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国言吴海是谁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桔子水晶吴海魅ktv火吗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2月11日,魅KTV投资人、桔子水晶酒店原创始人吴海,在微信公号上发表了《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文章。文章里,他就各地目前纷出的帮助中小微企业战“疫”的政策,特别是社保金和租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新京报第一时间就此专访了吴海。

不是“哭穷”

新京报:你为什么决定要写这封公开信?希望起到什么样的效果?

吴海:两个原因。首先,中央包括各级政府已经明确提出要“保增长”“稳就业”,各地方也因此出台了很多政策。政府已经准备要做了、要准备实质性的花钱。但我认为,这些政策不太容易落地,不太容易实质性地帮到中小微企业。既然政府决定要做了,我们就把它做好一点,我可以出点主意。

其次,我发现现在有人在网上嚷嚷,银行就开始贷款了。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不能说,我嚷嚷就我得利,不能干这样的事情。因此,我也说,你给我贷款,我也不要,要了的话,我也就成有目的的了。

我提的这些建议,不是“哭穷”,而是希望推动政府制定出更好的政策、帮到所有的中小微企业。这就是我的目的跟初衷。

新京报:现在哪些地方出台的政策,你个人认为满意?

吴海:以社保为例,我印象中,只有一个小县城出的政策,提及社保金可以返还几个月。但在春节后一些地方出台的几个政策,我个人认为是有助于“缓解”困难,但是解决不了真问题。

目前多数都是社保缓交政策,但那是一笔应付款。缓交6个月,经济可能会有一个大的恢复,但企业的业绩肯定会受影响。6个月以后,你可能面对的是交一大笔钱,同样会“死掉”。

魅KTV吴海:我不是哭穷 是希望所有中小微企业活下去

改“银行贷款”给企业为“变相贷款”给物业

新京报:目前一些企业开始拿到了最直接的融资服务。对此你的看法是?

吴海: 现在这些条款中,大家认为效果最直接的就是银行贷款。但是中小微企业怎么可能贷到款呢?没有抵押。

政府让银行来贷,银行又是市场行为的主体,这样的话会贷给谁呢?就是那些有资产做抵押的企业。过去可能不给他们贷,是因为他们风险比较高;但现在给他们放贷,是因为他们好歹有抵押。但这些企业可能贷或不贷都会死,贷了之后又会怎么样呢?

还有一类企业会“拿”到贷款。就是过去贷了,现在不让抽贷,银行说“我贷了也没有责任,就给他们放贷了。”实际上,这是饮鸩止渴,变成了一种非常低效的贷款。

这两类之外,绝大部分中小微企业不可能贷到款。从银行的角度出发,也不应该给他们贷款,因为风险太大。

所以我认为,“最直接的银行贷款”这条是行不通的。我的建议是“变相贷款”。即租金缴费在疫情结束后6个月再交,原计划给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的钱直接用于物业授信,6个月后物业还银行钱。因为有实际租赁合同和房屋押金可以做抵押,坏账率会比现在的要低。

这样既贷了款、又解决了企业的房租问题,这是一个策略。

免社保金,企业负担减轻,政府也划算

新京报:社保金方面,你的建议是比较激进的。提出意见的原因是?怎么做你认为是合理的?

吴海:现在,有不少中小微企业停业,我提出一个“失业不失岗”的概念。企业还给员工付薪,大家按一定比例协商,例如最低工资的80%等。但这时的社保金是绝对不应该交的,因为员工已经失业了;而且,这时的社保金和失业金是应该拿出来,给失业员工进行补贴的。所以,政策上不仅应该在疫情宣布结束前免收社保金,还要给企业、给员工进行一定的补贴。这样,员工手上拿的钱多了,企业的负担也就轻了,能够撑过这段时间,社会资源也没有被浪费。

可能有人会认为社保会付出太多,不行。但如果政府不这样做,可能付出的更多。大家都失业了,钱从哪出呢?

大部分企业垮了要重建,所有的资源都变成低效投资或零效投资,那有银行贷款的又出现问题了,这就容易形成新的危机。

表面上看免社保金,政府不划算,但这样一算下来,其实是划算的。所以,在我看来,国家应该这样做。这也是我个人的一个简单算法,我不是经济学家,但我觉得是合理的。

魅KTV吴海:我不是哭穷 是希望所有中小微企业活下去

受影响企业的租金物业应按7折收取

物业应该成为银行的贷款方

新京报:你为何在公开信中认为政策中关于租金部分不够合理?

吴海:关于租金部分,我认为现在国有物业免租金的政策,是不合理的,因为最后都是要由政府来承担。

国有这部分多数是由“三产”来租。期间容易产生一种“怪现象”:国有的物业被这些人租到之后,他们就做中介转租出去给我们。他们既收了我们的钱,又收了国家的补贴。这是不公平的。而私营的部分,国家说你们协商给补贴。但业主方拿到补贴,一般情况下不会给租房免的。

所以我认为,应该考虑受影响的企业的租金物业一律按照7折收取,新租户还要给免租期。此外,物业应该成为银行的贷款方,他们既有房屋合同做抵押,同时租户的押金也可以用作抵押,银行的风险也会小很多。

银行贷款用在什么地方,无非是房租或工资。这个方案下,既解决了银行对中小微企业的放贷问题,又解决了中小微的房租问题,一举数得。

新京报:一般KTV行业会有一个“押几付几”的规矩。这种情况下,房租还会体现在当月的成本中?

