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州东坡创始人王刚肺炎疫情1个月损失亿元眉州东坡是什么菜系-吸收财讯

眉州东坡创始人王刚肺炎疫情1个月损失亿元眉州东坡是什么菜系

照此,眉州东坡一整月的损失就已经近亿元。而与这些损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只有正常收入1-2成的进账。“员工吃住都不够啊!” 王刚感叹。 这样的危机王刚不是没有经历过。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一如2003年的“非典”过后,餐饮业遭遇的一轮大洗牌。此次疫情蔓延程度已远超非典,新一轮洗牌形势之严峻,可想而知。然而,17年时代变迁,餐饮业再临大洗牌,已不再仅关乎中小餐饮企业的生死命运,随之引发的蝴蝶效应,亦或直接波及餐饮外卖平台和产业上下游服务的亿万民众,这或将直接升级成为一个民生问题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给全国的餐饮企业带来了一场猝不及防的生死考验无论是西贝董事长贾国龙“账上资金撑不过三个月”的告急求救,还是老乡鸡董事长束从轩“保守估计至少亏5亿”、“卖房卖车”的硬核表态,都让餐饮业的这个寒冬显得异常漫长。

疫情“黑天鹅”之下,无论政府、协会、餐饮企业,亦或外卖、生活服务、生鲜电商平台,无不积极展开支援与自救。这同样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疫情“黑天鹅”

2月4日,大年正月十一,立春。位于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区的一条美食街上,这里充斥着各式各样的小吃、快餐门店,但相较于以往的人来人往,如今90%的餐饮商家仍处于停业状态。而在仅有的几家开业企业中,上座率同样低得可怜。“整个中午也就两桌客人”,一家重庆串串香的收银员如此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这样的场景不是个例。

餐饮业告急”、“行业龙头也快扛不住了”等等舆论屡次刷屏。往年的春节都是增收的时节,但今年显然是被疫情泼了冷水。包括海底捞(06862.HK)等多家餐饮上市公司都不得不采取闭店措施。中信建投估计,仅海底捞一家上市公司2020年营收损失就或将高达50亿元,归母净利润将损失约5.8亿元。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鼠年开市当日,全聚德股价跌停

2月3日,A股春节后首个交易日,西安饮食(000721.SZ)、全聚德(002186.SZ)、金陵饭店(601007.SH)等9股均呈现开盘一字跌停状态,直观表达了市场对疫情影响的担忧。

根据恒大研究院此前发布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中的数据,因此次疫情影响,今年餐饮行业零售额仅在春节7天内就会有5000亿元的损失

更为焦虑的是,疫情对餐饮业的冲击并不局限于春节。

由于本次疫情相比于“非典”更为严重,且防控措施更强,多家餐饮公司延长门店暂停营业时间。

2月2日,海底捞(06862.HK)公告称,考虑到近期疫情发展情况,为持续配合疫情防控工作,该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港澳台地区除外)门店停业的时间将会延长。

2月9日,今年1月15日刚刚登陆港交所、一共运营287间餐厅、同时管理41间加盟餐厅的九毛九(09922,HK),在继1月29日公告决定至2月9日旗下所有门店暂时停业后,再次公告称,鉴于疫情最新情况,所有门店(包括自营及特许经营门店)暂时停业的时间会进一步延长。

万联证券在研报中就提出,参考非典时期,预计本次疫情对旅游、餐饮、酒店、景点板块造成的负面影响将持续半年以上

 四位创始人发声,餐饮业自救不完全指南

疫情之下,从订餐者的角度来说,取消预订的年夜饭,这是理所应当的;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说,减少外出用餐,这是顺理成章的;从社会管理者的角度来说,在春节假日延长的情况下,让餐饮企业员工带薪休假,这似乎也是无可厚非的……

但就是在一件件无可厚非、顺理成章的事情背后,餐饮企业的生存危机越发凸显。

如何冲破疫情阴霾?

