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联帮玄月会角头阿男逼明仁会大哥吞枪怕报复求警保护录影道歉-吸收财讯

竹联帮玄月会角头阿男逼明仁会大哥吞枪怕报复求警保护录影道歉

全案将依违反组织犯罪条例、枪炮弹药刀械管制条例,刑法恐吓、妨害自由等罪嫌,将陈嫌等4人移送新北地方检察署侦办,警方也强调,暴力零容忍,将持续针对特定人物、处所加强扫荡,防制暴力事件再次发生。

竹联帮玄月会绰号「阿男」的陈姓角头,自称新庄「土地公」,犯下多起暴力斗殴事件,日前还掳走另名竹联帮仁堂明仁会的陈姓分会长,将枪塞在他口中,强逼录影道歉,经警方长期搜证,昨(2)日一举捣破陈嫌的帮派据点,起获枪枝、刀械、变造车牌等犯案证物,并将陈嫌等4人依违反组织犯罪条例、恐吓、妨害自由等罪嫌移送侦办。

 

警方掌握陈嫌及帮众的藏匿地点后,昨展开攻坚行动。(翻摄照片/吴亮贤新北传真)

据了解,陈嫌平时率小弟横行新庄、泰山、林口、树林一带,专门从事暴力讨债、斗殴、恐吓取财等不法事件,犯行罄竹难书,上月中旬,因与另名绰号「阿豪」的陈姓竹联分会长产生财务纠纷,双方在脸书互呛后,陈嫌愤而在树林掳走阿豪,还强逼他拍影片上传脸书道歉。

影片中,阿豪不但被打得满脸是血,陈嫌还一度用手枪插入他的口中,大吼「你要死在这」,明仁会眼看大哥被羞辱,也火速集结帮众,找到陈嫌的2名小弟,以同样手法殴打、凌虐,并扬言会找到陈嫌「加倍奉还」。

警方逮捕陈嫌等4人。(翻摄照片/吴亮贤新北传真)

不料,陈嫌因担心自己被报复,竟跑到警察局寻求保护,不但令警方啼笑皆非,全案曝光后,也引起社会譁然,经警方长期调查,陈嫌除前科累累,又另涉砸毁林口区中古车行暴力事件,立即提报治平检肃对象,并由新北地检署指挥,新北市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队、林口分局、新庄分局、树林分局共组专案小组侦办。

竹联帮明仁会长「阿豪」遭掳走欧打、软禁,甚至被强逼拍下道歉影片。(摘自网路)

警方指出,陈嫌嚣张的不法行径,早成为警方锁定目标,经掌握于三重的藏匿处所后,昨(2)日展开攻坚破门,逮捕陈嫌等4人,并起获枪枝、刀械、手铐、变造车牌等犯案证物,众黑帮份子眼看难逃法网,嚣张气焰也荡然无存。

警方表示,全案将依违反组织犯罪条例、枪炮弹药刀械管制条例,刑法恐吓、妨害自由等罪嫌,将陈嫌等4人移送新北地方检察署侦办,警方也强调,暴力零容忍,将持续针对特定人物、处所加强扫荡,防制暴力事件再次发生。

#警方
#暴力
#事件
#侦办
#条例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1

台湾是个神奇的地方。

1953年夏天,台湾大学四海篮球场。出身国民党军队眷村的台湾大学生冯祖语,跟着自己的另外43个“兄弟”一起,宣告在台湾成立了一个新帮派:四海帮。

日后,这个由台湾大学、淡江大学等众多台湾名牌大学学生,和国民党高干、富商子弟发起成立的黑帮组织,将成为台湾的本土三大黑帮之一。

在四海帮的成立大会上,这帮还在打着篮球的大学生们喊着“有难同当、有福共享、打平台北”的口号,并定下了“一条心,二不白(不白吃、不白嫖),三结义,四海为家”的帮规,在他们看来,台湾那些没什么知识文化、又没有政府军方背景的本土黑帮跟他们比起来,实在是太low了。

