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登基王朝开启2020美国你准备了吗特朗普家族发家史很有钱吗-吸收财讯

特朗普登基王朝开启2020美国你准备了吗特朗普家族发家史很有钱吗

弗雷德·特朗普(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父亲),是伊丽莎白的长子,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由于父亲早逝,他不愿意上大学,决定早早地帮母亲分担家庭的重担。母子俩成立了“伊丽莎白母子公司“,从事地产业务。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现在的形势是看起来美国这个“饼”一时半会做不大了,未来能不能要看特朗普的赌博能不能赢,用美国的霸权老本去赌国运!那么“分饼”的重要性无疑开始上升了。

“特朗普王朝”已经呼之欲出,美国,你做好准备了吗?
前阵子美国政坛风起云涌(或者说鸡飞狗跳)了一阵子,最近开始逐渐尘埃落定,下面就盘点一下特朗普的这一顿折腾中的得失。
首先弹劾这件事上,特朗普虽然被恶心了一下子,但是却轻松过关。尤其是美国参议院里的共和党人利用优势地位快速的决定直接裁决,把民主党费心费力找来的证人都关在门外,让他们别说没有机会挖出什么“猛料”“实锤”的,干脆连再恶心特朗普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点上,共和党内的团结和行动力相较于民主党那边佩洛西在众议院强了不是一点半点。想想看佩洛西去年开始说不弹劾,架不住党内的压力又最终发动了弹劾,等着弹劾表决通过之后提交参议院的环节上又磨磨蹭蹭……
同样在开锣的大选方面,民主党也非常不乐观。依阿华州的初选闹的混乱不堪,被党内大佬们推出来作为共主的拜登还明显出师不利。尤其是最近有个很有意思的消息,华裔候选人杨安泽在两轮初选都不利的情况下宣布退出竞选,可是他的支持者不都是转身去支持其他民主党候选人了,最少一成的直接去支持特朗普了,留下来的也不是铁杆支持其他民主党候选人,反而很多人表示保留态度。
尽管许多人认为桑德斯高举红旗的做法会让很多中间选民远离他,去支持中间派的民主党候选人,但是可能他们没有想过,也正是桑德斯还有可能从特朗普的支持者中争取过来一批人。
确实,从历史观察美国社会的底层从来不乏共和党支持者,富豪中不缺民主党的支持者。用传统的马克思主义国家政党观来说,这不过是资产阶级内部之间不同的利益集团的纷争,但是对于大众的欺骗这一点上是一致的。大众有的支持这个有的支持那个其实都是被忽悠了而已。
这个说法听起来很老古董一般,但是如果考虑到美国的特殊自然条件和历史环境赋予他的制度性张力,我们也许可以这样子考虑,在美国自己有潜力可挖的时候,“分饼”固然重要但是鼓励人们去把“饼做大”显然更加重要,这样人们多数时候的目光就会被从如何“分饼”上转移到“做大饼”,如何“做大饼”。
其实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分野大约就在于到底怎么“做大饼”上了。
现在的形势是看起来美国这个“饼”一时半会做不大了,未来能不能要看特朗普的赌博能不能赢,用美国的霸权老本去赌国运!那么“分饼”的重要性无疑开始上升了。
美国的社会分裂问题已经被说了几年了,但是多少人想过,在一个分裂的社会里双方谁会对现有的体制没信心了,又会怎么追求去改变自己的处境?如果有人给他们一个看起来很有希望的改善自己处境的许诺(分饼的法子),他们会用什么态度去对待?
给点福利当然受欢迎,但是福利是喂不饱肚子的,美国人对于过去精英们告诉他们了两百年的“美国精神”或者“美国梦”印象深刻着呢,他们要的是就业。
特朗普曾经就是用这一招让很多“蓝州”(民主党传统地盘)和工会转过来支持他了,今天杨安泽的粉丝能去转身支持特朗普的道理也在这里。
如果你要说美国的民粹主义泛起,那么原因就是这个。
既然对美国民粹主义泛起这件事大家都不否认,那么在这个情况下竞选最可能胜利的是谁?肯定就是最善于玩民粹的。从这一点看,桑德斯不是唯一合格的也差不多了,他可不光是要搞福利,同样也许诺种种政策推动就业。
