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杉转型锂电池材料昔日服装老大杉杉锂电池材料世界第一供应商-吸收财讯

杉杉转型锂电池材料昔日服装老大杉杉锂电池材料世界第一供应商

新能源汽车所用动力电池报废后可在储能业务中实现梯次利用,从储能业务“退役”的大量电池又可以通过回收电池原材料回到上游的电池材料工厂中。储能产业提供了一个可以媲美动力电池的锂电产业应用,也为锂电材料产业打开了广阔市场空间。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杉杉股份(600884.SH)这只股票,距离“杉杉”服饰越来越远。2月4日杉杉股份称,拟将所持杉杉品牌运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杉杉品牌公司)合计6416.54万股股份(占杉杉品牌公司总股本的48.1%)转让于陕西茂叶工贸有限公司、宁波联康财品牌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宁波衡通贸易有限公司、李兴华和祖薇薇,交易价格合计人民币1.68亿元。股权转让后,杉杉股份对杉杉品牌公司的持股比例将降至19.37%,公司将不再对杉杉品牌公司实施控制,杉杉品牌公司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此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也不构成关联交易。

杉杉品牌公司成立于2011年8月23日,注册资本1.334亿元,法定代表人骆叶飞,2018年该公司的收入为7.9亿元,净利润4883.67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收入为5.63亿元,净利润417.62万元 。据天眼查信息,杉杉品牌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男士商务正装及商务休闲装设计、推广及销售业务的中国公司。公司主要以“FIRS”、“SHANSHAN”和“LUBIAM”三个品牌销售产品。“FIRS”品牌的产品面向35至45岁年龄段中高收入男性消费者。“SHANSHAN”品牌的产品面向25至35岁年龄段中等收入男性消费者。“LUBIAM”品牌的产品面向35至45岁年龄段富有男性消费者。公司还以“MARCO AZZALI”等品牌销售产品。

杉杉告别杉杉 昔日服装老大彻底转型锂电材料供应商

杉杉告别杉杉 昔日服装老大彻底转型锂电材料供应商

2018年6月27日杉杉品牌公司登陆港股,代码01749。据公开信息,在上市之际,骆叶飞曾还表示:“此次杉杉服装的成功上市,将依托香港资本市场力量与国际化大都市的商贸资源,构建更具开放性的平台战略,进一步强化品牌重塑和价值提升,提升杉杉服装在国内零售市场上的新形象、新价值与新地位。”那么,杉杉股份之所以将手持多数股份转让出去,仅委派一名董事参与其日常经营管理,还在于其聚焦锂电池材料核心业务的发展战略。

杉杉股份的转型目有所睹,与雅戈尔(600177.SH)的战略方向不同,杉杉股份很早就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锂电行业。公开信息显示,在1999年9月,杉杉股份就收购了正在研发“中间相碳微球”的鞍山热能研究院,正式切入负极材料领域。2002年,杉杉股份的锂电池负极材料业务开始并表,营业收入占比不到6%。2003年杉杉股份涉足正极材料,2005年又涉足电解液。2012年时杉杉股份的服装业务收入和锂电池材料业务收入分别为18.02亿元和16.78亿元,两者相差很小。到了2013年,杉杉股份的锂电业务收入全面超过了服装业务,成为了其主要业务。一晃运营至今,锂电池材料业务的收入占比接近8成。

杉杉告别杉杉 昔日服装老大彻底转型锂电材料供应商

杉杉告别杉杉 昔日服装老大彻底转型锂电材料供应商

2019年半年报显示,杉杉股份目前已经和诸多锂电池制造商有合作关系,包括ATL、LGC、CATL、比亚迪、国轩高科、SDI、力神、孚能、亿纬锂能等,对于公司核心客户,是通过签订年度战略订单、联合技术开发、专厂专线供应、联合锁定上游资源等合作模式,建立长期的深度合作关系。截至半年报披露日,杉杉股份拥有正极材料产能6万吨,负极材料成品产能8万吨,电解液产能4万吨的规模。此番对杉杉品牌公司股权的转让,应该也是杉杉股份一贯战略的延续。

