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泽妻子伊芙琳·杨全职妈妈比上班更累自由红利下家庭主妇的价值-吸收财讯

杨安泽妻子伊芙琳·杨全职妈妈比上班更累自由红利下家庭主妇的价值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关于杨安泽的报道,小编做过不下10篇,直到细品其妻子的演说,才终于些许明白他政纲的体系,从建构的资本主义市场出发,才发现看似搞笑的“自由红利”意味着什么,才明白杨安泽常说的“摆脱人们的束缚”摆脱的是什么。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编者按】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关于杨安泽的报道,小编做过不下10篇,直到细品其妻子的演说,才终于些许明白他政纲的体系,从建构的资本主义市场出发,才发现看似搞笑的“自由红利”意味着什么,才明白杨安泽常说的“摆脱人们的束缚”摆脱的是什么。

原创 杨安泽妻子公开场合大吐苦水:做全职妈妈其实比上班更累

据美国媒体2月6日报道,上周末美国企业家、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杨安泽的妻子——伊芙琳·杨在一次聚会上发表了一个公开讲话,谈及了一些关于像她这样的家庭主妇的价值问题。

这次聚会在洛杉矶举行,由美籍韩裔时尚界人士克里斯勒·林姆 (Chriselle Lim )和传媒人凯瑟琳·摩尔( Katherine Moore)组织。

伊芙琳是一个全职妈妈,她和杨安泽育有2个孩子,其中一个患有自闭症,她的全部生活就是照顾老公、孩子与父母。

原创 杨安泽妻子公开场合大吐苦水:做全职妈妈其实比上班更累

▲杨安泽、伊芙琳和他们的两个儿子

伊芙琳表示,她现在的工作比之前在任何大公司、小公司上班时都要累。

“但是我们(指家庭主妇)在市场上的价值是什么?”伊芙琳自问自答,“zero(零)!”

伊芙琳补充道,“我们已经被市场洗脑,以至于把老公当神一样崇拜。如果你没有经济价值,那么在市场中就一文不值。“

家庭妇女?市场?价值?在这个选举白热化的时刻,候选人夫人难道不该为自己丈夫做宣传吗?怎么在这里抱怨上了?

原创 杨安泽妻子公开场合大吐苦水:做全职妈妈其实比上班更累

显然,作为一个总统候选人的女人,不可能是在这个时候抱怨婚姻生活,以拆自己丈夫台的。

不难发现在伊芙琳的牢骚中,充斥着后现代女权主义的论调,女权主义经经历了自由女权主义的要平等、马克思女权主义的反压迫,到后现代女女权主义开始思考社会对于价值的构建。

就比如,战争时代力量是价值,市场中经济利益是价值,但在原始社会生育则是最大的价值,后现代女权主义抨击社会中价值的错误构建,以造成了女性地位低下,正如伊芙琳对自己的付出在市场中价值为零的抱怨。

那么这对于帮杨安泽宣传有什么帮助呢?

杨安泽最引人注意的提议是“自由红利”,但是并没有多少人能理解。大多数人的理解还是停留在“每个月给每个18岁以上的美国公民发1000美元”。

因此,这个提议自然遭到大量的批判,此前小编也认为这是杨安泽“用国家的钱拉拢穷人选民”。

不过,如果按照伊芙琳的思路,从资本主义市场构建的角度去看,那“自由红利”就不再那么简单,它发的不再只是馒头、稀饭或者咖啡面包,而是脱离市场价值束缚的自由,是追求自我价值而非别人构建价值的权利。

小编曾介绍过杨安泽关于数字财产的提案,这个提案与语出惊人的“自由红利”不同,美国有专家称,这虽然与杨安泽主打的提案无关,但却是最有建树的。

原创 杨安泽妻子公开场合大吐苦水:做全职妈妈其实比上班更累

▲杨安泽一家四口

如果把“自由红利”放在资本主义市场的视域中,从构建人本资本主义的角度出发,那么这个数字财产和“自由红利”的目标,既不是为了单纯发钱,也不是仅仅为了保护隐私,而是和后现代女性主义的观点一样,不要让构建的价值,取代了人本身的价值,不要让构建的市场侵入人们生活的剧场。

