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蜂进深圳24小时营业无接触收银便利蜂老板是谁庄辰超加盟费多少-吸收财讯

便利蜂进深圳24小时营业无接触收银便利蜂老板是谁庄辰超加盟费多少

用户在结账时可以使用自助收银机或手机扫码,全程无需接触公共设备。另外,疫情期间,便利蜂门店除了每天进行清洁消毒以外,还严格对员工进行岗前体温测量,要求每小时洗手消毒,店内配有免洗洗手液,用户也能免费使用。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在便利蜂深圳门店中可以看到,店内设有专门的热餐玻璃柜,有香菇滑鸡、麻辣巴沙鱼、萝卜牛腩等丰富的快餐菜品,在华南便利店里传统的车仔面和关东煮之外,为白领人群和社区居民提供了更多餐食选择。

2月10日,24小时营业便利店“便利蜂”在深圳深房广场开业,这也是便利蜂在华南市场的第一家门店,主推“无接触式服务”和热餐制售服务。

便利蜂华南首店开进深圳,24小时营业,无接触收银减少疫情风险

据介绍,从成立至今便利蜂一直力推“无接触式服务”,此次也将这一服务落地华南市场。从结账到买咖啡,用户全程都可以自助进行,在此防疫期间可以大大降低人传人的风险。比如,用户在结账时可以使用自助收银机或手机扫码,全程无需接触公共设备。另外,疫情期间,便利蜂门店除了每天进行清洁消毒以外,还严格对员工进行岗前体温测量,要求每小时洗手消毒,店内配有免洗洗手液,用户也能免费使用。

便利蜂华南首店开进深圳,24小时营业,无接触收银减少疫情风险

与7-eleven、全家等传统便利店不同的是,除了便当、饭团、关东煮等常见的鲜食以外,便利蜂还首次将“热餐”引入华南便利店市场,这也是便利蜂的第二个主打特色。在便利蜂深圳门店中可以看到,店内设有专门的热餐玻璃柜,有香菇滑鸡、麻辣巴沙鱼、萝卜牛腩等丰富的快餐菜品,在华南便利店里传统的车仔面和关东煮之外,为白领人群和社区居民提供了更多餐食选择。

公开资料显示,便利蜂于2017年2月在北京成立,门店全部直营,主要分布于北京、天津、上海等14个大中城市。

据悉,便利蜂所有门店的日常经营决策不是由店长来控制,而是一套基于数据和算法的中央系统来下达。“数字驱动有利于千店千面的实现,当用户的个性化需求通过数据反馈至云端,自动订货系统会迅速响应,向不同门店输出不同的SKU,最终实现门店服务标准化、商品结构个性化”,便利蜂执行董事薛恩远向记者透露,针对深圳用户的需求,当地门店的商品也将与华东、华北有所区别。

如果不是在中关村工作,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便利蜂?

点击此处添加图注内容

2016年,马爸爸在云栖大会开幕演讲中,将“新零售”定位未来将颠覆各行各业的五大变革之一。尽管很多人爱吐槽马爸爸放嘴炮这件事,但也从来没有谁小看这从马爸爸嘴里放出的预言炮。

一个新概念的提出到出现市场行为常常有一个反应的时间,而这一次,最先冒头的不再是大牛们扶持起来的创业公司,而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品牌。在不久后的几个月,也就是今年年初,这个打着新零售,融入互联网元素的便利店,开始在北京传统便利店行业里搅动风云。

一出手,便引来原有从业者说出这样的话:“他们是典型的颠覆性人才,这是要颠覆便利店的商业本质啊,太伟大了!”是钦佩还是讽刺,自行体会。但至少说明了一点,便利蜂真的与传统便利店一点也不一样。

常规,就是用来打破的

开店之初,便引来众人围观,不,是引来众人看笑话。传统便利店经营多年积攒的经验教训,便利蜂一点也没学到。在外人看来,便利蜂就像是刚转学来的差生,在走偏的道路上放飞自我,毫无顾忌。

▌门店面积

传统便利店非常珍惜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因为客单价和毛利都不高,所以在店铺大小的选择上十分讲究,目标是充分利用每一个空间。

相比之下,便利蜂如同一个纨绔的富二代。位于中观村的几家店,面积又大,又“空旷”,二楼还配备免费的饮食专区。

同行看过只评俩字儿,“奢侈,胡闹”。

▌货架摆放(货品+收银)

都说便利店很在意坪效了,所以你会发现很多小便利店,恨不得摆满货品,过道只容得下两个侧身而过的人。

都说便利蜂是富二代了,货架之间的距离要大,再大点,再再大点,能并排躺下几个人就可以了。 更特别的是,作为“富二代”该有的风度,便利蜂去掉了便利店的黄金区域——收银陈列。

