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衰败的原因深交所关注函需说明业绩大亏原因及商誉减值情况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2019年预计亏损超39亿元的华谊兄弟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2月5日晚间,深交所向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华谊兄弟,300027)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进一步说明导致本期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

1月23日,华谊兄弟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2019年亏损约39.67亿元至39.62亿元, 主要原因为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及其他资产减值准备等。 不过,目前已完成制作的管虎导演的战争巨制《八佰》将择期上映。

深交所表示,“请你公司进一步说明导致本期业绩大幅亏损的原因,包括各业务板块的经营业绩以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长期股权投资和其他资产减值准备的具体情况。”

深交所对华谊兄弟商誉减值的情况进行了追问。

深交所称,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商誉余额19.47亿元,其中包括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形成商誉余额7.49亿元,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形成商誉余额7.4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深交所曾在2019年半年报问询函中要求华谊兄弟分别说明形成商誉各标的是否存在减值风险,而华谊兄弟回复形成商誉各标的未发现存在减值迹象。

此次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华谊兄弟逐项列示前述商誉形成过程,结合各标的历年业绩承诺的完成情况、各商誉出现减值迹象的具体时点、预计计提的减值金额等,说明2019年度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原因和合理性。不仅如此,深交所还要求公司结合形成商誉相关资产的行业情况及政策,商誉减值测试过程中的重要假设、关键参数等减值测算过程,说明以前年度减值准备计提是否充分,本次商誉减值准备计提金额是否合理准确,是否符合 《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除了上述收购事宜,深交所还要求华谊兄弟补充说明拟计提减值准备的各项长期股权投资及其他资产明细情况,包括减值迹象发生的时点、减值测试的过程、计提减值准备的原因,以前年度减值准备计提的充分性和准确性,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

此外,深交所还要求华谊兄弟说明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并补充说明2019年度非经常性损益的主要构成。

华谊兄弟的实际控制人的股份质押比例也受到了深交所的关注。

1月3日,华谊兄弟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已超过80%。此次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华谊兄弟逐笔报备其所持公司股份的最新质押情况、质押警戒线、平仓线,并说明是否存在平仓风险, 应对质押风险的具体安排及拟补充质押物的具体情况,是否存在质押外的其他债务风险。

截至2月5日收盘,华谊兄弟报3.65元/股,涨幅为3.99%。进入2020年以来,华谊兄弟的股价持续下跌,相较于1月7日,目前的股价已下跌了约29%。

3月28日,华谊兄弟(300027.SZ)发布的2016年财报显示,营收35亿,同比下降9.55%;净利润8.08亿,同比下降17.21%。

上市八年以来,华谊兄弟首次出现业绩下降。是偶然的“马失前蹄”,还是积弊终于“显山露水”?

失去“王座”

想要知道谁是电影领域的王者非常简单,只要看当下票房、口碑最旺的几部影片是谁家出品的即可,比如拍出《甲方乙方》、《非诚勿扰》的华谊兄弟。

从2014年开始,华谊兄弟逐渐失去王者地位,集中表现为两点:寄予厚望的大作一而再、再而三地没能“一炮打响”,比如《摇滚藏獒》、《我不是潘金莲》;在产业链中的角色时常显得无足轻重,比如《寻龙诀》、《魔兽》。

2013年

回过头来看,2013年竟然是华谊电影事业的巅峰。《2013年度报告》提到的影片有《十二生肖》、《西游降魔篇》、《大明猩》、《忠烈杨家将》、《海啸奇迹》、《控制》、《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私人订制》等8部。除《海啸奇迹》之外,7部影片总票房为31.2亿(数据来自《猫眼专业版》)。

2013年,华谊兄弟、光线传媒的总票房分别为31.2亿和23.2元,华谊兄弟领先34.5%。

2014年

2014年,华谊兄弟的电影事业出现断崖式下跌。《2014年度报告》提到《私人订制》、《前任攻略》、《喜羊羊与灰太狼之飞马奇遇记》、《人间小团圆》、《白日焰火》、《整容日记》、《有一天》、《一个人的武林》、《撒娇女人最好命》、《微爱之渐入佳境》等7部“主要影片”。此外,华谊兄弟还参与了《整容日记》和《死亡派对》的发行。

