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雅荻是谁个人资料环球帆船赛青岛号关雅荻错过疫情海上的25天-吸收财讯

关雅荻是谁个人资料环球帆船赛青岛号关雅荻错过疫情海上的25天

关雅荻所乘的“青岛号”无法在三亚停靠,改为在菲律宾上岸。下船后,他立即联系了家人和朋友,让他稍感心安的是,青岛的家人暂时安全。不过朋友的亲戚一家都住院了,比赛中其它赛段的一位船员是疑似病例,还未结束隔离。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天哪,自1月20号澳大利亚出发后,国内都发生了些什么啊?”2月13日12时14分,电影制片人关雅荻的一条微博被大量网红大V转发,引发大量关注,被网友称为“失联三周,结果发现世界剧变”。

1月20日,青岛人关雅荻从澳大利亚出发,开始了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第六赛段航程,2月13日抵达菲律宾苏比克湾。帆船距离海岸还有数海里,他打开终于有了信号的手机翻看新闻——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2月12日0时-24时,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5152例(含湖北临床诊断病例13332例),其中湖北新增确诊病例14840例、新增死亡病例242例。

“湖北新增了一万四千多确诊病例!我以为看错了,是恍惚了,然后居然是真的!”他告诉南都记者,“海上的4000海里,陆地上就像过了4000年。”

错过疫情的海上25天:上岸被信息轰炸情绪失控,叹像过了四千年

关雅荻。

海上漂流25天后上岸,惊呼“国内都发生了什么啊”

“给大家拜个早年吧,祝大家鼠年身体健康,一切顺利……2月中旬三亚见,春节档的新片们,等着我哈。”

1月20日发完这条微博后,关雅荻和“青岛号”正在澳大利亚港口100海里外的第六赛段起点海域准备出发。这个赛段的航程总计4100海里,原定终点为海南三亚。

错过疫情的海上25天:上岸被信息轰炸情绪失控,叹像过了四千年

关雅荻1月20日和2月13日的微博。

此时他已零星听说了一些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利用出发前微弱的信号,发出了最后一条朋友圈,内容是武汉协和医院医务办公室的疫情防控工作要求。他还劝告朋友们“尽量关注官方媒体和专业渠道发布的消息,防止过度恐慌”。

他不知道的是,海上漂流的当天晚上,钟南山院士公开宣布“新冠病毒是确定的人传人”。

海上没有信号,他购买了昂贵的卫星流量,主要用于收发家人间的文字邮件。姐姐偶尔会同步一些疫情确诊和疑似病人的数据,但都是只言片语。船上的国际船员们也会彼此交流疫情信息,但也是“偶尔的变化”和“简单的数字”。

那时,他更关心的是后续的行程和比赛。这期间最让他震惊的新闻是,同船的国际参赛者们纷纷讨论的,篮球明星科比坠机身亡。

2月13日,受国内疫情影响,关雅荻所乘的“青岛号”无法在三亚停靠,改为在菲律宾上岸。下船后,他立即联系了家人和朋友,让他稍感心安的是,青岛的家人暂时安全。不过朋友的亲戚一家都住院了,比赛中其它赛段的一位船员是疑似病例,还未结束隔离。

“我的心态大概相当于上课打了个盹,醒来一看,发现大家都放学回家了。”关雅荻这样形容自己错过疫情25天的感受。

上岸接受赛方采访,谈及国内疫情突然哽咽

让关雅荻在这期间“失联”的,是克利伯环球帆船赛。

据他介绍,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由世界上第一个完成单人不间断帆船旅行的冒险家罗宾爵士于1996年创立,每两年举行一次。这是世界上唯一且规模最大的业余环球帆船赛,整个时间为期近一年,分为多个赛段十余场比赛,有参加完整比赛的环球船员和只参加一个或数个比赛的赛段船员。每艘帆船都有职业船员带领,普通人也可报名体验和参赛。

