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海鲜市场的老板余甜背景资料涉34公司余甜爸爸余其泽武汉往事-吸收财讯

华南海鲜市场的老板余甜背景资料涉34公司余甜爸爸余其泽武汉往事

2018和2019年,也曾有当地居民留言反映华南海鲜市场“脏乱差”,希望环境能改善。一位附近居民称,该市场场地设施陈旧,存在安全隐患,且影响市容。还有人称,路过时感觉“老远都可以闻到腥臭味”。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1月26日,中国疾控中心披露,新型冠状病毒溯源研究取得阶段性进展——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被检出大量新型冠状病毒。

疫情发生以来,华南海鲜市场逐步成为新型冠状病毒产生和传播的重要一环。从出现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首个感染者死亡病例,到休市组织商户集团退租,有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一度成为判断疫情是否存在人传人可能性的参考。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关于病毒来源为华南海鲜市场非法销售野生动物的言论,也让该市场的野味生意引发关注。

事实上,早在2004年,华南海鲜市场就因公开出售果子狸引发争议,有商户称该市场出售野生动物已多年。此外,该市场还曾因环境脏乱差被市民投诉多次。

近两年,华南海鲜市场曾有两次被整改的经历,去年12月还存在“不配合核查情节严重”的情况。隐藏在华南海鲜市场背后的女老板余甜,对34家公司拥有疑似实控权,涉及多个领域。

休市27天,华南海鲜市场低矮的蓝色招牌还树立在汉口火车站周边的高楼大厦之中,门前已被红色的防护栏隔离。商户们有的受疫情感染,有的在家自行隔离。过完年后,有人希望去找新的工作,还有一部分在等待市场整顿后复市。

风暴前的华南海鲜市场:曾因卖果子狸引发争议,女老板涉34公司

女老板执掌的综合市场

从汉口火车站步行10分钟,便可抵达位于汉口闹市区的华南海鲜市场,二者相距仅800多米。该市场名义上是海鲜市场,但实际是综合市场,集海鲜、冰鲜、水产、干货等为一体。

成立以来,该市场曾经历几次扩容。目前,市场总建筑面积5万平方米,安置经营户1000余户,是华中地区规模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不少餐厅都在此地进货。

“我们一般去市场买海鲜、买蔬菜、买干鲜调料,一些蔬菜和调料听说都是外地的,市面上比较少见,很多人会去那儿买。”一位武汉市民告诉南都记者,该市场靠近火车站,附近还有武汉最大的眼镜批发城,人流量很高。

风暴前的华南海鲜市场:曾因卖果子狸引发争议,女老板涉34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该市场的主体公司为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主要经营范围为市场物业管理、停车场经营等。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余甜,最终受益人为余甜和余其泽,二人各自持股50%。

据全国企业工商信息,该公司曾有两次整改经历。在武汉市江汉区市监局2018年9月“对大型连锁超市落实法定责任主体监督检查”及武汉市江汉区工商(质监)局2019年12月“公平秤、计量管理、经营者在用电子秤”的检查事项中,该公司均被发现问题并要求整改。

此外,2019年12月19日,仙桃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其进行抽查,该公司还存在“不配合核查情节严重”的情况。

据了解,余甜和余其泽二人还共同控制着武汉华南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南集团”)等多家公司。华南海鲜市场一名商户告诉南都记者,该市场隶属于华南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华南集团创建于1995年,注册资本6000万元,股东余甜和余其泽分别出资3000万元。该公司宣称是一家集商品混凝土生产、销售,建筑装饰材料销售、房地产开发,以及海鲜水产、果品批发市场物业管理服务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

目前,余甜在12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在20家公司担任股东,在18家公司担任高管,对34家公司直接或间接拥有疑似实际控制权。这些公司涉及生鲜批发、金融投资、房地产等多个领域。

开年休市以整治环境卫生

2019年最后一天,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27例肺炎病例,并称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

有视频显示,前一夜的华南海鲜市场,三名消毒人员穿着白色消毒服,戴着口罩,拖着一辆接有水枪的小型绿色罐车,向店铺卷帘门冲水。该市场东区六街经营基围虾的商户刘英告诉南都记者,日常也有消毒人员在商铺晚上关门后消毒,约一周一次。