这个寒冬,我们和四位餐饮企业创始人聊了聊。

他们有网络爆红、宁亏5亿卖房卖车、也要让1.6万员工有饭吃、有活干的“硬核老板”;有品牌广为人知、历经“非典”的“抗疫”老兵;有管理员工超9000人的新潮餐饮;也有万千小吃快餐店中的创业老板

可以说,他们是当下餐饮业中无数“老中青”品牌的典型代表和微小缩影。

“我们很难,抗疫更难当看到很多前线战士天天只能就着矿泉水干吃泡面,本就已如履薄冰的他们,依然毫不犹豫选择了捐款、捐物、做“战地食堂”,通过采访他们,我们看到有艰难、有焦虑,但更多还是朴实的信念和实实在在展开的支援和“自救”。

一、

老乡鸡创始人束从轩:

保守估计至少5个亿的损失

“白猫,黑猫,活下来就是好猫”

自救指南:加大外卖  “把顾客和员工的安全拿捏得死死的”

几乎是一夜之间。因为怒撕员工“减薪”联名信,并硬核表态:“宁亏5亿、卖房卖车,也要让1.6万员工有饭吃、有班上”的老乡鸡董事长、创始人束从轩,成为了非常时期餐饮业的“网络红人”。

在束从轩这段爆红网络5分多钟的视频里,他表示,疫情对餐饮业,甚至整个社会经济都造成了重大的影响。老乡鸡保守估计要有5个亿的损失

老乡鸡自2003年诞生于安徽本地,2012年左右,品牌名称才由原来的“肥西老母鸡”更换成“老乡鸡”。此后,在持续四年深耕安徽市场后,2016年,老乡鸡开始向外拓展,进入武汉、南京、上海等城市。

在“2018年度中国快餐70强榜单”排名中,老乡鸡已经与麦当劳、肯德基、汉堡王等国际知名快餐品牌同时跻身“快餐四强”,并位于中式快餐排名第一。而在资本层面,老乡鸡2018年拿下加华伟业资本2亿元的首轮融资。

在2019年10月的老乡鸡全国战略发布会上,束从轩曾透露,老乡鸡已有部分门店年营业额超过千万,预计2023年在全国将扩展至1500家直营店,五年内实现100亿元的销售规模。

正是在此背景下,对老乡鸡而言,这场疫情冲击的影响,无疑像一场洪水猛兽。

不过,即便保守估计5个亿损失,束从轩在视频里指出:“我们把顾客和员工的安全拿捏的死死的。再多损失都不足为惜,比起国家的损失这又算得了什么呢?这都不是事!”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和很多朴实的餐饮企业一样,武汉封城以后,老乡鸡主动关闭了武汉100多家店,但仍坚持给医护人员免费送餐,每天要送1000多份。

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时,束从轩告诉记者,相比经营压力,他最担忧的还是员工安全。“其实我整夜睡不着,最担忧的是16328名员工的安全,还有2000多名员工在武汉。企业损失和经营倒是其次。没有什么比安全更重要。

也正因如此,现在束从轩对每个店里的要求是:一个小时洗一次手、两个小时消毒一次、4个小时换一次口罩。每天都要自查自检,天天测体温。

而幸运的是,老乡鸡到目前为止员工无一感染。

因为视频中的硬核表态,束从轩被点赞“中国好老板”,对此,束从轩坦言:“责任更大、压力更大。”但他同时强调,不后悔“卖房卖车”的表态,“越是这样,我们企业越不能倒,再难我也要带领企业度过难关,还要帮到更多企业。”

被强调的是:“对我们一个企业来讲,这是一个生死关,疫情是在考验我们企业和人性。这是一个很难熬的艰难时刻,我们很多企业成本不停增加,包括现金流往下掉,都是真金白银,这个时候更多考虑自救。”束从轩表示。

