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夏贝尔2019年报欲亏21亿什么原因拉夏贝尔公司现状没救了吗-吸收财讯

拉夏贝尔2019年报欲亏21亿什么原因拉夏贝尔公司现状没救了吗

拉夏贝尔巨亏21亿是在1月21日的公司晚间公告中出现的,公司表示在2019年将会预亏16-21亿元,扣掉非经营性损益将会更多,将会达到17-22亿元。受到这一预亏公告的影响1月22日拉夏贝尔股票出现大幅度下跌走势,目前下跌达到7个多点。

【吸收财讯】拉夏贝尔巨亏21亿是在1月21日的公司晚间公告中出现的,公司表示在2019年将会预亏16-21亿元,扣掉非经营性损益将会更多,将会达到17-22亿元。受到这一预亏公告的影响1月22日拉夏贝尔股票出现大幅度下跌走势,目前下跌达到7个多点。

拉夏贝尔巨亏21亿是真的吗,拉夏贝尔巨亏21亿是什么原因

在目前就那行发布的业绩预告的服装公司中只有港股上市的的都市丽人以及A股上市的摩登大道预亏到10亿级别,因此拉夏贝尔巨亏21亿将有可能成为服装公司中亏损最大的一个。摩登大道表示2019年预亏10-15亿元,该公司此前已经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自1月13日至21日已经连续七个交易日跌停,周三早盘将跌停板续增一个;都市丽人则于上月底发布盈警,公司2019年税前预亏至少9.80亿元。由于连续两年录得亏损,拉夏贝尔A股同样将会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也即通俗意义的“披星戴帽”须在股票前加“ST”标志。

拉夏贝尔巨亏21亿是真的吗,拉夏贝尔巨亏21亿是什么原因

伴随着预报、快报、年报的披露,大量本土服装企业2019年的表现均表现低迷。周二晚间,日播时尚、奥康国际、锦泓集团均发布了预减甚至预亏的2019年预报。统计局上周的数据显示,2019年限额以上单位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企业销售仅录得2.9%的增幅至13,517亿元,为表现最差的类别,若撇除2.9%的全年CPI或服装行业1.8%的CPI,增速更为低迷。

拉夏贝尔发展历程

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是中国快速发展的多品牌时尚运营企业。

2003年,公司将战略调整为直营模式。

2004年,公司启动了多品牌战略。

2014年,公司于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

2017年,公司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我们是一家在中国快速发展的多品牌时尚集团,从事设计、品牌推广和销售服饰产品,主营大众女性休闲服装。本公司致力于通过现有12个品牌(La
Chapelle、Puella、UlifeStyle、7.Modifier、Candie’s、La Babité、JACK WALK、Pote、Marc
Eckō、8EM、Lyne&Leila、La Chapelle
+)以及投资的品牌(七格格、OTHERMIX、O.T.R、Siastella、INMIX、tanni、Maria
Luisa、NN、Segafredo、萨缇尼、尚芭蒂、筑梦生活)的各类服饰产品向顾客提供具竞争力价格的最新时尚服装。

本公司通过线下零售网点和线上运营平台直接向零售客户销售产品,所有零售网点均由公司直接控制及经营。截止2017年6月30日,集团在全国的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共有9,066个零售网点,覆盖了2,745个百货商场及购物中心。

拉夏贝尔巨亏21亿是真的吗,拉夏贝尔巨亏21亿是什么原因

在公告中拉夏贝尔表示,本期业绩预亏的主要原因为:

1、拉夏贝尔主动收缩聚焦,集中资源发展核心女装业务,加快关闭亏损及低效门店,公司国内经营网点数量已由年初的9,269个降至年末的4,800余个。由于已关闭门店的经营亏损以及一次性确认装修摊销费用,导致亏损4至4.5亿元。

2、为加速经营现金回流,拉夏贝尔加大了往季货品销售力度及折扣力度。报告期末,公司存货比年初减少约9亿元。受上述事项及大众服饰零售市场低迷等因素影响,公司销售毛利率同比有所下降,导致报告期毛利额较上年同期减少约6.5亿元。

3、2019年,拉夏贝尔持续加强费用管控,人工成本、物流费用等同比显著下降;但由于平均贷款余额增加导致利息支出同比增加;公司总部大楼等基建项目投用转固导致折旧费用同比增加;此外,因公司于2019年度开始适用“新租赁准则”,导致财务费用增加。上述原因累计增加费用约1.5至2亿元。

4、报告期内拉夏贝尔继续对投资项目进行全面梳理评估,停止新的对外投资,对不符合公司发展战略的项目予以退出,对严重拖累公司业绩和现金流的项目坚决进行处置,对经营结果大幅低于预期的项目减少或停止资金支持。由于部分投资项目自身经营亏损以及公司处置亏损项目导致公司报告期内损失约3亿元。