但也需要指出的是,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退坡,企业成本压力显现,或也考虑此,杉杉股份已然停止了自己的新能源整车的生产及销售,并且公司还表示将拟适时启动对新能源整车业务的剥离工作计划。再加上游原材料四氧化三钴和三元前驱体价格下滑的影响,正极材料均价下降明显等,种种因素下,杉杉股份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大滑坡,下滑72.71%,净利润2.88亿元,营业收入稳定在65.15亿元,同比小幅增长2.08%。

杉杉告别杉杉 昔日服装老大彻底转型锂电材料供应商

除了加码锂电,剥离非锂电之外,杉杉股份的资本运作也放大招。2016年2月16日,杉杉股份的子公司杉杉能源(835930),还成功挂牌新三板。资料显示,杉杉能源主营业务为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的研产销,如今杉杉股份持股68.64%。

有人说,挂牌新三板,意味着杉杉股份新能源业务融资渠道的打开。事实也是如此。2017年杉杉能源发行4950万股,融到7920万元以补充流动资金;2018年杉杉能源再发行8267.88万股,融资约20亿元,所募资金用于补充经营性流动资金、归还股东借款及银行借款。

杉杉告别杉杉 昔日服装老大彻底转型锂电材料供应商

杉杉品牌创始人、杉杉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郑永刚表示,30年来杉杉从一件西服开始,强品牌、干实业,成为具有鲜明特色的中国500强企业。尤其是转型新能源产业的20年间,杉杉一直坚持自主创新、不断开拓进取。

“今天的杉杉将再次出发,全力聚焦新能源战略,夯实核心竞争力,向全球锂电新能源领导者迈进。”郑永刚说。

另起炉灶 布局新能源产业

8月上旬,杉杉科技有限公司10万吨一体化基地在内蒙古包头举行投产仪式。包头一体化生产基地的投产,标志着杉杉将拥有全球规模领先的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产业基地,杉杉科技也由此实现了从原材料到成品的一体化战略布局。

负极材料是杉杉从服装向新能源转型的起点。1999年,杉杉与当时的鞍山热能院碳素研究所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推动国家“863”课题“中间相炭微球”项目产业化,并为此专门成立了杉杉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中国第一家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生产企业,其成果打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和市场垄断,实现了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国产化。

从服装到锂电池材料,杉杉转型跨度之大令人难以想象。尤其是当时服装行业还处于上升期,可郑永刚已经看到了危机。一方面,随着中国开放步伐不断加快,外资品牌会加快进入中国市场;另一方面,中国企业品牌力尚显不足,仍需要培育、成长。基于此,他决定转型,寻找服装之外的新起点。“中间相炭微球”项目便在这个时候进入了他的视野。

2001年正值消费电子行业爆发,2G开始在国内迅速普及。手机市场的活跃推动国内锂电池行业进入快速成长阶段,我国第一批锂电池企业比亚迪、比克、力神等开始出现。那段时间,锂电池行业增速高达30%,作为上游的电池材料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

看到这一切,郑永刚当即决定大批量投产。于是,杉杉在上海浦东开始建设生产线,专攻锂电池负极材料。之后,他们从负极材料起步,2004年开始布局正极材料,生产钴酸锂;2006年开始布局电解液。资料显示,锂电池材料有5个组成部分,正极、负极、隔膜、电解液、包装,杉杉占据了3个。

重金投入 成为行业领军者

杉杉科技板块刚刚诞生的那几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直到2007年苹果公司第一款智能手机诞生,锂电池产业迅速崛起,杉杉才迎来了快速发展时机,并开始盈利。在这段日子里,杉杉曾有多次降低技术标准赚钱的机会,但都没有动摇,一直坚守走高端产品生产路线的初心。