谈及复工和物资,截至2月10日 ,老乡鸡全国复工营业的店不到一半,疫情发生后,全部都是外卖没有堂食

营业店面的外卖收入相当于正常营业时候的20%多一点。1/4左右吧。

最难在口罩供应。”束从轩告诉记者,现在公司的采购几乎住到了口罩厂,每天都在磨、每天都在等。

此外,订单有时增加,但是运力跟不上,很多外卖小哥暂时不能返岗,这都是餐饮企业当前复工的一些现实挑战。

至于公司2019年定下的扩张计划会多大程度受到疫情影响?束从轩坦言,现在还不好评估。如果疫情连续两个月得不到缓解,可能就会做一些调整。“(疫情)更长时间调整会更大。”

但谈及对未来的信心,他同样相信: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这些便签纸,是网上征集到的网友对医护人员想说的话,老乡鸡武汉员工写出来跟餐一起送给医护人员(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毕竟,走过2003年非典、加上多次的禽流感、2008年的雪灾……老乡鸡都挺过来了。

但他同时坦言:“这种躺着把钱赚的日子,也不多了。”他会对员工鼓劲说:“疫情结束之后,有你们的忙。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在家上班,在群上岗,在线培训。

最后,被问及是否做了最坏的打算,为了表达共克时艰的决心,束从轩对记者半开玩笑地表示:“卖房卖车、不行还能卖股份。

而另一个好消息是,2月10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专访时,束从轩独家透露,就在2月9日,已经有光大银行、建设银行、以及本地的一家银行共三家银行主动和他们联系,预计老乡鸡会获得5个亿的授信额度,先期2个亿流动资金贷款预计本周就会到账。

对于资金到账的用途:“第一是发工资,主要是发工资。”束从轩说。

二、

眉州东坡创始人王刚:

一个月损失近亿元、能亏多久不敢想

“宁愿战死商场,不愿坐等结果”

自救指南:主攻外卖、创新菜站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眉州东坡酒楼的第一家店是1996年6月在北京开业的,从时间上来说,其成立的时间虽然不如一些餐饮老字号品牌,但眉州东坡以及其创始人王刚却是名副其实的“抗疫”老将。

“2003年的’非典’,后来的’512’汶川地震、雅安地震这些突发事件我们都经历过,都扛过来了。”王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而这次他们也在继续与新冠病毒的疫情抗争。

疫情对餐饮企业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据王刚介绍,就在这个春节期间,从1月21日到30日,眉州东坡一共退餐11144桌,损失金额在1700万元左右。

“这还不算上本应在春节期间产生的进账。”王刚告诉记者。眉州东坡以中餐为主,大部分店的面积比较大且设有包厢,经营重点就是团餐、聚餐,而往年的春节正是企业经营最旺的季节。

但今年的春节对于眉州东坡乃至整个餐饮行业来说,无疑是一场寒冬。

根据王刚向记者提供的《眉州东坡在防控疫情初期的工作报告》显示,今年春节期间,除了约1700万元的退餐损失外,眉州东坡在春节期间全面营业,并向值班员工发放三倍加班费,共计848万元;为了感谢一线员工,发出红包共计220万。而如果要考虑到一个月来的整体损失,还要算上正常每月约5000万的员工工资,每月总计约1116万元的房租,每月合计295万元的员工宿舍房租,以及约38万元的疫情防控设施投入。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员工手部消毒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照此,眉州东坡一整月的损失就已经近亿元。而与这些损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只有正常收入1-2成的进账。“员工吃住都不够啊!” 王刚感叹。

这样的危机王刚不是没有经历过。

当年‘非典’的时候一样很难熬,当时没算过账,后来仔细一算,要是再多持续半个月,眉州东坡就破产了。”王刚回忆。

那么,按照当前的现金流,这次眉州东坡能维持多久?对于这个问题,王刚坦言,“能亏多久不敢想,我也不会去想。如果情况没有好转,我们可能三个月都很难撑。

但王刚也说,“就算再难我们也不关店,不能把员工给推出去,给社会添乱。”