错过疫情的海上25天:上岸被信息轰炸情绪失控,叹像过了四千年

关雅荻在船上。

关雅荻所乘的“青岛号”在本届比赛中暂时排名第二。按照惯例,他需要在上岸后接受赛方记者的采访。

2月13日,他先用英语介绍了第六赛段的比赛经历。谈及对于国内疫情的感受时,突然切换成了中文,还没说几句话,难以控制地哽咽了。

“我才知道从1月20日开始,国内的朋友们都遭遇了些什么,每天滚动的坏消息,呆在家里哪儿都不能去。”他向南都记者回忆,当天迅速浏览了大量的疫情新闻,一下子情绪失控,“在海上的时候觉得是数字,下船看了新闻,真的感觉这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和家庭。”

短时间信息轰炸带来的应激反应依然存在,他呼吁各方关注病人、一线医护和大后方受疫情影响者的心理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群体精神公共健康危机,肯定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修复。”

岸上短暂停留后将再出发,赛程已因疫情做出调整

2003年3月,刚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关雅荻,每天乘坐公交车去亮马桥附近的公司上班,感觉大街上特别空旷,“那时候年轻,一群人就聚在大楼里写剧本,只记得天气实在是太冷了。”

虽然隔壁单位也有人被送去隔离,但他并未感觉到非典对自己的生活造成了更大的影响。17年后,他真切感受到了这次疫情的“无处不在”。

疫情发生后,朋友的奶奶去世后也不能按照传统方式举行葬礼,更不能见上最后一面。同学的爸爸患有阑尾炎却只能先在家熬着。他意识到,这次的疫情影响到了每一个人的生活,“当时严重的疫区是广州和北京,还算是区域性的事件,这一次是全国大范围的影响,一线工作的医护的数量也是前所未有。”

17年后,他的身份更多元,与电影的关系也更密切。他曾是北京小马奔腾文化传媒公司的集团副总经理,制作、营销过《西风烈》《黄金大劫案》等影片,并策划制作电影评论节目。

1月20日出发前,他还忙着和电影界的朋友们讨论着行业危机。他的朋友影评人张小北表示,“中国电影用20年的培育发展,刚拥有了6万张银幕的市场,现在转瞬之前就回到10年前了。”

2月16日,关雅荻告诉南都记者,现在正在船上创作一个有关环球冒险的电影剧本,“构思出一些情节就讲给国际船员们听,发现大家都能听明白,还觉得有意思,很受鼓励。”

关于接下来的行程,关雅荻告诉南都记者,他计划在岸上短暂停留10天后再次出发。克利伯赛程因为疫情调整,原计划从澳大利亚到达三亚的比赛,已经直接转换成第七场菲律宾苏比克湾赛段。

他和主办方沟通后获知,“青岛号”停靠珠海和青岛的原计划,因为目前的防控措施,可能也需要暂时搁浅,接下来各个停靠点都不甚明确。

这是一段漫长的航程,从1月20日到2月13日,24天的时间里,中国选手关雅荻出于信息全闭塞的状态。当她2月13日在菲律宾靠岸时,不仅被先是震惊:“天哪,自1月20号澳大利亚出发后,国内都发生了些什么啊…… ”

据了解,关雅荻是以媒体船员的身份参加的 2019-20克利伯环球帆船赛。根据航程,1月20日,船只从澳大利亚出发,然后就断绝了和陆地的联系,直到2月13日。

关雅荻得知新冠病毒肆虐时,已经是2月13日了,关雅荻表示,自己在这段4000里的航程中,一直都没有办法上网,对于国内发生的新冠病毒造成的影响,也是一无所知。

关雅荻在社交媒体上写道:“此刻,真是无言以对……希望一切都能够早点过去……海上的4000海里,陆地上就像过了4000年……这么多人命就这么没了……”

除了感慨和震惊,关雅荻的比赛也收到了影响,因为根据原先的计划,比赛的下一个靠岸地点将是三亚,但是,考虑到新冠病毒的影响,航程有变,参赛选手将在海上继续折腾。关雅荻透露:“(三亚)现在去不了了暂时,后面原计划珠海和青岛站目前都待定,不排除从菲律宾调整完直接斜着横跨太平洋,直接去西雅图。”

