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胜电子最新消息史上业绩最佳老板王剑锋清仓式质押均胜电子玩哪般-吸收财讯

均胜电子最新消息史上业绩最佳老板王剑锋清仓式质押均胜电子玩哪般

过去几年,均胜电子的一系列并购,大多是通过股权融资实现的。据Wind数据显示,均胜电子的股权融资额高达120亿以上;此外,公司还通过发债融资,债券融资额超过65亿。

2020年新年伊始,特斯拉的行情就好戏不断。均胜电子公告显示,公司确定为特斯拉中国Model 3 和Model Y车型的供应商,项目新增订单总金额约15 亿元人民币。

$均胜电子(SH600699)$

公司股价也摧枯拉朽式的疯狂上扬,截止最新收盘日,股价超过30元,较一个多月前翻了一番还多。

这是一家做什么的公司?

据iFind,公司主要从事“智能汽车电子和汽车安全系统”,看起来是非常高大上的项目,简言之,就是安全气囊。

史上业绩最佳,老板清仓式质押,均胜电子玩哪般?

2016年,公司收购了著名的KSS公司,切入汽车安全领域。KSS 主要配套福特、通用、奥迪、大众等整车客户,全球市占率近 7%,排名第四。

2018年,公司又以15.8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高田的核心业务。自此,成为全球第二大安全气囊公司。

史上业绩最佳,老板清仓式质押,均胜电子玩哪般?

KSS 主要为福特、通用、奥迪、大众等配套,高田则深度绑定本田、福特、通用、宝马、戴姆勒、奥迪等车企。

并购这两家公司后,均胜电子有望冲击安全气囊行业的世界第一。

但是,这个领域,尤其是高田的收购,是存在着巨大风险的。

一、买买买,挡不住的并购步伐

在2016年以前,均胜电子的业务主要分两块,一是汽车内饰,二是汽车电子。

公司高管团队大多是硕士学历,并且很多是中欧国际的EMBA,所以公司的运作也非常有资本的特色:借钱生钱。

和大多数公司的发展轨迹不同,多年来,均胜电子提升业绩靠的不是客户的增加,而是不断的进行大手笔的并购。

通过不断的整合新业务,实现营收的增加。公司并购不完全清单:

2014年,德国普瑞控股有限公司

2015年,宁波均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2016年,Knight Merger Inc.,宁波均胜电子股份有限公司,Preh Holding GmbH

2017年,普瑞伊玛工业自动化及机器人有限公司

2018年,Joyson KSS Auto Safety S.A.

2019年,Preh GmbH

… …

疯狂并购的背后,是烧钱。

二、贷贷贷,飞上天的利息支出

从A股企业转型路线来看,并购的资金来源通常有两种,一种是自给自足,挣多少钱花多少钱,用经营赚的钱投资并购扩大生产规模;另一种就是融资,融资又有两种,一种是通过金融机构借款,一种是利用上市公司特有优势增发和发债。

均胜电子呢?

各种渠道兼顾,其中主要是借款。

公司账面长短期借款超过180亿,2018年利息支出高达10亿,差不多是净利润的一半。

表哥不反对上市公司借钱发展业务,但是一定要量力而行。当利息支出超过净利润的10%甚至30%的时候,说明资金成本已经是超负荷了。

不是都有投资回报率的评估吗?只要达到投资回报率不就行了?

因为亲身做过很多投资回报率的模型,并且研究过上市公司众多并购公告,发现没有一个投资回报率和评估一致的。

所以只认资金使用成本:一家公司并购是否合理,要看并购后的年份中,利息支出是否合理。

从均胜电子的财报来看,高昂的资金成本是不合理的。

三、清仓式股权质押

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利息支出比较重的,老板都会大比例股权质押。

这都是套路。

上市公司之所以玩命借钱,很有可能不是借给自己用的,因为大股东缺钱。

均胜电子的大股东为什么会缺钱呢?