除此之外,拉夏贝尔公司此前承认出现策略性问题,包括快速扩张及直营模式。总结2018年首亏时,拉夏贝尔表示,既有外部市场原因,同时亦暴露公司在应对外部环境变化方面的前期准备不足,应对措施还需要加大力度和落实到位。公司称,“多品牌、直营为主”的业务模式需要调整,因为直营模式下,人工成本、租金、商场等固定成本支出,导致盈利水平大幅下滑而新的自有品牌需要3-5年培育期和投入资源。过去一年多,拉夏贝尔已经开始不断重组资产,周二该公司宣布子公司杰克沃克(上海)服饰有限公司的破产申请获得受理,该公司将正式进入破产清理程序,杰克沃克主要运营的品牌为O.T.R.。此前,拉夏贝尔还分别进行了出售基金公司和电商控股公司股份重组。

上述就是拉夏贝尔巨亏21亿的主要内容,目前还在预亏阶段,需要等待真正的2019年年报出来才能够看到拉夏贝尔的具体亏损。

作为知名服装品牌一直深受消费者的喜爱,该公司还是典型的A+H企业。公司经营看似顺风顺水的拉夏贝尔,在A股上市当年,业绩即出现6%的小幅下滑,2018年即转盈为亏损高达1.6亿元。拉夏贝尔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图片来源摄图网

公司首次出现经营亏损,引来上交所问询

2019年3月29日,拉夏贝尔披露年报称:2018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1.76亿元,同比下降2.58%;营业利润-1.52亿元,同比下降120.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亿元,同比下降13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45亿元,同比下降164.43%。云掌财经记者注意到,这已经是拉夏贝尔连续三年净利润出现下滑,也是公司首次出现经营亏损。

突如其来的年报亏损引来了上交所的询问,4月10日上交所向拉夏贝尔下发问询函,涉及20余个问题,通过对其年报中行业信息、财务数据现状及变化趋势的审核及问询,重点关注公司业务的真实性、行业经营的情况、资金流转的合理性,要求公司进一步补充披露。

4月11日,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回复上交所称,目前公司正在就相关事项进行核实论证,公司将尽快回复上述问题并公告。

粗暴经营模式玩亏了自己?

2011年之前,公司仅有 La Chapelle、Puella、Candie’s 三个女装品牌。2012 年,公司陆续推出 7m 和 La Babité两个女装品牌和 POTE 和 JACK WALK、MARC ECK? 等三个男装品牌以及 8EM 童装品牌等。2015年以后,通过控股公司陆续拥有或者推出Siastella、OTR、GARTINE 等品牌,通过联营、参股方式陆续支持与参与 Maira Luisa、Tanni 等品牌发展。

拉夏贝尔2017年9月上市后疯狂开店,2014 年以来公司实体门店期末数量分别为 6887 家、7893 家、8907 家、9448 家、9269 家,这种简单粗暴的模式曾让拉夏贝尔短时间内把企业规模迅速做大。其中,La Chapelle和Puella两个品牌专柜门店数量较多。受到百货渠道下滑的影响,销售收入分别同比下降11.94%、13.35%;La Babité和7m销售收入分别同比降1.26%、0.68%;Candie‘s收入增长23.04%,收入贡献由6.40%提升至8.08%。销售增长乏力的同时,拉夏贝尔仍然承担着高额的固定成本支出,这也是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

拉夏贝尔2018年年报

去年6月末公司出资2090万欧元完成对法国Naf Naf SAS 40%股权的收购。不过,因报告期内标的公司经营亏损,公司造成投资损失约703万元。去年年末股市下滑显著,也导致天津星旷投资的部分次新股公允价值下降,这部分因素也导致拉夏贝尔去年投资收益较上年下滑约4000余万元。

拉夏贝尔:没有尽头的融资路

拉夏贝尔一直痴心于从资本市场获得融资。从2012年至今的7年时间内,从A股到港股、再从港股转到A股;从发行可转债到发行中期和超短期票据融资券,拉夏贝尔停不下来、如此快节奏的融资不禁让人疑惑:这家公司到底需要多少钱呢?

时间回到2012年,拉夏贝尔开始排队冲刺A股IPO,期间经历8次“关闸”,2013年5月底以“终止审查”而暂时告一段落。A股上市受挫后,拉夏贝尔将目光转向了港股市场。2013年11月向港交所递交了IPO申请,并于2014年10月在港交所顺利挂牌上市。然而,港交所IPO并未能解决拉夏贝尔的燃眉之急,招股结果显示,拉夏贝尔公开发售的股份并未获得足额认购,每股发售价也降到了招股价范围的最下限。扣除上市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仅有16.06亿港元,比公司原计划筹资额少了0.94-6.04亿港元。

拉夏贝尔A股上市后走势

港交所认购小于预期,拉夏贝尔分别在2015年10月和2017年再次冲关A股IPO,2017年9月25日,拉夏贝尔在A股也顺利挂牌上市,最终募集资金4.61亿元,净募资金额4.05亿元。但是截至2018年12月31日,拉夏贝尔港股募资款仅余10.74万元,A股也只剩247.09万元。

钱花“完”了,拉夏贝尔再寻募资之路。2018年9月22日,拉夏贝尔公告称拟公开发行可转债再募集15.3亿元。然而,即使将规模缩减至11.7亿后募资依旧告吹,但其火速又在今年1月16日公告拟发行不超过人民币4亿元的中期票据或超短期融资券。未来,拉夏贝尔需要多少钱?还会继续融资吗?

