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独家回应瑞德西韦专利是哪国研制的吉利德究竟是怎样的公司-吸收财讯

吉利德独家回应瑞德西韦专利是哪国研制的吉利德究竟是怎样的公司

对于吉利徳产品销售收入温和增长的原因,网络上有调侃解释称原因就是它生产的药品药效太好,故病人治愈之后就不再有”回头客”。艾滋病毒、乙肝病毒、丙肝等均在其过往的光辉战绩名单上。

截至今晨最新数据,全国已确诊新冠病毒肺炎28060例,疑似24702例,确诊病例中治愈1153例,死亡564例。从确诊人数及疑似人数来看,当前疫情仍未有见顶迹象。

风口上的吉利德,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图源:格隆汇学堂)

对于笼罩在肺炎疫情恐慌下的国人而言,最大的福音莫过于能出现剂特效药。而瑞德西韦就有可能是这样的一剂灵药。

风口上的吉利德,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图源:格隆汇学堂)

2月2日,国家药监局药品评审中心网站披露,新冠肺炎潜在有效药物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申请获受理。4日下午,瑞德西韦从美国运抵中国,直接进入治疗新冠肺炎的三期临床试验。昨日,瑞德西韦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研究正式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启动。

据《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此前瑞德西韦曾协助治愈美国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且患者服用该药后,临床症状出现了”立竿见影”的改善。

瑞德西韦被国人寄予厚望,其背后的研发单位吉利德科学(GILD.US)近三个交易日在市场的表现却并不算太理想,连续三日高开低走。截至昨日,公司报65.87美元,跌2.27%,最新市值833. 35亿美元。今年年内公司股价维持震荡,累计涨幅仅为0.98%。

与A股肺炎概念股被炒得风风火火不同,吉利德在美股市场仍未能激起太大水花。这可能与该新药的应用前景有关,一般而言新药即使经过第三期临床试验后,药品审批还须经过半年到两年时间方可正式上市。

诚然在目前若瑞德西韦见效,中国政府可能会较大范围使用该药,对公司短期造成利好,但该药正式上市后还会否有当前规模的”市场”,可能性或并不大–毕竟各国社会都会尽可能避免该情况发生。

风口上的吉利德,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图源:同花顺)

如瑞德西韦最终通过临床试验,拥有治疗广大新冠肺炎病患灵药的吉利德科学是否具有投资价值呢?

Q4净利润暴增898倍

按公开资料所示,吉利德科学创立于1987年6月22日,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福斯特城。作为生物制药公司,其主要致力于医疗需求未得到满足领域进行药物的研究、开发及商业化,重点研究领域包括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后天免疫缺陷综合症(AIDS),肝脏疾病,血液学,肿瘤学以及炎症和呼吸系统疾病。

2月4日,吉利德科学发布公司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第四季公司总营收58.79亿美元,较上年同期57.95亿美元增加1.4%;净利润为26.9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00万美元暴增898倍。

统计全年业绩而言,公司去年全年录得总营收224.49亿美元,较上年221.27亿美元增加1.5%;净利润为53.8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54.55亿美元下降1.3%。

公司表示,其第四季归母净利润大增的主要是由于期内集团内部转让无形资产产生税收优惠12.4亿美元及股票投资录得净收益9.21亿美元的缘故。而2018年同期,公司集团内部转让产生税收及股票投资亏损分别为5.88亿美元及5900万美元。

风口上的吉利德,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图源:公司业绩报告)

该部分收益主要计入其他收入及所得税拨备中,故19年Q4计入其他收入10.51亿美元及所得税优惠7.88亿美元后,公司净利润录得大幅增加。但若只计算经营利润的话,期内其经营收益10.93亿美元仍低于上年同期的11.44亿美元。

风口上的吉利德,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图源:公司业绩报告)

而全年而言,对公司归母净利润造成重大影响的因素则包括过量存货撤销、与Galapago首批合作及授权费用及研发折旧、证券投资收益及集团内转让税收。19年全年公司非经营性费用17.22亿美元实际上高于18年同期的16.37亿美元。

风口上的吉利德,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图源:公司业绩报告)

当中,合作及授权费用是造成公司年内研发费用大幅上升(91.06亿美元VS 50.18亿美元)的主要原因,并最终其年内净利润仍出现下滑。

公司表示,该研发费用上升除该吉利德与Galapagos全球研发合作产生合作及授权费用39.2亿元外,与公司细胞治疗业务有关的人员成本上升所致亦是研发上升的主要原因。

若撇除该部分非经营性一次性费用的影响,只就产品销售而言,公司无论是最新一季或过往几年的销售表现均不是太理想。

去年第四季,公司产品销售收入为58亿美元,略高于上年同期的57亿美元。其中,三大分部美国市场、欧洲市场及其他地区市场收入分别为45亿美元、8.4亿美元及4.4亿美元。18年第四季该三大市场的产品销售收入分别为45美元、8.13亿美元及3.98亿美元。

而回顾过往近两年公司产品销售的表现,自17年Q3开始至18年Q4,公司的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均录得负增长。虽然自去年开始,其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开始转正,但低个位数的增速对于投资者而言似乎并不具备太大的吸引力。

基于此,公司年内震荡但增幅表现平平的股价表现亦较符合当前公司在行业内的业绩表现。

风口上的吉利德,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图源:同花顺iFinD)

虽然公司在研发方面的投入近百亿规模的资金绝对不算少,但奈何其研发出的成果产品销售却始终不如意。

产品销售不佳的原因竟是药效太好?!