2013年7部片子31.2亿票房,2014年10部片子还不到9.9亿。其中,一手包办出品及发行的《有一天》上映15天仅获199.6万票房。

2014年,光线传媒投资发行的12部影片总票房达31.4亿,相当于华谊兄弟的三倍。其中《爸爸去哪儿》、《分手大师》、《匆匆那年》分别为6.97亿、6.65亿和5.89亿,而华谊兄弟全年只拿出一部票房超过2亿的片子。

没想到光线传媒会超越华谊兄弟,更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

2015年

2014年,华谊丢掉票房冠军而且输得很难看,或许是“大意失荆州”吧。

2015年初,王中磊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翻篇儿,赶紧翻篇儿!2015年对我来说才是最值得期待的一年。”

在《2015年度报告》中,华谊兄弟提到的影片有13部之多:《微爱之渐入佳境》、《功夫3D》、《奔跑吧兄弟》、《天将雄师》、《失孤》、《少年班》、《栀子花开》、《命中注定》、《三城记》、《前任2备胎反击战》《坏蛋必须死》、《寻龙诀》、《老炮儿》。

13部影片的总票房约为43亿,算是打了个“翻身仗”。

在王中磊期待的2015年,华谊兄弟打的是带引号的“翻身仗”?

首先,《寻龙诀》、《奔跑吧!兄弟》均由万达影视主导,华谊跻身“联合出品”、“联合发行”之列(当时华谊与万达尚未交恶),两部影片对华谊2015年的票房贡献达18.47亿。《微爱之渐入佳境》的8900万票房是2014年的“长尾”。剔除这三部影片,2015年华谊兄弟总票房仅为23.2亿。

其次,光线传媒2015年票房达56亿。虽然光线也有“水分”,但“掺水VS掺水”、43亿对56亿,华谊未能夺回电影票房冠军。

最后,华谊兄弟占主导地位且票房较佳的只有《前任2》和《老炮儿》,两部影片票房分别为2.52亿和9.03亿。而光线传媒一部《港囧》的票房就超过16亿。

2016年

2016年,华谊的几部“重头戏”–《老炮儿》、《我不是潘金莲》、《罗曼蒂克消亡史》取得较好的口碑,票房却不及预期。前两部均未突破5亿,最后一部仅为1.23亿(跨年放映)。

《2016年度报告》提到的影片有:《寻龙诀》、《老炮儿》、《纽约纽约》、《灵偶契约》、《奔爱》、《魔兽》、《摇滚藏獒》、《陆垚知马俐》、《我不是潘金莲》、《罗曼蒂克消亡史》等10部,总票房31亿。

在一些媒体上,华谊兄弟号称“全球总票房65亿”。#比光线传媒多1个亿#

华谊兄弟没敢在财报里提这个65亿,因31亿国内票房中,《魔兽》已经占了47.5%,而34亿海外票房基本全是《魔兽》。

剔除这部由环球影业、传奇影业、暴雪娱乐们主导的美国大片,华谊兄弟的全球票房还不到17亿。“蹭大片”的粉饰能力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事不过三,华谊已经失去曾经的江湖地位而且看不到翻盘的迹象。

财务数据折射出“去电影化”

2014年之前,华谊兄弟的自身定位是“影视娱乐”公司,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和影院都是一级主营业务,财报会披露每项业务的收入、成本。

2014年之后,华谊兄弟不想只做影视,要扩大自己的业务版图,改变公司内外对华谊的认知。于是影视娱乐、互联网娱乐、品牌授权成为并驾齐驱的“三大主业”。电影及衍生、电视剧及衍生、艺人经纪、电影院成为“影视娱乐”的子项,不再单独披露营收和成本。

2011年到2013年:电影板块举足轻重

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是华谊兄弟的“三驾马车”(后来被统统归入“影视娱乐”板块)。

电影业务不仅带来丰厚收入还为华谊赢得巨大声誉,成为支撑上市公司数百亿市值的核心因素。

艺人经纪业务收益不高,且逐年下降。其实,华谊涉足此项业务不为赚钱,而是想在艺人培养、管理上插一手,多少借鉴了香港TVB(邵逸夫开培训班、办选美、搞艺人经纪)。尽管艺人成长过程中需要大量帮助、指导,但“家长制”艺人管理模式不一定适于个人利益最大化诉求–华谊的经纪公司能帮助艺人与华谊博弈?