当然如果没有民粹主义这个背景,上次大选也不会有桑德斯什么事。
所以说,民主党今天还在磨磨唧唧的一堆候选人互相死掐,大佬们办出来的拜登很可能会没打到狐狸惹了一身骚,布隆伯格据说要带着希拉里再来一场,其实都是跟笑话差不多。(此类问题本公众号以前写过,请关注后翻翻)
桑德斯太左翼会吓跑中间选民?这句话用上面引述马克思主义的传统观点去理解一下,答案就会不言自明了。
这纯属还是没有看清美国大势,觉得以前民主党搞搞福利那点饼渣就能满足底层的胃口,然后精英们可以继续安享跨国公司或者高新技术企业的超额利润。
所以我们不妨结论,弹劾恶心了特朗普一下,但是作用很有限。民主党正在给特朗普送分,这个是他大概率赢得连任的关键。
自然,作为在任总统手握行政大权,可以通过种种政策收买选民,这也是桑德斯现在的劣势。事到如今,来句事后诸葛的话“上次民主党黑箱做掉桑德斯很可能是不归路的第一步”。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特朗普很清楚自己挑战了整个美国传统政治模式,他想避免政治追杀的法子也不复杂,首先要连任,不然会面临什么,佩洛西早就说了——不忙弹劾等秋后算账。
尽管特朗普再挑战美国传统政治模式,有一点他恐怕还是动不了,那就是美国宪法第22修正案对于总统不超过两任的限制。
这一点从刚刚美国参议员决定限制他发动战争权力的投票就能看出来。上次中期选举里,特朗普用底层民意基本制服了共和党确保了自己这次弹劾平稳过关,但是共和党内对他不放心的人大有人在,不然不会有8名共和党议员倒戈赞成限制他的。
精明如特朗普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未来肯定会考虑自己离开白宫的时候还要有强大的政坛影响力,让自己不仅成为“圈内人”还必须是大佬级别,当然最好的是会有一个接班人……
这几天白宫大变动,政府机构人事大变动,这当然是对于弹劾问题的奖惩,这在美国政治结构里谁也说不出来啥,只能说特朗普做的直接露骨而已。
所以这次弹劾也许真的好像一个筛子,又筛掉了政府内部一批“深度国家”的人物(请关注后参考本公众号以前的文章“通乌门”游戏告诉你美国的“国中之国”什么样子?),让政府向“忠于特朗普”的方向更纯净了一步。如果我们回头再看 特朗普政府上台之初,面临无人可用无人可信的窘境。那么经过四年的锻炼,特朗普手边不管怎么已经集合了一批真正忠于他的政治精英,不光未来竞选更有把握而且选后不会再造成大批高官职务空悬或者频繁换人的境地。
至于一些他的死忠粉重返政府,外界认为这是他在积极备战未来大选。
下一场大选当然必须拿下来,不然什么布局都是白扯,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次那位美女白宫前新闻办公室主任霍普·希克斯,这次被任命为总统顾问,直接至于特朗普的女婿兼高级顾问库什纳的领导下。这可是有点意思了。
从面上,也确实可以理解希克斯这种谙熟媒体运转的人,未来在特朗普竞选中肯定还是要好好出一把子力气的,但是考虑到上面说过特朗普的需求,所以可以说这次的竞选班子伊万卡和库什纳夫妻恐怕不会好像上次只是躲在幕后摆弄班子的人事和财务,而是会直接操办。
这种历练也许就是未来这对夫妻未来正式走上政坛的一个不错的过渡,而他们一手操办的竞选班子也会在未来成为他们谋大事的班底。
略微不同于以前美国政坛上的“布什家族”之类的王朝,他们都是接受美国现有政治体制之后形成的,而特朗普从开始是反其道而行到了今天的地步,未来如果美国的整体处境不发生改变,他放弃民粹主义也会轻松被美国政坛所溶解,所以他的下一代恐怕只能接茬走下去,对于美国现行政治体制的冲击会一步步的继续下去,如果特朗普的赌局大胜,那么民粹主义的市场会骤然缩减,他的这股势力也确实到了被溶解的时候。
也许有人会想提及“大萧条”时代美国不少搞民粹的人好像流星一样划过美国的天空,可今天的美国不是国内形势跟当时相似,而是整个国际背景大大不同了。未来的美国不会是以前的样子了。
“特朗普王朝”已经呼之欲出,美国,你做好准备了吗?