风暴前的华南海鲜市场:曾因卖果子狸引发争议,女老板涉34公司

“2019年的冬天和往年没有什么不同,人们容易被传染风寒或是流感,市场里的人也一样。”华南海鲜市场西区后街的水产商户李明向南都记者表示,当时看到不少人感冒发烧,大家都没当一回事,没有人会想到这里出现了疫情。

2020年1月1日,武汉市江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江汉区卫生健康局对华南海鲜市场发出“关于休市整治的公告”,决定休市进行环境卫生整治,开市时间另行通知。

休市后,全部商户关门停业,商户们的货品存留其中,市场外围拉有警戒线。

“休市太突然了,市场里都没有提前说过,我们就觉得事态有点严重了。”李明则是第一次在网上搜索官方发布的疫情通报,开始担心人身安全。

刘英则感慨,一年的最后一个季度是海鲜、水产行业的旺季,12月生意很好,前几个月生意赔的钱,就等着过年这段时间赚回来。去年春节,他家卖了10多万元的货,为此他一直在打听什么时候可以开市。

病例大多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休市两天后,华南海鲜市场与此次疫情的关系进一步明确。武汉卫健委1月3日通报,流行病学调查显示,部分病例为华南海鲜批发城经营商户,目前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

一周后,初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首个肺炎死亡病例被披露。

1月11日,武汉市卫生健康委通报称,死亡患者为男性,61岁,因呼吸衰竭、重症肺炎入院,同时患有腹部肿瘤及慢性肝病。该患者常年在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采购货物。1月9日经抢救无效死亡。

根据武汉市卫健委当天公布的《专家解读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最新通报》,“国家、省市专家的流行病学调查显示,这次武汉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大部分都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目前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是否曾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一时成为舆论焦点。但很快,没有到访过该市场的感染病例传来。

风暴前的华南海鲜市场:曾因卖果子狸引发争议,女老板涉34公司

1月15日,武汉市卫健委在其官网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知识问答(2020年1月14日)》披露,该市当时确诊的41例病例中,发现一起为家庭聚集性,夫妻两人发病,丈夫先发病,为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从业人员,妻子否认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露史。

该文还指出,“现有病原学研究和流行病学调查的初步结果显示,大多数病例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露相关,少数病例否认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暴露史,个别病例曾接触过类似病例。目前未发现社区传播。”

当时,武汉市卫健委首次表示,“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

1月19日,武汉市卫健委通报,对前期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的流行病学资料分析发现,部分病例没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接触史。

商户称市场卖野生动物已多年

1月22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是武汉一家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此前2天,钟南山院士也曾公开发言,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大可能为野生动物,比如竹鼠、獾等。

华南海鲜市场出售野生动物由此浮出水面,一张市场内某商户的“野味”菜单也被广泛传播。

菜单显示,这家名为“大众畜牧野味”的商户曾销售超过40种野味,包括“活竹鼠、松鼠肉、狐狸肉、活果子狸、活狼崽”等,并详细标注了价格。同时,该店还提供“活杀现宰、速冻冰鲜、送货上门、代办长途托运”等服务。

南都记者查询发现,这家店铺的工商登记名称为“武汉市江汉区大众家畜批发中心”,系个体工商户。成立于2004年,2019年7月5日因未按照《个体工商户年度报告办法》规定报送年度报告,被武汉市监局唐家墩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目前尚未有移出信息。

事实上,早在2004年,华南海鲜市场就曾因公开出售果子狸引发争议。当地媒体走访发现,华南海鲜市场仍有人在卖果子狸,甚至声称“绝对野生”。

“市场卖野生动物不是一天两天了,卖了很多年,每年这个时候人们买野生动物的热情也很高涨。”商户李明在华南海鲜市场经营水产鱼类生意有8年,他告诉南都记者,2013年禽流感的时候,市场还有卖活体孔雀。

李明记得很清楚,2016年时,每天早上还会听到狗和羊的惨叫声。“但这几年好像没有看到售卖活体动物的商家了,很多都是挂的肉制冻品。因为这么多年都没出过问题,所以我们以前从没担心过。”

一位曾在华南海鲜市场经营过的商户邓兴向南都记者表示,他2018年在该市场工作时,市场也存在销售野生动物的情况,“西区里面有一些店铺出售野味,并非都是公开售卖。”