据iFind,均胜电子的大股东是均胜集团,集团的实控人也是均胜电子的实控人。集团的投资路线非常广泛,尤其是热衷于… …房产。

集团至少投资了8家商业旅游房地产公司,缺钱也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史上业绩最佳,老板清仓式质押,均胜电子玩哪般?

集团为了资金周转,不得不质押上市公司的股权,均胜集团的股权质押比例超过70.71%,实控人王剑锋的股权质押率超过92%。

按照表哥的简易指标判断,超过60%就可以认为是准备跑路了。

四、商誉雷有多危险?

1、商誉

账面显示,均胜电子的商誉高达83.8亿元。

和美的集团超过200亿的商誉相比,绝对额似乎不太大,但是别忘了,美的集团的销售额超过2500亿,资产接近3000亿,如此庞大的规模下,200多亿的商誉就不那么重要了。

而均胜电子呢?

年销售额560亿,资产总额590亿。

巨额商誉的主要构成部分来自斥资60多亿并购的KSS。

先不说这笔巨额交易的事务所是瑞华,单纯从KSS的实际盈利能力看,公司全年净利润不足10个亿。

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到底值不值60多个亿,还是个未知数。

财务总监很聪明,说KSS和高田是相同的业务,我们就合并核算了。

但是,1+1起码等于2吧?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合计净利润11.98亿元。要知道公司2017年净利润就达到了10个亿,那并购后的高田业绩去哪儿了?

KSS和高田,十有八九是不及预期的。这商誉地雷,啥时候爆呢?挺急的,在线等。

2、负商誉

大家都听说过商誉,也就是收购价格超出账面价值的那一部分,体现在合并报表,就是商誉。

这种商誉,又叫正商誉,除此之外,当收购价远远低于账面价的时候,还有负商誉。

讲真,表哥看过近2000份年报了,负商誉还是第一次见。

有分析认为,负商誉是很超值的,买到即赚到。

但表哥不这么认为,因为你买的时候,这货不一定是最低谷。

均胜电子收购高田的时候,高田正一地鸡毛。公司在2018年,确认了19.85亿的负商誉,计入营业外收入,“虚增”了不少利润。

高田生产的气囊,不再叫安全气囊,而是叫“死亡气囊”。

据报道,高田公司的“死亡气囊”已经在10年的时间内造成了100多人的死伤。

陆陆续续召回了差不多上千万辆汽车,最近的一次,2018年2月28日,澳大利亚政府强制要求汽车生产商和经销商召回安装了日本高田公司所产问题安全气囊的汽车,共计大约230万辆,是澳大利亚迄今规模最大的汽车召回行动。

敢于当高田的接盘侠,均胜电子勇气可嘉。

【财联社】(研究员 薛彦文)截至目前(2019年1月9日),均胜电子是一家210亿市值的公司,而在2011年时,均胜通过借壳上市注入的账面净资产还仅为4亿。

均胜电子的市值为何会在短短几年内迅速膨胀的呢?公司市值膨胀的受益人又是谁呢?

王剑锋开启炼金术:均胜集团2亿获得亨股份壳资源

均胜电子的前身是得亨股份,得亨股份的主营业务是生产纺织原料,主要产品有涤纶、氨纶、丙纶和棉纺制品等。公司于1993年在上交所上市,募集资金8000万;当时,辽源市国有资产管理局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

得亨股份上市后,业绩表现平平,净利润在2000万上下波动。到2005年和2006年,公司连续两年出现亏损,被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为避免被交易所暂停上市,辽源市政府在2007年给予公司9000万财政补贴,使公司扭亏为盈。不过,2008年后,公司继续出现亏损,2009年,公司亏损额甚至高达3.54亿。

持续巨额亏损,使公司出现了资不抵债的现象。2010年8月,均胜集团与得亨股份签订协议,约定由均胜集团向得亨股份提供2.14亿现金,用于支持得亨股份重整计划的执行,并受让得亨股份全体股东让渡的4053.5万股股份。按此计算,每股转让价为5.27元,而当时,得亨股份股价在9元附近。转让后,均胜集团成为得亨股份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1.83%。