王刚的父亲是参加抗美援朝的军人,他骨子里也无时不透出着一种家国情怀。在王刚看来,抗击疫情对于餐饮企业来说,这是一场硬仗

“关店,把员工全部弄回去,各回各家,我们最多损失食材,也就是过年准备的一些食材不能用了。”王刚表示,这是最简单的选择,但他没有选,因为他不知道这样做后员工要怎么办?路上是否安全?而且这么多人,来来回回的走,危险系数很大,也是给社会添乱,这是当时他考虑最多的事情。

把员工留下,不开店、不干事,这是第二个选择。王刚也没有选,“没生意了,没事做,员工就容易烦躁,他们在宿舍里也待得很烦,这对管理挑战是很大的。”

而相较于前两个选择,把员工留下,正常营业,这其实才是最难的。但在权衡之后,王刚选择了第三个方案:必须开店,必须让员工有工作,让整个管理在有序的状态。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据了解,眉州东坡在湖北有5家门店,暂时关闭了3家,其余保持运营的2家,1家在武汉,1家在黄冈。而这两家运营的门店则成为了战地食堂,主要是为抗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等免费供餐。截至到2月3日,眉州东坡已经累计送出了3000多份东坡食盒,且送餐工作还在持续中。

但营业也是有风险的。尤其因为要为黄冈小汤山医院的医护人员供餐,有些员工会害怕,结果就是眉州东坡当地的厨师长、区域老总亲自去送

“我们也很担忧,万一有员工感染了怎么办?”王刚说,为了能够尽可能的保证员工安全,眉州东坡制定了详细的员工防控措施和餐厅防控措施,保证每天做好消毒工作、员工健康登记,时时关注、时时调整防控方案。同时令他倍感信心的是,政府相关部门后来也为他们专门提供了一些防护眼镜、防护罩等防护设施。

当然,一方面是承受经营压力,另一方面是支援湖北抗疫前线,眉州东坡也不能“坐吃山空”,同样也要寻求自救

在此情况下,外卖就成了眉州东坡的主攻方向。为此,王刚告诉记者,眉州东坡采取了前置外卖取餐处,给外卖小哥取餐消毒、测体温,每餐对送餐包、热食柜消毒等举措。

现在的日常经营中,8成左右的收入是外卖贡献的。”据王刚介绍,在往日的日常经营中,外卖收入的占比约在日常营业额的两成左右,虽然整体份额算不得高,但在当前情况下,外卖却是成了消费者的首选。

另外,在非常时期眉州东坡还推出了平价菜站,利用眉州东坡的供应链和在四川的资源,把四川的瓜果、蔬菜、调味料、生鲜、成品、半成品以平价的方式服务社区。

“企业面临压力这是肯定的,但我宁愿战死商场,也不愿坐等结果。”王刚再度拿出了他的“军人”精神说,“特殊疫情怎么应对?没打过仗、没扛过枪,你不会有长进,所以我们说坚持营业、坚持保障,怕是没有用的。”

扛过去,一旦疫情缓解,客流就会上来,这期间做的努力、升级和迭代都会有成果反馈。”王刚还表示,在当前的疫情影响下,表面上企业会有很大损失,但这正是锻炼团队的时机。

三、

甘棠明善董事长王力加:

9000多名员工,一个月人工成本就要6000多万

“顺的时候长个,不顺的时候长根”

自救指南:提高对安全和卫生重视、开展员工培训,通过外卖测试市场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甘棠明善餐饮公司于2009年9月在深圳创立。截至目前,该公司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南京等59个大中型城市开设260余家餐厅。

或许说到甘棠明善很多人会感觉陌生,但是如果提到“探鱼”、“撒椒”,这却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文艺、新潮餐饮品牌代表,此外该公司旗下还有蔡澜越南粉蔡澜港式点心,总共四个主力品牌。