作为台湾第一个由1945年后来台的外省人子弟建立的黑帮,四海帮的成立,是台湾当代黑帮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日后,台湾人将这种由外省人子弟建立的黑帮统一称为外省挂,并将由台湾本地人成立的黑帮称为本土挂。

1945年后,随着台湾的光复,大量国民党党政军人员先后进驻台湾,1949年后,300多万国军和各路大陆人士涌入台湾,在台湾本土人看来,这些外省人在一夜之间突然成了台湾的统治者,以致本省人群在各个领域都受到全方位挤压。

▲台湾眷村,无意中成为外省挂黑帮的萌生地

在各种矛盾的郁积下,1947年2月28日,台湾本省人与从大陆赴台的国民党军队发生严重冲突,酿成了大规模的武装暴动,史称“二·二八事件”,尽管随后遭到国民党军队镇压,但在台湾本省人看来,国民党和1945年后来台的300多万“大陆仔”无疑是他们的心头之恨,于是在街头角落,欺负痛殴“大陆仔”的小孩便成了台湾本省人最为热衷的“爱好”。

因为是大陆人的小孩,在台湾无缘无故便受到欺负,冯祖语等人自然不干。

在冯祖语等人看来,他们作为国民党和富家子弟,本身又是大学生,无论是在军队、政治还是经济、文化等各个层面,都全方位地碾压台湾本地人,然而他们之所以经常受到欺负,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组织。

所以,他们要成立帮派,来对抗台湾本地人。

2

而台湾本土的黑帮,很多都有日本人的影子。

1945年后,日本虽然战败,但那些在日据时期投靠日本人成长起来的本土黑帮并没有消失,例如“芳明馆帮”、“牛埔帮”、“大桥帮”等台湾本土势力仍然盘踞存在;而1949年随着国民党撤退到台湾的青帮、洪门等组织由于赴台人数不多,因此在台湾岛上并未形成规模势力。

1951年,随着青帮教父杜月笙在香港的病逝,在民国大陆时期一度如日中天的青帮逐渐走向没落,而老大哥的衰落背后,崛起的正是台湾本土黑帮。

1950年代初期的台湾有1000来万人口,其中300多万为1945年后赴台的外省籍人士,700多万为台湾本省人,在1947年后省籍对立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中,日后,台湾另外一位黑帮教父陈启礼就经常回忆起他小时候的情景。

1943年出生在四川广安的陈启礼,1949年6岁时就跟着父母一起撤退来台,由于经常受到台湾本省人的欺负,作为国民党军官的孩子,陈启礼跟其他在国民党眷村长大的孩子一样,从小就学会了用拳头来对抗欺辱,他后来回忆说:

“(那时候)我读小学一年级,全班连我一共三个外省的,那另外两个就常常被打,不敢反抗。我的个性不喜欢人家这样对我,所以下完课,班上有些人来打我,我就大打出手。那个下课铃声对我来说,根本就是拳击台上、擂台上的那个铃声,每一堂下课,就是一场拳击赛。”

▲台湾黑帮教父陈启礼

在对抗台湾本土人的欺辱较量中,1962年,还在台湾淡江大学工程学专业就读的大学生陈启礼,也加入了由国民党眷村子弟组成的帮会组织——中和帮。

从1950年代开始,台湾经济每年都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而陈启礼加入中和帮的1962年,正处于台湾进入经济大发展时代的前夜,当时,以1953年冯祖语在台湾大学创立四海帮为标志,台湾的黑帮组织正在逐步走向组织化和大型化。

依仗着背后的国民党势力,四海帮在1953年成立后开始不断壮大,并从一个起初只是试图对抗台湾本省人欺辱的青少年组织,逐步演变成一个拥有近万徒众的帮会,到1962年,四海帮已经成了台湾外省挂中的头牌黑帮。

然而树大招风,面对四海帮的逐步崛起,入台的国民党政府开始严加防范,1962年,四海帮的创始人和首任帮主冯祖语因为帮会事务被捕入狱,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四海帮随后陷入了内乱和分裂,在此情况下,陈启礼所在的帮派开始起而代之。