吴海:一般是要每两个月付一次,一下子付两个月或是三个月的租金。其实,这是一回事嘛,除非未来一个月疫情就过去,那可以打一个时间差。但实际问题,没有解决。

自救对我们来说,首先是要“生扛”

但希望政府能解决社保金租金问题

新京报:请你具体介绍下您公司目前的情况。能撑多久?采取了怎样的自救措施?

吴海:我们现在签了100多家店,我们属于中高端KTV(强调一下,是规范的)。在全国中高端KTV市场中,我们现在已经是第一位的了。如果我们死了,那全中国的KTV没几个能够“扛得住”,涉及的失业人口可能就是几百万。

从我们的角度来谈自救,第一,开业是不合理的,我也支持不开业。因为一旦出现传染,对社会和员工都不负责任。第二,大家强调“互联网”、云科技,我们这个业态是用不上的。所以,对我们来说,就是要“生扛”。

“生扛”就涉及到企业现金流的问题。员工工资或人力成本,可以按国家规定来执行,但社保金和房租这块,就希望政府能够出台、实施一些真正“解渴”的政策。

新京报:你在公开信中经历的情况,是你所在行业普遍的现状吗?您跟其他的企业家有沟通过吗?

吴海:不光是我们整个行业,而是整个经济现状的一种描述吧。那封公开信,收到了几千条的评论,不少读者留言就说自己的企业要破产了。

在目前的疫情冲击下,制造业、服务业包括互联网等所有的领域,都会受到影响。

新京报:制造业、生活性服务业以及文娱产业,差别比较大,你认为是否需要分业施策?

吴海:我觉得应该是公平。强制停业的行业,应该如何做;受影响、不受影响的,都应该怎么做,要分成几类。

新京报:有无可能发展“线上KTV”相关展业?

吴海:没可能。如果有新的技术出来,那可能在4月之后出现“线上KTV”的业务,现在没有开发这样的技术,马上要做“线上KTV”你怎么搞去呢?是来不及的。

新京报:福耀的曹德旺说,切忌对疫情冲击过分紧张,企业家要想办法自救。现在是否是企业已经想了很多办法,但是自救比较难?

吴海:因为行业不一样,曹德旺他们那个行业受影响可能还有自救的办法。

我认为,从企业角度来说,不能强求让政府来“救”,但政府决定“救”哪个行业都是从大局出发,不能是企业自己嚷嚷“得来救我”,这样也没有格局。

仅是员工少发点钱,撑下去,就能叫自救吗?这有意义吗?同样,生产行业,跟供货商拖一拖,这个能叫自救吗?自救分行业,但有的行业是没法自救的。

新京报:在你的企业中,有高管团队或员工提出减免工资的吗?这个比例高吗?

吴海:我们企业高管自己申请,我从来没说过。像CEO跟我说了,我感动啊,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不这样做,企业就得死掉。如果现金流够的话,就无所谓。如果现金流不够,大家这样做就是应该的。

疫情影响下,我们企业现在已经开不了业、上不了班,事实上已经“失业”了。我们按国家规定一样会给钱,“失业不失岗”。给多少,是按国家的政策而定。那如果这个时候,国家能免一点、再返回一点,那员工就能够拿到更多一点了。

也有员工跟我们提减免工资的,具体比例我不太清楚,因为我不是天天在企业,但是有人给我微信转来员工减免工资的请愿书之类的。

新京报:现在有一些餐饮企业的员工到盒马等其他需要人手类型的公司上班“共享员工”,您怎么看?

吴海:不是我们能安排的。

员工第一要有技能,第二是他们自己愿意不愿意的问题。第三这个办法的实际作用有多大?是谁也不知道的。

我的出发点是要帮到所有中小微企业

新京报:公开信发表之后,是否有相关部门就问题的解决找到您?

吴海:目前没有。但是,有一些在政府工作的朋友告诉我说,信里说的多是实在话,有一些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目前还没有部门直接跟我联系的。

这是关于政府层面的公共政策问题,我的出发点是很明确的,要帮到所有中小微企业,不是帮我一家企业的事情。我是觉得,现在国家想做事情、政府想做事情,只是一些地方和部门,或是操之过急、或是怕担责,出了一些不太对路的政策。

一夜之间,吴海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的文章《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火了。吴海是谁?他在文章中自嘲,自己是个“做KTV的没有文化的土鳖小老板”。

事实上,吴海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经济信息管理专业,是个名副其实的“高材生”,他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桔子酒店的创始人。2017年2月,他将桔子酒店卖掉,之后专心辅佐起年轻的创业者,并投资了魅KTV。

