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邮轮钻石公主号确诊新冠肺炎多少人3700乘客海上隔离14天生活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2月9日,停靠日本横滨港外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新增6例确诊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包括前一日的感染者总数64人在内,目前船上已有70人确诊感染。另外有逾百人感到身体不适。

"恐怖邮轮"确诊70例新冠肺炎 母公司市值跌数百亿

日本检疫人员登上“钻石公主号”

雷达财经出品文|长帆编|沧海

2月9日,停靠日本横滨港外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新增6例确诊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包括前一日的感染者总数64人在内,目前船上已有70人确诊感染。另外有逾百人感到身体不适。

雷达财经注意到,“钻石公主号”邮轮感染人数远超日本本土的确诊总数。这是除了中国大陆以外,最多的群聚感染事件。

目前,邮轮上有2508名游客,其中1285名日本人、470名香港人、425名美国人、215名加拿大人、40名英国人、25名俄罗斯人、20名中国台湾人、15名以色列人和13名新西兰人等。此外,邮轮上还有1063名工作人员。

自1月20日起航以来,“钻石公主号”所属母公司嘉年华邮轮股价蒸发超460亿元人民币。

“钻石公主号”并非孤例,“世界梦号”乘客也被发现感染新冠肺炎。此外,受疫情影响,一些邮轮在大海游荡,无处着岸。

专家估计,某些邮轮公司因为取消航次直接损失在7-10亿元左右。

01

危险旅程

公开资料显示,“钻石公主号”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华邮轮之一,是邮轮品牌“公主号”系列船队中体积最庞大、设施最完善的世界顶级豪华邮轮之一,被誉为“移动的海上五星级酒店”,吃、喝、玩、乐,一应俱全。

1月20日,邮轮满载来自56个国家和地区的2666名船客(其中一半是日本人)和1045名工作人员从横滨出发。其中,有一名80岁的香港老人搭乘“钻石公主号”回香港。

"恐怖邮轮"确诊70例新冠肺炎 母公司市值跌数百亿

1月25日,老人在香港启德邮轮码头上岸,1月30日开始发烧并入住香港明爱医院,2月1日确诊新型冠状病毒。香港卫生署估计其发病日期是1月23日。

在老人下船后,邮轮前往台湾。1月31日,“钻石公主号”在台湾基隆靠岸,乘客下船在台北市、新北市、基隆市地区数十景点游览。

2月3日晚上,“钻石公主号”在横滨港靠岸,日本厚生劳动省登船,为120名有发烧或咳嗽的乘客及153名与该港男有接触的乘客进行采验。首批31人出结果,当中10人确诊,包括3名日本人,3名中国香港人,2名澳洲人,1名美国人,1名菲律宾人。

"恐怖邮轮"确诊70例新冠肺炎 母公司市值跌数百亿

"恐怖邮轮"确诊70例新冠肺炎 母公司市值跌数百亿

确诊情况时间表

2月4日,部分乘客在停泊期间检测有病毒阳性反应,该船和所有船上游客被日本厚生劳动省隔离检疫。

尽管有岸上接济,船上隔离的日子并不好过。游轮上超过1000位是70岁以上老人,部分客舱里连窗户都没有。一名乘客讲述了船上的隔离生活,人们打发时间的方法包括在电视上查看邮轮的位置,给玩具戴上口罩……

在隔离期间,一名老年船客在阳台上挂出了一面日本国旗,上面用日文写着硕大的“缺乏药物”字样。两位美国游客录视频喊话:“特朗普,救救我们!”

"恐怖邮轮"确诊70例新冠肺炎 母公司市值跌数百亿

美国游客录视频喊话:“特朗普,救救我们!”

2月6日,日本官方公布,停靠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再出现10例确诊病例。

2月7日,日本官方表示“钻石公主号”邮轮再新增41宗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其中包括21位日本籍、8位美国籍、5名澳洲籍、5名加拿大籍、1名英国籍、1名阿根廷籍,至此被列为检测对象的273人已全部检测完毕,船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累计达61例。

2月8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邮轮新增3人确诊感染新型肺炎,2人属美国籍、1人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籍,累计有64人确诊。

2月9日,又有6人被宣布确诊感染新型武汉冠状肺炎,累计增至70人,另外有逾百人感到身体不适。

隔离需要14天,游客们还需要熬过漫长的9天。

02

股价暴跌

“钻石公主号”由公主邮轮公司运营,该公司隶属于嘉年华邮轮公司。

嘉年华邮轮公司于1972年在巴拿马成立,是世界上最大的邮轮公司之一。据估计,2018年嘉年华邮轮公司在邮轮行业收入中所占份额为8.9%,乘客比例为22.0%。嘉年华邮轮公司拥有26艘船舶,是嘉年华集团中最大的船队。