3

从台湾本省人与外省人矛盾演化而来的黑帮组织,在1960年代开始逐步壮大。

1962年,以大学生身份加入中和帮的陈启礼,率领着一帮学生军成员开始在中和帮内异军突出,此时,中和帮的帮主孙德培由于杀人入狱,因此中和帮内也是群龙无首,在此情况下,中和帮召开大会,改组成了“竹林联盟”(简称竹联帮),年纪轻轻的陈启礼随后迅速晋升总管帮中事务的“老幺”一职,也就是从这时候起,陈启礼开始逐步将竹联帮带成了日后震慑全台的台湾最大黑帮,而陈启礼也由此被视为竹联帮的精神领袖。

尽管四海帮成立在前,但随着1962年四海帮创始人冯祖语的被捕入狱,四海帮开始陷入四分五裂,在此情况下,陈启礼开始带领竹联帮的帮众在台湾四处出击,夺取了大量原本属于四海帮的地盘,到1968年,已经跃居成为台湾本土最大黑帮的竹联帮进行改组,陈启礼被选为总堂主,而与陈启礼同样为淡江大学毕业、日后创立中华统一促进党的张安乐,则被选为竹联帮总护法。

值得一提的是,张安乐本科是台湾淡江大学历史系毕业,后来还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取得了运筹学硕士学位。

与同样是由大学生创立的四海帮一样,竹联帮的高管们从一开始就拥有显赫的学历和知识背景,而创始人们眷村出身的政治和军事背景,则让他们多多少少赢得了国民党官方的庇护。在国民党当局看来,台湾本省挂的黑帮普遍具有日本人背景,并且对于从大陆来台的国民党政权和大陆人士始终带着敌意,因此,国民党方面也始终有意扶持台湾外省挂的黑帮,来对抗制衡台湾本省挂的黑帮。

面对竹联帮的强势崛起,不甘陨落的四海帮也开始谋划“中兴大业”。

在四海帮高管们看来,外省挂黑帮自从在台湾崛起后,就一直将本省挂黑帮打得哇哇叫,但如今他们之所以打不过同样作为外省挂的竹联帮,原因还是在政治上吃了亏。

1971年,痛定思痛的原四海帮成员刘伟民、陈永和找到蔡冠伦,希望他襄助复兴四海帮。蔡冠伦在1964年13岁时就加入过四海帮,后来由于服役一度退出,在军队期间,蔡冠伦作为战斗机飞行员屡立战功,最后以空军少校的身份退役。

▲国民党空军少校出身的蔡冠伦,是重整四海帮的三巨头之一

当时,蔡冠伦也正在为退役后的出路苦恼,因此,当四海帮的帮众找上门时,蔡冠伦一拍即合,随后,四海帮开始由刘伟民出任新帮主,而刘伟民、陈永和、蔡冠伦则成为了1970年代复兴四海帮的“三巨头”。

随后,四海帮三巨头又拉来了同样为国民党高官之子、以中校身份退役的蔺磊恰,在众多拥有军方背景的高管们助阵下,四海帮开始复兴,并再度与竹联帮展开了激烈争夺,成为了台湾境内的外省挂黑帮双子星之一。

4

但人容易忘本,倚靠政治起家的竹联帮,此时也开始得意忘形起来。

1970年,竹联帮帮会成员陈仁盗取帮会公款叛逃,为了逃避追杀,陈仁无奈下申请了台湾警方保护,对此恼羞成怒的竹联帮帮主陈启礼随后派出杀手,将陈仁在法庭外公然枪杀,这一公然挑战国民党政权权威的事件也在台岛引发了轩然大波。

在国民党看来,他们本想扶持外省挂黑帮作为己用,没想到竹联帮跟四海帮一样,也有养虎为患之嫌,在此情况下,国民党政权迅速出击,并于1972年将陈启礼逮捕入狱,并判刑四年。