对于吉利徳产品销售收入温和增长的原因,网络上有调侃解释称原因就是它生产的药品药效太好,故病人治愈之后就不再有”回头客”。艾滋病毒、乙肝病毒、丙肝等均在其过往的光辉战绩名单上。

当然,对于这种调侃为主的段子,参考一下就好,绝不可尽信。但公司的销售状况不太理想确实是有足够的数据佐证的。

风口上的吉利德,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图源:新浪微博)

如果按照该逻辑,若瑞德西韦对新冠肺炎亦有较大的疗效,则短期内对于公司无论是业绩还是股价都有一定的利好。但长期而言,当新冠肺炎”人尽可欺”,一击即败,吉利徳科学的瑞德西韦销售是否也会当前如公司旗下其他产品一样增长缓慢的困境呢?

另外,对于自研药制药公司而言,其护城河在与药物的研发上。巨大的研发资金投入亦较容易造成资金相对紧张。

截至去年年末,公司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可售债券合共为258亿美元。全年资金流动方面,经营活动录得净流入91亿美元,支付与Galapagos合作的全球研发费用及股票投资56亿美元,偿还债务本金28亿美元,支付现金股息32亿美元及股份回购支付17亿美元。

但从以上项目来看,去年公司手头的净现金应该是有所减少。虽然当前公司的手头资金较为充裕,但截至最新去年年底其较大规模的流动负债(97.59亿美元)仍值得留意。未来若公司资金持续流出,该部分负债可能会对公司的正常经营研发开展造成影响。

风口上的吉利德,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图源:同花顺iFinD)

最后,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在4日宣布已对国内尚未上市且具有知识产权壁垒的药物瑞得西韦据国际惯例申报了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之后将通过PCT(专利合作协定)途径进入全球主要国家。

对此,吉利德全球CEO Daniel O’Day表示公司已为在瑞得西韦在全球各个地区申请了化合物、使用专利包括冠状病毒。当前公司会以患者为第一位,未来公司会以另外的办法其知识产权。

但未来,对于这个潜在的新冠肺炎神药瑞得西韦专利所属的争议,不知道会否节外生枝,产生不必要的烦恼。假如是这样的话,对于吉利德而言,瑞得西韦是福是祸还难以定论。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格隆汇立场

$吉利德科学(GILD)$【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原标题:吉利德CEO回应瑞德西韦专利争议:病人第一,知识产权问题再解决

吉利德CEO回应瑞德西韦专利争议:病人第一

记者:谢欣

“吉利德科学的全球CEO Daniel O’Day在2月5日的一场公司会议中回应了这场旋涡中的“专利之争”。”

吉利德科学所研发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近日被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使用专利,由此也引发了一场舆论争议。

作为目前最有可能治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新药,双方后续是否可能会产生专利争议,进而影响对患者救治,引发公众关切。

2月5日,吉利德全球CEO Daniel O’Day在一场公司会议中公开回应了外界的上述关注。

一位参会女性向Daniel O’Day提问到,有报道称中国的武汉病毒所已经向中国的专利机构申报了瑞德西韦的专利,吉利德将如何应对武汉病毒所的专利申请,如果中国的专利机构批准了这一申请,吉利德会怎么维护自己的权益?

对此Daniel O’Day回答:“我希望告诉各位的是,这对我们全球的健康事业不会产生影响,我要强调的是患者是我们的责任。我们的首要责任是找到正确的临床试验项目,用科学和证据证明给患者的药物是有效的。同时提高(瑞德西韦)产能以满足全球的患者需求。”

他同时表示,专利问题并不是目前吉利德首要关心的问题。他已经询问过吉利德负责专利的同事,就像吉利德的其他药物一样,公司已经为瑞德西韦在全球各个地区申请了化合物专利,并且使用专利中也包括了冠状病毒。吉利德不会卷入(与武汉病毒所的)专利问题,公司找到方法来帮助患者,当然也也会保护知识产权,但是患者是第一位的,知识产权问题会在后续过程中一步步解决。

吉利德CEO回应瑞德西韦专利争议:病人第一

吉利德科学的全球CEO Daniel O’Day(2月5日会议现场视频截屏)

瑞德西韦吉利德的一款未上市抗病毒药物,2月4日晚间,武汉病毒研究所公开宣布“依据国际惯例,从保护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在1月21日申报了瑞德西韦中国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并将通过PCT(专利合作协定)途径进入全球主要国家”。

而事实上武汉病毒所也仅仅进行了瑞德西韦的体外细胞实验,证实了其在体外实验中对2019新冠病毒的有效抑制作用,并未有进一步成熟数据。

2月5日下午,中日友好医院王辰、曹彬团队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宣布启动瑞德西韦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研究。吉利德在2月5日表示,已与中国卫生部门达成了协议,将无偿提供瑞德西韦,支持对新冠病毒感染者开展两项临床试验,以确定瑞德西韦作为冠状病毒潜在治疗手段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此前数位专业人士指出,武汉病毒所的举动符合法规,但这一专利申请最终获批可能性很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