▌货品上架时间

拿面包为例。一般便利店,面包的上架时间在早上7点半之前。但是,有记者观察便利蜂的面包上架时间都是在下午两三点左右。自动为在货架上停留时间本就很有限的面包再减少半天。面包表示很委屈。

▌互联网基因

便利蜂的互联网基因是APP,并提供了创新的四种并没有提高效率的购物方式:线上支付、线下自助购物、线上购买后自提、送货上门。

正是因为以上者一系列的非常规之举,让很多人认为便利蜂的投资人和创始人是人傻钱多。所以,刚成立不久的便利蜂被无数同行看笑话,被无数外行媒体分析这条路的可行性。

点击此处添加图注内容

但仔细想想,整个逻辑是说不通的。

便利蜂的投资人与创始人是离开“去哪儿”后,成立公司斑马资本的庄辰超。当这些改变,连一个外行媒体都能将其中纰漏说得头头是道时,便利蜂为何仍然固执前行?庄辰超和他的便利蜂到底想干嘛?

人们带着疑问盯着便利蜂,然后便利蜂就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去了。直到9月初,被一条称便利蜂大幅度裁员的报道炸了出来。

不久前,有媒体借此机会采访了久未露面的庄辰超。从采访中,我们能找到一些便利蜂特立独行原因的蛛丝马迹。

便利蜂在公司愿景中说,“便利蜂将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改良现有的零售模式。使用大数据和智能软硬件,突破固有的便利店购物体验,以用户为中心,围绕每个用户个体进行专属服务,使用户获得切实的便利。”

采访中,庄辰超也解释说便利蜂的“销声匿迹”是为了获得“纯净”的数据。而便利蜂想要做到的目标就是通过对数据的分析与沉淀,做到对每位用户进行专属服务,最终做到千店千面。

模式熟悉吗?

剥开层层外衣,低头看到的是新零售的核儿。

“企业以互联网为依托,通过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手段,对商品的生产、流通与销售过程进行升级改造,进而重塑业态结构与生态圈,并对线上服务、线下体验以及现代物流进行深度融合的零售新模式”。

对比一下新零售的典型代表“盒马生鲜”,就会发现本质无二。盒马生鲜的模式核心,就是通过大数据获得更加精准的目标消费者定位,完善供应链,实现个性化的消费需求,“千人千面”。

在店面的体验上,盒马生鲜同样选择大空间的门店,精致设计,良好的服务,更完善的功能配置。而消费方式上,盒马生鲜实现消费者“所想既所得“,可以线下自助购物或线上购买后送货上门。

点击此处添加图注内容

尽管模式相似,但大家对盒马生鲜显然更有包容度,大多持观望态度。这也与在此之前市场上没有出现大规模开设专门的生鲜超市有关系。可以说,盒马生鲜的出现意味着全新的尝试。

反观便利蜂,大家对其失败深信不疑的原因是,已有的成熟的便利店市场。无论是7-11还是全时,通过多年的经营已经摸索出了行业规律与成功经验。人们习惯了按部就班,认为踩着前人的脚印一步一步绝对不会出错。而此时出现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着实令人不悦。

可是,这个时代,互联网与科技已经带给人们太多惊喜和改变,这个世界的“不可能“正在一点点变少,而打破常规就是第一步。

理论上讲,无论是盒马生鲜还是便利蜂,都是新零售的实验品。将新零售的理念套用在传统的便利店上能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 这本身就是一个挑战。

庄辰超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同的是,他认为自己一定会成功。

便利蜂如此快速的开店,是投资人庄辰超雄厚资本的推动呢,还是来自邻家、7-11管理团队的高效?在专程考察了便利蜂的几个门店之后,我发现,在它快速发展的背后,隐藏了几个致命的问题。现以它在中关村之外开的第一家门店蓝堡店为例,简要地分析它存在的几个问题。

1、定位。一般来说,便利店按服务的目标顾客可分为社区便利和商务便利。社区便利店是为社区居民提供日常生活便利的,商务便利是为商务办公白领提供办公生活便利。7-11在日本是以社区便利为主,而进入北京则主要是商务便利。由于社区便利和商务便利服务的目标顾客不同,因而在门店选址、经营商品、店面布局、商品陈列、服务内容等方面都不相同。而便利蜂蓝堡店的定位就让人看不明白。说它是社区便利吧,它的商品品类、店面布局却有明里的商务风。说它是商务便利吧,它的选址尽管在CBD区,但却在蓝堡住宅的楼下,离最近的蓝堡1座写字楼至少有300米以上,且在它的背面。我在和门店负责人聊了蓝堡店的周边环境和交通条件后,我问他:你这家店的定位是哪部份顾客?他想了半天,似乎也很难说清。