现年39岁的伊芙琳此前一直很低调,她第一次主动出现在公众视域还是在上个月,当时她坦露自己在怀孕时曾被妇产科医生侵犯过。

从中可见,伊芙琳希望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弱女子的形象,不论是被妇产科医生侵犯的受害人,还是对市场构建的价值不满的女权主义者。

这样,她便能将市场对女性压迫的观点更好地传播给所有的美国女性选民,通过构建“市场”这个敌人,让女权主义者们,为杨安泽人本自由主义而战。

综合外媒报道,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开启以来,华裔参选人杨安泽(Andrew Yang)一直备受瞩目,他犹如一匹黑马,成功“杀”进了民主党党内总统候选人辩论会议。可他依旧不被外媒和选民看好,被视为陪跑。

当地时间5月14日,杨安泽在纽约举行活动为竞选造势。他的竞选团队说,当天有超过5000人冒雨参加了集会,可现实是,现场只有几百人参加。

集会现场

5月16日,美国理性杂志一篇评论文章更是直接开怼杨安泽,觉得他提出的计划没有实际意义。

据了解,杨安泽竞选有3个主要观点:基本保障收入(UBI)、全民医保和“以人为本”的资本主义。其中,建立在民众对失业恐惧上的“自由红利”政策备受选民关注。

杨安泽曾说过,特朗普赢得2016年大选的关键点,就是特朗普创造了400万个自动化就业岗位,获得了关键摇摆州的支持。

但杨安泽认为,提高美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根本方法不是提高机械化水平,而是帮他们应对机械化生产带来的负面影响。

因此,他提出了“自由红利”,承诺如果他上台,会给每个18-64岁之间的美国人提供每月1000美元的现金。

杨安泽认为,这笔钱会缓解美国人对失业和机械化的焦虑,同时又不会削弱人们对工作的渴望,相反的,这笔钱还会激励美国人从事更有创造性的工作。

这是真的吗?

据了解,过去36年里,美国有过一个基本收入计划,那就是阿拉斯加的石油红利。当时,尼克松总统承诺居民每年可获得1000-2000美元的基本收入。2018年,该计划给每个居民1600美元的收入。

可结果呢?阿拉斯加的劳动参与率(工作人口占16岁及以上总人口的比例)确实提高了不少,居全国第二,可它也迎来了全国最高失业率。

也就是说,“基本保障收入”的结果远没有杨安泽想的那么乐观。

杨安泽的父母来自中国台湾

此外,文章还提到,杨安泽的主张太“烧”钱,每年每人1.2万美元,单看好像不是很多,但如果这笔钱乘上一个庞大的美国成年人口基数2亿呢,金额就十分惊人了。

要知道,美国联邦政府每年的预算也只有4.4万亿美元。全民医保那可就更贵了,每年大概需要3.2万亿美元。

为此,杨安泽提出缩减联邦开支,还计划增收10%的自动化增值税,主要面向谷歌、亚马逊等在自动化中获益的大企业。

杨安泽说,他的政策会“使美国经济增长12.56%至13.10%”,虽然不知道结果究竟会如何,但值得肯定的是,他提出了解决方案。同样的,民主党大佬桑德斯也提出了“人人享有医保”,但他并没有提出钱从哪来。

桑德斯

5月早些时候,杨安泽怼特朗普竞选团队,说他们刻意吹嘘经济数据。

他说:“失业率创新低不能代表人民过得好,失业率低不代表劳动参与率高,目前,美国的劳动参与率已降到63%,与厄瓜多尔、哥斯达黎加大致相当。”

杨安泽表示,特朗普在任期间,劳动参与率一降再降,人民过得水深火热。但文章却指出,劳动参与率需要分性别来看,自1950年以来,男性劳动参与率一直在降,从86%降到现在的70%。

也就是说,男性劳动参与率下降是必然趋势还是特朗普执政的结果,尚不可知。

此外,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整体在上涨,从过去的33%上涨到现在的57%。

杨安泽和支持者合影

因此,文章提到,杨安泽怼特朗普团队的行为有点可笑。

此外,文章从根源上否定了杨安泽:机械化不会带来大规模失业,更不会在短期内导致大规模失业。

报道称,自工业革命开始,就一直有批评人士担心,技术革命会在一夜之间摧毁整个行业,造成巨大的社会混乱。马斯克也经常说,再过几年,我们就不用摸方向盘了,可现实呢,技术“摧毁”生活的速度远没有那么快。

