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冯小刚对赌协议的结局一地鸡毛芳华15亿票房赚了多少-吸收财讯

华谊兄弟冯小刚对赌协议的结局一地鸡毛芳华15亿票房赚了多少

但资本的力量他们可能真的一无所知。签下对赌协议的那一天,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命运交到了资本方的手上。但愿冯小刚与郑恺经过这一次教训后,不再热衷于继续投身资本游戏,安安心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最重要。

所谓对赌协议,实际上正式协议不这么叫,而是“业绩承诺”。根据证监会的要求,上市公司签署类似协议必须发布公告。

以华谊兄弟2015年斥资10.46亿收购冯小刚账面价值1.36万元的东阳拉美工作室为例,2015年11月19日,华谊兄弟发布公告: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关于投资控股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的公告。

东阳拉美工作室都有啥呢?资产总额为人民币 1.36 万元,负债总额为人民币 1.91 万元,所有者权益为人民币-0.55 万元,公司注册资本为人民币 500 万元。我用的台式机账面价值都比东阳拉美工作室的资产总额高… …

在公告中,特别提到了所谓的“对赌协议”。业绩承诺:老股东作出的业绩承诺期限为5年,自标的股权转让完成之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止,其中2016年度是指标的股权转让完成之日起至2016年12月31日止。2016年度承诺的业绩目标为目标公司当年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自2017年度起,每个年度的业绩目标为在上一个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增长15%。

若老股东未能完成某个年度的“业绩目标”,则老股东同意于该年度的审计报告出具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以现金的方式(或目标公司认可的其他方式)补足目标公司未完成的该年度业绩目标之差额部分。当然了,这个对赌协议以失败告终,冯小刚未能完成业绩承诺,按照协议,未能完成的部分,个人补了大约3、4个亿,10多亿进入腰包,股民买单,对于冯导来说还是很划算的。

现在的后果就是华谊兄弟商誉减值准备带来的巨亏,公司年前发布业绩预报:预计2019年全年亏损40亿。

经历撤档风波后重新上映的《芳华》1月13日已经达到13.95亿的票房,超过冯小刚导演作品最高票房记录2013年的《私人订制》(私人定制票房为7.13亿)。但对于冯小刚来说,比获得高票房更值得高兴的是他完成了与华谊兄弟的对赌协议,若未完成该协议,冯小刚可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因该对赌协议是冯小刚作为东阳美拉的股东与华谊兄弟签订的,而不是媒体宣传的是两个公司之间的对赌。

冯小刚与华谊兄弟的对赌协议属于业绩补偿条款类

对赌协议,英文是Valuation Adjustment Mechanism,翻译过来就是估值调整协议,是投资方与融资方在达成协议时,双方对于未来不确定情况的一种约定,按约定调整双方之间的权益。而通常目标公司企业未来的业绩或上市时间是对赌的主要内容,与此相对应的对赌条款主要有估值调整条款、业绩补偿条款和股权回购条款。

冯小刚和华谊兄弟的对赌协议就属于业绩补偿条款,根据上市公司华谊兄弟2015年11月19日的公告,华谊兄弟以10.5亿元现金一次性收购浙江东阳美拉70%股权,投资协议包含了5年期限、总计6.75亿元的对赌协议。公告的对外投资协议的主要内容中的业绩承诺部分规定:老股东(即冯小刚)作出的业绩承诺期限为5年,自标的股权转让完成之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止,其中2016年度是指标的股权转让完成之日起至2016年12月31日止。2016年度承诺的业绩目标为目标公司当年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人名币1亿元,自2017年度起,每个年度的业绩目标为在上一个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增长15%。

若目标未达成,对赌双方会通过不同方式进行调整

当目标没有实现时,对赌双方会通过不同的方式来调整。一种是现金调整,当标的公司未能实现业绩目标,标的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将向投资者或标的公司支付一定金额的现金补偿。另一种是股权调整,标的公司实际控制人自行回购全部股份并支付固定回报,或以约定的低价继续向投资者转让一定比例股份。

冯小刚与华谊兄弟的对赌协议中约定的方式就是现金调整,双方约定若老股东未能完成某个年度的“业绩目标”,则老股东同意于该年度的审计报告出具之日起30个工作日内,以现金的方式(或目标公司认可的其他方式)补足目标公司未完成的该年度业绩目标之差额部分。

对赌协议的效力

从“海富投资案”的最高院再审判决来看,关于对赌协议的效力主要有以下几个重点:

1.PE投资者与目标公司的对赌协议无效(目标公司对投资方的货币补偿条款无效)

这主要是因为涉及到业绩目标条款在法定资本制下资本维持原则与法人独立财产原则的冲突问题。除了依法分配利润、减资退股、清算分配剩余财产,除此之外股东无权直接从公司取得公司财产,否则是对公司及公司债权人权益的损害,有可能被认为构成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此外还涉及变相抽逃出资等相关问题。

2.最高院再审判决认可PE投资者与股东之间对赌协议约定的合法性

在“海富投资案”中,最高院再审判决纠正了一、二审法院完全否定对赌协议效力的态度,肯定了当事人就股东迪亚公司对投资者海富公司的补偿承诺不损害公司及公司债权人利益,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是有效的。

概括为:投资方与目标公司对赌,损害公司及债权人利益,无效;投资方与股东对赌,不损害公司及债权人利益,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当时人真实意思表示,有效。

