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黑死病鸟嘴医生促使英语成为官方语言金帐汗国瘟疫横扫欧洲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人类与病毒的搏斗,就从来没有停止过,这样的历史事件总在重复上演,给无数的家庭带来了无法治愈的伤痛。14世纪四五十年代,对于欧洲来说,是一个极为悲惨的世界,给欧洲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痕和记忆。

欧洲的这场黑死病,不仅使得一场持续百年的战争停战10年,甚至还为英语成为世界语言提供了契机。

“黑死病”肆虐欧洲,却促使英语成为官方语言

关于黑死病的起源、性质、后果,目前还没有定论。欧洲流行的说法是公元1338年左右,在中亚草原地区发生了一场大旱灾引发的局部瘟疫。

这场瘟疫通过人员流动向外四处传播,而传入欧洲的起点是黑海之滨克里米亚半岛上的卡法。这是一座被意大利商人控制的城市,隶属于东罗马帝国。

卡法附近是蒙古人建立的金帐汗国,瘟疫先是在蒙古大军中蔓延,然后传到卡法城里。

1348年,卡法商人把瘟疫带到欧洲本土。1349年春,瘟疫传入英国,并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甚至连最小的村落也不能幸免。导致英国农村劳动力大量减少,有的庄园里的佃农甚至全部死光,而城市因人口稠密,伤亡情况更加惨烈。

“黑死病”肆虐欧洲,却促使英语成为官方语言

1349年5月,伦敦原有的5万居民只剩下了3万,直到16世纪才恢复到原来的数量。

当时英格兰的第二大城市诺维奇也惨不忍睹,常住人口从12000人锐减到了7000人,该城从此再也没能重现昔日的辉煌。

著名的牛津大学也是重灾区,三分之二的学生命丧黄泉。

1351年,疫情初步好转时,英伦三岛和爱尔兰已经损失了总人口的40%左右,远远高于英国在英法百年战争中的伤亡总数。

“黑死病”肆虐欧洲,却促使英语成为官方语言

黑死病横扫欧洲,百年战争因此停战十年。

1337—1453年间爆发的百年战争是英国和法国,以及后来加入的勃艮第之间的战争,号称世界上历时最长的战争,断断续续进行了116年。

百年战争不论对英国还是法国人民来说都是一场灾难。当时又恰逢黑死病流行的时代。在战争和疫病的双重打击下,英法两国的经济大受创伤,民不聊生。

“黑死病”肆虐欧洲,却促使英语成为官方语言

1352年后,黑死病在欧洲的肆虐势头开始减弱。不过在整个14世纪,这种令人恐怖的瘟疫仍时常死灰复燃:

在1361—1363年、1369—1371年、1374—1375年、1380—1390年间,它又曾多次扫荡欧洲。

经过一系列瘟疫的打击,欧洲人口大量死亡,至于具体数字,由于缺乏准确的统计,后世估计约为5000万到1亿。

即使在14世纪以后的300年间,黑死病也一直没有绝迹,所造成的恐怖后果,兴许只有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才可相提并论。

“黑死病”肆虐欧洲,却促使英语成为官方语言

在语言方面,黑死病造成的后果是沉重打击了拉丁语和法语,提高了英语在英国社会中的地位。

教堂、修道院、大学、文法学校是知识密集区,同时也是说拉丁语的高级知识分子聚集的地区。当瘟疫来临时,这些人口密集区自然是瘟疫蔓延的重灾区,神职人员和教师大批倒下,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可以替代他们的人,从而导致英国拉丁语人才的断代。

英国的法语人才也遭到了类似的打击。说法语或会英法两种语言的人才通常集中在王宫庄园、各级军政机构以及商贾重地,而这些地方通常人口密度高,疫情惨重,因此英国的法语人才也遭遇了灭顶之灾。

“黑死病”肆虐欧洲,却促使英语成为官方语言

城市里说英语的下层百姓也在劫难逃,但农村由于人口稀少,受灾程度相对较轻。

瘟疫过后,英国人口锐减,劳动力价格走高,这无疑提高了普通劳动者的价值,同时也抬高了英语的价值,因为英语是与这些普通人沟通的唯一语言。

于是,教堂、学校里有了只会说英语的人,世俗统治阶级身边也多了只会说英语的人。令人闻风丧胆的黑死病加速了旧统治阶级语言的没落,加快了民族国家语言的崛起。

1362年,英国法庭停止使用法语。1489年,英国议会停止使用法语,开始使用英语作为官方语言。

电影《美女与野兽》中曾出现这样一幅令人毛骨悚然的情景,美女贝尔和野兽凭借着女巫的魔法书,来到了贝尔梦寐以求的巴黎,也是她童年时的家。贝尔的父亲一直不愿意提及母亲如何去世,在那个巴黎的小木屋里,贝尔发现桌子上有一个非常奇怪,嘴巴长长的鸟嘴面具,通过它贝尔知道了母亲的秘密。当时的巴黎正发生一场重大的瘟疫,她的母亲应该死于黑死病。这造型诡异的面具并非带来瘟疫的死亡之神,而是欧洲中世纪瘟疫医生的特种装备。