据老虎证券数据,1月20日以来,嘉年华邮轮股价累计下跌9.7美元,累计蒸发市值66.35亿美元。按照最新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464.46亿元。

"恐怖邮轮"确诊70例新冠肺炎 母公司市值跌数百亿

公司股价走势图

财务数据显示,嘉年华邮轮2018财年总收入为188.81亿美元,较2017年增加13.71亿美元,其邮轮运营总收入为186.09亿美元,占总收入比例近99%,同比增长7.7%。

今年1月28日,嘉年华邮轮发布2019年经营业绩,公司实现邮轮营业收入为208.25亿美元,同比上涨10.3%;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29.90亿美元,同比下降5.14%;

03

大海游荡

“钻石公主号”并非唯一爆发疫情的邮轮。2020年1月19日,“世界梦号”于由广州南沙往越南的航次启程,先到香港让206位乘客登船,再于同日抵达广州南沙接载4400多名旅客,然后展开往越南的旅程。

"恐怖邮轮"确诊70例新冠肺炎 母公司市值跌数百亿

世界梦号 资料图

2月3日,“世界梦号”所属公司星梦邮轮接获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知,“世界梦号”于1月19至24日由广州南沙往越南的航次,有3名中国大陆旅客被确诊新型武汉冠状肺炎。

2月5日,邮轮回到香港停泊在启德邮轮码头,由于须接受卫生署检疫,船上的乘客及船员未能下船,这时船上约有1800多名乘客,大部分是香港居民,也有其他外籍旅客。

2月8日,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表示,截至下午4时,船上35员工及9名乘客曾发烧或呈现呼吸道病征。现时船上乘客与广州确诊患者没有直接接触,但大部分员工曾在1月19日至24日曾与患者接触,为谨慎起见,将对所有员工进行病毒测试,由于涉及1800名员工,估计需时4日。

2月9日,新京报援引香港媒体报道称,卫生防护中心港口卫生科总港口卫生主任梁耀康指出,船员样本采集在2月9日下午提前完成测试,所有结果呈阴性反应,署方已完成船只的检疫工作,船上所有乘客及船员可下船。船员及乘客于下午5时半下船。

此外,多艘邮轮虽然未发现疫情,但已受到巨大影响。

宝瓶星号是隶属丽星邮轮旗下的一艘豪华邮轮,船籍为巴哈马。

2020年2月4日,宝瓶星号自基隆港出发,2月5日至6日停靠日本那霸,原定2月7日返回基隆港。船上载有旅客1738名。游客当中有40余人有中港澳旅游史。

2月6日,由于邮轮“钻石公主号”及世界梦号均发现有确诊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宣布自即日起禁止国际邮轮靠泊台湾港口,宝瓶星号当时仍在日本那霸外海。2月9日,宝瓶星号上午完成物资补给,中午暂时离港。

邮轮“威士特丹号”从荷兰鹿特丹出发,2020年1月30日抵逹香港。2月1日从香港再启航,当时船上原有687乘客继续旅程,另外有约800名乘客从香港上船,邮轮共载有2257人。

"恐怖邮轮"确诊70例新冠肺炎 母公司市值跌数百亿

威士特丹号 资料图

2月3日,邮轮原定在菲律宾马尼拉靠岸,但因为担心疫情,被菲律宾马尼拉拒绝停靠。

2月5日,威士特丹号驶离高雄港,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表示,威士特丹号并无确诊个案,惟为求慎重,已限制船上38名有咳嗽等呼吸道症状但无中国旅游史之旅客上船后不得再下船。

2月6日,日本决定不批准威士特丹号入境。2月7日,韩国釜山港湾公社表示,韩国检疫部门全面提升检疫标准,在综合考虑各项因素后决定取消该邮轮停靠釜山港。同日,关岛总督办公室发表声明,不准威士特丹号靠岸。

“威士特丹号”所属荷美轮船公司发表声明称,公司正与美国国务院、美国海军、荷兰政府接洽,正在寻找可以让威士特丹号乘客上岸的港口。

据国际船舶网1月29日数据,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持续扩散影响,已有8艘邮轮停航,累计14个航次损失近4亿元,五家世界知名邮轮公司在中国母港的多艘豪华邮轮不得不停航待命,

2020年1月30日,代表全球60家成员的国际邮轮协会(CLIA)发布声明,认为游客的安全和健康是协会成员的第一要务,暂停从中国大陆出发的船员往来,禁止过去14天内从中国大陆出发或者途径中国大陆的任何个人登船,包括乘客和船员。