2、选址。蓝堡店位于朝阳区西大望路蓝堡国际中心2座南侧一条破旧小街的一楼,尽管它是在CBD的核心区,但它的东面是SKP(星光天地购物中心),中间隔了一条宽阔的马路和隔离带。西面是万达广场的公寓楼,一条拐了好几个弯的小马路才能通达。南边正对的是一排破旧低档的店铺,北边靠着蓝堡公寓的住宅,再往北才是蓝堡国际的写字楼,但也要拐一个大弯走300多米才能到达。即使处在蓝堡住宅的一楼,但楼道的出入口也都不在它的那一侧。可以说它的位置是CBD中心区内一个非常背冷的地方。如果单独给这个门店的选址打分,应该是一个不及格分。我们都知道,商业第一是位置,第二是位置,第三还是位置。但便利蜂急于打入国贸CBD区而降低了选址标准的做法,实在让人看不懂。

3、面积。因适合在便利店销售的商品SKU数量一般为800个左右,便利店的面积一般都在100平米以内,超过了100平米,则坪效就会降低。由于是方便顾客购买,门店都是开在昭示性、易达性都很好的一楼。但便利蜂蓝堡店的面积却有200平米,除一楼陈列商品销售外,二楼还专辟出一个顾客自助咖啡、用餐、休息的区域,再多余的区域被用作办公和临时仓库。这对于只有不到800个SKU的便利店来说,实在是有点侈华和浪费。我在周围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并做了一个估算:蓝堡店的租金每平米每天约15元,则它每天租金应该在3000元。它的每天销售额约9000元。如果将二楼作为休闲区,那它的消售坪效很低,毛利坪效就会极低。如果便利蜂真的不差钱,是可以去多开几个门店,但不是开几个带休息区的大店。

4、24小时营业。一般的便利店都是24小时营业,这既是为了方便顾客的需要,也是边际成本最小的保证,这就要求便利店的周边24小时都有消费的顾客。但据我和蓝堡店的店员现场交流,它现在每天平均营业额不到9000元,晚上20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的营业额却只有2000元,不到五分之一,但这夜间的11个小时时间段内,却包括了晚上人们还没睡的20点~23点和人们已起床的早上6点~7点,如果扣除了这四个小时,还有多少销售额呢?为了保证24小时的夜间营业,他们还要安排2个员工值班,再加上上一个夜班休息一天的轮休,便利蜂蓝堡店就要多安排4名员工,每人每月约5000元工资共20000元。如果算上晚上的水电消耗费用,则它晚上的销售收入是很难弥补员工工资和水电费用的。作为一个高房租、低营业额、低毛利、低坪效的蓝堡店,这种为24小时的便利值得吗?

便利店是一个进入门槛很低的零售,低到一对进城夫妻也能开一家。便利店又是一个管理水平要求极高的零售,高到象日本伊藤洋华堂用了40多年才经营好了一个7-11。在北京,流传着一则便利店经营难的“三个半”原因:北京天气冷,人们都不愿意出门,所以只能做“半年”生意;北京马路宽且隔离带多,所以只能做“半边路”生意;北京人不习惯夜生活,所以只能做“半天”生意。作为一个聘请了7-11、邻家等专业团队的便利蜂,对便利店经营中的几个主要问题:便利定位、门店选址、面积控制、商品管理、店面管理、成本控制、供应链管理和顾客管理等应该是掌握的得心应手、熟记于心了。但在蓝堡店中,门店选址和店面控制这开店的第一,就似乎在财大气粗、大干快上面前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难免让让人怀疑:在斑马资本30亿元强力推动下,便利蜂的快速拓店,是不是有一点只为跑马圈地而忽视了便利店的本质呢?

全新的便利蜂无人便利店较普通便利店在购物、配送以及食品安全方面均运用了更多的科技手段,为旅客提供了更加新颖、便捷的购物体验。

在购物方面,店内实现以移动端为核心的无人全自助式购物,店内商品全部使用电子标签,消费者只需通过手机APP扫描商品条码即可完成自助购物及结算流程,极大的节省了结账排队的时间。

在商品选择方面,店内拥有食品、饮料、生鲜、水果、日用百货等各类商品,满足广大旅客的多元化、一站式购物需求。

在商品库存及安全管控方面,店内商品可依据实际销售情况自动向后台提出补货申请,确保商品供应充足。在商品配送过程中,可通过安装在配送车辆货箱内的环境传感器进行全程温度监控,确保商品保质保鲜。

同时,店面还利用电子价签技术管控临期商品,通过价签颜色变化,及时监控商品售卖时间及临期商品下架时限,最大限度地排除人为操作隐患,实现食品安全的数据化和自动化管控,提升门店的食品安全管控水平,为旅客所购商品提供质量保证。

在此基础上,全新的无人便利店充分考虑首都机场的实际运行情况,设置了呼叫系统,消费者购物过程中如有任何问题及需求,均可召唤专属服务,使旅客获得切实的便利。

据悉,首都机场商贸公司在后期还将继续丰富无人便利店的服务功能,为顾客提供更加高效、便捷、智能化的购物体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