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贪婪的例子海天味业的成长空间-吸收财讯

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贪婪的例子海天味业的成长空间

你肯定会说:跌了这么多,公司肯定出问题了,不然不会这么无缘无故地跌。中国建筑呢?这次疫情甚至对它的业务还有刺激作用,不是照样跌给你看吗?为什么会跌呢?当卖出的超过了买入的,就会下跌。这不是恐惧是什么?

原文链接: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武汉肺炎面前,你做到了吗?

巴菲特有一句名言: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我没查到巴菲特这句话的出处,不过网上都说是巴菲特说的,我也不求证了,就当真的是股神说的吧。按照大众的理解,就是自己要与大众反着来,逆向投资才能获得超额收益。

赚钱,并不是只有一条路

但我觉得,这句话不能这么理解。世界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投资领域尤其如此。在巴菲特之外,还有很多的投资天才,也同样取得了不菲的收益,比如大家熟知的索罗斯。所以,并不是说你非要按巴菲特的做才能赚钱,而是说如果你把巴菲特的思想真正学到家,也可以赚钱。但巴菲特真有那么好学吗?

我对恐惧和贪婪的理解

按照我的理解,巴菲特的这句话,至少包括了四点:

1. 市场是非理性的,因此会有贪婪和恐惧产生的波动。

2. 投资需要独立思考,不能被大众情绪所左右。

但独立思考并不意味着你非要和别人不一样。

3. 市场亢奋时的时候容易推高估值,进而产生投资风险。

投资者的集体贪婪导致了市场的亢奋,进而推高了估值。高估值导 致的投资风险,才是我们真正要恐惧的。

4. 市场极度悲观时会导致低估,进而产生投资机会。

贪婪的例子

其实我不太喜欢讲空洞的道理,因为大家听这些话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我们结合几个实际的例子来说明一下,到底什么叫贪婪,什么叫恐惧。不仅说一下过去的例子,也顺便说一下当下的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关于中国石油的。中国石油在2007年11月牛市最高峰时上市,开盘第一天的股价就是48.6元。那年我27岁,还是个入市两多半的小菜鸟,但我也知道中国石油太贵了。在此之前半个多月,巴菲特刚刚清仓了中国石油,平均清仓价格大约是12元人民币附近。巴菲特在清仓中国石油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清仓中国石油的唯一原因是价格,价格太高了,不是因为别的。也就是说,每股12元的价格让股神恐惧了。

而此时的A股的大背景是:点位已经涨到了6000点附近,整个市场估值已经极度高估,大盘蓝筹股还在疯狂上涨。而当时的投资者都认为,买入并长期持有优质蓝筹股是价值投资的正确姿势。也因此,当时对于中国石油这样的优质蓝筹股的回归,整个市场都翘首以盼。我有好几个同事打新股都中签了,他们都说,中国石油的股票值得一辈子持有,打死也不卖,要留给下一代。中国石油开盘第一天,股价48.6元,市值8万亿!今天你们看到苹果公司8万亿的市值可能觉得没什么,但当时中国石油1万亿美元的市值绝对刷新了人类的记录。那一年,中国石油的净利润为1458亿元,动态市盈率大约为55倍!

今天的“价值投资者”看到这一幕,是不是感觉当时的人很傻?当时的人也觉得他们前面那帮炒作绩差股的人很傻。当时有太多的理由看多中国石油了。中国石油后面的走势,大家可以看得到。我也不多说了。

差点忘了,在中国石油跌到30块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捡便宜的时候到了。

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武汉肺炎面前,你做到了吗?

第二个例子是中国中车。在南北车合并之前,两车都经历了一段疯狂的上涨,市值一度高达上万亿,看好的文章雪片般飞来。大家可以回去搜搜,可能有些大V还没删光。这一年我34岁。

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武汉肺炎面前,你做到了吗?

过去的例子大家都觉得和自己关系不大,那我们说说眼前的例子。自2017年以来,整个市场的风格大变,一如2007年530之后。整个市场唯白马股是瞻,白马股的估值已经不忍心看,而雪球上还是一片吹票声。看看爱尔眼科的市盈率,已经逐渐脱离地球引力:

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武汉肺炎面前,你做到了吗?

再看看爱尔眼科的市净率:

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武汉肺炎面前,你做到了吗?

看看恒瑞医药的市盈率:

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武汉肺炎面前,你做到了吗?

再看看恒瑞医药的市净率:

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武汉肺炎面前,你做到了吗?

