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金末日逼近选读社会学家恐惧、指责与对抗无益于应对疫情-吸收财讯

史蒂芬·金末日逼近选读社会学家恐惧、指责与对抗无益于应对疫情

丁沃尔引用上世纪七十年代文化评论家伊万 · 伊里奇(Ivan Illich)的观点称, 医学傲慢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大问题。 “ 我们相信自然可以屈从于我们的意志,却忘记了如何与自然共存,忘记了疾病、残疾和死亡是人类生存的一部分。”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美国国防部实验室计算机十亿分之一秒的差错,致命流感病毒迅速传播,百万人次漫不经心的相互接触而构成了死亡连锁信……

【选读】史蒂芬·金《末日逼近》

《末日逼近》是畅销恐怖小说作家斯蒂芬·金的史诗巨作。《纽约时报书评》“斯蒂芬•金是美国当代的狄更斯。一位杰出的作家……金是最高产的现代小说作家之一。”——《星期日泰晤士报》世界便是如此而终结:美国国防部实验室计算机十亿分之一秒的差错,致命流感病毒迅速传播,百万人次漫不经心的相互接触而构成了死亡连锁信……

“萨莉!”

哼了一声。

“醒醒,萨莉!”

“别……闹!”她含糊地应道,这次加大了嗓门。

他更用力地推。

“醒醒,快醒醒!”

查理?

是查理的声音,是在叫她。有多久了呢?

她慢慢清醒过来。

第一眼瞥到的是床头柜上的闹钟。两点一刻。这会儿查理不可能在家,他应该在值班的。等看清了他的面孔,萨莉心中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出事了。

丈夫脸色惨白,鼓着眼睛,一手拿着汽车钥匙,一手还在用力地推她,似乎根本没有发现她已经睁开了眼睛。

“查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他好像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只见喉结动了几动。屋子里一片寂静,只有闹钟滴嗒地响着。

“着火了?”如果不是着火,他不应该如此失态。她知道,他的父母就是在火灾中丧生的。

“差不多,”他说,“也许更糟。赶快穿好衣服,带上拉冯。我们必须离开这里。”

“为什么?”她一边下床一边问道。一种莫名的恐惧袭遍了全身。奇怪,好像是在做梦。“在哪儿?是后院吗?”她这样问着,可心里明白,不是后院。她还是头一次见到查理如此紧张。她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嗅到烟味。

“萨莉,亲爱的,别问了。我们必须离开。走得远远的。你去把孩子叫醒,给她穿好衣服。”

“我是不是要……有没有时间准备一下行李?”

他一时语塞,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出乎意料。她才意识到,丈夫与其说是恐惧还不如说是慌乱。他用手胡乱地理了一下头发,“不知道。我得去看看风向。”说着便向门外走去。

他甩下的话让她感到有点摸不着头脑。他是不是发了疯?看风向和有没有时间准备行李有什么联系?什么叫走得远远的?里诺?维加斯?莱克城?还是……

她用手托着下巴,琢磨起来。

擅离职守!查理在半夜三更携家出走,肯定是擅离职守。

她走进女儿拉冯的房间,看着熟睡中的孩子,呆呆地立了片刻。她隐隐地觉得这只是一个非常生动的梦。梦会结束的,她会像平时一样早晨7点醒来,一边带着孩子吃饭,一边收看《今日》第一时段的节目,等查理8点钟下班回家,她会给他煎好鸡蛋。再过两个礼拜他改值白班,那个时候她就不必独守空房,也不会再做这种没头没脑的梦了。

“快一点儿!”他十分不满地催促着,把她心头朦胧的念头一扫而光。“我们没时间了,只能简单带上一点东西……看在老天的份上,”他指了指童床,“给拉冯穿上衣服!”他用手捂着嘴,急促地咳了几声,接着开始胡乱地从写字台的抽屉里掏出各种物件塞进几个旧衣箱。

她叫醒了孩子,费力地哄她。孩子的哭闹声使她更感恐惧。当她看到查理两手抓着她的内衣几乎是跑着进屋时,恐惧变成了怒气。胸罩带子拖在他的身后,仿佛欢庆的人群在除夕之夜抛出的彩条。

‘到底怎么回事?”她吼道。刚刚止住哭声的孩子被她一吓又眼泪汪汪地哭了起来。“你是不是发疯了?他们会派兵抓我们?派兵!”

