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毒猎手维尔特⋅伊恩⋅利普金和钟南山一起抗击新冠肺炎探讨-吸收财讯

美国病毒猎手维尔特⋅伊恩⋅利普金和钟南山一起抗击新冠肺炎探讨

钟南山院士在广州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会见了一位叫维尔特⋅伊恩⋅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的美国教授,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进行探讨。“我会珍藏这枚奖章,我和中国亲爱的朋友同事们为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一同做出的努力。”

美国要参加原因是多方面的事情,也没那么简单,美国当然有他的目的,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美国霸权不容侵犯对吧,美国带领他的同盟全面制裁中国,包括荷兰要卖给中国的光刻机,合同都签了许可证先都发了,就拖到过期就不续签,这背后都是美国捣的鬼。这个中国不能忘了。美国为了征服他的对手,他无所不用取,即包括洗衣粉都可以说成是生化武器,甚至还可以在伊拉克的国际机场搞明目张胆的暗杀,中国更是她的对手,更是他要对付的敌人,所以这次新关肺炎,他所谓来援助,也是在世界面前做一点人事儿,我感觉更重要的,他也想获得第一手资料。不要把美国想的那么简单。还得靠我们自己。不要相信美国,但中国有自己的毛病,有时候我也深恶痛绝,但是还是不能相信美国。

病毒变化这样,专家都说要一百年,现在的病毒是人为干预的结果,我不愿意出现阴谋论,但是谁来解释一下人为干预的。。。1月30日凌晨六点,钟南山院士在广州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会见了一位叫维尔特⋅伊恩⋅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的美国教授,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进行探讨。

会谈中,钟南山院士从早期病例开始,到疫情发现、国内国际范围的疫情进展以及现状进行整体介绍,以及此次疫情和SARS、禽流感疫情的比较。

利普金教授充分肯定了中国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并且表达了国际上对武汉疫情的关注和期待,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国际合作。利普金说,有很多国际顶级科研团队期望参与到此次疫情防控中,和中国一起共渡难关。

据参加会谈的蓝迪国际智库平台成员、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陆家海教授介绍,双方认为疫情的研究应结合病毒学研究、流行病学研究、临床研究、数据研究等多学科进行,加强科学家之间的相互协作,以数据导向为基础,做好综合性研判,提高诊治水平,尽快取得突破性进展。

说起利普金教授,在国际流行病学领域声名显赫,被Discover杂志誉为“世界上最知名的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现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Mailman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是国际公认的利用分子方法进行病原体发现的权威专家,有着超过30年的诊断、微生物发现和疫情应对的经验。过去几十年来,一直置身于世界疫情爆发的最前线,包括纽约西尼罗病毒 (1999年)、中国SARS(2003年)、MERS (2012-2016 年)、美国寨卡(2016年)和印度脑炎 (2017年)。

利普金教授与中国有很深的缘源,是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2003年,他是首批应邀来京协助中国抗击SARS的国际知名专家,为中国迅速控制疫情做出了重要贡献。此后,他协助中方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研究机构。2013年,利普金教授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签约组建了病原发现联合实验室,在病毒发现、疾病诊断及疫苗研制等领域与中方展开多方面的合作和交流。2016年1月,利普金教授在2015年度中国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获得中国为外籍科学家颁发的最高荣誉奖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2020年1月3日,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黄屏向利普金教授转交了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这枚纪念章充分肯定了利普金教授为推进中美科技交流、促进两国友好所做出的杰出贡献。

你懂个毛线,人家说中西医结合,到你这嘴里就是中医了。你去看看sars钟南山组的治愈率,很多重症病人都抢救过来了。钟南山的观念还是很科学的,他从一开始就和香港及加拿大就展开sars研究和合作,而国内那些专家呢,不断的误导大家,说是衣原体感染,十几年过去了,那些专家干嘛呢,争抢发表文章,拿数据,还说人不传人,钟南山一去就发现严重性,公开了人传人的情况,另外提出封城的建议,并被中央接受采纳。所以,没有他两次力挽狂澜,损失会很大。至于他支持中医,毕竟他是医学世家出身,我觉得没错。

$中国医疗集团(08225)$

最初很长一段时间艾滋病只是黑人感染,莫非……中东呼吸综合征为什么是中东而不是北美,莫非……,五六十年代伦敦鼠疫,为什么不是纽约鼠疫?细思恐极!心中充满阳光,做事定不会阴暗。只有自己有那些想法的人,他才会以为别人也有那样的想法!

1月28日,被誉为“病毒猎手”的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教授维尔特·伊恩·利普金(W. Ian Lipkin)来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区,助力中国科学家和医护人员抗击疫情。

W. Ian Lipkin, the John Snow Professor of Epidemiology and director of the Center for Infection and Immunity at Columbia’s Mailm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is headed to the epidemic-stricken area in China, according to the Columbia Global Centers in Beijing on Tuesday.

位于北京的哥伦比亚全球中心28日表示,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维尔特·伊恩·利普金已前往疫区。

时隔17年,美国“病毒猎手”(virus hunter)再赴中国疫区一线,助力中国打赢这场抗疫狙击战。

2003年,利普金作为首批国际专家,协助中国抗击非典,为中国迅速控制疫情做出了贡献。

At the height of the SARS outbreak in 2003, he was invited by senior Chinese scientists and officials to assess the state of the epidemic, identify gaps in science, and develop a strategy for containing the virus and curtailing infections and deaths.