在狱中,陈启礼意外认识了一位狱友,这就是著名作家李敖。

李敖和自己的牢狱下场,让身处牢狱、一度膨胀得意忘形的陈启礼开始冷静下来,在度过四年牢狱之灾,1976年出狱后,陈启礼开始再次迅速向国民党政权靠拢,为了扶持政治棋子,台湾情报部门对于积极“投诚”、本身又是外省人和眷村子弟出身的陈启礼自然高看一眼。

在台湾政权的有意扶持下,1976年后,竹联帮开始了自己的迅猛扩张道路:在台湾境内,竹联帮扩充到了28个堂口,帮众达到数万人之多;竹联帮还将自己的“事业经营”从传统的收取保护费等低级阶段,逐步发展成拥有自己的电影公司、金融公司的高级阶段,与同样拥有国民党军方背景的香港黑帮14K、新义安一样,竹联帮在台湾本土也开始插手操纵电影行业和股市、期货等金融行业,当时,台湾著名的武打影星王羽、帅岳峰等人都是竹联帮的帮会成员。

在实现本土化的“转型升级”后,到了1980年代,竹联帮开始进军“国际”,并将触手伸到了港澳、新加坡、泰国、日本,乃至非洲、美国等地,帮会成员也从单纯的华人扩展成拥有黑人、白人等国际化结构,在台湾情报机构的扶持下,竹联帮甚至还以香港为基地、试图渗透进入大陆地区。

5

然而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竹联帮因政治而兴,也将因政治而栽大跟斗。

1979年,美国与中国正式建交,并断绝了与台湾的外交关系,同年,台湾爆发了民间人士反对国民党政权的“美丽岛事件”,日后,这也演化成了台独势力崛起的标志性事件,而当时作为律师的陈水扁等台独新生代人物,也在为美丽岛事件当事人的辩护中逐渐崛起。

面对国际形势和台湾岛内的重大变化,此时主政的蒋经国开始逐步放开管制,也就是在这时候,曾经在台湾做过记者,后来移民美国的作家江南(本名刘宜良)写了本书《蒋经国传》,并在书中公开了蒋家内部和国民党的派系斗争,在试图收买不成后,1984年,台湾方面由情报局局长汪希苓直接出马,并指派竹联帮帮主陈启礼亲自带队前往美国“锄奸”、刺杀江南。

1984年8月,陈启礼带着吴敦和董桂森两名竹联帮杀手,在美国当街枪杀了作家江南,随后,陈启礼等人大摇大摆回到台湾,并且受到了台湾情报机构的高度“赞扬”。

▲作家江南:刘宜良

然而,政治是无情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很快查出此事系台湾竹联帮杀手所为,在美国方面压力下,1984年11月,蒋经国下令在台湾发起全面扫黑运动,这就是在无意间改变了台湾社会黑帮结构的“一清专案”。

看到国民党政权试图弃卒保车“干掉”陈启礼,江南案发后三个多月,竹联帮前总护法、绰号“白狼”的张安乐在美国洛杉矶召开新闻发布会,并公开了陈启礼为求保命,在刺杀作家江南后偷偷录制的一卷录音带,在新闻发布会上,张安乐公开宣布“蒋经国之子蒋孝武就是刺杀江南的元凶”。

获悉消息后,美国政府勃然大怒,而台湾方面公然派遣黑帮杀手到美国行刺美国公民,也使得台美关系跌到了谷底,迫于美国压力,蒋经国无奈下令取消了“国防部情报局”,并重组“军事情报局”。

而作为国民党当局指使行刺作家江南的所谓“竹联三壮士”,陈启礼随后在台湾被捕坐了四年牢;作为杀手之一的董桂森则在巴西被捕后被引渡到美国,随后在监狱中死于斗殴事故;而另外一位杀手吴敦,则先是在台湾被判无期徒刑,后来被关六年后出狱,洗白后转型成了台湾最大的影视公司之一的长宏影视集团的总裁。

