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女连环杀人案金宣子对父亲妹妹下手韩国毒妇金宣子是谁-吸收财讯

韩国女连环杀人案金宣子对父亲妹妹下手韩国毒妇金宣子是谁

当表妹带着钱去金宣子家后,同样喝下了她的饮料,不久便中毒身亡。警方这次决定解剖表妹的尸体,不料却验出了氢化钾。 除了金宣子父亲被火化,警方苦劝其余4名家属开棺验尸。这在1980年代的韩国很不容易,终于其他3名受害者尸体也验出了氢

在大众印象中,连续杀人犯一般都是男性,不过也有例外。南韩约莫在40年前,就发生多起为了钱财而杀人的命案,而凶嫌就是一名女性。

网红「Hi A Day」最近分享了发生在南韩的连续杀人案件,这名叫做金宣子的妇人,在1986至1988年间,为了钱财犯下6起毒杀,包括邻居、好友、亲戚、父亲和妹妹在内等5人,还有1起杀人未遂,这也是是南韩史上第一名女性连续杀人犯,冷血行径震惊了南韩社会。

1986年10月31日早晨,居住在首尔中区新堂洞的47岁中年妇女金宣子,邀邻居前往公共澡堂洗澡,泡完澡后,邻居突然在更衣室昏倒,口吐白沫暴毙,原来是她把氰化钾放在双花茶内给对方喝。氰化钾外观无色或白色,带有一点杏仁味,是易溶于水的固体,一般人摄取100至200毫克,在30秒内会昏迷,45分钟会抽搐身亡。

 

警方一开始认定是这名邻居的健康发生状况,但是死者家属质疑死者生前配戴的珍珠项炼和戒指消失无踪,怀疑金宣子涉案,然而当警方质问金宣子时,她却装傻:「我没看过她戴珍珠项炼啊!」,加上当时科技并不发达,警方找不到相关证据,只好作罢。

第2起案件,时间在1987年4月4日,女嫌把脑筋动到朋友身上,2人有债务关系,她向对方借了700万韩元(约18万元新台币),金宣子声称要讨取债务还钱,邀请友人一同搭公车前往,这次她用同样的手法,让全氏喝下掺有氰化钾的饮料,结果对方在公车上昏迷,心脏麻痹死亡,金氏则拿走了所有财物。

第3次犯案,时间在1988年2月10日,同样是因为债务关系,女凶嫌欠了邻居120万韩币(约3万元新台币),她如法炮制用第2次案件的说词,及相同的手法,但因为剂量不足没有得逞。第4起发生在1988年3月27日,金宣子将脑筋动到亲生父亲身上,她向父亲借钱,却不想偿还,决定痛下毒手。她将加了氰化钾的健康饮料给父亲喝下,当场暴毙身亡,由于死者年事已高,警方判断是病死,这也是金宣子所有罪行中,唯一获判无罪的。

第5起则发生在1988年4月29日,时隔父亲过世仅一个月时间,凶嫌犯下杀案的对象是亲生妹妹,由于妹妹生活富裕,她向对方借了一千万韩元(约26万元新台币),但同样不想还钱,所以故技重施,和妹妹一起搭公车时,将饮料递给对方,导致妹妹暴毙身亡。有目击者指出,妹妹昏倒时,金宣子并无明显的情绪反应。

金宣子在犯下多起案件后疑似上瘾了,行凶时间愈来愈接近,最后一起案件发生在1988年8月8日,时隔不到4个月,这次对象是远房亲戚,她向对方谎称要买房子,借了4840万韩元(约125万元新台币),等拿到钱后,又开始计画杀人。她再次邀约亲戚出门,不过这次的公车路线和第2起案件相同,警察就发现异常,强烈要求做尸体检查,金宣子也被列为嫌疑人。

