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乡鸡束从轩老家是哪里的银行联系授信整夜睡不着担忧员工安全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世界在你眼前,为你导航!

 

老乡鸡束从轩:已有银行联系 整夜睡不着担忧员工安全

老乡鸡门店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几乎一夜之间,因为手撕员工“减薪”联名信,并硬核表态“宁亏5亿、卖房卖车,也要让1.6万员工有饭吃、有班上”的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和西贝董事长贾国龙一样,成为非常时期的餐饮业“网络红人”。

2月10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专访时束从轩独家透露,昨天光大银行、建设银行以及本地的一家银行共三家银行主动和他们联系,预计老乡鸡会和西贝一样获得5个亿的授信额度,先期2个亿流动资金贷款预计本周就会到账。

对于资金到账后的用途,“第一是发工资,主要是发工资。”束从轩强调。

而关于有序复工,他最担忧的还是员工安全,“整夜睡不着。”

回应网络走红:一开始只是为和员工交交底、不后悔“卖房卖车”的表态

对于自己的意外走红,束从轩坦言,“一开始,只是为了和员工聊聊天、交交底。”

据束从轩表示,当时这个视频首先是对内部员工发的,因为老乡鸡全国店面广、人也多,这个时候员工需要知道公司的方向、老板的声音,所以他就以视频方式和员工聊聊天、交交底,只是后来公司团队看到这个视频觉得不错,建议公开。

“我也没多想,就说公开吧,没想到有这么多的网友、企业、老百姓、媒体关注。真的没想到。”束从轩说。

而对于外界给他“中国好老板”的称谓,束从轩坦言“责任更大、压力更大。”但他同时强调,不后悔“卖房卖车”的表态,对此,他的家里人也表示支持。“越是这样(网络走红),我们企业越不能倒,再难我也要带领企业度过难关,还要帮到更多企业。”

不过,在被点赞“中国好老板”“硬核老板”的同时,也有部分网络声音质疑老乡鸡这是“危机营销”。

“我觉得有这样的声音也正常,外面有一些朋友对我们了解不够,缺乏这方面的沟通,对我们一个企业来讲,是一个生死关,疫情实在考验我们企业和人性。这是一个很难熬的艰难时刻,我们很多企业成本不停增加,包括现金流往下掉,都是真金白银,这个时候更多考虑自救,没什么心思来做什么所谓的‘危机营销’。”束从轩表示。

走红第一天:获银行授信、凌晨3点才睡、高管主动住公司

谈及昨天(2月9日)在网络上刷屏式走红,束从轩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视频发出后,也的确发生很多感人的事情,比如,政府有关部门积极了解他们的情况,餐饮协会也表示大力支持,也有银行主动联系。

“甚至有人没有留下姓名,给我们留下50套防护服,用于医院送餐。”束从轩表示,这些支持都让他感受很深。

不过,昨天他的更多时间和精力还是在公司“经营自救”上,毕竟这么多店和员工。

“(昨晚)睡觉都3点多了,高管都住到公司。”束从轩告诉记者,经历这次事件,员工更加和公司站到一起,和公司同生死,组织了多个小分队,下沉到店面去帮扶员工,帮助他们树立信心、解决困难。

这其中,谈及员工感情,束从轩还谈到一个细节,曾经有一个员工在此期间感冒发烧了,第一反应是:“我感染了店面怎么办,我给公司制造了麻烦,左一个对不起、右一个对不起,我感动得泪流。”束从轩表示。

包括在武汉坚持给医院免费送餐的老乡鸡的员工、驾驶员,实际也都冒着风险,束从轩说,“我想他们也是有父母、有孩子、有家庭,但依然选择了无条件支援一线,我觉得这样的员工太可爱了。他们更可爱。”

据束从轩告诉记者,老乡鸡现有规模员工一个月的工资成本约7000多万元,如果拿到银行金融支持解决方案,资金第一就是用来发工资。

有序复工、最担忧员工安全、最难在“口罩供应”和“运力”

对于复工的安全风险如何把控,束从轩告诉记者,疫情之下,很多员工歇业在家,会有迷茫无助的心理,他们更需要信心。包括视频里展现出来的幽默和乐观是为了给员工们传递正能量。

老乡鸡束从轩:已有银行联系 整夜睡不着担忧员工安全

老乡鸡武汉门店免费给医务人员送餐,这些便签纸,是通过网上征集网友对医护人员说的话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其实我整夜睡不着,最担忧的是16328名员工的安全,还有2000多名员工在武汉。企业的损失和经营倒是其次。”束从轩进一步坦言。也正因如此,现在店里的要求都是一个小时洗一次手、两个小时消毒一次、4个小时换一次口罩。每天都在自查自检,天天测体温,“最紧张的就是接到电话说哪个员工体温异常,真的会整夜睡不着,没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而据了解,幸运的是,老乡鸡到目前为止员工无一感染都很健康。

谈及物资,“最难在口罩供应”,束从轩表示,现在公司的采购几乎分别住到了口罩厂,每天都在磨、在等。

而谈及复工现状,束从轩表示,目前全国复工营业的店不到一半,而且疫情发生后,全部都是外卖没有堂食。“营业店面的外卖收入相当于正常营业时候的20%多一点,1/4左右吧。”

此外,束从轩告诉记者,订单有时候增加,但是运力跟不上,很多外卖小哥暂时来不了,随着今天(2月10日)已经开工陆续会好一点,但这个开工各个地方都有新的规定,这也都是复工的挑战。

老乡鸡在2019年10月的全国战略发布会上曾经提出“预计2023年在全国将扩展至1500家直营店,五年内实现100亿元的销售规模”的计划,现在这一计划是否会受到疫情影响?束从轩坦言,现在还不好评估。如果疫情连续两个月得不到缓解,可能就会做一些调整。“(疫情持续)更长时间,调整会更大。”

