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一夜脱销背后双黄连脱销怎么样-吸收财讯

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一夜脱销背后双黄连脱销怎么样

“中科院专家建议用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一文中提到:1月29日晚上至30日凌晨,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已开展了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结果表明,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功能。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1月31日晚,据新华社报道,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消息传出后,各大电商平台的双黄连口服液迅速售罄。

南都记者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检索发现,目前国内共有13个双黄连口服液生产批号,由12家企业生产,涉及6家上市公司。而部分厂商在双黄连遭遇疯抢前,就处于加班加点备货状态。

一夜脱销的双黄连背后:部分药企春节加班备货,有的日产上百万支

其中,太龙药业(600322.SH)拥有两个生产批号,其曾表示双黄连口服液系列产品为公司传统优势品种。该公司近期还因抗流感概念,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2018年,福森药业则凭借双黄连口服液上市,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双黄连类感冒药制造商”。彼时,这家发家于河南的公司因此曾获当地政府奖励1000万元。

2月1日,人民日报官博发声称,抑制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并特别提醒“请勿抢购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

双黄连口服液共有13个批号,与12家企业有关

南都记者查询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发现,目前国内共有13个双黄连口服液的生产批号,与12家企业有关,其中涉及6家上市公司。除了太龙药业、哈药股份(600664.SH)、福森药业、珍宝岛(603567.SH)4家上市公司外,河南天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由天士力(600535.SH)持股45%,哈药集团旗下主营医药批发和医药零售的人民同泰(600829.SH)或也受益。

一夜脱销的双黄连背后:部分药企春节加班备货,有的日产上百万支

其中,太龙药业拥有两个生产批号。太龙药业在其2019年半年报表示,双黄连口服液系列产品为公司传统优势品种,包含普通型、浓缩型、儿童型等多种品规,且浓缩型和儿童型双黄连口服液、双金连合剂为公司独家产品,市场占有率在同类产品领先。

从业绩看,太龙药业预计2019年业绩扭亏为盈。1月21日,太龙药业发布2019年业绩预盈公告,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200到5000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公司业绩预计盈利2530到3330万元,2018年公司同期亏损1.15亿元。

近期太龙药业还因抗流感概念,股价在1月17日、20日、21日连续三个交易日涨停。1月21日太龙药业公告,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外部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哈药股份也曾于2018年8月公示,在2019年国家医保目录中,已将双黄连口服液从医保乙类升甲类。

不过,哈药股份预计2019年的业绩并不理想。业绩预告显示,哈药股份预计2019年1-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为3614至7614万元,同比上年下降78%至90%。

福森药业凭双黄连口服液上市,曾获当地奖励千万

在上述公司中,不得不提的是,被称为“中国最大双黄连类感冒药制造商”的福森药业。资料显示,福森药业成立于2003年11月,发家于河南省淅川县,是在原河南淅川制药集团有限公司的基础上,经资产重组后而建立的。

2018年,福森药业筹划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福森药业的营收主要来自双黄连口服液和双黄连注射液。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前三季度,其双黄连类药物的销售额分别占同期收入的79.6%、81.6%、75.8%。

目前,双黄连类产品仍是福森药业的主营产品。

2018年年报显示,福森药业生产的双黄连口服液及注射液占其营收73.8%,2019年半年报该数据为69.7%,其中双黄连口服液占公司营收一半以上。

2018年7月11日,福森药业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2018年河南省成功上市第一股。上市当天,福森药业以2.08港元开盘,一路走高,以每股2.54港元收盘,涨幅为22.12%。

3天后,河南淅川县召开“河南福森药业公司香港主板上市表彰会”,奖励福森药业1000万元。

据媒体报道,当时福森药业的大楼外墙还悬挂着淅川县政府送来的“共贺河南福森药业香港主板成功上市”横幅。

一夜脱销的双黄连背后:部分药企春节加班备货,有的日产上百万支

福森药业的上市,与董事长曹长城的运作密不可分。

资料显示,上世纪80年代初,曹长城原本在淅川县毛堂乡政府工作,后来曹长城辞职去挖金矿,直到2000年空降到河南淅川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任董事长。福森集团内部人士曾向媒体介绍,曹长城到来前,河南淅川制药集团有限公司濒临破产,工厂处于半停工状态。曹长城上任后,业绩才逐渐扭亏为盈。此外,福森药业一系列的资产重组也是由曹长城主导。

福森药业招股说明书显示,曹长城的儿子曹笃笃也在2013年加入公司,现担任福森药业执行董事和法人代表。目前,曹长城和曹笃笃分别为福森药业第一和第二大股东,分别持有股份60.90%和15.86%。

从业绩看,福森药业2019年上半年表现不佳。

2019年中期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收益及毛利分别约为1.96亿元及1.07亿元,分别较2018年同期减少约27.8%及28.2%。福森药业表示,受益减少系销量减少所致。