▲江南案发后,陈启礼被捕受审

6

而江南命案的直接结果,不仅使得蒋孝武失去了接班人的资格,也直接造成了台湾黑帮的大洗牌。

在美国压力下开展全台大扫黑的“一清专案”后,台湾无论是外省挂还是本省挂的各路黑帮大佬纷纷被捕入狱,并被关押进了台湾著名的绿岛监狱。

对于“一清专案”造成的误伤,台湾本省挂的黑帮大佬们也哀怨不已。在他们看来,自从1953年台湾外省挂的四海帮成立后,本省挂黑帮无论在政治、军事背景,还是在人才结构上,都在与外省挂黑帮的争斗中一直处于下风,而眼下由于江南命案,他们本省挂黑帮也跟着一起倒霉入狱,这使得本省挂的大佬们非常不满。

当时,台湾本省挂的台北黑帮、“文山帮”大佬罗福助,以及高雄本省挂黑帮“西北帮”大佬杨登魁两人一起关在临近牢房,在惺惺相惜之下,两人都认定国民党政府和外省挂黑帮是他们的共同敌人,而引发“一清专案”的竹联帮更是可恨之极。

在多次讨论后,罗福助和杨登魁两人都认为外省挂黑帮之所以能长期横行台湾,除了有国民党官方的扶持外,而台湾本土黑帮长期松散、没有强大联盟的状态,也给了组织严密的外省挂黑帮以逐一攻破的机会。

也就是在这时候,因为在美丽岛事件中为台独大佬们公开辩护的陈水扁也正在绿岛监狱坐牢,看到此时在台湾民望甚高的陈水扁也同在狱中,正愁苦于台湾本土挂黑帮一向文化程度不高的罗福助大喜过望,因为在他们看来,毕业于台湾大学法律系的陈水扁,正是他们一直以来苦苦追寻的“高级知识分子”。

▲陈水扁对整合成立台湾本省挂黑帮天道盟出力甚巨

在罗福助、杨登魁等人的主动接近下,陈水扁在绿岛监狱中也不断地为台湾本省挂黑帮的整合运动出谋划策,到了1986年10月,在监狱内外的消息传递下,台湾本省挂黑帮的超级联盟——“天道盟”正式成立,为了与当时台湾最大的黑帮竹联帮对抗,天道盟的帮众们在监狱内外喊出了“天道自在人心,是非自有公论”,以及“不归竹(联),便归天(道)”的口号。

而1986年天道盟的成立,也意味着台湾境内三大黑帮竹联帮、四海帮、天道盟三足鼎立的局面正式形成。

对于当年的这段内幕往事,后来陈水扁当上“总统”后,罗福助曾经透露说:

“你们说我是天道盟的,叫我大哥,其实我还得管陈水扁叫大哥呢!”

7

1988年1月,78岁的蒋经国在台湾去世。

临死前半年,蒋经国在台湾正式解除实行了38年之久的“戒严令”,随后,台湾岛内的党.禁和报.禁也开始放开,从此台湾政局进入了全新阶段,而随着李登辉的上位,台独势力也开始飞速发展。

有鉴于竹联帮和陈启礼的前车之鉴,不甘心一直被政客们控制利用的黑帮大佬们,也开始利用台湾的民主化机遇“主动出击”。

台湾在进入民.选时代后,各路政党候选人为了拉选票,开始与在台湾地方社会中无孔不入的黑帮成员结成利益联盟互助互利,并在自己当选后“还人情”为台湾黑帮保驾护航或施还利益,从而形成了台湾自1980年代末以来愈演愈烈的黑金政治。

有鉴于此,天道盟的主要发起人、原台北“文山帮”大佬罗福助也开始“进军政坛”,从而掀开了台湾黑帮进军政坛、成功漂白的先河。

1995年,罗福助成功当选为台湾地区立法院委员,作为台湾本省挂最大黑帮天道盟的首任盟主,罗福助的成功当选,也被台湾岛内媒体惊呼为台湾黑道进入“中央级议会”的开始,此后,罗福助在台湾担任“立委”高达6年之久,而罗福助的儿子罗明才此后也成功竞选当上了台湾地区的“立委”。

2001年3月,亲民党籍女“立委”李庆安在台湾“立法院”会议上,质询岛内一家私立学校有“黑道”介入问题时,罗福助立马火冒三丈,认为李庆安是在影射他,随后,同样身为“立委”的罗福助在台湾立法院内对李庆安大打出手,当场将其打成了脑震荡。