公开信息显示,华南海鲜市场亦有摊位属于合法售卖野生动物。

据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2019年9月25日发布的消息,当天上午,在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内,市区两级执法人员对售卖虎斑蛙、蛇、刺猬等动物的近8家商户进行地毯式排查,逐一检查其野生动物经营许可审批文件、营业许可证,严禁其经营未获审批的野生动物。该次整治行动未发现违法经营行为。

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负责人当时表示,将加大对商户进货索证索票的检查力度,一旦发现商家存在违法违规经营行为,将第一时间向执法部门报告,并清理出市场。

曾多次被投诉脏乱差“恶臭扑鼻”

此外,食品安全问题一度成为华南海鲜市场的监管难题,有商户甚至因此获刑。

2010年7月,华南海鲜市场不少摊位上,死龙虾、活龙虾一齐销售,伴随恶臭。当日,工商人员将死龙虾全部没收,并集中销毁。2016年6月,华南海鲜市场“周氏牛杂牛肉店”制造、出售含甲醛“问题牛杂”一案,经当地检察院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提起公诉,三位涉案人分别被判处二年六个月至三年六个月不等。

2017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组织开展的经营环节鲜活水产品抽检监测中,检出不合格样品66批次,其中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内两间商户鱼类检出孔雀石绿。据了解,孔雀石绿作为添加剂,主要是为鱼类保活保鲜,但进入人体后其代谢产物具有高毒素、高残留、致癌、致畸、致突变等副作用。

“恶臭扑鼻,路边的脏水,海产品的外壳沿街到处都是。”华南海鲜市场的环境屡次被附近居民诟病。

2017年,就有武汉市民反映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脏乱差,与江汉区城市发展显得格格不入,询问该市场是否列入“十三五”拆迁计划时,江汉区委督查室2017年6月20日回复称,问题已转江汉区城改办。经核实,华南海鲜市场目前暂未列入江汉区“十三五”(2016~2020年)“三旧”改造规划范围。

南都记者查询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发现,2018和2019年,也曾有当地居民留言反映华南海鲜市场“脏乱差”,希望环境能改善。一位附近居民称,该市场场地设施陈旧,存在安全隐患,且影响市容。还有人称,路过时感觉“老远都可以闻到腥臭味”。

多位商户自行隔离,有人等待复市有人另谋出路

“将继续加大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休市后管控力度。”1月19日,武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陈邂馨就肺炎疫情答记者问时提到,将对市场及有关区域进行环境卫生处置,24小时管控市场及其周边出入口,对其废弃货物进行无害化处理。同时,严禁非法养殖、加工、经营各类野生动物,严厉打击非法转运贩卖野生动物。

1月22日,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下发通知,即日起将在全市停止办理各类野生动物类行政许可,要求已取得陆生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的,一律停止经营。

同日,休市多日的华南海鲜市场开始退还商铺预缴租金,当地政府开始向商户发放生活补贴。李明告诉南都记者,除了退还预缴2020年第一季度的租金外,还领取一万元的补助。

“休市之后,我们唯一一次进市场就是拿账本,很多货物和设备还堆在市场里。堆积的货物后来由政府称重买单,六七百斤的鱼很多都已经腐烂被处理了。”李明称,市场1月20日要求每个经营户派一个代表进行了体检。

多位商户表示,自从休市后就和其他商户再也没有见过面,过年也每日待在家中自行隔离,拒绝亲友来访,目前还没有出现发热等症状。

1月26日,中国疾控中心披露,新型冠状病毒溯源研究取得阶段性进展——华南海鲜市场被检出大量新型冠状病毒。这也意味着,在科学上,可以确认此次疫情与华南海鲜市场存在关联。

人身安全之外,这次疫情让这些商户们今后的生活方向由此改变。

“市场恢复还有一段时间,消费者也会受到影响,估计我们想回到市场再接着做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今年33岁的李明说,家里有老人小孩还要照顾,等疫情过去打算尽快找新工作,暂时能养家糊口就已经满足。

还有一部分商户在等待市场整顿后复市。“希望政府能将疫情处理好,也能保障受影响商户们的生存,我们是无辜的。”目前,刘英的水产设备、制冷机等仍留在市场内,他用来接餐饮订单的电话已经很久没响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