2020年的春节,甘棠明善和王力加过得并不轻松,原本的餐饮消费旺季没有到来,取而代之的是全面暂停营业的寒冬。

“我们本来已经做好了春节期间全国各门店的营业部署,但看到后来的疫情影响,只能全面停业,这样是最保险的。”王力加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甘棠明善旗下的几个主力品牌虽然不是以聚餐业务为主,但是正常情况下春节期间营收都会多出10-15%。

“之前我们预计,今年春节不错的话能达到800万元以上,但现在都没了。”王力加说,从1月27日-31日,公司全国门店暂停营业。“当时下决定的时候也很无奈,但停业是市场需要,而且这样也符合国家倡导。”

王力加承担的压力显然不止于此。

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餐饮企业经营主要考虑的成本有房租、工资、食材采购、税收几大项。正常经营情况下,食材采购是大头,基本占到了总营收的30%到35%;其次是人工成本,占到营收的25%至30%;再往后是门店租金、税收等。

“平常时候采购是成本大头,但这是与营收成正比的,能卖多少才会进多少货,但是现在营收没有了,员工成本就成了大头,我们有9000多名员工,粗略一算,一个月的人力成本就有6000多万。如果真是3个月内没有营收,那肯定是扛不住的。”王力加称。

即便面临如此大的压力,1月27日,甘棠明善仍然向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湖北省次上总会、华中科技基金会总计捐赠了300万元的善款用于抗击疫情。为战斗在最前线的武汉多家医护人员首批捐赠6000分烤鱼单人餐,向湖北天门市红十字会捐赠10000个医用一次性口罩,向协武汉协和意愿捐赠5000双医用检查手套和80箱消毒粉用于抗击疫情。

这是甘棠明善以及很多餐饮企业在已经预见到短时间内可能产生巨大的经营压力后、依然作出的决定。对此做法,王力加坦言,“当时看到很多前线战士天天只能就着矿泉水干吃泡面,就做了捐款的决定。我个人是比较感性的,我们很难,抗疫更难。”

停业是市场需要,这个时候信念比什么都重要。”王力加表示。

这期间还有一个插曲。

就在2月1日,五个中高管在王力加不知情的情况下组织起来给他发了一封倡议书,近50位中高管主动申请降薪到60%,直到公司经营恢复正常。

“当时当然是很感动,但我不能接受他们的降薪申请。”王力加说,员工会为企业着想,但作为创始人也要考虑到员工的情绪和生活压力,就像是为疫情重点区域捐款,即使企业经营有压力,但必要的投入也不能少。

顺的时候长个,不顺的时候长根。”在王力加看来,对于疫情的影响,一方面对于企业经营来说是考验,但是另一方面也是让企业修炼内功,提升管理的好时机。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比如在特殊疫情时期全体员工更容易形成的对安全和卫生的重视,对员工的健康管理制度,这些良好行为习惯上的引导和管理都可以延续到日后的经营中。另外,现在企业和员工有时间了,可以多开展培训,让员工有更扎实的基本功。”王力加说。

对于企业短期内的应对举措,“我们第一天(2月1日)准备先恢复10%的门店,选择的是平时外卖占比高,消费者反馈用餐需较多地区的门店,迟早所有门店总要开业,也是为下一步全面复业做一些探索,积累经验。”王力加称。

从王力加后续给到记者的节后首日经营成果反馈来看,甘棠明善其下四大主力品牌,总计恢复了28家门店营业,营业额21万元,仅是正常营收约15%的水平,其中外卖订单占比约45%。

风,可吹熄蜡烛,但势必助涨上火!”这是王力加在1月31日凌晨三点写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写道的。他告诉记者,“艰难的时期,我们一家企业能影响的有限,但是我们会努力修炼内功,迎接春天。