作为世界最大的游轮运营商,嘉年华集团亚洲区主席陈然峰表示,根据中国政府及港口当局建议,旗下歌诗达邮轮取消近期部署在中国各大港口所有航次。

上海国际邮轮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叶欣梁表示,某些邮轮公司因为取消航次直接损失在7-10亿元左右,小型邮轮公司的损失也在5000万元左右,而为邮轮公司和港口配套的其他供应商、企业等,相关损失初步预计在10亿元左右。

“在邮轮这样的封闭空间内,人们居住的船舱相隔很近。这种情况下,通过呼吸道传播的传染病很容易在人群中散播。现在没有人对这种新型病毒有免疫力,这种隔离方式可能会让被感染者的数量持续增高。”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高级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Amesh Adalja)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截至2月9日记者发稿时,载有2666名乘客,1045名船员的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已确诊64例新冠肺炎病例。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船内剩余的3600余人将继续待在客舱内观察至本月19日。

在世卫组织的统计中,确诊时未入境的乘客被单列在其他地区(other)一栏。这艘停靠在横滨港内的巨轮成为了全球新冠疫情统计里如“孤岛”一般的存在。

人心惶惶:漂浮的“监狱”?

每天,被隔离的逾3600人只能坐在房间等着工作人员送餐、看电视。后来,在船方与日本当局沟通后,内舱和非阳台客舱的乘客被允许分批分时段去到甲板放风1.5个小时。一位中国香港船客在推特上表示,隔离期间家人就住在隔壁也见不到,只能在每天的放风时间见面。

随着隔离时间的增加,恐慌的情绪也在“钻石公主号”蔓延。有游客表示:“我一直听到附近房间的外国人在痛苦地咳嗽……今天或者明天我可能就被感染了。” 一对美国夫妇更是在社交网络上喊话:“川普,救救我们!”

而美国政府则对日本政府的反应表示赞赏,在船上隔离14天是预防病毒传播的最佳方法。美国卫生当局表示,没有计划(让美国乘客)提早下船或离开日本。

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乘客及其家属在社交网络上发出声音,抱怨缺少药物和食物。有媒体拍到,一名老年船客在阳台上挂出了一面日本国旗,上面用日文写着硕大的“缺乏药物”字样。作为邮轮产品的主要客户群体之一,老人们的常用药即将消耗殆尽。

生活用品方面也开始捉襟见肘。英国乘客大卫·阿贝尔反映道:“房间里只有肥皂和沐浴液,仅能维持内衣裤的换洗,我只有在社交媒体开直播的时候才穿上脏衣服,多数时候只能选择不穿衣服。”而58岁的艾伦则抱怨船上为他们提供的食物不再新鲜。

7日,邮轮方面表示,船上的物资和人力供应是有保障的,新的一批补给很快会被送到船上,包括口罩、乘客所需的药品、食物等,日本政府也为邮轮提供了额外的人力支持。

此外,也有乘客抱怨无法尽快得知最新的消息。密闭的空间加上相对封闭的信息渠道将邮轮上恐慌不安的情绪不断放大,甚至有船客表示:“这不是豪华游轮之旅,而是一座漂浮的监狱。”

“钻石公主”号的乘客在甲板上透气[图片来源:推主@daxa_tw(经授权使用)]

密闭空间:或加速病毒传播

尽管那些被确诊的感染者已经下船被送往医院,但许多乘客依然感到不安——因为大家和那些被转移的人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乘客石田雅子表示:“检疫人员仅在第一天登船时对乘客做了筛选和检查,此后未安排进一步的健康检查。只是告知我们发烧时要立即报告。(但)如果一直待在船上,中央空调的使用很可能造成交叉传染。”

“当务之急是让船上乘客离开这艘船,并让需要的人得到对应的医疗援助。”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高级学者阿梅什·阿达利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一名中国船员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船上大概有20名中国船员。虽然乘客已经隔离,但船员们的防护措施比较少,冒着很大的风险在工作。每天只发一个口罩,员工餐厅也没有隔离就餐,有几名员工已经出现发烧症状。

2月7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大臣加藤胜伸对外表示:“密闭空间或导致新一轮传染。新病例的传染源已经不完全是那位香港船客,有一些是由于在密闭空间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反复接触造成的。”

隔离形势严峻:谁来保障安全隔离?

