅速发展。据旭日企业(HK.00393)公布的数据,1994年,公司零售业务在内地市场的净销售额仅有3124万港元,而澳洲及新西兰地区净销售额为3.58亿港元,前者不足后者的“零头”。

真维斯破产关店超千家!曾冠名清华教学楼,80后心中大牌渐没落

此后,真维斯在中国内地市场发展迅速。1997年,真维斯中国内地市场的净销售额就和澳洲、新西兰地区持平。1998年,真维斯中国内地市场实现反超。截至2012年底,中国内地市场净销售额达49.59亿元港元,而澳洲和新西兰地区仅有13.76亿港元。在开店数量上,中国地区开设店铺2868家,其中包括内地2831家,香港33家,澳门4家;而在澳洲和新西兰,同期店铺数量为234家。

曾冠名清华教学楼,如今重点面向区县招商

在不少80后、90后心中,真维斯曾是港牌服装大牌的代表之一。20世纪90年代至今,旭日企业曾采取“大城市增设龙头铺”等方式,在国内重点城市开店,扩大真维斯的市场份额并提高品牌形象。旭日企业也喊出了“成为所处地区服装零售市场领导者”的口号。

真维斯破产关店超千家!曾冠名清华教学楼,80后心中大牌渐没落

不过,在品牌宣传过程中,真维斯曾因冠名清华大学教学楼而引发热议。2011年5月,有学生发现清华大学第四教学楼的墙上钉上了“真维斯楼”四大金色大字,在一旁的铭牌中,还有“真维斯作为休闲服市场的领军企业…为国家教育事业贡献一份力量”等文字说明。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热议,有人认为该冠名的商业气息太过浓厚。事后,清华大学将铭牌摘下,但“真维斯楼”的名字被保留。

近年来,真维斯打出“名牌大众化”、“物超所值”等口号,产品价格走中端亲民路线。真维斯的实体店也从租金昂贵的大城市转移至三四线城市,并广泛在城市郊区、县城,甚至村镇一级等重点招商。80后、90后心目中的港式大牌也逐渐沾染上“乡土”气息。

南都记者从真维斯中文官网上看到,当前在该公司重点招商到地区中,北京的延庆、怀柔、门头沟、通州、石景山、天津的塘沽、蓟县、宝坻等赫然在列。同时,南都记者从中了解到,真维斯加盟店的投资额约20万-30万元人民币,店铺选址要求为“60平方米”以上的临街门市,其加盟门槛并不算高。

真维斯破产关店超千家!曾冠名清华教学楼,80后心中大牌渐没落

真维斯澳洲公司传出破产后,不少中国消费者表示惋惜。在微博上,关于“真维斯澳洲公司破产”的讨论已有1亿阅读量。

内地五年关店超1600家,陷入中年危机

近年来,中国内地服装市场竞争激烈,服装品牌租金、人工等运营成本上升。同时,电子商城、直播卖货等新型零售模式也对传统实体店造成冲击。有几十年品牌历史的真维斯也陷入了“中年危机”。

2009年,真维斯在内地市场开通电商业务。不过,直到2012年,真维斯网店都被定位于“去库存”,仅限于销售降价促销产品,对公司总营业额贡献有限。2017年3月,真维斯在广东惠州设立子公司,并自建网上商城,将网上销售业务独立运营。

改革后,真维斯网店除了协助实体店处理过季货品外,还有自主权销售主流产品及网上专卖系列。据旭日企业年报,2017年,真维斯网售金额已占中国内地销售总额的23.68%,“走势令人鼓舞”。可惜的是,“毛利率微薄,只实现微利”。

2017年上半年,持续亏损的真维斯在澳洲、新西兰的业务被母公司旭日企业“忍痛”剥离。据旭日企业公告,因澳新Jeanswest零售业务近年表现不佳,2017上半年其亏损情况并未改善。2017年6月,旭日企业举行股东特别大会,经批准将该业务出售,出售价为2.2亿港元。有趣的是,此次交易的买家——巧思有限公司(Howsea Limited,简称“巧思公司”)是旭日企业创始人杨氏兄弟名下公司,这场交易也被业内视为“拆东墙补西墙”的缓兵之计。

真维斯在内地市场也不乐观。南都记者梳理旭日企业财报发现,2012年底,真维斯在中国地区开设店铺数为2868家。其中内地店铺2831家,香港33家,澳门4家。2017年底,该数字缩减为1219家,其中内地1200家,香港18家,澳门1家。五年时间,真维斯中国内地市场关店超过1600家。

为尽早止损,2018年8月,旭日企业将真维斯在内地市场的产品、业务及物业等,以8亿港元被打包出售给景添有限公司。此后,旭日企业不再参与持续亏损的真维斯业务。

在2018年财务报告中,旭日企业对“出售”一事不无痛心地表示,“内地成衣零售市场一贯竞争激烈,电商的兴起,配合物流服务的便宜便捷及无远弗届,对实体零售店冲击巨大,真维斯一贯依赖的‘物超所值’已不足以作为招徕。”

继2017年被真维斯母公司旭日集团私有化,剥离上市公司旭日企业后,真维斯的澳大利亚公司终究还是迎来破产清算的结局。

据澎湃新闻报道,真维斯澳大利亚公司已于近日宣布进入自愿托管程序,开始进入破产清算流程。来自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的Peter Gothard和James Stewart被澳大利亚政府任命为真维斯在该国运营的自愿托管人。

1月20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以欲加盟真维斯的名义联系上该公司相关人士,其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此次托管仅限于澳大利亚公司,目前真维斯中国市场的运营正常,不会受此影响。

作为澳大利亚本土服装品牌之一,真维斯由阿利斯特·诺伍德创建于1972年,至今已有近50年的历史。上世纪90年代,该品牌被中国商人杨钊、杨勋创立的旭日集团收购后进军中国市场。之后十年多时间里,真维斯一路高歌猛进,强势扩张,曾占据了整个内地休闲服装市场的半壁江山。

因此,在扼腕的同时,外界更多是困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个曾被奉为“天之骄子”的明星公司,数年之间就在其发源地陷入崩溃的境地?

