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昆·菲尼克斯小丑暴瘦的嘴奥斯卡获奖感言视频小丑跳的舞叫什么-吸收财讯

杰昆·菲尼克斯小丑暴瘦的嘴奥斯卡获奖感言视频小丑跳的舞叫什么

用爱去拯救世界,和平自然会到来。在这场恶作剧里,杰昆彻彻底底地释放了自己,破除掉人们自欺欺人的想法,这是个疯狂也是个了不起的体验。 如果有人要对杰昆说《你从未在此》,他定会戏谑地告诉你《我仍在这里》。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电影给了我最精彩的人生,没有它,我什么也不是。我觉得它赋予我或是这里每一个人最珍贵的礼物,就是有机会为无法发声的人发声。我一直在思考,人类集体面临的一些严峻问题,虽然大家似乎在关注不同的议题,但我看到了其中的共性。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为一段奥斯卡获奖感言落泪

用爱去拯救世界,

和平自然会到来。

Run to the rescue with love,

and peace will follow.

有生以来

我第一次为一段奥斯卡获奖感言落泪

视频来源 | 地球情报猿(ID:agentape)

在几天前落下帷幕的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46岁的美国演员杰昆 · 菲尼克斯(JoaquinPhoenix)凭借在《小丑》中的演技当选最佳男演员,而他在典礼上的这段获奖感言,虽然只有三分多钟,却令无数电影观众感动。

菲尼克斯说:

电影给了我最精彩的人生,没有它,我什么也不是。我觉得它赋予我或是这里每一个人最珍贵的礼物,就是有机会为无法发声的人发声。我一直在思考,人类集体面临的一些严峻问题,虽然大家似乎在关注不同的议题,但我看到了其中的共性。

不论是性别平权、种族歧视、同志议题、原住民议题或是动保议题,其实都是在讨论对抗不公,都是与这样的观念抗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种族、一种性别或是一种物种有权去统治、控制、剥削另一方。

我认为我们严重地与自然世界失去了连接,让我们很多人感到内疚的是人类的自我中心主义的世界观,认为我们是宇宙的中心。

我们侵占了大自然,并肆意掠夺自然资源。我们认为有权对一头母牛人工受精,当她生下来之后,又偷走了她的孩子,即便她痛哭流涕也不觉得有错,然后我们拿走她分泌出来的牛奶加入咖啡或是麦片。

我觉得我们害怕“个人改变”的想法,是因为我们担心要牺牲或放弃某些东西,但是人类,当我们拿出我们最好的一面时,是那么善于创造、心灵手巧。我认为当我们以爱与同情心作为指导原则时,我们可以创造、发展并建立一个有益于所有生灵和地球环境的全新系统。

在感言的最后,菲尼克斯哽咽着引用了哥哥生前曾经说的一句话,呼吁人类做出改变,与自然万物和谐共处。

当他17岁的时候,我哥哥写了这句歌词:用爱去拯救世界,和平自然会到来(Run to the rescue with love, and peace will follow)。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为一段奥斯卡获奖感言落泪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为一段奥斯卡获奖感言落泪

2019年公映的电影《小丑》由托德 ·菲利普斯(Todd Phillips)执导,通过主人公亚瑟从患病、发病到被社会抛弃、被人唾弃,再到最终从沉默中爆发的过程,讲述了一个患有精神病的普通人是如何遭受社会不公平的待遇、以及他是如何来用求生欲来对抗这个世界的。

小丑亚瑟的命运十分不幸。在大萧条的社会背景下,他为了维持和病重母亲的生活,选择扮演小丑街头献艺,不仅遭受到街头混混的无情欺负,还要忍受着每天来自同事的指责和嘲讽;由于患有笑症,他经常突然的发笑会引来陌生人的伤害,在地铁上,被几个成年男子群殴却不敢反抗;乘坐公交车,只是想逗逗小孩子开心,却被小孩子的妈妈骂“神经病”,他也许只有对善良的小孩子才敢摆出笑脸放下心防,可是成年人们却不断地将他最后的一丝对待社会的善良的火苗掐灭。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为一段奥斯卡获奖感言落泪