熟悉锂电池产业的人都知道,近年来特斯拉等外资电动汽车、三星等外资电池厂商已大举进入该领域,宝马、丰田等传统车企也纷纷加大技术研发力度。对此,郑永刚并不担心。“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正在快速成长,产业风暴已经来临。无论外在环境如何,我们都对自身相关技术储备及产品能力充满信心,未来3年杉杉将在动力汽车领域实现爆发式增长。”郑永刚说。

众所周知,“技术+规模”才有性价比,电池材料也是如此。“效益与规模要平衡发展。企业不能单纯追求高效益。我们既要有先进技术,也要有良好的性价比,二者结合才能成为市场主导力量,进而推动行业健康快速发展。”郑永刚说,杉杉为此斥巨资建立了两个10万吨材料生产基地。

其一为包头一体化基地。该基地于2018年4月份开工,项目计划投资38亿元,占地面积980亩,总建筑面积33万平方米。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可实现年产6万吨石墨负极材料和4万吨碳包覆石墨负极材料生产能力,石墨化加工能力可达5万吨/年,预计年产值50亿元。杉杉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凤凤在投产仪式上表示,包头基地建成投产将有效填补市场负极产能缺口,推动公司成本控制能力、产能交付能力、产品品质能力全面提升。

其二为正在同步建设的湖南长沙的新工厂。2003年,杉杉与中南大学共同创立杉杉能源,主要研发锂电池正极材料。2018年,杉杉能源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6.6亿元,同比增长9.49%。为进一步提升公司在正极材料领域的竞争优势,杉杉能源启动了多个正极材料产能扩充项目。目前,年产能达5000吨的“高镍03车间”项目已经启动,预计今年年内投产;正在建设中的新工厂项目全部建成后预计年产值200亿元,每年将为80万辆新能源汽车提供动能。

聚焦主业 发力下一个十年

对于今天的杉杉来说,聚焦、专业化是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两大关键词。从2017年开始,杉杉逐步剥离非核心业务,通过做减法提升核心竞争力。

在不久前举行的“杉杉2019上半年经济工作会议”上,郑永刚重申了“聚焦核心主业”的重要性。他说:“民营企业要抛弃贪多求大的传统模式,集中培育核心竞争力。我们一方面要制定正确的产品策略、市场策略、价格策略,以提升性价比与规模优势为重点,将高品质、低成本作为核心竞争力,快速抢占市场制高点;另一方面要尽快推进产业联盟,实现强强联合。2019年,杉杉要继续深耕新能源汽车市场,加强与世界领先企业合作,引进外部资本,嫁接优质资源,形成战略联盟,加快产业布局。”

6月26日,2019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正式实施,国家补贴退坡超过50%,地方补贴取消。市场普遍认为,今年下半年动力市场成本竞争将更加残酷,新能源行业或迎来“战略洗牌”。

对于杉杉来说,新能源补贴逐渐减少甚至取消恰恰意味着新的发展机会。杉杉能源有关负责人坦言,“原来很多企业的出发点并不是产品,而是怎样尽可能多地满足补贴条件。补贴政策调整就是要把一些没有持续投入、没有研发、没有从消费者角度思考问题的企业淘汰出局,使电动汽车真正回归品质轨道上来。这对于整个行业健康持续发展都是有好处的”。

面向未来,除锂电材料外,杉杉还在加大锂电储能产业投入。新能源汽车所用动力电池报废后可在储能业务中实现梯次利用,从储能业务“退役”的大量电池又可以通过回收电池原材料回到上游的电池材料工厂中。储能产业提供了一个可以媲美动力电池的锂电产业应用,也为锂电材料产业打开了广阔市场空间。

“未来,杉杉将继续做减法,将锂电池新能源作为核心主导产业,做精做强锂离子电池材料业务,努力成为真正的全球锂电新能源领导者。”郑永刚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