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冻症院长张定宇身后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前线奋战肺炎疫情抗疫战场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9公里左右,在这场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战役中,成为了“焦点战场”。

渐冻症院长身后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野味市场9公里外抗疫焦点战场

入夜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湖北日报图片

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9公里左右,在这场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战役中,成为了“焦点战场”。

2003年,这里是武汉收治非典病人的定点医院,成功救治了武汉“非典”患者。如今,它更广为全国所知的名称,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当下,金银潭医院再次成为第一批定点治疗医院之一,扛起防疫救人的重担。

隐瞒身患渐冻症的病情,顾不上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妻子,院长张定宇的遭遇是武汉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坚守的缩影之一。

渐冻症院长身后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野味市场9公里外抗疫焦点战场

1月26日,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成员与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进行交接。新华社

接收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首批患者

从2019年12月8日开始,武汉开始出现“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部分病例为武汉市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经营户。

彼时,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病原鉴定和病因溯源等尚未可知。

紧接着,12月29日,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首批患者转入金银潭医院。2020新年伊始,该院正式开辟专门的病区。

1月23日,央视发表热评《用“野味病毒肺炎”的名字对抗可耻的健忘》。文章称,“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野味价目表,在不明肺炎肆虐的背景下尤其刺眼”。而事实上,武汉市金银潭医院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也就9公里左右。

1月28日,金银潭医院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目前只收治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是定点医院。随着疫情的发展,金银潭医院在南楼、北楼、综合楼设置了二十几个病区,入夜了仍然灯火通明。

“新增病例已安排转院至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救治”、“均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及相关定点医院集中救治”、“转入市金银潭医院”……南都记者梳理近期湖北省卫健委、武汉市卫健委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情况通报发现,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频频出现,无疑,这所医院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工作中被委以重任。

据该院官方网站介绍,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武汉市传染病医院、武汉市医疗救治中心)是武汉地区唯一一家省市共建、具有近百年历史的公共卫生医疗救治基地,是集临床、教学、科研于一体的综合医疗机构,是湖北省、武汉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医疗救治定点医院,是湖北省肝病、结核病、艾滋病、血吸虫病、手足口病、人感染H7N9禽流感等定点收治医院。

该院曾在历年来各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救治中冲在最前面——2003年成功救治武汉市非典型肺炎患者;2006年承担了武汉市首例人感染致病性禽流感病例救治任务;2008年承担了武汉市手足口病人的收治任务;2009年医院定点为甲型H1N1流感收治医院,承担甲型H1N1流感的涉外防控救治任务;2015年医院成功救治了湖北省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患者,2016年3月,医院又收治一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重症患者,救治团队在省内首次使用“膜肺”治愈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人。

2020年初,疫情来袭,金银潭医院也当仁不让地成为了武汉市最早定点医疗机构之一。

“我非常佩服这些年轻护士,到今天我没有听到一句我不搞了、我太累了、太危险了。”近日,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支援金银潭医院的护士专家刘伟权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对在金银潭医院参与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护士们作出了这样的评价。

值得注意的是,他提到,2020年1月9日至1月22日,“金银潭医院ICU总共60多个护士,没有一个人被感染。”

渐冻症院长身后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野味市场9公里外抗疫焦点战场

1月25日凌晨,上海医疗队共计136名医护人员抵达武汉。医疗队于当日下午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附近开始培训,培训后将参与疫情防治工作。新华社

曾成功救治武汉“非典”患者

“没有一个人感染”。这在金银潭医院应对多起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历史上,并非首次。

2003年,原武汉市传染病医院收治了武汉市确诊的“非典”患者,并成为武汉市“非典”定点救治医院。

原武汉市卫生局一名工作人员2003年“非典”结束后发表在《中国卫生》上的一篇文章披露,武汉市传染病医院在此役中实现了“无一收治病人死亡、无一名医务人员感染、无重大疫情扩散的‘三无’奇迹”。

2003年4月21日,武汉市第一例经省市专家确诊“非典”疑似病例被转入武汉传染病医院治疗。4月25日,省市专家确诊其为非典型肺炎患者。随后,武汉市第二例、第三例“非典”患者也陆续被送往该院治疗。

当时,该病人病情发展很快,呼吸困难、急促,血氧饱和度下降,还伴有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心率每分钟40次,“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病人心绪烦躁不安拒绝治疗”。面对这一情况,武汉市传染病医院医生“抱着病人的头,强行给病人带上呼吸机面罩”。