▲台湾黑帮天道盟首任盟主、“立委”罗福助

而根据台湾警方的统计,到1990年代末,台湾有黑道背景的“民意代表”超过了150人,地方议会中有黑道背景的更是超过总数的三分之一。

在进军政坛之外,台湾黑帮也开始广泛进入影视业、建筑工程,以及网吧、殡葬等行业,为了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知名度、控制“舆论”,竹联帮教父陈启礼甚至还接手了《华美日报》,创办了《华美报道》。

作为台湾最早效仿美国黑手党,采取“以企业养兄弟”、最早将黑帮企业化的组织,四海帮的“转型”也相当成功,但与天道盟首任盟主成功当选台湾地区“立委”不同的是,作为1970年代振兴四海帮的三巨头之一,蔡冠伦却由于自己经营黑帮企业的“过早成名”,而两度竞选失败,意兴阑珊之下,蔡冠伦后来转型做起了生意。

2007年,蔡冠伦的儿子迎娶了著名导演侯孝贤的女儿,当年在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蔡冠伦信誓旦旦地说:“四海帮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帮会兄弟,都是正正当当的商人。”

8

而在1988年出狱后,看透政治的竹联帮大佬陈启礼则开始转型进军商界,当时正是台湾经济发展的最高峰,台湾岛内盛传“台湾钱、淹脚目”,陈启礼随后也在台湾成立了承安消防器材公司,专门经营消防器材生意。

1997年,台湾再次开展治平扫黑行动,而陈启礼则被人检举在台湾北宜高速公路工程中涉嫌非法围标,已经坐过两次牢的陈启礼不甘心再次入狱,随后,他辗转外逃到了柬埔寨避祸。

当时,柬埔寨连年内战后百废待兴,陈启礼随后在柬埔寨做起了石材、木料生意,并与柬埔寨军方一度打得火热,还获得了柬埔寨官方颁发的荣誉爵位。

由于在柬埔寨大力开拓“事业”,陈启礼所代表的竹联帮势力,也因此与柬埔寨的本土黑帮以及台湾本省挂黑帮再次杆上了,1996年,与陈启礼私交甚笃的柬埔寨金边市台商协会会长李志鑫被杀,血案发生后,陈启礼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多次公开把玩大批枪械,并且对记者说:

“金边局势不稳,要想自保,只有短枪是不够的,还要准备些长枪!”

鉴于陈启礼的嚣张态度,和柬埔寨境内多个黑帮的联合发力撺掇,2000年,柬埔寨政府派出400多名军警,在金边逮捕了陈启礼,并从他家中搜出了11支AK47冲锋枪、8支短枪、1支M79及2000发子弹。随后,陈启礼被以“非法拥有武器”、“非法组织黑社会武装”两项罪名判刑3年,法官还裁定,陈启礼出狱后还须执行监外刑罚5年。

而在经历人生中第三次入狱的重挫后,陈启礼在出狱后,最终于2007年在香港法国医院病逝,终年64岁。

▲陈启礼葬礼现场

2007年11月,陈启礼的葬礼在台湾盛大举行,共有1万多人参加了他的葬礼,而葬礼中,不仅是周杰伦、钮承泽等娱乐圈显贵纷纷出席,甚至就连当时台湾地区的“立法院院长”王金平,和民进党大佬柯建铭都位列治丧委员会名单之上,由此可见竹联帮的势力之雄厚。

随着陈启礼的去世,台湾黑帮在竹联帮、四海帮、天道盟三足鼎立的局面下也走入了新时代,而在政商两界的激烈争夺中,一部新的台湾黑帮史,也正在不断塑就。

参考文献:

许苗:《全球黑帮花名册》,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11年版

孔萍萍:《当代台湾黑社会》《福建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9年9月刊

张松平:《当代台湾黑社会问题初探》,南京社会科学2001年第 10 期

建民:《台湾三大黑帮扫描》,《两岸关系》2000年9月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