通过魔法书野兽带贝尔回到黑死病肆虐的童年巴黎

肆虐欧洲的黑色恐怖

黑死病可谓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灾难之一,这种起源于喜马拉雅山区的传染病给欧洲人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黑死病又叫鼠疫,它的第一次大规模爆发是在6实际中叶的拜占庭帝国,史称查士丁尼大瘟疫。据估计查士丁尼大瘟疫至少夺去2500万人的生命,相当于当时全球13%的人口,让欧洲的人口减少50%,花了两个多世纪的时间才逐渐恢复。欧洲人口的减少,是阿拉伯人成功征服欧洲的原因之一。

查士丁尼大瘟疫还不是最严重的,黑死病带来的灾难还在后面。14世纪40年代开始黑死病在欧洲肆虐,这场瘟疫给全世界造成了大约7500万人死亡,估计中世纪的欧洲约有30%-60%的人死于黑死病。“黑死病”之名就是当时欧洲人对它的称呼,因为患者的皮肤会因为皮下出血而变黑,而黑色也象征着忧郁、哀伤与恐惧。黑死病之后又多次袭击欧洲,1629-1633年的意大利瘟疫、1665-1666年的伦敦大瘟疫、1679年维也纳大瘟疫、1720-1722年马赛大瘟疫,直到18世纪,它才渐渐从欧洲消失。

14世纪40年代黑死病传播路线

让人又敬又惧的瘟疫医生

黑死病造成城镇人口大量流失,经济也造成毁灭性打击。瘟疫的肆虐让社区内的瘟疫医生获得较高地位,并得到许多特权。为了对抗疾病,瘟疫医生可以自由且不受限制地验尸而在中世纪的欧洲唯有瘟疫医生有此权利。当时黑死病肆虐严重的城市往往会自行聘请这些医生来减缓瘟疫扩散的状况。他们的薪资由城市政府来支付,因此无论贫贱富贵都可得到瘟疫医生的治疗。不过部分的医生也会向病人和家属索取额外的费用以提供特别的治疗。

1656年来自罗马的瘟疫医生漫画

瘟疫医生大多水平有限,他们通常都是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或临床经验不足的外科医生,但也有经验老道的医师由于事业无以为继而成为瘟疫医生。有些年轻医生亦视担任瘟疫医生为扬名立万的捷径。根据他们与聘雇人间的契约,瘟疫医生负责治疗黑死病病患,会获得“市聘瘟疫医生”或“区聘瘟疫医生”的头衔。

瘟疫医生除了治疗病人之外外,也会从事公众服务,主要是替政府或管理当局记录瘟疫死亡的患者人数。部分城市如佛罗伦萨、佩鲁贾等,也会要求瘟疫医生检验患者遗体,以厘清死亡原因和瘟疫的致命性。瘟疫医生也成为黑死病时期无数遗嘱的见证人。在某些案例中,瘟疫医生甚至会给予患者建议,并指导他们如何面对死亡。

瘟疫医生治病的方法我们今天看来会有些恐怖。他们会以替患者放血,或者将蚂蝗、青蛙等动物放在患者的淋巴腺肿上来“重新平衡患者体液”。由于职业的特性,瘟疫医生通常不能与大众接触;在部分情况下甚至会隔离他们。

鸟嘴医生的装束

样貌恐怖的鸟嘴面具

瘟疫医生是危险的职业不得不每天接触死神,这样就不得不有些隔离措施免于医生自己染病。鸟嘴面具就是瘟疫医生必备的装备,这个面具是由法国医生查尔斯·德洛姆于1619年发明的。医生全身从头到脚披上防油布制成的大衣,双手用巨大的手套包起来,戴着帽子。脸藏在鸟嘴面具里,面具里有棉花等填充物起过滤空气的作用。填充物还包括一些芳香物质,包含龙涎香、蜜蜂花、留兰香叶、樟脑、丁香、鸦片酊、没药、玫瑰花瓣以及苏合香。这些物质被认为可以保护医师免受瘴气的侵害。眼睛由透明的玻璃护着。

手上拿着一根长棒,必要的时候指挥病人如何进行治疗,而不必接触感染源。这种指示棒同时也用于鞭打病人以赦免他们的罪,因为当时的人们相信罹患瘟疫是上天的惩罚,而唯有通过鞭笞,病人才能从原罪中获得救赎。因为那时的医学条件根本不知道黑死病的病因,这套装备多少有吓走病魔的用意。人们于是称瘟疫医生为“鸟嘴大夫”。

鸟嘴面具后来传入威尼斯。威尼斯狂欢节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的面具和华丽的服饰,男女老少不分贵贱在面具背后社会差异好像一下子消失了。鸟嘴面具也渐渐成为威尼斯狂欢节诸多面具中的主角之一。

威尼斯狂欢节上的鸟嘴面具

鸟嘴面具原本只是套卫生考虑的防护用品,但戴上它后的装扮像极了乌鸦和死神,让人不得不联想到14世纪的黑死病,实际上它的出现要比黑死病大规模肆虐欧洲晚得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