最高院的认定,一定意义上肯定了对赌条款或利益估值条款其本身的合理性,也兼顾了合同当事人的意思自治,对于PE投资者与公司其他股东之间的对赌协议效力予以认可和肯定。我国虽然不是判例法国家,但最高人民法院对某一类型的案件作出的判决,对后续司法实践仍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尤其是类似于“海富投资案”这种已经过二审法院判决但由最高院提审的案件。

综上,冯小刚与华谊兄弟之间签订的对赌协议是投资者与股东之间的约定,并未违反资本维持原则、不存在股东变相抽逃出资、侵害其他股东权益等其他违法的行为,故应为有效。而且在制定对赌条款时,融资方要借助外力财务顾问与法律顾问,在弄清法律后果的基础上,设定相对合理的目标。投资方要加强尽职调查工作,尽力避免与目标公司进行对赌,避免涉及固定投资回报,注意对赌的公平性,避免一方只享受权利而不实际承担经营风险的“单项对赌”安排。

华谊发布了2018年度年报,也是华谊兄弟史上最差的年度成绩单,亏损高达10.93亿,根据对赌协议规定,冯小刚与郑恺则需要为这份亏空买单,两人一共需补偿华谊兄弟约8800万元。

null

在这8800万元的“债务”中,郑恺需要交出近两千万元业绩补偿款,而冯小刚则已经将近七千万的业绩补偿款交予华谊兄弟。可以说冯小刚与郑恺辛辛苦苦一年的收入,最后都给华谊兄弟做了填补亏空之用。

null

华谊兄弟透露2018年度的年报成绩之所以如此难看,是因为公司多部电影收入不及预期,甚至出现了不少大制作最终却扑街的影片,导致入不敷出。华谊兄弟近年来一直想要完成转型,不再单一地依靠电影收入作为主要营收板块,但就目前来看似乎收效甚微。

null

华谊兄弟掌门人王中军曾经多次表示,华谊要尽快转型,进行多元化发展,减轻电影业务的占比,但是华谊转型的脚步比起其他公司已经慢了一步。如今蛋糕已经被分得差不多,华谊的多板块转型计划却仍旧没有太大起色。

null

同时近年来观众对于华谊出品的电影认可度也在下降,除了越来越多的欧美商业大片被引进以外,一些来自于印度、西班牙等小语种电影也在内地市场崛起。更有一大批小成本的院线电影蚕食着华谊的领土,多面受敌的华谊交出这样的成绩单算是在意料之中。

null

2015年多位明星与华谊签订了对赌协议,彼时华谊兄弟在电影市场一家独大,而这些明星也在各自领域发展得相当不错。所谓“对赌协议”或许明星们压根没当回事,认为凭借自己的号召力以及华谊强大的实力,不赚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null

但是这几年,内地观众对于流量热的追捧逐渐回归理智。就拿郑恺来说,因为“跑男”而迎来大器晚成般的走红,他在曾经也算一度跻身于流量行列。综艺迷对于跑男兄弟团的集体出击相当买账,顺势推出的大电影也算表现不错。

null

或许是受到了一时胜利的鼓励,郑恺与华谊签下对赌协议的时候并未想过,流量热来得快去得也快,跑男也有走到瓶颈的这一天。新一季的跑男四位MC退出,郑恺却还在苦苦坚持。情怀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对赌协议在身,即使跑男如今的关注度已经大不如前,但郑恺仍旧需要这个平台定期进行曝光,维持人气。

null

冯小刚则与郑恺的情况有所不同。从贺岁档转型至商业大片拍摄的冯导,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表现都不错。能演能导的冯小刚在观众心中的知名度及号召力一直很高,并不会受到时下流量热退烧的影响。

null

但是大导演的通病是在拍摄时不计成本,砸下不少资金去拍摄大场面、名场面,虽然票房表现也算不错,可是最终结果也不过就是与此前的花销达到收支平衡而已。冯小刚的《芳华》便是一例,票房表现不错观众口碑也不错,但是比起冯导的花销来,最后的净收入并不算太高。估计有了这次教训后,冯小刚再拍戏时会像同行温子仁学习,走勤俭持家的路线。

null

记得张国立曾经提到过,明星签署对赌协议,就是自己把自己推向深坑。因为达不到业绩考核标准,就需要自掏腰包来补齐,所以要不断接拍各类电视剧,在各类综艺及商业场合露脸站台,以期能够多获得一些收入。

null

按照这个逻辑来看,或许接下来的2019年冯小刚和郑恺都有的忙了,也有网友担忧,冯导会因为对赌协议“走下神坛”,就此成为烂片导演之王。不过就冯小刚已经交齐了补偿金的举动来看,对于闯荡影坛多年颇有家底的冯导来说,应该还不至于就此走向“烂片之王”的宿命。

null

反倒是郑恺接下来的动作会比较令人担心,跑男流量持续下降热度不再像过去一般。在他方面,郑恺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的表现都不过平平而已。将近1700万的补偿金,郑恺要如何凑齐是个问题。制片方不知道会不会因为郑恺此时的困境而趁机压价,或许郑恺才是那个会不断出演各类烂片的人。

null

​明星因为台前的光鲜往往觉得自己要比普通人更有见地也更聪明,但资本的力量他们可能真的一无所知。签下对赌协议的那一天,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命运交到了资本方的手上。但愿冯小刚与郑恺经过这一次教训后,不再热衷于继续投身资本游戏,安安心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才最重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