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迷人的郭老师vsb站徐大sao哪里的人为什么那么多人黑徐大SAO-吸收财讯

快手迷人的郭老师vsb站徐大sao哪里的人为什么那么多人黑徐大SAO

喜欢,就祝你平安。不喜欢,就全家滚蛋。她的粗鄙和慈悲都不是装的,而是根据自己好恶选的。双标的背后是一种“自曝式社交放弃”,正是很多人想而不敢的。撕开敷衍,一览无余的样子很丑,但也似乎触底了。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马克斯·韦伯生活的年代,除了他高举女性主义大旗的妻子,应该是接触不到什么“网红”的。但韦伯却给网红们指了一条明路:“人是悬挂在由他们自己编织意义之上的动物。”

网红可以创造意义,也可以被受众二次赋予意义,形成一种新形式的文化权利。就像“吐着信子”的郭老师并不迷人,迷人的是粉丝的二次创作;“吃着碳水”的徐大sao并非好胃口,好胃口的是围观吃播者的拟态想象。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互联网的圈层化与网红的后现代化,一起促成了“传播玄学化”。一边是郭家军苦修《郭语》,夸着郭老师的有趣、真诚、善良;另一边是旁观者的大型困惑现场,批着郭老师的粗鄙、低俗、卑劣。

虽然一个活跃在快手、抖音,另一个基地在B站,但郭老师和徐大sao无疑是“互为镜像”的。不仅是性别上的分野,更是两极化的同质。前者是“人品差VS很真诚”,后者是“看着香VS生理不适”。明明大家听得是同一段“郭语”、看得是同一盘“sao菜”,怎么就壁垒分明了?

这已经不能用“get到”与“get不到”来解释了,毕竟也不是审美高下和笑点雅俗的范围。郭泫雅与徐大sao就像是动漫里的“电波系”,频率对上那叫“金风玉露一相逢”,频率对不上就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而调频的螺旋,那是一种近乎于“先天”的选择。若你心中住着一个“乡野村妇”和“城镇煮夫”,那郭徐二人就在波段内。若你心里是“滤镜网红”和“清新料理”,那郭徐二人就是不存在的。

我们不妨把这种现象,称为“网红唯心论”。“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心外无物,网红亦然。试图抵制与逢人安利,都是徒劳。

在郭泫雅找到草莓的念法之前,在徐大sao找到“吃顿好的”的借口之前,他们的粉丝就已经存在了。这并非网红们的成功,而是人的审美对抗互联网驯化的失败。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女明星的水果盛宴

风吹柳花满店香,郭姬拈果劝客尝。

郭老师的吃播里,远近闻名的一招便是“战术欺骗”。拿起苹果,大喊“聘锅儿”,介绍它是冰糖心,变调为“饼糖欣”。嘴里说着“尝一下,我们尝一下”,转脸就尖叫一声“嘿,没尝到!”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兵者诡道,平平无奇的吃播被郭老师搞得一波三折,小孩子要是饭桌上这么闹准挨爹妈揍。

而除了战术的多变,《郭语》也跻身当代“互联网诸子百家”,以“难学”著称。

难学,给模仿者带来了一种“技术性优越感”。大家都不会的郭语,你掌握得惟妙惟肖,能不受到语文课代表一样的妒恨?每当有神似者,大家的热评总是“郭语十级学者”,甚至还要问一问你的郭语哪里学的?

网友玛莎在和郭老师视频连线时,反过来纠正发音的“学术论战”,更成为争鸣美谈。玛莎指出,郭老师的“杨桃”和“樱桃”关于“桃”字的发音标准不统一,有率性而为的嫌疑,阻碍了《郭语》的稳定传播。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郭老师招架不住,唯有尴尬回应“我小时候拼音学得不好”,并号召大家向玛莎学习、“一起喊她妈妈”。

另有郭门护法“黄不拉几”继续分析:“樱桃的tiou是舌根和软鄂用力,堵住气流发声。而杨桃发音类似tiu,舌头不用力,嘴唇轻喔,气流轻松送出没有阻力。”

语法大师玛莎仍持不同意见:“杨桃和樱桃的区别,只在于杨和樱的发音不同。郭语里,相同的字就是相同的发音。”这样的郭语大讨论散布于快手、抖音、微博,大有中世纪神父争论“一个针尖能站多少个天使”的严谨。

无逻辑的逻辑,没头脑的好玩,成为了追随者的社交货币和社交幽默。用郭语出门买水果,密hotel(猕猴桃)昏锅儿(黄瓜)粗昧(草莓),足以把店家搞得晕头转向。集美们(姐妹们)还可活用在视频时逗男友——“亲一下,来亲一下”,怪吼一声“咦,没亲到!”

易怒,是郭泫雅身上的第“三重门”。和女主播PK,连麦的时候一口一个您,闭麦之后喊别人绿茶。原话是“给我撕这个老娘们儿,她卸妆就是三十多一女的。”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可在这扇门的背后,还能看见江湖式的“慈悲”。连麦到一个爱穿女装的男孩,他向郭老师讲述小时候被排挤的经历。郭泫雅边听边抹泪,最后说:“我祝你快乐。”对课代表玛莎也曾寄语:“这个小女孩很不容易,点点关注,幸福会永远伴随着你。”

喜欢,就祝你平安。不喜欢,就全家滚蛋。她的粗鄙和慈悲都不是装的,而是根据自己好恶选的。双标的背后是一种“自曝式社交放弃”,正是很多人想而不敢的。撕开敷衍,一览无余的样子很丑,但也似乎触底了。