在2003年非典爆发的高峰时期,利普金受中国高级科学家和官员的邀请,来中国对非典疫情进行评估,鉴定科学上的差距,研究策略,控制病毒传播,减少感染、致死情况。

▌17年前跨越大洋的逆行:飞机上只有3个人

2012年,利普金接受美国《发现》杂志的采访,文章标题称其为“世界最有名望的病毒猎手”(the world’s most celebrated virus hunter)。

采访中,利普金谈起了当年受邀到中国抗击非典的经历。

纽约一场宴会上,他接到了中方人员的邀请,便答应了下来,说服同事托马斯·布莱士(Thomas Briese)与其同行,成为了那个春天里跨越大洋的逆行者,临走时,两人的家属都哭了:

The morning we flew out, my kid is crying. Thomas’s wife is crying.

要飞去北京的那个早上,我的孩子在哭,托马斯的妻子也在哭。

I’m traveling with a suitcase filled with booties, gloves, masks, and 10,000 test kits for SARS. Nobody was going into Beijing because people were dying there.

我带着一个装满了鞋套、口罩和1万个SARS测试套件的箱子。没人坐飞机去北京,因为那里有人正因疫情而死。

他还记得当时飞往北京的飞机上,只有3个人:

There were only three people on the final leg of the flight—Thomas, me, and Elisabeth Rosenthal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She was picking up her kid.

飞行的最后一段,飞机上只有3个人,我、托马斯和《纽约时报》记者伊丽莎白·罗森塔尔。她去接她的孩子。

当时的北京“空城”一如今日的武汉。中方安排了250名工作人员,听从这位科学家的安排和调遣:

Tiananmen Square was empty. The Forbidden City was empty. The next morning we went to the Great Hall, and I’m told I am there to design their SARS program. There were 250 people waiting to hear what I wanted them to do.

天安门广场是空的,故宫也是空的。第二天我们去人民大会堂,他们说我们将在那里参与非典项目的研究。当时有250个人可以听从我的指挥。

当时一些医院的条件不够好,但从他和一位官员的对话中,能够看出中国当时抗疫的速度和决心:

I said, you must do two things for me. There can be no spitting on the sidewalks because this spreads all these germs. And doctors and nurses coming to see you must wash their hands.

我说,你必须做两件事。第一件事,禁止在路边吐痰,因为吐痰会传播各种细菌。第二件事,来见你的医生和护士必须洗手。

By the time I left his room half an hour later, there was a prohibition against spitting on sidewalks and there was soap and water and paper towels in hospitals.

在我离开他房间的半小时后,路边就禁止吐痰了,医院里也准备好了肥皂、水和纸巾。

后来,中国经受住了SARS的考验。这是全中国人民的胜利,而这其中,当然少不了利普金这些国际专家的付出。

▌17年后:中国的反应要比非典时迅速太多

经历过抗击非典的利普金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与非典时期相比,中国的反应迅速多了(things are being handled far more rapidly than SARS)。

利普金接受彭博社采访视频截图

他提到,信息透明是最重要的,这次,中国做得很好:

Transparency is critical, and this time around, we are seeing more data sharing, sample sharing.

信息透明是很关键的,这次,我们看到更多的信息和病例的公开。

而技术的提升也给中国这次抗击疫情提供了更好的条件:

With social media and rapid sequencing, we can learn so much so quickly. In 2003, the genome of SARS coronavirus took a team of people working around the clock for over a week.

因为有了社交媒体和更快的测序技术,我们获取信息更快了。2003年,一组人昼夜不停地工作了一个多星期后才破解了非典病毒的基因序列。

With modern sequencing methods, we can generate these sorts of data in a matter of hours. So it’s social media and it’s also improvements in technology that allows us to get a handle on this so quickly.

有了现代测序技术,我们破解相关数据的时间只要数个小时。因此社交媒体和技术进步让我们更快地掌控病毒情况。

在哥大网站28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利普金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播广度应该不会超过当年的非典,当年非典传播至33个国家和地区。

但同时他也警告,我们必须做好病毒可能会呈更大规模爆发(larger outbreak)的准备。

在其他媒体采访中,他也表示,停止野生动物交易对疫情的控制是极其重要的。

“If we were to shut the wildlife markets, a lot of these outbreaks would be a thing of the past,” says Ian Lipkin.

▌医学无国界,医者共仁心
利普金教授是国际公认的病原体发现的权威专家,有着超过30年的诊断、微生物发现和疫情应对的经验。在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等传染病中,他都奋战在前线。
多年来,利普金教授也用自己的专长帮助中国人民战胜疾病。

当非典爆发得以控制,利普金教授又帮助建设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机构,确保中国拥有检测和迅速应对新出现的传染性威胁所需的资源。
2013年5月9日,利普金教授再次赴京,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签约组建了病原发现联合实验室,以推动和提升中国新发和突发传染病的应对能力,在病毒发现、疾病诊断及疫苗研制等领域与中方展开多方面的合作和交流。

After the SARS outbreak was contained, Lipkin helped develop the institutional infrastructure to ensure China would have the resources to detect and more rapidly respond to emerging infectious threats, in part through building the Institute Pasteur in Shanghai, new national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in Beijing, and the Guangzhou Institute of Biomedicine and Health.

2020年1月3日,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黄屏大使向利普金教授转交了由中国政府颁发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这枚纪念章充分肯定了利普金教授为推进中美科技交流作出的贡献。

利普金说:

“I will cherish it as a reminder of my dear friends and colleagues in China and all we have accomplished together for the health of the Chinese people and all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我会珍藏这枚奖章,它提醒着我,我和中国亲爱的朋友同事们为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健康一同做出的努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