‘今天晚上不会的。”他说,语气肯定得令人不寒而栗,“不快点跑,我们就没有机会脱身了。我自己都说不清我他妈的是怎么从塔楼跑出来的。我想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没错,其他都很正常,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他叹了口气,接着一声狞笑,令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拉冯穿好了吗?好,给她带几件衣服,放到那只箱子里,其他的放到蓝包里,然后就走。现在刮的是东风,谢天谢地。”

他用手捂着嘴,又是一阵咳嗽。

“爹地!”拉冯扯住他的胳膊,“要爹地!要嘛!骑大马,爹地!骑大马,要嘛!”

“现在不行。”查理说着,闪身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萨莉听到碗碟磕磕碰碰的声音。他正在从碗橱顶层的汤碗里取她的零用钱。她在那里有三四十美元的积蓄,通常一次放进去1美元,有时是50美分。那是她的私房钱。看来不是在做梦。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总之不是在做梦。

孩子又抽泣起来,因为从来都是百依百顺的爹地这次没有让她骑大马。萨莉费力地给她穿上外套,然后慌手慌脚地把一大堆衣物塞进了衣箱。她感到一阵宽慰,孩子已经把过尿,用不着再带尿布了。

查理跑进卧室,一边从汤碗里把一些皱皱巴巴的票子塞进上衣口袋。萨莉抱起拉冯。她倒是已经睡醒了,可以自己走路,但萨莉想抱着她。萨莉弯下腰,从地上拎起了衣箱。

“我们去哪儿,爹地?”孩子问,“我还要睡觉呢。”

“小孩子能在车上睡。”查理一边说着,一边抓起了两只衣箱。

萨莉开始清楚地意识到了什么。“是不是遇上了事故?”她低声说道。“噢,天哪!遇上事故了,对不对?基地?”

“我当时正在玩扑克,抬头一看,仪表从绿色变成了红色,我就打开监视器。萨莉,他们全都……”

他没有再说下去。他看到孩子睁大了一双好奇的眼睛,眼里还噙着泪水。

“底下的人,全都死了。”他说,“也许有一两个幸免,大概也都跑掉了。”

“‘死了’是什么,爹地?”孩子问道。

“没什么,宝贝。”萨莉说。她的话音显得非常冷静。

查理哽咽了,喉咙里仿佛卡进了什么东西。

“幸亏我抬头看了眼仪表,晚上半分钟,我也会给封在塔楼控制室里,像瓶子里的臭虫。”

“哪儿出故障了?是……”

“不知道。我根本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他们……他们一会儿功夫就全完了。我拿的钱多,干的活也危险。但还不至于要在这里等死。现在是东风。我们向东开。别说了。”

她昏昏欲睡,好像做着一场噩梦。她跟在他的身后,走到汽车道上,这里停着他们开了15年的雪佛莱牌汽车。萨莉抱着孩子,在车门口站了片刻,看着住了4年的房子。她记得刚刚搬进来时孩子还没出世。

“好了,上车吧,老婆。”

她顺从地上了车。汽车大灯在房前扫了一下。窗户上的回影仿佛是野兽的眼睛。

他紧张地把着方向盘,仪表板的微光映在脸上。“基地大门要是关了,我们就得闯出去。”她听得出,这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她忽然感到膝盖湿乎乎的。

他们的担心看来是多余的。基地的大门仍然敞开着。一名警卫手里捧着杂志在打瞌睡。她没有看到另一名警卫的影子。这里是基地——一座普通军车仓库的外墙。基地核心区域发生了什么事与这里的人并不相干。

她一阵颤抖,把手放在了他的腿上。孩子已经睡着了。查理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亲爱的。”

黎明时分,他们的车子在内华达的公路上向东疾驰。查理还在不停地咳嗽。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站在前方,为你导航!