经济学家戴尔德丽-麦克洛斯基(Deirdre McCloskey)曾在书中写道:“1800年,80%的人在农场工作,机械收割玉米出现后,农场只需要2%的工人,可失业率也没有到达78%。”

也就是说,失去这份工作的人可以去找另一份工作,很少存在这份工作没了,就找不到工作了。

文章最后强调,机械化想完全推翻工人生活,几乎不可能,并强调,杨安泽的竞选纲领利用了民众对自动化的恐怖情绪。

9月12日周四,2020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党内第三轮电视辩论拉开帷幕。

10位熟悉的候选人再次登上舞台。

就医疗健保和刑事司法改革等问题激烈地表述了自己的观点。

这其中各大主流媒体一直在宣传报道,民主党阵营中的新星,华裔总统竞选人杨安泽也备受关注。

昨晚最大的亮点就是杨安泽开场就宣布要从全美选出10个家庭,并为每个家庭提供每月1000元的自由股息(Freedom Dividend)

今晚我要做的这件事前所未闻,我的竞选阵营现在要给十个美国家庭自由红利,每个月1000元、要给一整年,给正在家里看电视的某个人。

听到这里,全场爆发出欢呼声。

杨安泽在辩论会一开始就说,“如果你相信,自己可以比任何政治人物更能解决自己的问题,就上Yang2020.com官网告诉我们每个月1000元怎么能做到这点。

同为参选人的印第安纳州南湾市长巴提吉格(Pete Buttigieg)说:“这个想法很有独创性,我承认。

杨安泽的亮眼表现,早已经吸引了民众和媒体的关注。

有分析指出他在美国大受欢迎的最大原因是,他是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说出了美国社会真正病因的候选人

对美国人工作机会造成最大威胁的,不是川普说的移民抢饭碗,而是技术抢了人的饭碗。

杨安泽此前毫无政治经验,而在支持者眼中,这让他的“全民基本收入”不再看起来有政治家的政治野心,一位支持者表示:“他参选不是因为他想当总统,他参选是因为他觉得自己需要这样做。

杨安泽原本被视为新颖的参选人,现在却出乎意料地凝聚高人气,角逐民主党党内提名,以在2020年大选挑战总统川普。

在他昨天参加辩论竞选前,主流媒体就早早将目光锁定在他身上,认为是民主党党内政治新星,在纽约时报中文版,2天前还刊登了一条杨安泽的新闻,认为他完成了一场蜕变

文章中写道:见到杨安泽(Andrew Yang)的支持者时,他们经常会坦白:第一次听说杨安泽的时候,他们觉得他每月给每个美国成年人1000美元的计划有点儿疯狂

但接着,他们必定会告诉你,听了他对这个计划的解释后,一切都显得说得通了。

2020年总统竞选最意想不到的一个发展,就是人们对杨安泽的极度忠诚和热情追随,这位前企业家和技术高管正在角逐民主党提名。

凭借数字、历史课和偶尔的自嘲笑话,他一直在宣传一条严峻的讯息,即自动化将导致大规模失业,而企业利润在扭曲经济。

许多美国人已经开始重视杨安泽,使之意外获得资格。

杨安泽的出现改变了人们对问题的思考角度。

他回答问题时的角度有别于他人,总是从更高的知识和逻辑层面来阐述方案。“在那些总是想掩盖真相并不断变换说辞的人,他已然脱颖而出。

不过对于昨天承诺的12万也有不少法律专家质疑,曾任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的巴哈拉(Preet Bharara)就发推文说:“所以,杨安泽在许多方面都是股清新的气息,但不确定他是否与真正的律师确认过,每个月从竞选资金拿给选民1000元是否合规。

甚至很多即时评论指此举有买票嫌疑

杨安泽竞选阵营发表声明说:“我们已经与律师讨论过,自由红利完全符合联邦选举委员会(FEC)的所有法规。

“送钱”到底是噱头还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在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判断。

不过,如今的华裔杨安泽确实在美国大受欢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