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水做空瑞幸咖啡订单数据虚增商品实际售价虚高浑水公司怎么盈利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深圳商报/读创讯】(记者 詹钰叶)鼠年刚开始,著名做空机构浑水就瞄准了“小蓝杯”瑞幸咖啡。浑水称收到一份89页的做空报告,指出瑞幸咖啡存在捏造公司财务和运营数据的行为。当日瑞幸咖啡盘中最多时重挫26.51%;截至上周五收市,瑞幸咖啡报32.49美元,跌10.74%。瑞幸咖啡表示,将在本周一发布公告。

北京时间2月1日凌晨(即美东时间上周五),浑水在推特宣称,收到了一份匿名的做空报告。这份长达89页的报告指出,在纳斯达克上市近1年的瑞幸咖啡(LK.US)存在捏造公司财务和运营数据的行为,包括订单数据虚增、商品实际售价虚高、广告支出虚高等。而就在不久前,瑞幸咖啡公布的2019年三季度财报称实现了“门店水平的盈利”:线下咖啡店盈利1.86亿元,利润率为12.5%。

该报告还表示,瑞幸咖啡将每件商品的净售价抬高了,以人为介入的方式维持商业模式,而实际上,不包括免费产品,瑞幸咖啡产品销售价格为上市价格的46%,而不是其管理层给出的55%。

针对此次做空事件,瑞幸咖啡表示,以本周一SEC公告为准。而另一空头香橼Citron Research则“站队”瑞幸,称自己也收到了这份匿名报告,但报告并不准确,“通过App下载、其他数据以及和竞争对手的交谈可以确认财务状况”,并期待瑞幸管理层回应。

自瑞幸咖啡(NASDAQ:LK)去年5月上市以来,因快速增长的门店、光鲜的运营数据、高额的补贴等多方面问题,一直受到过很多质疑。但这些质疑并没有影响其股价的表现。尤其自去年11月以来,瑞幸咖啡的股价出现了一波强劲的上涨,从阶段低点18.3美元最高涨至51.38美元,翻了近3倍。

根据最新的2019年三季报,瑞幸咖啡在去年第三季度营收达到15.42亿元,高于市场预期;净利润亏损5.32亿元,亏损环比收窄两成。

但是,作为消费品行业的一员,在疫情扩散的这段时间里瑞幸咖啡股价掉头向下,在外界以为利空仅是来自疫情的时候,在1月31日这一天瑞幸咖啡收盘下跌了10.74%,盘中跌幅一度达27%,如此大幅度的下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每日财报》了解到,股价大跌的主要原因在于调查机构浑水在交易时段称,其收到了一份匿名的做空报告,长达89页的报告指出瑞幸咖啡在公司财务和运营数据上有造假行为。

此后浑水还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其认为指控真实成立,并已做空瑞幸咖啡,这才成了瑞幸咖啡下跌的主要导火索。

被多重证据质疑

《每日财报》关注到,报告作者派了92个全职和1400个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小票,进行了10000个小时的门店录像,并且其收集了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关联人与企业的工商信息。报告对瑞幸的质疑集中在订单数据虚增、商品实际售价虚高、广告支出虚高等经营数据上。对此,《每日财报》整理了报告提出的5大疑点:

①门店视频录像显示,公司在三季度每日单店出售的商品数量虚增了69%,四季度虚增了88%。

②瑞幸的每单消费商品数量从2019年第二季度的1.38件下降到2019年第四季度的1.14件。

③其收集了25843份客户收据,发现瑞幸财报将每件商品的净售价提高了1.23元或12.3%。这么做的目的是希望维持目前的商业模式。但实际情况是门店层面的损失高达24.7%-28%。剔除免费产品,实际商品的销售价格为上市价格的46%,而不是管理层声称的55%。

④第三方的报告显示,瑞幸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尤其是在上的支出。

⑤其获得的25843多份客户收据和其中的增值税数字,瑞幸咖啡三季度从其他商品获得的收入仅仅为6%,而瑞幸咖啡把这个数据夸大了4倍。

此外,报告还质疑了公司管理层大幅质押公司股票、独立董事过往不诚信表现等。对此,报告给出了6项警告:

①瑞幸咖啡的管理层已经通过股票质押了49%的股票持有量(或已发行股票总数24%),这让其他投资者面临着极大的的股票下跌风险。

②公司董事长陆正耀和关系密切的私募基金一起,从香港上市公司获利16亿美元,但少数股东却因此损失惨重。

③神州租车CEO陆正耀通过收购宝沃汽车转移了1.37亿元人民币给其关联方王百因。宝沃、神州以及Baiyin Wang将在未来12个月内向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支付59.5亿元人民币。

④瑞幸咖啡近期通过增发和发行可转换债券筹集了8.65亿美元,以发展其“无人零售”战略,这为管理层从公司获取大量现金提供了可能性。

⑤瑞幸的独立董事Sean Shao过往曾经在数家中概股担任董事,但这些公司都让投资者遭受了重大损失。

⑥瑞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杨飞在担任北京口碑互动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期间,曾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此后,口碑互动与北京氢动益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关联方。氢动益维现在是神州租车的分支机构,并且正在与瑞幸进行关联方交易。

不仅如此,报告还提出瑞幸的商业模式难以持续,因为咖啡产品在中国市场很小,仅有适度增长。瑞幸咖啡曾主张到,有相关数据显示,北美及欧洲国家每年人均咖啡消费约为400杯,日本为360杯,中国则为5杯,市场前景广阔。但是该份沽空报告则对此表示质疑称,瑞幸针对核心功能咖啡需求的主张是错误的,中国人均86毫克/天的咖啡因摄入量已经与其他亚洲国家相当,95%的摄入量来自茶叶。所以在中国,核心功能咖啡产品的市场规模较小,且仅在适度增长。

对于上述报告的指控,也有机构提出了相反的声音,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随后在社交媒体表示,其也收到了报告,但“与竞争对手电话确认了财务状况。”香橼认为“报告将缺乏准确性”。而瑞幸咖啡方面对外表示,其将在2月3日发布SEC公告,以公告为准。

众所周知,浑水公司以做空中国公司闻名,且少有失手,比如东方纸业、绿诺科技等四家在北美上市的中国民企就因此股价大跌,被交易所停牌和摘牌。

2017年,辉山乳业遭浑水公司狙击,股价闪崩,盘中一度暴跌90%,一小时内市值蒸发320亿港元,创当时港股史上最大跌幅。辉山乳业股价闪崩,也牵出辉山乳业集团背后的债务危机,直接引发了之后的重组和退市。

2018年,浑水公司又做空中国教育培训公司好未来(NYSE:TAL),称其财务造假,当天好未来股价下跌9.95%。

2019年,浑水公司又对中国本土运动第一品牌安踏体育(02020.HK)出手,连发三份沽空报告。回顾三次交锋,除了第一份沽空报告影响安踏体育7月8日盘间股价跌逾8%,后续两份报告影响稍弱。

这一次,浑水将矛头瞄准了中国互联网咖啡品牌瑞幸咖啡,最终又是以什么什么结局收场,《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