多家药企已捐赠双黄连,哈药加班日产130万支

在上海药物所公布研究成果前,据《哈尔滨日报》报道,1月23日,双黄连口服液就被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正式纳入新型冠状病毒防治方案。而在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官网发布的“中医药防治方案”中,双黄连口服液也出现在“参考中成药”名录里。

一夜脱销的双黄连背后:部分药企春节加班备货,有的日产上百万支

因此,部分厂商早已开始加班加点备货双黄连口服液。

据《哈尔滨日报》1月30日报道,1月26日,哈药集团旗下的中药二厂、哈药生物和三精制药就相继开工,加班加点生产双黄连口服液、清热解毒口服液、注射用胸腺法新等药品。据介绍,恢复生产当天,三精制药生产了130万支双黄连口服液供应市场。

一夜脱销的双黄连背后:部分药企春节加班备货,有的日产上百万支

更早前的1月23日,太龙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微信公号发文表示,疫情牵动人心,太龙药业员工春节前夕坚守岗位,加班加点组织生产、协调储备调运,全力保障公司药品在全国各地的供应。

一夜脱销的双黄连背后:部分药企春节加班备货,有的日产上百万支

福森药业也曾对外表示,为做好疫情防控,春节假期紧急调配员工,调动内部一切资源,积极组织生产,所有生产线满负荷工作,加班加点保障产品质量和生产供应,尽可能满足市场需求。

据哈药集团官网消息,1月23日,哈药集团与九州通医药集团通过黑龙江省十字会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捐赠价值1000万元药品,其中包括三精牌双黄连口服液。

1月28日,福森药业同样通过九州通医药集团,向湖北红十字会捐赠福森双黄连口服液、清热解毒口服液等物资,价值100万元。

1月30日,太龙药业首批紧急调拨的价值120万元双黄连口服液已抵达武汉。31日,太龙药业表示,向河南省慈善总会捐赠双黄连口服液等一批价值400余万元的药品。

2月1日,人民日报在官方微博上表示,抑制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并特别提醒“请勿抢购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

目前,在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中,也并未对双黄连口服液进行推荐。

时代周报记者:陈婷

1月31日晚间,一则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治疗药物的消息引爆全民关注,火速攀上新浪微博热搜。

据媒体报道,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

报道称,双黄连口服液由金银花、黄芩、连翘三味中药组成。中医认为,这三味中药具有清热解毒、表里双清的作用。现代医学研究认为,双黄连口服液具有广谱抗病毒、抑菌、提高机体免疫功能的作用,是目前有效的广谱抗病毒药物之一。

2月1日上午8时,时代周报记者致电上海药物所,截至发稿,电话一直处于忙线中。

当日凌晨1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曾联系到了上海药物所。

据“国是直通车”微博内容显示,针对“喝了双黄连就对治病有效吗”一问题,上海药物所回应,“我们现在也不好说这个问题。”

同时,就民众抢购双黄连一事,上海药物所并没有予以置评。

针对“早期服用是否能控制病毒”的问题,上海药物所称,目前对此还没有详细的研究,“因为我们只是在武汉病毒所做了一个初步的验证。”

2月1日,据中药学出身,有着多年医药代理经验的业内人士林晨(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双黄连口服液价格较贵,很多医院都没有该产品,“双黄连口服液和牛黄解毒片、银翘片等药效类似,但前者价格明显高于其他。”

那么,初步的验证能否有效证明抑制病毒的作用?上海药物所与双黄连口服液的渊源又都有哪些?

引发抢购热潮

2月1日凌晨,针对“双黄连口服液是否可以抑制病毒”一问题,上海药物所回复“国是直通车”时说道:“对对对,但也不能太拔高,因为这个科学的事情我们不想说得太过。”

综合上海药物所的回复,双黄连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作用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但即便如此,双黄连口服液可以抑制病毒的消息一出,依然引起抢购风潮。

民众在1月31日晚间突然得到了“药方”,直接导致各销售渠道的双黄连口服液大部分商品皆显示无货或下架。

2月1日凌晨,天猫阿里大药房旗下的三精、福森、喜人双黄连口服液已经销售一空。

凌晨1点,京东健康自营药房还可购买三精双黄连口服液,但每人限购一盒,每天限量1000盒。除此之外,其余双黄连口服液在京东平台上已经售罄。

苏宁易购上,双黄连口服液也显示无货。

就连兽用金银花双黄连可溶性粉的销量都受到影响。2月1日凌晨两点,鸿兴兽药企业店在售的受用双黄连可溶性粉月销已达438份,早上九点,月销已成538份。

网友在31日晚上23点已发现兽药双黄连销售上涨

线下药房中,民众戴着口罩排队购买双黄连口服液,多处药房挂出双黄连口服液售罄的标识等相关照片均在网络热传。

就民众都去抢购双黄连一事是否有必要,上海药物所相关工作人员并未正面回应。

刚开始做临床试验

那么,目前相关研究进行到哪个阶段了呢?

