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奇案清稗类钞姑嫂女女恩爱小姑生下哥哥孩子沂州王氏女孕儿案-吸收财讯

历史奇案清稗类钞姑嫂女女恩爱小姑生下哥哥孩子沂州王氏女孕儿案

古代人很保守?大错特错,至少男男、女女同志情,自古以来少不了。《清稗类钞》这部笔记小说,甚至还有一个「哥哥与嫂嫂恩爱后,嫂嫂拉小姑上床,最后小姑生下哥哥孩子」的历史奇案。

古代人很保守?大错特错,至少男男、女女同志情,自古以来少不了。《清稗类钞》这部笔记小说,甚至还有一个「哥哥与嫂嫂恩爱后,嫂嫂拉小姑上床,最后小姑生下哥哥孩子」的历史奇案。

《清稗类钞》搜罗野史笔记、家藏秘笈、传闻与报刊资料,将清代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的各种奇闻轶事编辑成书,共1万3500余条,约300万字。

其中一篇《沂州王氏女孕儿案》,讲的是清朝有个叫王成的小县吏,因官府离家远,没办法常常回家,而王成家中有老婆和小妹,姑嫂2人感情很好,轮流分摊煮饭、缝纫等家务。

清朝《清稗类钞》里有个「奇案」,小姑与嫂子「女女恩爱」后,竟怀了哥哥孩子。(示意图,达志影像/shutterstock提供)

某天王成出差经过家门,「久别胜新婚」立刻将老婆拉进房办事。小姑煮好饭想问嫂嫂要准备什么菜,进入房中却撞见兄嫂「办事」,尴尬退出。王成匆匆办完事又离家,小姑问嫂嫂刚刚两人在做什么。

不知是否「不够性福」,或是姑嫂早有情愫,嫂嫂竟将小姑带上床「实地演练」一番。结果,王成留下的「男性精华」竟流到小姑体内,小姑因此「处女怀孕」了。

这可不得了,小姑虽没出嫁,但早已与同乡陈家定亲,陈家听闻此事气炸告官、要求退婚。官司打了很久,打到小姑平安生下孩子都无法了结。直到新官李化龙上任,他查出真相后,判决儿子归王成养,小姑依旧嫁入陈家,结案。

文章来源:沂州王氏女孕儿案
#小姑
#嫂嫂
#哥哥
#怀孕
#奇案
#沂州王氏女孕儿案
#清稗类钞
#王成
#奇案

王成,沂州县胥也,家距县署二三里,以差务冗,辄不得返。家有妻一妹一,夙和好,炊爨缝纫之事,更相为役。一日,成奉差往郯城,过家门,入焉,则妻方淅米于庭,妹方制衣于室。成曳妻入卧闼,以久旷两不自制,遂据榻淫焉。时当夏昼,妹以兄归,当煮饭款之,辍所业,就井旁携米入厨,复奔而告嫂,请具膳方畧,则二人方裸而有事,妹默然出走。成事已,遽行。姑嫂炊饭饱餐,姑以所见诘嫂,嫂具告之。姑年方及笄,情窦初开,聆嫂言,颇领会。嫂又以成匆匆去,未畅其欲,偕姑入卧闼,现身说法。而两阴相合,夫之余精,流入姑之生殖器焉,逾数月,经闭腹高,遂成孕。

姑已受同邑陈某聘,婚有日矣,为舅所闻,疑而控之官。官讯姑,不承,讯嫂,亦不承。时成亦就讯,以为职业虽卑,而家无男子,妻贤淑,妹幽娴,断无意外事,亦不承。案悬数月,姑果育男,呱呱者在抱矣,百喙莫解也。陈索聘物及退婚据,嫂不言,姑亦羞欲绝,而成终疑之。会新官李化龙至,李有廉能名,检旧卷,得是案,曰:「冤也。」提成至,莫以对,曰:「儿育乎?」曰:「育也。」曰:「奚乳?」曰:「别雇乳母也。」李令挈儿至,则柔若无骨。李曰:「得之矣。」鞫之,得其实,俱依不应得而为之事,依律治罪,照例取赎.判以儿给成收养,姑仍配陈某,两家不得复生异议,案遂结.阳谷血衣案朱某,阳谷人。少年佻达,喜诙谑.以丧偶,往求媒媪,遇其邻人之妻,睨之美,戏谓媪曰:「适睹尊邻,风雅妙丽,若我续娶,渠可也。」媪亦戏曰:「请杀其男子,我为君图之。」朱笑曰:「诺.」更月余,邻人出责负,被杀于野,邑令拘邻保,鞫之,无端绪,惟媒媪述相谑之辞,以此疑朱。捕至,百口不承。令又疑邻妇与私,搒掠之,五毒惨至,妇不能堪,诬伏。又讯朱,朱曰:「细嫩不任苦刑,所言皆妄,既使冤死,而又加以不节之名,纵鬼神无知,予心亦何忍乎?我实供可矣。欲杀夫而娶,皆我所为,妇实不之知也。」问:「何证?」答言:「血衣可证.」及使人搜之其家,不可得,又掠之,死而复苏者再。朱乃云:「此母不忍出证据以死我耳,待自取之。」因押归,告母曰:「予我衣,死也;即不与,亦死也。均之死,故迟也不如其速也。」母泣入室,移时取衣出,付之。令审其迹确,拟斩,再驳再审,无异词.年余,决有日矣,令方虑囚,忽一人直上公堂,怒目视令而大骂曰:「如此愦愦,何足临民!」隶役数十辈将共执之,其人振臂一挥,颓然并仆。令惧,欲逃。其人大言曰:「我关帝前周将军也,昏官若动,即便诛却.」令战惧悚听。其人曰:「杀人者乃宫标也,于朱何与?」言已倒地,气若绝,少顷而醒,面无人色。及问其名,宫也,重挞之,尽服罪。盖宫素不逞,知邻人索逋而归,意腰橐必富,及杀之,竟无所得。闻朱诬服,窃自幸。是日入公门,殊不自知。令问朱血衣所自来,朱亦不之知。唤其母鞫之,则割臂所染,验臂,刀痕犹未平也。令亦愕然。后以此被参揭,免官罚赎,羁留而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