男煮夫的冻货大餐

和郭老师的战术欺骗不同,徐大sao总是冒着“食物临界”的风险。

从冰箱里翻出冻肉冻鸡,说辞必是“我看他们快坏掉了”。为什么不在安全赏味期限里吃呢?那就没有“挽狂澜于既倒”的拯救感了呀。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在粉丝眼里,徐大sao有着多重标签:小肥羊之父,乡村赵丽颖之夫,乙醇掌门之子。碳水教父,二荆条终结者,机关蒜尽,毫无胜蒜。眼镜一摘,火力全开。天气不好吃顿好的,干了点活吃点好的,去丈人家蹭顿好的,今天不管怎么样吃顿好的。

分门别类,这套赞誉模板是层层递进的。首先,儿子外号小肥羊,妻子有几分像赵丽颖(硬糖君并不认可),父亲喜欢对吹白酒瓶,这是大家对徐大sao的家庭成员认知(如不嫌弃,还可以加上叫蒜黄、蒜头的两只田园犬);

每天疯狂摄入碳水,佐以大量的蒜和二荆条,摘掉眼镜之后进食速度加快,这是食谱认知;千方百计找到新的理由吃好的,这是吃播套路认知;但人们没有认知到的是,任何城镇吃播都无法脱离当地经济基础的制约。

被某些网友嘲笑“花一百元吃一顿”要说好久的徐大sao,应该是当地的伙食教父。徐大骚的抖音显示地址是安徽阜阳,根据视频中多次出现的家门对面的“上海伊蓓诺”和“三棵树健康漆”两家店,可以进一步地图定位在阜阳市阜南县的赵集镇。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根据《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司编·中国县域统计年鉴·2018乡镇卷》,赵集镇面积59.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不足5万,近年来靠发展无公害蔬菜大棚精准扶贫。阜南县下辖的赵集和会龙,是冬季大棚辣椒的专业生产大镇。二荆条终结者的基础,自然是二荆条的规模种植。如此看来,徐大sao“百元大餐”的概念绝非小农夸耀。

从大家对徐大嫂的关注上,还能隐约看到农村剩男的问题。你吃这么多大蒜,你媳妇给你亲亲吗?怎么和嫂子说话呢,想睡大街了不成?嫂子已经几期没有出现了,希望你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有些还能理解成调侃,有些则显得缺乏礼貌。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很多人喜欢看徐大sao或许是因为他登上了城镇青年的“人生巅峰”,媳妇漂亮儿子可爱家庭温馨。考上本科回到镇上,去上海学了一年的空调安装,然后在镇上开了店,勤恳的干收入应该不错。

工作很累了,中午晚上要是不忙还给全家做饭。有个视频里他说对老婆比对儿子好,因为儿子已经有人爱了。而老婆为了嫁给他,远离了熟悉的生活,所以要好好对她。可反对意见还是很激烈,真爱妻子还让弹幕那些人出言不逊?

后现代的网红悖论

解构,是后现代网红们的重要特征。《乡土中国》提出,文化依赖象征体系和个人记忆来维持共同经验。解构则是打破这种经验或习俗,消解所有的单元化、传统性秩序。

从审丑的凤姐、芙蓉姐姐,到引领时尚的张大奕、雪梨,再到段子和励志集于一身的毛毛姐、韩美娟,网红在不断进化和迭代。网红作为一种文化商品,已经拥有了它自己的意识形态。

郭老师和徐大sao相较于前代网红们,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已经失去了系统表达的能力,以及成为意见领袖的兴趣。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凤姐劝你要嫁得好,张大奕教你活得美,韩美娟喊你不服碰一碰,而郭老师拒当偶像,徐大sao几乎不和网友互动。

在直播中,郭泫雅说:“你们都别拿我当偶像,我自己听着都觉得尴尬。说真的,你们有真正尊重过我吗?”在通过搞怪获得关注后,郭老师感受到了被“工具化使用”的悲哀。人们似乎更在意玩梗的快感,而非真的粉郭老师本尊。

今天的沙雕传播路径,已经变成了《断章》式的。“你在短视频里看沙雕,看沙雕的人在网上看你。郭泫雅装饰了你的生活,你装饰了郭泫雅的红。”恰如涂尔干解释的集体欢腾:“每个人都对他人做出回应,同时也被他人所回应。”

当人们模仿沙雕,最高赞誉莫过于“你真沙雕”。郭语的特性,易于二次传播和改编,本质上和药水哥、Giao哥无异,只是被性别给遮蔽了。同样的沙雕行为,由女性来实施,威力可能会翻倍。

而徐大sao餐餐顿顿无意识的复制,形成了一种新的审美认同。煮夫的形象,简单的视频处理,使大家产生了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网红的意识错觉,丧失了距离感的隔阂。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在每个视频的开头,徐大sao都说:“骚是一种生活态度。”但他却没有指明这种骚,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意识。于是大龄剩男看嫂子,城里人看小镇风味,孤独者看三代同堂,减肥的看碳水摄入。“骚”指向受众的内心之痒,所挠之处皆是现代症候。

有高中生曾留言徐大sao:“我并不在乎你的那些吃的,我只是羡慕你的生活,你和家人的关系。而不像我每天碌碌无为还要为高考发愁,生活在家暴的家庭,我真的是受够了。”

看不懂的郭老师和徐大SAO,后现代网红的一声号角?

一边渗入日常生活,另一边又在消解意义。郭老师和徐大sao,成为了一类“浅深度”商品。浅到围城外的困惑鄙夷,深到围城内的黯然销魂,你还不好意思说谁真的错了。

哪里是网红变怪,分明是人们五行缺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