心中的“小丑”将亚瑟置于被冷漠、被忽视、被误会、被嘲笑的极端处境,一步步让亚瑟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最黑暗最深深的恶意。这部电影里的动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在生活资料稀缺的情况下,人通常会陷入彼此敌对的状态,而并非像卢梭所认为的以理性寻找一种创新的解决方式。从影片中不难看出,在权威话语消解的后现代社会,人们普遍会趋于一种无序的非理智状态,一种从众心理。

这部影片当中的集体性动荡恰恰映射了后现代社会人们所存在的种种病症:对集体的盲从和一种自我的虚无感。影片高饱和度的暗色调,一直让人很压抑。小丑的绿色头发,红色西装,脸上斑斓的妆,被抢走广告牌街角的嘈杂纷乱,车站里倒在危险武器下的所谓华尔街精英,动荡时火焰与血色的交织。最后众多带着小丑面具的人在夜色中狂欢,呐喊,发泄。面具嘴角诡异的笑,是无奈后的疯狂,是绝境下的爆发。

的《角斗士》中扮演了一名刚愎自用懦弱多疑的皇帝,才又让人们重新注意到他,杰昆的出彩表现为他赢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男配的提名。

2005年,杰昆接到了他演艺事业上最重要的一个角色——音乐传记片《与歌同行》的主角强尼·卡什(Johnny Cash),这位在美国音乐史上与鲍勃·迪伦、猫王齐名的音乐大师,有着颇受争议的一生。

童年的一场意外,带走了强尼最亲密的哥哥杰克,父亲一直认为杰克是自己最优秀的儿子,他讲杰克的死归到强尼身上,极尽挖苦和嘲讽他,这也让哥哥的死成为强尼这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们不知道杰昆在出演强尼的时候,是否会为这样相似的经历而晃神,但我们能看到杰昆在这部影片中贡献了近乎疯魔一般的表演,从体态、表情到演唱方式,几乎与真实的卡什一般无二。

有趣的是,杰昆也是强尼·卡什生前指定的演员,而为此杰昆在开演前接受了6个月的音乐培训,影片中的音乐都是他自己唱的。

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影片中的几场演出,一场是在强尼在嗑药后的演出,在大面积铺光的脸部特写下,杰昆脸上微微的汗,笃定而忧郁眼神、面部良好的肌肉控制,以及恰到好处的肢体动作,将强尼演出时的亢奋和神经质还原,精彩而完美。

而相信在片尾那场监狱不插电的演出,更是打动不少观众,成为影片的高光时刻。

遗憾的是,本片的女主角里瑟·威瑟斯彭凭借此片获得奥斯卡影后,而杰昆却没有得到最佳男主角,实际上强尼·卡什的角色更为复杂,也更难演绎一些,而杰昆对人物的完成度显然是要胜出女主演一筹的,奥斯卡的主流价值观由此可见一斑。

在不可避免的受制于历史、政治以及现实等诸多因素的情况下,奥斯卡只能尽量取得一个平衡,既避免庸俗化,又不会步入艺术化的极端。因此,杰昆没能够拿到最佳男主既是意料之外,倒也在情理之中了。

《大师》 科学教&“上帝之子”

京剧行当里有句老话叫做“不疯魔不成活”,《与歌同行》的表演,为杰昆奠定了其极具个人标签的“疯魔式”表演风格,而七年后,在保罗·托马斯·安德森的《大师》中,是杰昆的又一次“入魔”。

影片讲述杰昆饰演的二战士兵弗雷迪·杰奎在战后回到美国,因战争创伤而沉浸于一种空虚孤独、恍惚乏味的生活状态中。在一系列工作失败后,他受到宗教“科学教”的诱惑,结识了“大师”卡斯特,由此陷入了盲目而狂热的信仰中去。

