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穿丝袜裤的故事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选择踩脚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我一直以为男性朋友穿女性袜裤是一种羞耻,那种健美的紧绷感总是和窈窕捆绑在一起,这是男孩不配拥有的温柔。但时代教育了我,我错了。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说实话要不是曝出来了,谁都不会想到背后居然有这么大一个群体。

各路网友们的态度也是一反常态的尊敬。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某网店买家秀区,一不动产销售精英图文并茂的向大家炫耀着不生冻疮的秘密。

“裸脚的裤腿会漂,连袜的滋生烦恼。”

关于为什么选择踩脚,老哥在追评里表示这是一种中庸之道。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社交媒体上,工地出纳张哥用一张腿照揭示了自己为什么能在寒风中保持苗条。

“同事叫我凉起超,前台称我深功豹。”

手腕上的绿水鬼只是社交门票,西装下的裤袜才是张哥真正的生产资料。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一位疑似女性的网友表示,她担心男人一旦上了这条道,冬季的鲜肉会更加让她受不了。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但若AJ男孩已能剥夺她的心跳,下面这反季老北京比基尼估计可以直接宣判她爱情的死掉。

腕上佛珠为男性的品味和尊荣增添魅力,臀下欧式家俬诉说着哥们我粗中有细。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当然肯定有网友敢对其中的不合理,提出义正言辞的质疑。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不过我认为问这类问题的全在杞人忧天而已。

事实上当我试图在网络的深海里探寻这个迷之操作的起源时,我发现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几乎每年的这几天,总会有一大群内敛的爱美男性在网络上与陌生人互相倾诉,和人才们辩论前途。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2015年的冬季,甚至还曾有人在互联网上悬赏5枚金币,只求看到自己坚持的意义。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虽然最后我依然没能弄清来历,但通过广大网友的问答我看到了浮华背后,听到了幕后的哭泣。

我知道了原来这不是一个轻易的选择,每个上道者内心都充满了矛盾。这些经历丰富了这个群体在我脑中的形象,让我了解到行为背后的动机。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几乎在各大平台上,你都能搜索到关于如何看待男生穿女生打底裤的信息。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当我们谈论男生穿打底裤的时候,我们到底谈论的是什么?

下面这位网友就从材料学与经济学的角度回答了这个问题。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另外还有网友把穿打底裤上升到了哲学的程度。

“想要在社会上混就别太在意别人的看法。”

这话酷到让我仿佛看见了他腰下的水晶袜裤。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下面这位“热心网友”更是从法律和文学的角度,为男生穿袜裤提供了强大的理论武器。

甚至为了让回答更加有理有据,这位deep大佬不惜自曝,并痛斥了不守规矩的同素异形体。

31赞0踩的战绩最终也证明了社会对他的认可。这样的人物配得上这样ID。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不过在我看来男生穿打底裤可以是文化问题、生理问题、道德问题、乃至社会问题,但我绝没想到它还可以是医学问题!

是的,在打探消息的过程中,我曾预想过据点的各种可能。但当我无意中发现健康问答平台竟然是才是大本营,这样的现实还是让我大吃了一惊。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事实上我很好奇,男生穿打底裤不说咨询泌尿科医生的意见,好歹也该让骨科专家来回答这个问题。

不过实际中什么行当的老师都有,这治脑梗塞的真的能就这个问题给出建议?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还有治肛肠科的来答题。

嗯,这个好像还能扯上点逻辑。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最好笑的是还真有骨科副主任来答题,还把鲁迅先生都搬出来了。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不过这样一位导师也未能解决我们患者朋友的心病。

而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医生回答”都失去了耐心。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在按图索骥查找相关消息时,我在某心理咨询网站上看到了这条迄今为止对男生背叛秋裤最深度动情的回答。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文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结构丰富,论点清晰。

用天堂地狱这种商业性的话术作比喻,以辩证的方法从个人成长角度对整个事件做出了分析。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正当我快要在这位心理导师面前赤身裸体,五体投地之时,文章突然峰回路转,有机自然的过度到了广告部分。

通过“展示问题—你的麻烦—我来帮你”的逻辑,作者用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让我入迷,并试图将付费的概念传达到我的脑子里。

当然最后我没有用转账向这位老师表达自己的尊敬。

毕竟我只是想知道如何科学看待男生穿打底裤而已,最后你们却告诉我这是种病。

网上到底有多少男的,在偷偷买女式袜裤?

最后我决定不相信医生的胡逼,并遵从自己内心的真理。

我代表我的同事,小伟,问大家一个最后的问题,那就是当迷茫的男孩穿上裤袜后,如何才可以做到枪弹分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