2013年,电影板块营收突破10亿,同比增幅达76.4%。电视剧与电影业务相得益彰。2013年,电视剧板块营收突破5亿,同比增幅36.1%。

在电影业务达到“巅峰”的这一年,华谊兄弟市值于9月创下368亿新高,距创业板第一仅一步之遥。

按照后来的划分,2011年、2012年、2013年“影视娱乐”板块营收占比分别为91.4%、97.5%、97.6%。

电影产业链很长,电影公司可选择参与一个或多个环节,如出品、制作、发行。出品还是联合出品、发行还是联合发行,显示参与者充当的是主角还是配角。

角色不同,经济效益自然大不相同。

因此,给华谊带来声望和营收的电影业务,在利润方面却有些起伏不定:

2011年,电影业务毛利润仅为6800万,而电视剧业务毛利高达2.37亿;

2012年,电影、电视剧毛利润分别为2.16亿、2.13亿,几乎相等;

2013年,电影业务异军突起,实现毛利润5.94亿。

2012年,华谊兄弟“电影及衍生”业务毛利润率为35.3%,2013年为54.9%。一般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毛利润率升降一二个百分点都是大事儿,电影公司却一下子波动了20个百分点!

感到影视业务“靠天吃饭”或许是华谊多元化的缘由之一,殊不知其它行业也要靠天吃饭,比如网络游戏。

2014年到2016年:影视板块权重下降

重新划分后,“影视娱乐”板块的佳作少、票房不理想,与行业影响力下降对应的是营收增长缓慢。

早在2013年,电影、电视剧、经纪、影院四项业务营收合计已达19.67亿。从2013年到2016年,华谊兄弟影视业务营收增长了30.6%,年复合增长率仅9.3%。

“互联网娱乐”曾被寄予厚望,这个板块主要包括以“华谊创星”为平台的多屏互动业务和“广州银汉科技”的手游业务。2014年,华谊兄弟“互联网娱乐”一飞冲天,取得7.78亿营收,同比增长3222%。表现最抢眼的是银汉科技,5月份开始并表,半年报显示收入近7500万元。

2014年11月,华谊兄弟完成36亿元的定向增发,认购者包括阿里(8.08%)、腾讯(8.08%)及中国平安(2%)。

虽然电影业务被光线传媒抢了风头,却同时获得“AT”认可,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2015年,互联网娱乐板块营收进一步增至8.61亿,同比增幅收窄至32.57%。2016年,营收只有6.76亿,同比下降21.47%。#不知AT投资华谊是看上了电影还是游戏?#

“品牌授权”本质上是影视产品的“长尾”收入,“影视娱乐”板块黯淡,品牌授权业务的想象空间有限。

2016年报显示,“影视娱乐板块”收入25.69亿,同比下降9.3%。

2014年、2015年、2016年,“影视娱乐”板块营收占比分别为50.3%、73.1%、74.0%。

概括地说,多元化努力取得的进展就是将影视娱乐营收占比从95%以上降至75%以下。

三大主营业务增长乏力,盈利能力也出现下滑。

2016年“影视娱乐”板块毛利润为10亿元,毛利润率39%。而合并前的2013年,电影及衍生、电视剧及衍生、艺人经纪、电影院等四项业务毛利润共计10.7亿,毛利润率为54.8%。

除了拍电影,在其它领域都是“跑龙套”

1)20次减持掌趣科技

2010年6月,华谊兄弟以1.485亿元代价获得掌趣科技22%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2013年5月13日,华谊兄弟所持掌趣科技15.73%股权解禁。当天华谊兄弟就减持套现9280万,隔日又套现1.925亿。#完全不顾吃相#

截至2016年末,华谊兄弟累计持减掌趣科技20次,合共套现23.77亿元。其中2016年套现12.76亿,确认“投资收益”7.45亿,相当于2016财年净利润的92.2%!