原标题:社会学家:恐惧、指责与对抗无益于应对疫情

社会学家:恐惧、指责与对抗无益于应对疫情

英国诺丁汉特伦特大学社会学教授罗伯特 · 丁沃尔(Robert Dingwall)近日在美国科技杂志《连线》( WIRED )上发表评论文章称,恐惧、相互指责和向病毒“宣战”无益于应对疫情,人们应学会适应病毒周期性暴发的新常态,铭记与自然共处之道( Fear, finger-pointing, and militaristic action against the virus are unproductive. We may be better off adjusting to a new normal of periodic outbreaks)。

恐惧、指责与对抗

无益于应对疫情

文 | 罗伯特 · 丁沃尔

来源 | 中国新闻网、社会学吧

即可查看英文原文链接

恐惧、道德化和行动

作为社会学学者,丁沃尔开篇便指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在中国武汉出现后,不仅是对生物医学科学的挑战,更是对社会科学的一大挑战。如果忽视这一点,就会导致采取错误政策的危险。

丁沃尔说,传染病社会学研究创始人菲利普 · 斯特朗(Philip Strong)约三十年前便发现,任何新的传染病都会引发三种流行趋势:恐惧、道德化和行动。每当出现新的感染病例,人们的第一反应总是担心会威胁到生存,恐惧死亡。第二个反应是把疫情看作是对人性弱点的审判,政治误判逐渐取代正确判断。第三是采取行动,关键是要对威胁“做点什么”,“尽管有时毫无意义”。

丁沃尔认为,此次人们的反应完全符合这一模式。除了全球恐慌,国际保护和动物福利组织正利用此次疫情,对中国的传统做法进行道德说教,即食用的动物种类超出了欧洲人广为接受的范围,同时也引发外界“有心人士”利用网络视频造谣批评中国。最后则是采取行动,正如无数媒体所描述的那样,世界各国已经对这种病毒“宣战”。

社会学家:恐惧、指责与对抗无益于应对疫情

适应新常态

“虽然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各国政府和国际组织面临的挑战可能不是与病毒作战的方式,而是帮助人们适应新常态。”丁沃尔说,也许他们应该花更多的时间来告诉人们,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只是另一种病毒,其风险与严重的季节性流感相当。最终将会有一种疫苗和合理有效的治疗方法。这虽然不是什么好消息,却是我们能够接受的消息。“ 人们往往会害怕陌生的传染病,而不是严重的传染病。

丁沃尔指出,事实上传染病一直存在,病毒并不区分动物和人类,如果一种病毒成功适应了随机突变,它就会跨越物种屏障,增加潜在宿主的数量。自从人类、动物和病毒共存并共同进化以来,这些过程就一直在进行。并且由于栖息地受到挤压,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的互动日益增多,为病毒在物种间传播创造了新的机会,我们只是更快地注意到它们而已。

丁沃尔说, 新的传染病破坏了人们的秩序感、信任感和稳定感。人类很不善于处理偶发概念,我们的生活越来越有秩序和规律,想当然地认为稳定是理所当然的,以为明天和今天大同小异。丁沃尔认为,尽管公共卫生机构在应对新的传染病时试图随机应变,但人们仍在不断与前述三种社会现象作斗争,期望大自然能被控制。

社会学家:恐惧、指责与对抗无益于应对疫情

与自然共存

丁沃尔引用上世纪七十年代文化评论家伊万 · 伊里奇(Ivan Illich)的观点称, 医学傲慢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大问题。 “ 我们相信自然可以屈从于我们的意志,却忘记了如何与自然共存,忘记了疾病、残疾和死亡是人类生存的一部分。

丁沃尔强调,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被动地接受这些挑战,也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设法应对这些挑战,但我们必须了解这些挑战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新出现的传染病(HIV、埃博拉、SARS、MERS、寨卡病毒),提醒我们生物医学的局限性。我们已经将一些物种置于人类控制之下,但其他物种仍与我们共存,就像它们数千年来所做的那样。

丁沃尔指出,新型冠状病毒的问题在于,我们还不能完全确定它是否更像是SARS,具有高度传染性和致命性,还是像季节性流感一样,具有传染性和令人不快但较少致命。

“目前它似乎更接近于来自不同病毒家族的流感,如果情况仍然如此,那么我们必须质疑对这种疾病宣战是否真的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战争必胜’等军事化语言正在制造出人类可以控制自然进化的假象。”丁沃尔说。

社会学家:恐惧、指责与对抗无益于应对疫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