四、

贵凤凰贵州小吃创始人陶婷婷:

营业推迟,新门店开拓计划暂缓

“这是失望之冬,也是希望之春”

自救指南:开源节流保证现金流,上线团体送餐,提高外卖安全级别

贵凤凰贵州小吃,主营羊肉粉等贵州特色小吃。贵凤凰成立的时间不长,它的第一家店是在2018年2月才在北京开业,满打满算至今也只有两年时间,目前在北京有5家门店。

尽管只是一家处于创业初期的餐饮新秀,但2020年本来是贵凤凰打算快速发展的一年。“我们原本有5家新店准备节后开业,新签约门店有11家,待加盟商700多家。”陶婷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目前,贵凤凰已经是大众点评上的五星商铺,同时还是北京大众点评必吃榜唯一上榜的贵州餐厅。

按照陶婷婷原本的规划,贵凤凰能在今年年底前开到20家店,但这些计划却因为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而暂时搁浅。

疫情对整个餐饮行业的影响都是巨大的。但规模小反而在春节假期损失较小。

“对于我们快餐小企业来说,大部分门店本来春节期间就是要休假的,部分开业也在正月十五以后,所以在春节假期损失较小。”陶婷婷称。

根据美团点评此前发布的《中国餐饮报告2019》显示,当前国内小吃快餐的营业门店数在餐饮门店总量中的占比为44.3%。在陶婷婷看来,应对此次疫情,中小规模的小吃快餐企业因为管理人员较少,也可以采取放假、分阶段灵活用工等举措,如果房东租金可以减免,现阶段的压力还可以承受。

但纵然如此,这也并不能让企业高枕无忧了。毕竟租金要交、员工薪酬要发,囤积的食材要过期,而企业也终究要寻求发展。

陶婷婷告诉记者,贵凤凰所要面临的挑战主要会表现在春节之后。原本计划是在大年初七复工,但从现在疫情情况来看,显然并不能如期实现。

“这时候小吃企业的选址的标准就有了明显区别。”陶婷婷认为,疫情之下,社区店、商场店受到的冲击会比较大,前者的顾客基本此时都会在家自己做饭,而商场店也因人流量减少,反而是集中在上班区的门店会因复工而产生餐饮刚需,餐饮门店的业务也会恢复的比较快。

“这几天,我们在办公区的门店已经接到很多附近顾客咨询开业时间和定餐的微信,经过了反复的考量后,我们决定从2月17日优先重启外卖,堂食业务视后续情况再定。”陶婷婷说。

之所以优先重启外卖,一方面是因为便于卫生管理,提高外卖安全级别,从供货到制作,从出品到包装,全流程可实现可追溯,保证顾客食品安全。另一方面,也能让门店为附近的办公单位提供团体送餐业务。

尽管面临着诸多的不确定性,但陶婷婷已然做好了应对疫情这一特殊时期的计划。

“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那时已经在创业了,开了几个连锁店,只不过开的是书店。”陶婷婷说,有了此前的创业经历“非典”经验,她认为,寒冬一定会过去。当前,不管是餐饮企业也好零售企业也好,首先一定要尽可能的保证好现金流,保留核心员工

一方面可以通过收回一些应收账款,或者尝试融资去“开源”;另一方面也可以尝试沟通房东、供应商调整账期,甚至与员工协商工资分批发放,通过“”的方式,让现金流尽可能的充裕起来,让企业活得更长一些,度过寒冬。

另外,陶婷婷也提出,特殊时期,也正是企业修炼内功的最好时候。诸如餐饮企业的人员管理和制度优化都是要不断迭代的,平时可能没时间,现在有大把时间可以用来思考;对于企业连锁标准化的问题,或许现在的门店数量还不够多,但是可以为长远考虑;还有对于新产品、新菜品的研发,这也是可以放在现在有序推进的。