据媒体报道称,1月30日,由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所及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出的“中科院专家建议用中成药双黄连口服液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一文中提到:1月29日晚上至30日凌晨,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已开展了双黄连口服液在细胞水平的抗病毒活性测试,结果表明,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功能。

1月29日,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通过专家伦理委员会审核,启动临床试用工作。1月30日,将扩大治疗病人数量。

短短三天时间内,1月31日晚间,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即被广泛传播。

上海药物所在回应中亦表示,目前对此还没有详细的研究,“因为我们只是在武汉病毒所做了一个初步的验证。”并表示,后续会在上海市临床中心做一些实验。

2月1日凌晨三点,“丁香医生”发表微信公众号文章表示如要证明一种药物真实有效需要走四步:第一步动物实验,第二步一期临床试验,第三步二期临床试验,第四步三期临床试验,而双黄连“目前处于‘开始做临床试验’。”

据《药品注册管理办法》,临床实验分为Ⅰ期、Ⅱ期、Ⅲ期、IV期,仅一期临床试验,便需要20到30例的试验案例,IV期临床试验病例数按规定要求至少需要2000例。

2月1日,医学科普工作者、微博认证大V“疫苗与科学”陶黎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细胞水平上抗病毒,并不等于人体水平上抗病毒。我相信,细胞水平上,醋很可能也抗病毒。但醋并不能预防新冠病毒,所以细胞水平上抗病毒距离人体水平抗病毒还很远,决不能划等号。”

据第一财经报道,一位三甲医院传染科医生也表示:“尚还没有有力证据证明其疗效,如果是才开展临床研究,就不能表示为‘可抑制’,病毒本身在体外就很脆弱,假如当真对病毒有效,那么对感染病毒的人效用如何?没有人体试验,即下结论为‘可抑制’太过草率。”

他同时指出,任何药都是有毒性的,在体外可以很容易把病毒杀死了,体外实验不代表人体试验有效。

1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官方微博回应过“有专门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吗?”一问题,并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专门用于预防和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

2月1日,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副教授张洪涛亦公开表示,在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向各地卫健委下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中,所提到的抗病毒治疗,只有:“可试用α-干扰素雾化吸入(成人每次500万U,加入灭菌注射用水2ml,每日2次);洛匹那韦/利托那韦(200mg/50mg,每粒)每次2粒,每日二次。”

截至发稿,人民日报在微博上已公开表态,抑制并不等于预防和治疗,并特别提醒,请勿抢购自行服用双黄连口服液。

丁香医生团队随即也发布了辟谣说明。

双黄连“抗疫”历史

这并不是上海药物所第一次与双黄连口服液产生联系。

据报道,2003年“非典”期间,也正是上海药物所左建平团队率先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具有抗SARS冠状病毒作用,十余年来又陆续证实双黄连口服液对流感病毒(H7N9、H1N1、H5N1)、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具有明显的抗病毒效应。

与此同时,据媒体报道,非典期间,上海药物所国家新药筛选中心提供的临床试验报告表明,纯天然中药制剂“洁尔阴”洗液能抑制SARS病毒,对被感染的细胞具有良好的保护效果。

这也并不是上海药物所第一次居于舆论关注的中心。

2019年11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甘露特钠,代号:GV-971)的上市申请,认为该药可用于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症,改善患者的认知功能。该药品由上海药物所、中国海洋大学和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联合开发。

在GV971上市前,全球已有17年无阿尔兹海默病新药上市。

不过,随后业内的争议紧接而来,有业内质疑声认为,该药品作用机制并不明确。

  12家企业可生产双黄连口服液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双黄连作为家喻户晓的中成药,共有河南太龙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哈药集团三精制药有限公司、黑龙江喜人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等12家相关企业可生产双黄连口服液。

12家相关企业可生产双黄连口服液

事实上,早在上海药物所的消息发出之前,已有个别公司提前恢复生产双黄连口服液。

据媒体2月1日报道,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发生以来,哈药集团高度重视、提前恢复生产,三精双黄连口服液日产量达到250万支,并称,春节前公司也已加班存了近2000万支的库存。

与此同时,哈药集团春节期间恢复生产当天,三精制药就生产了130万支双黄连口服液。

1月23日,哈药股份微信公众号消息,哈药集团有限公司与位于武汉的战略合作伙伴九州通医药集团联手,通过黑龙江省十字会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捐赠价值1000万元的药品,其中包括三精牌双黄连口服液、世一堂牌复方金银花颗粒、“护彤”牌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等,均为具有广谱抗病毒治疗或预防作用的产品。

值得注意的是,1月22日,哈药股份(600664。 SH)发布《2019年年度业绩预减公告》称,整个2019年度,公司业绩预计减少27,000万元到31,000万元,同比减少78%到90%。

同日,哈药股份股价跌6.38%。

但在此前两天,1月20日、21日,受疫情影响,因哈药股份所属医药概念股,股价分别上涨4.55%、8.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