“天哪,自1月20日从澳大利亚出发后,没想到国内发生了这么大事……”这是正在参加环球帆船比赛的电影制片人关雅荻在2月13日发出的一条微博,当时他结束了20多天的海上漂流,刚刚在菲律宾上岸,手机有了网络,得以浏览在这段时间错过的各种新闻报道和联系信息。他看到13日新冠肺炎确诊数已过万,得知一些好友因接触到确诊患者而被隔离……半天的信息轰炸几乎让这位40岁的青岛汉子精神恍惚。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中国现在是举全国之力控制疫情,希望大家为战胜疫情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

参加环球帆船比赛 一直在海上漂

40岁的关雅荻是个青岛汉子,电影制片人。他曾担任小马奔腾集团的常务副总经理,2013年突然辞职创业。他制作《雅荻跑世界》节目,推广越野跑文化,还想创作一部航海题材的电影,这是他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初衷。因为是青岛人,关雅荻选择了由家乡冠名的青岛号。

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由世界上第一个完成单人不间断帆船旅行的冒险家罗宾·诺克斯·约翰斯顿爵士于1996年创立,每两年举行一次。为这个比赛,关雅荻把自己的电影项目推迟了一年,打算这一年全都在海上度过,只是在每个赛段结束时上岸短暂休整。

关雅荻告诉记者:“我之所以要花一年的时间亲历这个比赛,就希望能够传播的这种东西,让中国人敢于探寻这个世界的未知区域。”

得知疫情 上岸后遭遇信息轰炸

1月20日,“青岛”号离开澳大利亚的港口,前往100多海里外的第六赛段起点海域,第二天正式开赛。这个赛段的航程为4100海里,原定终点为三亚。

此时新冠肺炎疫情已开始扩散,关雅荻在澳大利亚也感到忧虑。他在20日出发前,借着海上微弱信号发出一条朋友圈,内容是协和医院关于这次病毒性肺炎的防控工作要求。

2月13日,青岛号在第六赛段夺得第二名好成绩,总积分暂时排名第一,关雅荻的心情却特别复杂。他在海上并非彻底与世隔绝,但是由于条件限制,所得到的信息极为有限。

他说:“13日晚上,帆船虽还没靠岸,不过距离岸边只有数海里,手机有了信号,我打开手机一看,发现一天新增14000例新冠肺炎患者!我以为看错了,有点恍惚……然后我发现原来是真的!”

他在上岸后还了解到,一位好友因春节期间曾与一家亲戚三口见面,而这家亲戚三人全部确诊,因此好友正在被隔离。另一位好友的奶奶去世,因为疫情的原因,无法按传统方式举行葬礼,没有办法见上最后一面……

“现在终于明白1月20日以来,国内的朋友都在经历些什么,更难以想象目前依然奋战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当然还有那些患者和他们的家人都在经历些什么,”关雅荻说。

积极应对 防止精神健康危机

在菲律宾上岸后,关雅荻在“青岛”号接受克利伯官方媒体组的记者卡拉按照惯例进行的赛后采访。卡拉在这次采访中特别让关雅荻给正在经历疫情的国内朋友说两句,关雅荻在前面使用英文介绍第六段比赛的经历,讲到疫情时突然切换为中文,张嘴没说两句,这位40岁的汉子突然哽咽起来。

关雅荻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说,现在即使在国外,在船上,也会继续关注疫情相关信息,因为这场战斗事关每一个人。

关雅荻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那时他已大学毕业,在北京上班。这次疫情和“非典”比起来,影响更广更深,他担心会出现精神健康危机,希望像重视前线救治患者一样重视精神心理健康。

所以对于那条微博获得上万次转发和调侃,关雅荻并不介意。他说:“我发的那条微博刚好给大家制造了一个情绪的小出口,我生活变成了好多人眼中的一个段子,但它又是真实发生的。我这条微博虽然是真实的生活,不过变成段子也挺好,在这种特殊时期能‘逗’大家一乐,可能在不经意间为舒缓精神压力起一点点微小的作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