有些与马丁·斯科塞斯的《出租车司机》的相似之处,对于战后士兵的人文关怀,但其对宗教、以及对信仰的反思,更加意义深刻。

无独有偶,伯德小姐倒是由此想起了杰昆孩童时期的经历,杰昆全家在1973年加入了一个名为“上帝之子”的狂热的宗教崇拜组织并成为其传教士。

全家人乘上了一艘前往洛杉矶的客轮,为了庆祝一家人“重生”,他们将自己的姓改成了Phoenixi(菲尼克斯,意为凤凰)。

《大师》让杰昆再次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的提名,却依然落败,但在观众心里,杰昆已经是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

离去的《她》&遇见的她

2013年,杰昆在斯派克·琼斯的电影《她》中饰演男主西奥多,是一部讲述在不远的未来人与人工智能相爱的科幻爱情电影。

在这部非同寻常的爱情电影里,人工智能虚无缥缈,我们从头至尾只见到男主一人沉浸在爱情里,更像是一场梦境,温馨甜蜜又孤独之至。

有人说,人们饮爱情之鸩,止孤独之渴,这句话尤为贴切。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尽管像是孤独的自说自话,热恋时的狂喜,却让我们看到了杰昆身上也有喜剧的魅力,一扫以往阴郁、神经质的影子,这在后来《性本恶》中杰昆饰演的嬉皮士侦探身上也可见一斑。

尽管电影指向了孤独这个人类永恒的困境,杰昆却因这部电影,结识了自己相伴一生的爱人——鲁尼·玛拉。

《她》是杰昆和鲁尼的首次合作,之后,他们又陆续合作了多部影片,两人感情逐渐升温,相恋三年,于今年订下了婚约。

2015年,鲁尼因《卡罗尔》的精湛演技,获得了戛纳最佳女演员的荣誉,这也让两人成就了一段影帝与影后结合的佳话。

别说《你从未在此》,因为《我仍在这里》

杰昆从《与歌同行》的强尼·卡什,到《大师》的二战士兵,再到后来为杰昆赢得戛纳影帝的《你从未在此》的杀手乔,这些角色无一例外的受尽创伤、孤立、敏感。

所谓演员,在进入到一个角色之时,不可避免地需要调动自己内心深处存在过的真实体验,方能理解角色的情感,首先自己与之共鸣,才能让观众与之共鸣。

但这种情感不会凭空而来,须得演员真的有过类似情感。

塔可夫斯基曾在《雕刻时光》一书中言及表演:“表演就像在雪中雕刻,但是演员却拥有在灵光乍现的时刻与观众性灵交汇的喜悦。”

透过杰昆那双忧郁的眼睛,我们能够与之性灵交汇,感受角色的创伤,这也正是他适合小丑的原因。

杰昆曾经对小丑有过犹豫:“我认为这些漫改电影,通常都会有所简化,会过度简化角色,并允许观众对角色冷漠,就像现实生活中我们也很容易将某人贴上邪恶的标签,然后说着:我并不是同类人。”

而我相信,杰昆的小丑,绝不会让观众置身度外,你一定会同情他、为他的痛苦而痛苦,甚至认同他,最后反思他,这正是一切的魅力所在。

但比起演员在“入魔”以后,走不出角色,如瑞凡、如希斯,伯德小姐更希望,如杰昆,在演完后能够回归生活,哪怕借着伪纪录片大闹一场也好。

2008年杰昆宣布退休息影,并声称要成为一名说唱歌手,与此而来的是他发福的体型,莫名其妙的大墨镜和一头杂毛,而那场失控的演唱会更是出人意料,杰昆的形象彻底被颠覆,后来人们才意识到,这不过是卡西·阿弗莱克策划的一场伪纪录片。

在这场恶作剧里,杰昆彻彻底底地释放了自己,破除掉人们自欺欺人的想法,这是个疯狂也是个了不起的体验。

如果有人要对杰昆说《你从未在此》,他定会戏谑地告诉你《我仍在这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