自2月1日得知搭乘过“钻石公主”号的香港游客确诊感染后,邮轮公司就陆续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紧急进行病毒检疫;增加船上的消毒频次;开始给每个房间派发口罩、温度计和橡胶手套;建立疫情上报机制等。

但事实上,钻石公主号的隔离形势不容乐观,如何防止疫情在隔离期间进一步扩大成了日本当地最现实和最紧迫的问题之一。

邮轮方面表示,公司的船只和医护人员都配备了良好的装备来预防和控制传染病的传播,包括冠状病毒。目前,钻石公主号正遵循国际和地方卫生机构的指导,对船只进行严格的清洁和消毒,仍在履职的工作人员都是通过厚生劳动省检测的。

日本权威卫生机构也已紧急介入,与邮轮紧密合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最大程度减少传染性疾病在船上的输入和扩散。

此前日本防卫省宣布,为向邮轮上的乘客提供生活帮助,将派遣自卫队员上船服务。近百名自卫队员将负责为不能走出客房的乘客发放食品和生活用品等。同时,自卫队方面还向船上派出2名医生,协助厚生劳动省加强船上乘客的健康管理问题。

但这些措施在一些乘客眼里还是显得“杯水车薪”。他们仍然担心在船上隔离期间的安全,渴望能够转移到更加安全的隔离区。

对于下一步将采取怎样的措施,日本厚生劳动省和横滨市暂未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不过有消息称,日本政府或许已经在考虑,将所有人尽快带离这座“孤岛”。

“钻石公主”号的检疫人员[图片来源:推主@daxa_tw(经授权使用)]

乘客巡游:沿途国家和地区拉响警报

钻石公主号邮轮 1 月 20 日从横滨出发,22日停靠鹿儿岛,25日抵达中国香港,1月27日停靠越南岘港,1月28日停靠越南下龙湾,1 月 31 日停靠中国台湾基隆港,2月1日在冲绳县那霸市停靠,2月3日返回横滨。

船上不断增长的确诊病例无疑给邮轮途经地区拉响了警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邮轮停泊于那霸港口时,当时船上2679名乘客中有大多数人曾下船在冲绳县内观光,且有13名乘客和9名船员乘坐飞机离开了冲绳。

那霸市公共卫生办公室官员高水孝弘表示:“1号下船的2600余名乘客没有在隔离检查站显示出任何症状。我们没有关于他们身份的详细信息,因此很难追踪他们在冲绳的路线。我们正在追踪乘坐公共汽车和出租车旅行乘客的游玩路线。”

当邮轮停靠在鹿儿岛时,许多乘客乘旅游巴士参加了观光旅行。目前,当地政府已要求鹿儿岛的导游及大巴司机接受健康观察。

中国香港地区的卫生防护中心表示:“针对‘钻石公主’号在港下船的乘客,已及时展开流行病学调查及接触者追踪工作。”

而中国台湾地区有关方面称:“近千名游客搭乘巴士前往双北旅游,行程景点包含台北故宫、基隆庙口、九份、台北101、西门町等。目前已成立调查小组,并于6日完成初步疫情调查,了解了乘客下船活动路线,并对接触者分类追踪等。对于当日未随船离境者均已掌握名单并进行14天居家隔离及健康监测。”

台北101也表示,全数游客进入台北101观景台前,皆透过红外线热显像仪和测温枪监测体温,确认皆无发烧症状,且所有第一线服务人员皆有配戴口罩。此外,记者了解到,热门旅游景点九份也进行了全面消毒。

多艘邮轮相继隔离:不安情绪涌动

与日本“钻石公主”号遭遇相似命运的还有另外三艘邮轮:星梦邮轮“世界梦”号、“威士特丹”号以及“海洋圣歌”号。

2月5日,“世界梦号”邮轮紧急返回中国香港启德游轮码头,船上1800多名游客和数量相当的船务人员都必须在船上完成新冠肺炎病毒测试。在检疫工作未完成之前,没有特区卫生署许可,全部乘客及员工都不能下船。据BBC报道,截至2月8日,船上已出现8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2月8日,载有2257多人的“威士特丹”号邮轮因船上有发烧人员被美国关岛拒绝入境,此前该邮轮已遭菲律宾、中国台湾和日本拒绝入境。

记者了解到,4日在中国台湾高雄停靠时,船上38人出现了发烧等症状。当地政府拒绝他们下船。2月6日,日本当局拒绝入境,并要求其立即返回香港。游轮上还有5名日本人,日本也要求他们跟随游轮回到香港后再返回。

目前,“威士特丹”号正在海上漂泊,寻求下一个落脚点。一位澳洲乘客绝望地表示:“没有人想要我们。船上的每个人都活在恐惧中。我不知道自己和家人将被带到什么地方。”

而2月7日,停靠在纽约市附近的“海洋圣歌号”邮轮上的27名中国籍乘客紧急接受美国疾控中心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查,其中4名中国乘客被送往医院接受进一步检测。据CNBC报道,其他23名中国公民没有出现任何症状,预计将前往纽瓦克的国际机场乘飞机返回中国。

目前船上的具体人数还未公布。剩下乘客正等待美国疾控中心的下一步通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