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接班人卡伦鲍尔弃选总理德国政局突变卡伦鲍尔被批软弱无力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德国基民盟召开全国大会 谁能成默克尔“接班人”?据法新社2月10日报道,被誉为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接班人”之称的基督教民主联盟主席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将不会作为主席,带领政党参与下一届联邦议院选举,进而角逐总理一职。

德国政局突然生变!默克尔女“接班人”弃选总理

德国执政党基民盟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

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定于2021年秋举行,克兰普-卡伦鲍尔作为执政党基民盟主席,是普遍被看好的默克尔“接班人”,如果带领基民盟赢得下一届议会选举,有望出任总理。但是,她的弃选突然让德国政局生变。

基民盟发言人表示,克兰普-卡伦鲍尔告诉基民盟领导层,她已经决定辞去基民盟主席一职,将在基民盟选出新任主席后辞职,“将不会成为总理职位的候选人”。不过,她希望留任国防部长,得到默克尔的支持。

德国政局突然生变!默克尔女“接班人”弃选总理

克兰普-卡伦鲍尔被视为默克尔“接班人”

现年57岁的克兰普-卡伦鲍尔2018年12月接替默克尔成为基民盟主席。默克尔担任基民盟主席18年,总理任期定于2021年结束。

图林根州州长选举被视为迫使克兰普-卡伦鲍尔辞职的导火索。图林根州议会2月5日选举州长,自由民主党候选人托马斯·克梅里希获得该州基民盟议员和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选择党的“帮助”而当选。

克梅里希成为德国二战后首名由右翼民粹主义势力助选上台的州长,令全国一片哗然,民众抗议。

他当选次日便迫于压力辞职,成为德国“最短命的州长”。

德国执政联盟呼吁图林根州重新选举州长和州议会。民意调查显示,如果重选,基民盟选情很不妙。

德国政局突然生变!默克尔女“接班人”弃选总理

克兰普-卡伦鲍尔被认为领导“软弱无力”

二战后,德国主要政党普遍拒绝与极右翼势力合作,基民盟一直坚持这一立场。

克兰普-卡伦鲍尔曾要求图林根州的基民盟议员放弃联手选择党,但未成功。她被认为领导“软弱无力”。

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田思奇

接替默克尔成为德国基民盟新任党主席时,56岁的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大概早已习惯被人们与这位前辈相提并论。

今年初,正是默克尔将时任萨尔州州长克兰普-卡伦鲍尔送上基民盟秘书长的职位。大约20年前,默克尔自己也担任过这个职务。后来,默克尔升任党首,并在2005年成为德国总理,任职至今。

当地时间12月7日(周五),基民盟在汉堡召开的全国党代会上,克兰普-卡伦鲍尔也实现了从秘书长当选为新任党主席的飞跃。接下来,考虑到基民盟仍然是德国第一大党,克兰普-卡伦鲍尔也极有可能成为基民盟的候选人,在2021年默克尔卸任总理后再一次取而代之。

所有人都知道,克兰普-卡伦鲍尔深得默克尔本人的赏识,两位女性的政治主张也有相似之处。不过,在基民盟已打算彻底向默克尔时代告别的时候,对于克兰普-卡伦鲍尔来说,彰显“小默克尔”之外的个性也许更为重要。

从学生党员到政治中心

在德国以名字缩写“AKK”为人所知的克兰普-卡伦鲍尔,于1962年出生于萨尔州的一个天主教家庭。这是德国面积最小的几个州之一,紧邻卢森堡和法国,大约有100万人口。

克兰普-卡伦鲍尔的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是家庭主妇。当地媒体介绍说,小时候的克兰普-卡伦鲍尔以“书呆子”自居,热爱阅读,从不逃课。19岁时,她便以学生身份加入基民盟。

1984年,克兰普-卡伦鲍尔与矿业工程师赫尔穆特·卡伦鲍尔结婚,两人育有三个孩子。那时,克兰普-卡伦鲍尔开始学习法律和政治学。后来,为了帮助克兰普-卡伦鲍尔实现政治抱负,她的丈夫开始担任全职父亲,专心照顾家庭。

成为德国政坛的焦点人物之前,克兰普-卡伦鲍尔在萨尔州担任过州政府的几个部长职位——特别是在2001年至2004年成为德国首位地区政府中的女性内政部长。她后来在2011年成为萨尔州州长。

2017年3月,当基民盟在德国其他州支持率不佳时,克兰普-卡伦鲍尔出人意料地轻松获胜,是基民盟为数不多的亮眼表现之一。为此,默克尔曾亲自送给克兰普-卡伦鲍尔一束花。

去年9月的德国大选后,克兰普-卡伦鲍尔也在艰难进行数月的组阁谈判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直到今年,默克尔终于决定把她带到柏林。

德国之声的一篇文章写道:“基民盟新主席的故事示范出,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对于政治有多么重要。”

2月19日,默克尔与克兰普-卡伦鲍尔出席基民盟领导层会议。2月19日,默克尔与克兰普-卡伦鲍尔出席基民盟领导层会议。

接过衣钵延续中间路线

如今,被广泛视为默克尔接班人的克兰普-卡伦鲍尔承诺坚持默克尔的中间路线,将基民盟定位为“中间的人民党”。

本周五的汉堡党代会上,克兰普-卡伦鲍尔自称为团结和具备连续性的候选人。“没有什么保守或自由派联盟,”她说。“这里只有一个基民盟。”

另一方面,这位虔诚的天主教徒在同性婚姻等社会问题上相对更加保守。同时,虽然她对默克尔在2015年对移民敞开大门的做法表示赞赏,但她誓言要在移民问题上采取更强硬的立场,消除德国人对安全的担忧,来挽回已经倒向极右翼党派的选民。

克兰普-卡伦鲍尔指出,如果寻求庇护的难民已经被定罪,那么他们不仅应该被逐出德国,还应该被逐出整个欧洲申根区。此外,克兰普-卡伦鲍尔还曾提出重新开始国民兵役制来加强社会凝聚力。

对于那些想要更保守领导人的基民盟党员来说,克兰普-卡伦鲍尔是否符合期望还有待观察,毕竟她在经济问题上又偏向自由主义立场。在汉堡的投票上,她仅以51.8%的选票险胜另一名候选人默茨。

基民盟目前的民调支持率仅有30%,一时也难以获得像克兰普-卡伦鲍尔2017年在萨尔州选举中的那种压倒性胜利。

摆脱“小默克尔”称号

在基民盟党内,冷静、务实的克兰普-卡伦鲍尔有着“小默克尔”以及“默克尔的小姑娘”之称。德国政坛上一位获得类似称号的正是默克尔本人,她因为前总理科尔的赏识而被提名为秘书长,因此得名“科尔的小姑娘”。

但克兰普-卡伦鲍尔有摆脱这一类比的意识,认为没有必要完全恪守默克尔的政治遗产。并且她还要确立自己作为基民盟党主席的地位,努力团结其他党派。

她在一次演讲中曾表示:“这是一个我自己也有许多个人联系和经历的时代,现在它正走向终结”,“这样的时代既不能简单地继续下去,也不会发生逆转。决定性的问题是,你如何处理你所继承的新的、更好的东西。”

最近,克兰普-卡伦鲍尔又对《法兰克福汇报》表示:“我有自己的想法,这会导致与安格拉·默克尔的冲突。”

“但我也不会故意与她保持距离,”克兰普-卡伦鲍尔补充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