20轮减持过后,华谊兄弟仅持有掌趣科技1.4%股权。按掌趣科技目前股价,华谊兄弟所持股票市值约为3.4亿,最多还能吃一年老本儿。

除了每年卖些掌趣科技换钱,华谊兄弟还于2014年8月出清耀莱影城股权(对价4.64亿)。

发展了N多年,华谊旗下影院才不过19家。饱尝渠道之苦后,华谊兄弟开始加大终端布局力度,计划5年内跻身院线前列并一口气成立“华谊”、“华影“两家电影发行公司。#早干什么去了#

2016年参与10部电影的制作、出品或者发行,整个公司忙了一年才获得10亿毛利润,而12次减持掌趣科技却赚到7.45亿净利润。但人们对华谊的尊重、市值对华谊的估值还要看10部片子,而不是12次减持掌趣科技。

2)副业不能挑大梁

除了收获,华谊兄弟倒是没有忘忘记耕耘,仅2015年新增投资就有孚惠成长资管中心(投资2亿)、北京华远嘉利房地产开发(投资4亿)、上海刃游网络科技发展(增资3000万)、东阳美拉传媒(以1.05亿元收购)、东阳浩瀚影视娱乐(以7.56亿元收购)、北京英雄互娱科技(1.9亿)。#不知收成如何#

王氏兄弟有商人的精明。收购的华谊浩瀚时与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等明星股东签下对赌协议。明星们保证五年内每年净利润9000万和15%的年增长,不足部分需自掏腰包补上。对冯小刚与东阳美拉,则要求每年一亿元净利润和15%的年增长。

失去“影视娱乐”领域龙头地位,凭资金规模和行业经验,华谊兄弟在资管、网游、房地产领域只能充当无足轻重的“小龙套”。

以游戏为例,2015 年全产业收入达 1400 亿,其中腾讯、网易分别为 400 亿、150亿,华谊只有不到 10 亿。

即便侥幸获得高于“影视娱乐”的收入,华谊兄弟凭副业也难以赢得尊重及估值上的加分。

2010年11月3日,美国电影巨头米高梅做出了一项“艰难决定”,向曼哈顿联邦破产法庭申请破产保护。

这结局正像其代表作《乱世佳人》中的一句经典台词:Gone with the Wind,一切随风而逝。

多年之后,中国也有一家影视巨头日渐困顿。

7月3日晚间,华谊兄弟(3.650, 0.14, 3.99%)发布售后回租公告,公司将下属4家影院的放映设备及附属设备、设施开展售后回租融资租赁业务,融资金额4000万元。业界对此的解读是,华谊兄弟希望舒缓其日益绷紧的资金链,拯救其连续下跌的股价。

巨人看起来又要败给大卫了?

01

米高梅的前身是1904年成立的“洛尔影院公司”,为了更多的独占内容,它先后收购了米特罗电影制片公司和高德温电影制片公司。

1924年,洛尔影院公司与与路易斯·梅耶的影视公司合并,正式成立了米高梅电影公司。

大繁荣时期,美国影视行业蓬勃发展,米高梅也在梅耶的带领下高歌猛进,不光成为大萧条期间唯一能够实现分红的影视公司,奥斯卡颁奖典礼和“小金人”也均出自米高梅。

米高梅公司先后200余次在奥斯卡领奖台上折桂,前20届奥斯卡的40位“影帝影后”中,有11位是因为出演米高梅的影片中获奖的。当时的好莱坞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只要签约米高梅,就一定能赢奥斯卡。”

图片来源:网络

“聘请最好的导演,雇用最好的艺术指导、服装设计以及最好的灯光、摄影,希望每一部电影都极尽完美”。

当时的米高梅每年要生产约50部影片,为此,米高梅签约、培养了无数明星。“我愿双膝跪地,亲吻有才能的人走过的地面。” 梅耶曾如是说。

黄金时代的米高梅挖掘和培养了包括克拉克·盖博、费雯·丽、伊丽莎白·泰勒、凯瑟琳·赫本、琼·克劳馥等在内的一大批影视巨星,一时间,“这里的明星比天上还多”。

签约巨星,进行大制作,打造经典,凝聚电影票房。

以经典影片《乱世佳人》为例,这部改编自畅销小说《飘》的巨制,在当时耗资400多万美元,前后历时三年半完成,其间雇佣了十余个编剧、五个导演,银幕上出现了60多位主要演员和9000多名配角演员。影片放映时间长达4小时。