我昨天发了一篇海天味业的文章。昨天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收集数据,分析海天味业的成长空间,本来的目的是看它的合理估值应该是多少,什么时候值得买入。但我分析完之后才发现,酱油,调味酱和蚝油的空间远不如我想象的那么大。而公司在此三个业务之外也没有看到有力的拓展。这并不是一个很宽的赛道。

而在毛利润率已经提升到高位,而销售费率和管理费率尚且可控的情况下,公司的净利润率实际已经提升到了极限。当我看到海天味业这恐怖的估值,我就用了下面这张飞天图来表达我的心情:

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武汉肺炎面前,你做到了吗?

想想它未来面临的营业收入增长天花板,还有三费不断提升会侵蚀净利润率,净利润的提升空间有限。即便我用乐观的预期,也很难预期十年后的海天味业的利润能达到100亿以上,我认为自己计算出来的不足80亿的利润应该就是它的天花板了,除非有奇迹发生。而它的市值已经接近3000亿!这意味着即便是十年之后,这个市值对应的市盈率仍高达37倍!今天持有海天味业的投资者,有没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赶脚?如果没有,可以和当年持有中国石油的好好交流一番。

另一个例子就是所谓价投标杆股贵州茅台。本来我不想写茅台,但已经写到这里,就不妨再说几句。昨天我去搜了世界奢侈品酒的销量和价格。比如人头马,这家公司真正销售的奢侈品酒只有不足10亿欧元,大约80亿元的水平。有人提醒我说可以看看拉菲。拉菲是红酒,不过作为奢侈品酒也不妨看看。大小拉菲的总产量每年共计40万瓶,每瓶750ml。大拉菲贵一些,而小拉菲我看到2014年的只有3200元附近。而我问到一个朋友,这种酒在产地国的售价只有2000元左右,如果折算到500ml,则只有1300元。原谅我不懂红酒,只能拿价格来说事。但你去查查贵州茅台一年产量多少瓶?6000万瓶,以后会卖到1亿瓶!

很多人说了,国外的奢侈品酒又不止人头马,不止拉菲。但你也同样知道,国内的奢侈品酒也不止贵州茅台。有人说了,贵州茅台这个价格只是高端白酒,根本就不是奢侈品酒。随便你怎么定义吧。你完全可以去京东上搜茅台价格和拉菲价格,折算到500ml看看到底哪个贵!通常来说,越贵的酒喝得越少。但在当前的中国,并非如此。越贵的酒卖得越好。前几天央视经济半小时有个讲疯狂的白酒,和我的感觉相同。茅台酒一出厂就被买走了,放进仓库等待升值。而贵州茅台股票的持有者,看到茅台酒永远不愁卖,看到贵州茅台的业绩似乎年年都在增长,有人还在计算着每年提价10%到15%,销售额每年增长10%到15%,利润每年又增长多少。但愿如此吧。或许中国人真的这么有钱。在全世界只卖出40万瓶的高端奢侈品酒,在中国改了个茅台的名字,居然能卖出一亿瓶,而且还要靠抢!贵州茅台的市值,其实早已随着茅台酒而飞天了!

别人贪婪时你贪婪,别人恐惧时你恐惧:武汉肺炎面前,你做到了吗?

别人疯狂的时候,你疯狂了吗?别人不疯狂,这疯狂的股价,疯狂的销量又从哪里来呢?

接下来我说一下恐惧的例子

其实因为恐惧而导致股价反映过度的例子也同样很多,相信大家自己就知道,很多人在事后都很后悔,想着股价再跌回来就去买,可股价再也没回来。

我们就来说这次武汉肺炎吧。

武汉肺炎爆发以来,永辉超市和中国建筑的跌幅都超过了10%。我估计节后开盘,还会有一轮下跌。我记得1月初时有人还和我说:永辉超市要是再跌到8块以内我就买!今天它跌到7.57了,你买了吗?今天这个人和我说:我觉得下跌还没结束,我在6.5等着接。其实,我知道6.5你也不会买。你肯定会说:跌了这么多,公司肯定出问题了,不然不会这么无缘无故地跌。中国建筑呢?这次疫情甚至对它的业务还有刺激作用,不是照样跌给你看吗?为什么会跌呢?当卖出的超过了买入的,就会下跌。这不是恐惧是什么?

你为何如此恐惧?这几年来,我们经历了多少次疫情,哪一次我们没有胜利?哪一次我们不是发展得比以前更好?武汉肺炎期间人们要不要吃饭?肺炎会不会结束?肺炎结束了人们还要不要购物?除了你内心的恐惧,一切都没有改变。

再问一次,武汉肺炎还在继续,你恐惧了吗?

@今日话题 $永辉超市(SH601933)$ $中国建筑(SH601668)$ $贵州茅台(SH60051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