这次疫情爆发后,作为线下娱乐产业的一环,魅KTV也不得已关停歇业。吴海告诉中新经纬(微信号:jwview),受疫情影响,预计今年收入与去年相比减少40%-50%。

文 | 魏薇

吴海的这篇文章发布后,迅速在朋友圈刷屏,在微信上显示这篇文章阅读量已超10万+。“早就过百万了”,吴海对文章发出后的传播效果并不意外。

不少人从文章中读到了中小微企业面临的困境,但也有网友质疑吴海发声的目的:“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西贝的贾老板在接受媒体采访后,立刻拿到了四个多亿的贷款,吴海也坐不住了。”

对于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吴海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首先因为国家希望能帮助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但是一些政策无法直达“痛点”,我希望能帮助国家了解企业的真实情况,借此能帮助到更多中小微企业;第二,我发现“发声”真的让人拿到钱了,那我应该帮所有人发声,这是我的目的。

▲吴海 来源:受访者供图

在文章发出后,是否有银行联系到吴海和魅KTV呢?吴海透露,暂时还没有。

“我们也没有那么多固定资产做抵押,企业也不是运行了很多年,现金流特别高,银行为什么给你贷款?所以这是市场行为,我觉得这是正常的。”吴海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

“我在文章里说了,银行给我贷款我也不会要。银行贷款要贷给那些对就业影响大、对经济拉动大的企业。”吴海说。

吴海进一步分析到,银行现在放贷也会找有固定资产作抵押或者有担保的企业,这类企业如果之前贷不到款,说明本身风险很高,现在贷款给他们风险会更高;还有一类是过去给了贷款,现在贷款还不上的企业,这类企业银行过去做过风险评估,继续给他们贷款风险会小一些,但实际上它本身就还不上贷款了,又继续给它贷款,这只是饮鸩止渴。

无论是吴海、还是西贝的创始人贾国龙,都谈到了“企业不开业还能活多久”的问题。

吴海在文章中透露,魅KTV在2019年12月的固定支出为551.54万元,而账上的现金流还有1200万元左右,也就是说,在不营业、没收入的情况下,企业能活2个月。

吴海认为,企业无法营业,开源的路子不可能,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节流。以魅KTV为例,12月的固定支出中,人力成本占比达62%,租赁成本为33%。

按照往年经验,每年春节,包括KTV在内的娱乐行业营业额会大增,而今年受疫情影响,大部分线下的娱乐场所都已停业。吴海表示,尽管如此,1月、2月员工的社保还是要照常缴纳的。

此前,不少地方已出台了延期缴纳社保的相关政策。例如,在北京市正常参保缴费,属于旅游、住宿、餐饮、会展、教育培训、文艺演出、影视剧院等行业且经市级相关行业主管部门确认的企业可延长缴费至7月底。

但在吴海看来,社保延期缴纳并不能解决中小企业的燃眉之急。他分析说,第一,社保缴费是应付款,有的企业事实上已经破产了,资不抵债了;第二,虽然缓交6个月,但那时候生意还没起来,很难补齐社保,况且员工缴纳的失业保险金是救急用的,现在员工已经事实失业了,为什么不能拿出来补贴一下,如果中小微企业在这次疫情中倒闭了,员工现在出去很难找到工作。

“社保的问题,员工和公司可以进行协商。现在事实上不开工了,建议允许企业按照最低标准缴纳,国家社保再补贴一些,这样可以减轻企业负担。”吴海表示。

在租金方面,他认为国家给物业方补贴,但是物业方不一定能实际给租户减租。

“银行贷款能否换个思路,贷款给业主方、物业方,银行放宽业主方的还款期限,允许延期几个月还款,利率再打折优惠,这样一举多得。业主方能减轻负担,同时贷款优惠也能让中小微企业享受到,这样企业的存活概率提高,并且有物业方作担保、租房的公司本身有房租押金,所以银行的风险也会非常小,银行就可以操作了。”吴海建议到。

他认为,不能企业缺钱,银行就借给它钱,如果企业死了银行怎么办?银行的钱也是大家的钱。

2003年非典来袭时,吴海也曾带领企业一起渡过危机。他是如何挺过当年非典危机?

吴海坦言,当时能活下去的主要原因是成本低。据其回忆,因为疫情期间本身没有什么生意,企业能不能活过去,主要是看每个月的固定支出是多少,非典时企业的固定支出低,社保是按照最低标准交,工资也没现在这么高,所以当时的企业都活下来了。

他表示,魅KTV的管理层已经主动提出不要薪水,和企业共渡难关。现在还在商讨如何给员工发放工资,也需要和员工协商能否降低薪水。

吴海表示,这次疫情影响了企业的全年收入,预计2020年总收入与去年相比减少40%-50%。

不过,他也对渡过这次难关充满信心。据吴海估计,到2月底疫情就能控制住,3月底疫情基本就能结束,4月、5月经济逐渐恢复,企业会逐步开业,到6月企业会恢复到正常的营业状态。

他认为,疫情过后,企业和消费者仍需要一定时间修复信心,也希望国家优惠政策能延续至疫情结束后,为中小微企业生存创造更好的条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