《乱世佳人》当年创下1.9亿美元的票房,排除通货膨胀效应,仍是美国影史票房最高的电影。

1939年,第12届奥斯卡奖中,《乱世佳人》一举夺得八项金奖,名利双收。克拉克·盖博也因之成为时代巨星,连希特勒对他都钟爱有加。据说,二战期间,盖博参加了美国空军轰炸柏林的战斗任务,希特勒曾派出三个飞行中队想活捉盖博,却都无功而返。

米高梅的形象为一只咆哮的狮子,“狮子搏兔”,也正是巨人米高梅的无敌战略。这是米高梅的制胜法宝,也是好莱坞成功的秘诀,甚至影响到了后世诸多影视公司。

比如扩张期的华谊兄弟。

02

1994年,34岁的王中军从美国归来,揣着积攒下的10万美元,与弟弟王中磊成立了“华谊兄弟”广告公司。

正如同1920年代的美国,1990年代的中国也是飞速发展,机会遍地。人民对于精神文化的渴求,让中国电影(12.420, 0.64, 5.43%)行业迎来一个黄金时代。

1994年是香港电影的奇迹年,无数后世堪称经典的影片诞生。同一年,成龙的电影《醉拳》在内地上映,拿下了1000万元的票房,让所有人看到了电影带来的财富与机会。

当时,最好的市场在于贺岁片,香港电影市场是这样,内地也是如此。

电影人高军与张和平一起征集剧本,电视导演冯小刚的《好梦一日游》脱颖而出。当时,没有人想到,据此拍出的《甲方乙方》会成为一个奇迹。

图片来源:网络

当时,《甲方乙方》总投资600万元,投资方除了紫禁城影业外,还需要吸引一些社会资本。在一次聚会上,王中军认识了冯小刚,很快拿出30万入局。

《甲方乙方》的票房超过3000万元,此后,冯小刚凭借《没完没了》《大腕》《手机》等十多部贺岁片巩固了自己的业内地位,王中军也借此从一家广告公司老板一跃成为中国影视圈大鳄。

其繁花似锦,烈火烹油,正如同黄金时代的米高梅。

华谊兄弟20周年庆时,王中军也拿出了一份成绩单,75部电影,92亿票房,26家电影院,前后拥有过300多位艺人,拍摄了3000集电视剧……当时的华谊兄弟明星资源丰富,曾经同时签下周迅、范冰冰、许晴、邓超、黄晓明等一线明星。

“国内的明星,有一半来自华谊。”当时的王中军,难免如同梅耶一样得意。

03

米高梅与华谊兄弟当然有很多不同,但也有很多相似之处。

比如对某个人的过于依赖,在米高梅是梅耶,在华谊兄弟则是冯小刚。

问题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梅耶曾亲手将米高梅打造成一个全球最会赚钱的电影公司,却也因为“臭脾气”,导致了米高梅的分崩离析。

1942年,盖博参加了美国空军,很快从二等兵晋升为少校。一年后,琼·克劳馥转投华纳兄弟。明星离开后,米高梅不得不缩减了自己的电影产量,开始走下坡路。

环境变化了,但梅耶的策略还没变,依然想追求完美,依然迷信大制作。

其中有成功的,比如1959年,花费1500万美元重拍的《宾虚》,让米高梅收获了8000万票房时,也斩获了11项奥斯卡奖项。但更多是失败的,比如1962年预算为1900万美元的《叛舰喋血记》,票房收入还不到成本的一半。