国的服装行业,有一家被称为中国版“zara”的上市公司,这就是拉夏贝尔。然而最近据多家媒体披露,仅今年上半年,拉夏贝尔业绩创下历史新低,亏损5.71亿元,全国各地的门店纷纷关门停业。据央视财经报道,拉夏贝尔已决定出租总部大楼来缓解资金压力。创始人邢加兴在采访中表示,面对业绩亏损和债务危机,拉夏贝尔也将选择出售不动产来渡过难关。

(拉夏贝尔门店图片来自网络)

如今各行各业陷入债务危机的企业通过“买房救命”来寻求一线生机的新闻已经屡见不鲜,卖房真的神奇到可以为这些业绩不行的公司托底吗?这种现象对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主业不够,卖房来凑”或许已不再奏效

企业接连亏损?资金周转不灵?卖房!记者注意到,卖房似乎成了不少亏损企业转亏为盈的套路。早在2017年,主业为奶粉的贝因美(5.800, 0.23, 4.13%)出售了位于杭州、重庆、成都、武汉、深圳、广州、北京等地的22套房产,总价1.04亿,赚了3560万元。事实上,贝因美卖奶粉早就不能赚钱了,财报显示,2016年和2017年分别亏损7.81亿元和10.57亿元。中国经济网文章指出,连连亏损的贝因美是通过卖房盘活存量资产帮助其保壳,卖房保壳一直持续到2018年靠“财报操作”转亏为盈。

(贝因美奶粉图片来自网络)

但到了今年上半年,著名的中国自主汽车制造品牌海马汽车因为长期销量低迷而不得不采取“卖房求生”的操作,似乎成效就并未这么好了。据了解,在出售的房产中住宅269套(总面积14685.04平米),商铺15套(总面积2729.12平方米),这些房产基本都位于海口市金盘工业开发区创新一区、二区及金盘大道旁,不仅如此,还有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更为昂贵的房产。于是不少人纷纷吐槽,那些辛辛苦苦做实业的,也许还不如别人提早十年屯几十套房赚的多。但据内部人士爆料,海马汽车打算变卖的总数401套的房产目前只卖出了156套,交易出去的房产不到总数量的40%。且不谈“求生”,在现行的市场环境下“卖房”似乎就成了难题。

(海马汽车位于海口的海马花园门前竖起醒目的销售信息图片来自网络)

10月21日晚间,昂立教育(20.220, 0.15, 0.75%)发布公告称,拟以9851.95万元出售上市徐汇区的十套房产,而2018年昂立教育的亏损已达到2.67亿。据昂立内部信息,昂立教育与日清食品(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已达成买卖意向,不过并未签署相关文件。前几日,第三季度就亏了7142.04万的上市公司保变电气(3.080, 0.04, 1.32%)发布公告,要卖掉其持有的8套房产,总价格在3161.83万元,但目前尚未有人接盘。“卖房求生”的赛道上不断有公司挤进来,只是今年连“金九银十”都暗淡收场的前提下,恐怕房子不会像以前那样好卖,反而这些资金状况本就不好的公司长期持有这些不能增值的房产,无异于就是一个累赘。所以卖房的企业越来越多,卖出房子也将越来越难。

企业“卖房求生”是吞咽自酿苦酒

其实,对于不少主营业务非房地产的公司在过去购入大量房产是非常正常的现象,有些是由于公司办公用房、职工宿舍用房而自建或者购入房产,也不排除一部分为直接投资房产。毕竟在过去几十年,房地产行业算是风险小、收益高的投资途径,而不动产本身还具有使用属性,对于企业也算一箭双雕。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些企业“涉房”,甚至通过买卖房产来影响自己主业的经营,不管对房地产市场还是自己的主营业务都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国内知名财经评论人、专栏作家吴其伦图片来自网络)

国内知名财经评论人、专栏作家吴其伦在接受搜狐焦点重庆站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卖房求生,其背后逻辑是前期不务正业,把资金投到房地产上,而当发现企业出现资金危机时,希望卖房渡过难关。一方面通过业绩数据粉饰太平,另一方面也是希望通过卖房补充一些现金,缓解资金压力,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年报将至时,业绩状况对于投资者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因此,吴其伦认为,企业“卖房求生”既是不得已而为之,也是吞咽自酿的苦酒。

企业卖房影响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

企业卖房对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有什么影响?吴其伦认为,上市企业集中卖房,势必影响房地产市场供求关系。企业卖房求生,一定是希望快速成交,大幅调低挂牌价是其必然选择,这样,传导到房地产市场,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相关区域的房价下跌。记者了解到,此前海马汽车抛售的位于海口海马花园的房产单价定为一万四五左右,而同区域一些房龄超过20年的二手房市场挂牌价也差不多要这么多,海马汽车卖房的价格确实存在偏低的情况。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