检方这次决定解剖死者的尸体,验出氰化钾,警方与检方苦劝其余4名家属开棺验尸,这在1980年代的南韩,是件十分不容易的事,终于在其他受害者尸体中也验出氰化钾。

警方于是前往凶嫌家中搜查,但怎么找都没找到氢化钾,正好当时一名女警想上厕所,察觉洗手间墙壁上有个小洞,赫然发现用报纸包起来的氰化钾。至于凶嫌如何取得大量的氰化钾?原来是因为她的侄子在化工厂上班,她以杀野鸡为由取得。

事后侦查时还发现,金宣子沉迷于舞厅牛郎店,为了筹钱去赌博,但一直输钱,只好向身边家人及亲戚朋友借钱,最终导致了这样的犯罪行为。1997年,金宣子被执行死刑,享年58岁,成为南韩最后一批遭到处决的死刑犯。

更多 CTWANT 报导

武汉肺炎/封城后超市食物渐稳 市民苦搜防护物资
韩国瑜佛光山祈福 期武汉肺炎尽快控制

(中时电子报)

#金宣子
#198
#氰化
#南韩
#发生

1986年,韩国出现了第一个女连环杀人犯,名叫金宣子,她甚至连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妹妹都不放过,也成了韩国最后一批被送上黄泉路的死囚……

1986年10月,韩国正准备进行亚运会闭幕典礼,当时的人们还沉寂在喜悦当中,却发生了一桩又一桩前所未闻的连续杀人案……

10月31日早晨,47岁中年妇女金宣子,邀请邻居去社区内的公共澡堂洗澡。当时邻居很爽快的答应了,却不知这是死亡陷阱。

早上十点,邻居在澡堂更衣室换衣服时,突然感到呼吸困难,胸口疼痛,不久后引发全身痉挛,邻居倒在地,不断口吐白沫。

邻居被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警方一开始认为是疾病突发,后来邻居家属发现,死者生前配戴的珍珠项链等饰品全都消失了。

警方因此怀疑金宣子有杀人嫌疑,于是展开地毯式搜索,由于当时破案技术手段并不发达,警方找不到其他证据,只好作罢。

1987年4月4日这天,金宣子曾欠朋友全某700万韩元,打算今日还给她,于是两人约好,一起乘坐公交车前去取款。

不料行车途中,全某身体突然产生痉挛,之后便倒地不起。当时乘客们都吓坏了,连忙呼叫救护车,不过全某在送医路上就断气了。

由于全某死亡前毫无征兆,警方认为是自杀身亡。不过经调查后,却找不出全某寻死的动机,警方再次怀疑金宣子,但仍缺乏证据。

似乎尝到了成功的果实,金宣子开始如法炮制这套杀人模式。她出招快、狠、准,完全不会被警方怀疑、也找不到证据。

1988年3月27日,金宣子的父亲金从春为了参加亲戚的婚礼,在乘坐公交车时突然失去意识,紧急送医后仍然撒手人寰。

当时医生认为金从春死于心脏麻痹,尸体马上被火化了。事后经警方调查,金从春疑似喝下了女儿金宣子给的饮料后才病发。

面对父亲的死亡,金家姐妹悲痛万分,金宣子与妹妹金文子前往儿童乐园散心,这时金宣子又将一瓶饮料递给了妹妹。

金文子喝下后,在返家途中突发心脏麻痹,最后不治身亡。同年7月8日,金宣子的表妹通过她的介绍,买了一间价钱便宜的房屋。

当表妹带着钱去金宣子家后,同样喝下了她的饮料,不久便中毒身亡。警方这次决定解剖表妹的尸体,不料却验出了氢化钾。

除了金宣子父亲被火化,警方苦劝其余4名家属开棺验尸。这在1980年代的韩国很不容易,终于其他3名受害者尸体也验出了氢化钾。

警方开始封锁金宣子的家,之后在其住处发现金宣子藏有被害者们大量的金钱、钻石、珠宝、手饰、支票、存款本等贵重物品。

加上警方在金宣子家中上厕所时无意间发现柱子内有个小洞,里面竟然藏着犯案用的块状氢化钾,更加证实了金宣子的罪行。

1997年,金宣子被执行死刑,享年58岁,成为韩国最后一批被处决的死刑犯……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