频繁并购:均胜电子商誉占净资产比重超50%

均胜集团获得得亨股份的控股权后,迅速便推出了定增方案。2011年12月,公司发布公告称,其将以每股4.3元的价格(当时,该公司股价在9元附近,折价幅度近50%),发行2.06亿股股份,购买均胜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的均胜股份75%股权、长春均胜100%股权、华德塑料82.3%股权和华德奔源100%股权。交易完成后,均胜集团持股比例达到了54.39%。

本次交易拟购买资产的账面净资产为4.03亿,但评估后净资产却高达8.87亿。均胜集团承诺资产注入后,公司2011年、2012年和2013年的盈利将分别达到1.5亿、1.76亿及1.93亿。据均胜电子公告称,公司完成了该业绩承诺;不过,根据其年报提供的数据显示,公司的业绩承诺是贴线完成的,其完成率分别为100.12%、101.11%和101.72%。

更值得关注的是,此后的均胜电子走上了一条频繁并购的道路。2012年均胜电子以1.78亿欧元的价格购买了其母公司均胜集团持有的德国普瑞控股74.9%的股权和德国普瑞5.1%的股权(2011年,均胜集团以1.2亿欧元的价格获得上述股权),并支付了5974.36万欧元,收购了德国普瑞25.1%的股权。这次交易产生了超过8亿元的商誉。

2014年,公司以1.04亿欧元的价格收购的Quin Gmbh(德国)公司,再次产生了近2亿商誉;2016年,均胜电子以9.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的KSS公司,产生的商誉高达68亿;2018年,公司出资15.88亿美元收购了高田旗下的资产。在此背景下,公司商誉极速增长;截至2018年9月底,均胜电子的商誉高达82.15亿,占其净资产的比重超过50%。下图为财联社根据财报绘制的均胜电子历年商誉走势:

王剑锋身价倍增:均胜电子变身摇钱树,曾高位套现超20亿

通过频繁并购,均胜电子的规模迅速膨胀,其市值也水涨船高。2017年底时,公司市值曾高达395亿。均胜电子市值的不断增加,获益最大无疑是其实际控制人—王剑锋。

据财报,截至2018年9月底,均胜集团持有公司3.28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34.56%。此外,王剑锋还直接持有公司2.47%。据均胜电子此前的公告显示,均胜集团的第一大股东为王剑锋,其持有该公司52.5%的股权,此外,王剑锋的母亲杜元春也持有均胜集团42.5%股权;据此,王剑锋及其母亲共持有均胜集团95%的股份。下图为均胜电子于2015年5月披露的公司股权结构示意图:

截至目前(2019年1月),均胜集团及王剑锋直接持有公司的股份市值约为85亿。

而均胜集团此前注入的相关资产和支付的现金屈指可数。2010年,均胜集团仅支付了2.14亿现金,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2011年,均胜集团注入上市公司的账面净资产为4.03亿;2012年,均胜集团通过现金认购公司股份的方式,以每股7.81元的价格获得了1.87亿股股份,支付现金为14.6亿;2016年以来,均胜集团及其王剑锋通过增持等方式,累计花费近5.5亿,按此计算,均胜集团及其王剑锋共支付的现金和注入的资产共26.27亿。

2015年5月,均胜集团分两次减持了公司6360万股股份,根据当时公司股价计算,其减持金额高达22亿之多。

两者相抵,均胜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仅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便以较小的代价获得了近80亿市值的股权。

过去几年,均胜电子的一系列并购,大多是通过股权融资实现的。据Wind数据显示,均胜电子的股权融资额高达120亿以上;此外,公司还通过发债融资,债券融资额超过65亿。

目前,均胜电子的应收账款为86.64亿,存货为68.57亿,商誉为82.15亿;这三项资产占公司净资产的比重超过1.5倍以上。一旦这些资产进行减值,则公司业绩将面临极大的压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