“非典”疫情传播迅速,医护人员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传染。“医务人员每次进入病房,穿上双层防护衣,戴上3层防护帽和24层口罩,还带上防护眼镜,每天工作8小时甚至10小时”。作者回忆。

2003年5月23日,武汉市首例确诊的“非典”患者从武汉市传染病医院康复出院。

到了2015年,该院成功救治了湖北首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患者,2016年3月,医院又收治一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重症患者,救治团队在省内首次使用“膜肺”,将其成功治愈。

如今,武汉市传染病医院更广为全国所知的名称,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

院长患有渐冻症,妻子已被感染

“我是一个渐冻症患者,双腿已经开始萎缩,全身慢慢都会失去知觉。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跑赢时间,把重要的事情做完;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的病人。”

渐冻症院长身后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野味市场9公里外抗疫焦点战场

张定宇坚守在医院里。湖北日报图片

这是1月28日湖北日报披露的、武汉市金银潭医院57岁的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在抗击疫情最前线的真实情况。

“医护人员严重不足,日常状态下,护士2小时交接班一次,现在则需拉长至4至5小时,医生就更辛苦,严重体力透支也会增大感染风险。”张定宇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了该医院近一个月的状况。

据湖北日报报道,就在张定宇日夜扑在一线,为重症患者抢出生命通道时,同为医务人员的妻子,却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在十几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医护人员累,物资也一度紧缺。

1月28日,南都记者联系上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一名工作人员,其向南都记者确认,该院目前缺乏医护物资并接受社会直接捐赠。

渐冻症院长身后的武汉金银潭医院:野味市场9公里外抗疫焦点战场

1月26日,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在搬运物资。新华社

据介绍,爱心人士也可通过相关慈善机构组织向金银潭医院捐赠医用防护物资。但需要注意的是,捐赠的医用防护物资必须符合或高于国家相关标准,相关生产企业应取得医疗器械生产方面的许可等。“全武汉都需要(医用防护物资)”。这名工作人员称。

该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该院接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现在医生护士(口罩、防护服等)都有得换,但是维持不了两天。”其向南都记者表示,“非常感谢社会各界的好心人都关心我们武汉。”

所幸,解放军来了,各地同胞来了,物资逐渐来了。

先是武汉市内的医务人员支援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后来,除夕夜,上海136名医务人员组成的医疗队星夜驰援武汉,后正式接手金银潭医院两层病区,这里还有来自广东的护士;

同样在除夕夜抵达的,还有解放军医疗队伍,其中,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于1月26日13时,在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成建制接管该院两个病区,经过3个多小时准备,第一批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20名患者转运入院;

此外,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依托中国中医科学院组建的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抵达武汉后与金银潭医院完成对接,并已进驻医院正式开展医疗救治工作……

李克强总理1月27日到武汉考察指导疫情防控工作,一下飞机就直奔收治确诊患者和重症患者最多的金银潭医院。

他表示,在前期已调集医务人员和物资的基础上,两天内还将有2500名医护人员特别是护士增援武汉,2万个医用护目镜当天下午即可运到,医用防护服有关方面会采取多种措施加以保障。

1月29日,武汉天气晴。坚持了一个多月,金银潭医院的医护人员等来了希望。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唐晓安李墨吴纯新

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跑赢时间;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病人

1月26日,大年初二。

自2019年12月29日转入首批7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以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600多名医护人员,已在抗击疫情的最前沿奋战了29天。

这里是武汉最大的专科传染病医院,目前收治的全部为转诊确诊的患者。

晚上9时,57岁的院党委副书记、院长张定宇带着疲惫,一瘸一拐走向记者。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您家莫急莫急,在医院门口吗?我马上安排人出来接。”

“搞快点,搞快点,这个事情一会都等不得,马上就搞!”

浓眉,黝黑,风风火火。一小会儿,他接打了6个电话,整个走廊都能听到他在喊。

“雷厉风行”,是同事们对他的一致评价。

“全院都晓得我性子急、嗓门大。”从小在武汉硚口长大的张定宇笑着为自己打圆场。

“性子急,是因为生命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他沉默了一会儿,平静地提起那个埋在心里的秘密:“我是一个渐冻症患者,双腿已经开始萎缩,全身慢慢都会失去知觉。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跑赢时间,把重要的事情做完;我必须跑得更快,才能从病毒手里抢回更多病人。”

在疫情中“逆行”的29天里,张定宇往往凌晨2时刚躺下,4时就得爬起来,接无数电话,处理各种突发事件。

就在他日夜扑在一线,为重症患者抢出生命通道时,同为医务人员的妻子,却因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在十几公里外的另一家医院接受隔离治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