值得一提的是,老乡鸡2018年曾经拿下加华伟业资本2亿元的首轮融资。

“疫情发生后,投资人也是一天给我们(打)一个电话,让我们鼓起信心,他们也选择和我们站在一起,钱不够只要我开口,他们就拿,也有多家融资机构在联系我们,问是否需要融资。”束从轩说。

最后,在被问及是否做了最坏打算时,束从轩对半开玩笑地对记者表示:“卖房卖车,不行还能卖股份。”

据了解,此前,老乡鸡员工曾联名请愿减免疫期工资,而在上述视频中,束从轩不仅手撕联名信,还表示即便是自己卖车卖房,也要确保员工有饭吃。

束从轩告诉中新经纬记者,此次疫情将导致老乡鸡至少损失5亿元,但再苦不会苦员工。
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手撕员工联名信。来源:视频截图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手撕员工联名信。来源:视频截图

原本能挣8亿,如今却要损失5亿

据了解,老乡鸡原名“肥西老母鸡”,是安徽最大的连锁快餐,2012年完成品牌升级,正式更名为“老乡鸡”。数据显示,目前,老乡鸡在全国拥有800多家连锁店,每月新开近20家店,年销售额超过30亿元。

束从轩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春节前后两个月,是老乡鸡生意最好的一段时间,几乎每年如此。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这一切。

据了解,疫情爆发后,老乡鸡关闭了武汉地区100多家门店,其他城市也有部分门店处于关停状态。“现在仍在营业的门店已经不足400家了。”束从轩表示。

据束从轩介绍,当前情况下,即便是正常营业的老乡鸡门店,每天的营业额也只有平时的1/4,而对于那些关停的门店来说,不仅“颗粒无收”,还要负担一笔不低的房租成本。“平均算下来,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整体收入甚至都不到平时的10%。”

束从轩透露,按照其年前计划,如果没有疫情的话,老乡鸡今年春节期间(前后两个月)的收入预计能达到8亿元,而如今,受疫情影响,老乡鸡至少损失5亿元。

“不过,比起国家的损失,这又算得上什么呢?当前最重要的是不给抗击疫情添麻烦,等疫情结束后,有的是生意做。”束从轩如是说。

手撕员工联名信,“再苦不会苦员工”

据了解,不仅是老乡鸡,在疫情爆发后,国内很多餐饮企业都选择关闭部分门店甚至是全部门店。而这个时候,如何安置这些门店的员工,成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相比其他企业,老乡鸡在处理该问题上可以说是相当“硬核”。

“从正月初八(2月1日)开始,我们就要求所有员工动起来,在家上班、在群(微信群)上班,实施在线培训,疫情期间所有员工工资照发,包括那些春节回家的员工。”束从轩向中新经纬记者介绍。

据束从轩介绍,老乡鸡目前共有16328名员工,而就在前几天,他曾收到一封来自部分员工的联名信,“说疫情期间都不要工资,还个个签字按手印。”

看到自己的员工有如此大爱,束从轩很感动也很欣慰,但他却毅然决然地在前述视频中撕掉了这封联名信,并称这些员工“糊涂”。“哪怕是卖房子、卖车子,我们也会确保员工有饭吃、有班上。”束从轩称。

束从轩向中新经纬记者透露,当前情况下,对于老乡鸡来说,员工工资的确是一笔不少的支出,“平时的话,员工工资都已经占到20%,现在营业额少了,这部分压力就更大了。”

不过,束从轩表示“再苦不会苦员工”,在这个特殊时期,老乡鸡首先要做的就是确保员工工资的发放。“我们账上现在还有一些钱,接下来企业也会在方方面面缩减开支。另一方面,我们也在联系银行贷款,已经有几家银行表示愿意支持我们。”

不仅如此,束从轩告诉中新经纬记者,自己家里也有一些存款,必要时也将拿出来给员工发工资。

外卖难解燃眉之需,愿意尝试“共享员工”

当前情况下,资金问题确实已成为餐饮企业所面临的共同难题。

2月1日,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自曝,西贝春节前后的一个月损失营收7-8亿元,公司即使贷款发工资,可能也撑不过三个月。之后,大鸭梨总裁郭琦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专访时也表示,他们也面临较大的资金压力。

据了解,为实现自救,部分企业曾寄希望于外卖。不过,在束从轩看来,外卖或难解燃眉之需。“现在我们仍在营业的门店,基本上也全是线上外卖。外卖是自救的办法之一,但因为配送难等问题,目前外卖的量还十分有限。”

至于当前大家热议的“共享员工”,束从轩表示,如果有机会的话,老乡鸡也愿意尝试。

中新经纬记者了解到,目前阿里、京东、苏宁等互联网企业正在尝试以一种新的方式来解决传统企业大规模人员停摆的问题,那就是共享员工。

据媒体报道,2月3日,盒马方面称已联合了北京心正意诚餐饮有限公司旗下餐饮品牌云海肴、青年餐厅共同解决目前餐饮业待岗人员的收入问题,后者的部分员工将入驻盒马各地门店参与工作,已有累计超400人陆续到位,将由盒马支付相应劳务报酬。

“像云海肴等,其餐厅在北京、上海等地较多,能够得到这种支持,但老乡鸡的情况不太一样。一方面,我们还有相当一部分员工现在还留在家里;另一方面,老乡鸡目前在北京等地暂时还没有门店。不过,我们也在考虑和这些发起企业联系。”束从轩表示。

束从轩称,疫情期间,“共享员工”的模式若能得到大规模推广,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老乡鸡等餐饮企业的资金压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