图片来源:网络

米高梅迷信于过去的辉煌,没有在环境变化中做出改变,连年亏损,巨人日渐衰弱。

而冯小刚,则成了华谊兄弟兴衰的关键之一。

在历次接受采访中,王中军都毫不避讳冯小刚的重要作用,为了留住冯小刚,华谊兄弟曾经付出过巨大代价。

2003年,《天下无贼》筹拍期间,冯小刚与华谊兄弟的第一个合约到期,曾提出想创业。随后,华谊兄弟用现金与股权留下他,双方签订了第二份合同。

2005年年底,华谊兄弟又成功进行了新一轮融资,然后凭借着雄厚的资金实力,以换股方式收购了冯小刚电影工作室和张纪中影视制作公司。

2009年,华谊兄弟成为“影视公司”上市第一股,一夜间,冯小刚、张纪中和黄晓明三个明星股东也随之跻身亿万富翁行列。

然而,不管是冯小刚《一九四二》的折戟沉沙,还是在“阴阳合同”的质疑中树大招风,冯小刚都成为了华谊兄弟的难兄难弟和被攻击对象,对股价的下跌造成了影响。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04

上世纪60年代以来,米高梅公司几经易手,成了资本巨鳄手中的一块砝码。

1971年,米高梅宣布,“公司决定通过涉足旅馆业,实现自身的业务多样化”。公司随后在拉斯维加斯建造了全世界最大的娱乐性酒店:米高梅大饭店。

但这仍不足以拯救米高梅,在电视行业冲击、资本游戏失败、产业链开发不足等因素的影响下,米高梅日渐衰败。

“大卫”们,也随之出现了。为了适应用户的新需求,米高梅的竞争对手慢慢占据了多元化题材的市场,在电影制作的带动下,发展与影片相关的产业,比如发行DVD、图书出版、玩具和纪念品制造、主题公园等等,以衍生上下游产业链的方式获得远远高于电影制作发行本身的利润。

比如派拉蒙有“变形金刚”,华纳兄弟有“哈利波特”,迪士尼有“加勒比海盗”,电影之外,仍大有作为。

2009年底,米高梅的债务危机爆发, 2010年,米高梅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

昔日的巨人,轰然倒下。

其实,华谊兄弟曾经从米高梅的失败中吸取教训。

2013年,王中军给华谊的未来定下一个方向:“去电影单一化”。目的就是摆脱对电影的依赖,降低风险,同时发展互联网、实景娱乐等业务,增加收入来源。

图片来源:Pexels

问题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

有媒体总结,在“去电影单一化”的业务实施后,华谊兄弟变成了一家资本公司。

“2013年9月,华谊兄弟宣布以2.52亿元收购张国立名下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溢价36倍;2015年10月,华谊兄弟以7.56亿元收购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6位明星持有的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70%的股权;同年11月又宣布收购以冯小刚为主要股东的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的股权,交易对价10.5亿元。”

“买买买”并未能奏效,2019年1月底,华谊兄弟公布业绩预告,宣布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归属上市股东亏损9.82亿至9.87亿元。

近期,王中军承认了困局存在,在4000字的一段文字中,王中军表示,“从2019年开始,我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拥有一票否决权。”

重新回归电影主业,意味着华谊兄弟彻底丢掉了过去几年的时间。

05

问题是,华谊兄弟还有机会从头再来吗?

相比过去的影视环境,如今深陷“影视寒冬”的中国影视界,其实堪称战国,群雄并起。

电影内容方面,中国第六、第七代导演已经成熟,宁浩、徐峥等开始风生水起,其背后崛起的电影公司生机勃勃,更远处,还有更适应环境和生态的网络大电影生产者;资本方面,阿里、腾讯、万达纷纷布局文化产业,重点就是视频内容;用户习惯方面,“贺岁片”早已不是唯一选择,导演名气也并非决定因素。

崔永元揭露的内幕或许是直接导致华谊兄弟危机的导火索,但华谊兄弟的衰退其实早已埋下。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当今变幻无常的商业环境中,进化论愈发成为真理与铁律,在这个时代,身材昂藏,辉煌一时的巨人,很可能会因为转身困难,目标巨大等原因逐渐衰败。

而未来,是属于大卫的。

他们看起来很弱小,却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这些去中心化与小体量的经济体,会小步快跑,快速迭代。一旦大公司犯错,他们就会趁势而起,扶摇直上。

这是影视巨头的启示录,也是当今商业本质的启示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