当然,后续的种种都是要建立在餐饮企业能在寒冬里生存下来的基础上。

复盘2003“非典”疫情影响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疫情当前,为避免人群聚集,各类聚餐和婚宴等几乎全部取消,大量餐厅饭馆停止营业,备菜存货拿出来低价甩卖。受冲击影响巨大。

复盘2003年“非典”疫情期间,住宿和餐饮相关企业效益下降,出现了行业性亏损。

仅北京区域而言,2003年北京餐饮业零售额3年来首次下降,餐饮门店关门歇业率达到了70%,经营业绩普遍比 2002年同期下滑50~80%。

但疫情过后,餐饮行业将会迅速反弹。

历史数据显示,2003年4月餐饮业营业额同比增速为2.1%,5月同比下降15.5%。不过,疫情结束后,相关影响很快消失,行业出现迅速反弹。尤其6月下旬实现“双解除”之后,6月全国餐饮业零售额同比增长3.4%,扭转了5月负增长的被动局面。

反弹背后,恰恰也是被压抑的消费欲望。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2020年2月11日微博热搜截图

时间拉回2020年,或许不会有人想到,用电饭煲做蛋糕有朝一日也能挤入微博热搜榜前十。但在疫情“黑天鹅”笼罩的当下,这却是大众餐饮消费欲望被严重压抑的真实一角。

“原本计划春节后几天和朋友们去重庆旅游吃火锅的,但是因为疫情,旅游行程取消了,火锅聚餐也不知道要安排到猴年马月。”在京读大学的韩明(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而和韩明一样,“想吃火锅”、“想吃烧烤”、“想喝奶茶”……打开微博,类似的声音比比皆是。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2月11日晚20:00新浪时尚微博投票截图

“疫情过后,最想吃什么?”新浪时尚在微博投票中发起的一次投票活动中显示,截至2月11日晚20:00,选择火锅的投票用户高达4.8万人,选择烤肉、奶茶、烧烤的投票用户也均在1.2万人以上。

显然,受疫情影响,相较于往年的亲友团聚、外出聚餐,今年这个特殊的春节,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云聚餐”,甚至有人只能天天看吃播解馋。当下消费者的外出用餐需求是被严重压抑的。

或许也正因如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少餐饮业从业者们纷纷坚定认为,在经过的疫情的阵痛期后,行业很快将迎来“报复性增长”。

就如陶婷婷所说:“这是失望之冬,也是希望之春。坚持下去,扛过去,活下来,迎接明天。”

.............................................................

记者手记 | 他们的朴实令人敬佩又心疼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2020年2月7日,武汉杨园南路,湖北天门人赵能涛,一家三人过年开到现在,每天5点起床准备,开到下午2点左右,能卖200多碗,一碗5块,没涨价,都是熟客。原料大都是库存,还能做个七八天。“有东西就方便大家吃,没东西就没办法。做生意靠熟客,让大家以后多来吃。”

老武汉热干面,这是武汉一线的摄影同事张建老师发回的照片和文字。

一如这位湖北天门人赵能涛,采访过程中,最能感受到的是餐饮从业者从一名柜台的收银员到一家门店经理,再到一家餐饮企业的创始人,他们身上所表现出的那份朴实。

对于日常经营情况等经常被视作“商业机密”的数据,他们直言不讳,甚至给出了日常的工作汇报。

当问及能否就疫情下的经营问题做一次采访时,几位管理着数百家门店的餐饮企业创始人的回复普遍都是:没问题,但是手头工作有点忙,能否晚一点?晚上10点以后?

当问及他们有哪些解决不了的难题、希望国家职能部门给出怎样的政策扶持时,他们的回答却是:我们很难,疫情更难,让国家有更多精力去关注疫情吧。

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高谈阔论,只是最朴实的语言和最实际的行动。他们的朴实,令人敬佩,又心疼。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眉州东坡创始人:1个月损失近亿元 宁愿战死不愿坐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