1

败走澳洲市场

根据相关媒体援引托管方的说法,真维斯澳大利亚公司进入破产管理的原因是目前零售业形势不佳,以及电子商家对实体商家造成巨大冲击。真维斯将继续运作下去,会计师将对企业经营状况进行紧急分析,并考虑所有可能选择,包括重组、出售或吸引投资。此外,真维斯将于1月28日在墨尔本召开一场债权方参加的会议。据了解,目前真维斯在澳大利亚有146家门店,将近1000人的雇员面临着失业的风险。

实际上,真维斯澳洲业务难振早在数年前便已露出端倪。《国际金融报》记者查阅旭日企业以往财报发现,自2013年开始,该公司核心海外市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零售业绩便进入下行通道。2013年,其澳新地区业绩曾高达13.96亿港元,而至2016年这一数据已下滑至9.551亿港元。“2016年是澳、新业绩最为失色的一年。”旭日企业曾在其2016年年报里写道。

“过去三年间,旭日集团在澳新业务已经亏损了两年。若要重拾昔日光辉,需要对产品设计、市场定位及电商平台做深层次改造及再投资,此举不但耗资不菲,且短期内效果难立竿见影。因此,集团计划剥离该部分业务。”2017年4月,真维斯母公司旭日集团以此为由,以2.2亿港元的价格将包括澳洲业务在内的Jeanswest International卖给该公司大股东杨勋和杨钊兄弟成立的巧思有限公司(下称“巧思公司”)。

相关资料显示,巧思公司原本是旭日集团的全资子公司,负责真维斯在澳洲的销售,上述交易完成后,巧思公司将成为运营真维斯澳洲业务的独立公司,负责真维斯销售的同时,还要重塑真维斯在澳洲的品牌形象,而旭日集团依旧是巧思的成衣供货商。

不过,就目前的进展来看,巧思公司并没能如愿成为真维斯澳洲业务的“救世主”。这一地区零售业务接下来的命运,或正如托管方所言,“会研究所有方案,也许会被重组,也许会被卖掉。”

“一个地区经营不善,不能就将这个品牌给全盘否定了。”日前,当谈及澳洲业务目前的状况是否会对中国业务产生负面影响时,另一位真维斯内部员工向记者表示,目前所有的生意都比较难做,只能说是资源配置更偏向盈利能力好的区域。

同时,在近日的实地走访中,多家真维斯实体店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目前并不了解真维斯澳洲业务的具体情况,自己门店的经营一切正常。

2

中国业务前景待考

即便如此,澳洲业务的遭遇,仍使真维斯在中国市场的未来笼罩在迷雾中。

毕竟,在进入中国内地市场后的第25个年头,这家主打牛仔和休闲服饰的传统服装品牌同样因为没能看到业绩回暖的曙光,最终迎来被卖掉的尴尬结局。

2018年8月,真维斯母公司旭日集团发布公告称,拟以8亿港元将连年亏损的内地服装零售业务即真维斯品牌出售给集团创始人、大股东杨钊和杨勋兄弟,集团将不再参与任何亏损的业务,并以室内设计、装修服务以及金融服务为重点。

资料显示,由早期一间制造牛仔裤为主的小型加工厂,发展为以中国香港地区为中心的多元化跨国企业的旭日集团始创于1974年。1990年,该集团收购真维斯。三年后,真维斯在上海开设了内地市场首家门店,并借此打开了进军内地市场的“大门”,至今已有27年。有数据显示,2012年,真维斯在中国内地门店数量达到2800家的顶峰。

然而,在庞大的中国内地市场,这个昔日的巨头也显露出一些“有心无力”。根据此前旭日集团披露的财务数据,截至2018年5月31日的前5个月、2017年12月31日的前12个月、2016年12月31日的前12个月,真维斯中国内地业务分别获得税前利润-4532万港元、-5045.3万港元、3119.9万港元;税后利润-4594.2万港元、-4509.6万港元和6674.7万港元。

CIC灼识咨询总监姜骁潇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真维斯在中国的发展已经难以满足现在新一代消费者对于服装市场的追求。一方面,传统性价比的模式受到互联网电商的冲击,已经不复存在。另一方面,真维斯又没能够通过改变形象进行品牌升级以满足新一代年轻消费者对于个性和设计的追求。反观,如太平鸟、美特斯邦威甚至海澜之家等,都在近年对于品牌形象进行了重塑,并且获得了不错的反响。此消彼长之下,真维斯在中国发展愈发进入困境。

上述说法或有迹可循。近日,一家真维斯门店的店员向记者坦言,行业竞争压力很大。记者注意到,在该家门店的旁边是同为主打休闲服饰品牌森马的一家两层门店,相比这家面积不超过80平方米的真维斯门店,森马则“阔绰”许多,与之对应的,森马的客流量也稍大一些。

“虽然目前各大品牌都有折扣,折扣力度也差不多,但就我个人而言,考虑真维斯的机率不是太大。与同价位的国际品牌相比,真维斯缺少时尚元素;与类似的休闲服饰品牌相比,真维斯可供选择的品类又较少。”谈及对真维斯品牌的印象,一位消费者向记者坦言:“实在没有特别之处。”

“在中国服装行业竞争日益激烈的今天,品牌需要找准和突出自己的定位,在设计和营销上多下功夫,才能站稳脚跟和突围而出。”姜骁潇如是表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