1

抽水、皮条、卖马肉,艰难崛起淘金梦

网上流传着特朗普爷爷弗德里克1905年写给德国巴伐利亚王子的一封信,请求政府不要驱逐特朗普一家:

特朗普爷爷,弗德里克和他写给王子的信

“我于1869年3月14日出生在卡尔斯塔特。父母都是正直朴实的派斯葡萄园工人……1882年受过坚信礼后(一种基督教仪式,13岁时受坚信礼),我成为了一名理发学徒。1885年,16岁的我移民到了美国,做着我的小本生意,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从信中,我们得知特朗普家族的祖籍,是在德国莱茵河以西40英里,一个名为卡尔斯达特(Kallstadt)的小镇。

安静祥和的卡尔斯塔特小镇这个小镇以生产葡萄酒闻名。特朗普在德国的祖先,也理所当然以生产经营葡萄酒为业。

但到了特朗普爷爷,弗德里克,他却不愿如父辈一样,与葡萄酒打一辈子交道。

凭着一股子闯劲儿,1885年,16岁的弗德里克·特朗普只身来到美洲新大陆闯荡,当了6年理发师,又经营了几年饭店。

1896年8月16日,加拿大西北部育空地区(Yukon)的克朗代克河谷发现黄金。

消息传到美国,立刻引起了美国的淘金热。

冒着生命危险,在“毙马道”上行走的淘金客在西雅图经营了多年饭店的弗德里克,看到了商机,立刻动身前往。

按照他的逻辑,真正的“金矿”不是埋在地下的金矿,而是那些趋之若鹜的淘金客。他在淘金客必经的“毙马道”上(淘金客的马经常累死在这条路),卖马肉、提供住宿,还经营赌博和拉皮条。

育空地区当年为淘金客服务的小集市不久,赚到钱的弗德里克,搬到了育空区西南面的本尼特地区,与人合伙,开起了一家档次有所提升的“北极饭店”,提供相当不错的食宿。

当年育空日报如此描述这家集餐饮与住宿为一体的饭店:

“对于单身汉来说,这里提供了本尼特地区很好的住宿和餐饮,但不建议尊贵的女士来此下榻,她们睡觉时很可能会听到旅馆里传来她们堕落同性的叫声,那会令她们反感。”

特朗普爷爷起家的北极饭店北极饭店24小时开放,饭店里有新鲜水果、松鸡、马肉和供淘金客称量金子的秤。

淘金客酒足饭饱后,还可以在北极饭店赌上一把,赌博完了,饭店还有“女士房间”(当时提供色情服务的暗语),一条龙服务,周到安全。

广告上写的:private boxes for ladies就是一句淘金客心知肚明的暗语弗德里克在这场淘金热中,挣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他将这第一桶金,转手投到了纽约地区的房地产生意。

但弗德里克因为长期酗酒,患有肝硬化。1918年,年仅49岁就死于流感引发的并发症。

他给妻子伊丽莎白留下了皇后区(现纽约东部地区)的两层七室住宅,5块儿地皮和几千美元存款,总价值31,359美元,按照今天的价值计算,大概51万美元。

努力撑起一个家的特朗普奶奶,伊丽莎白丈夫过世后,伊丽莎白展示了女强人的一面,她在地皮上建起了新屋,将其出租,她也非常重视子女教育,立志要将三个孩子养大成人。

左一为特朗普父亲弗雷德,1915年摄

弗雷德·特朗普(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父亲),是伊丽莎白的长子,他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由于父亲早逝,他不愿意上大学,决定早早地帮母亲分担家庭的重担。母子俩成立了“伊丽莎白母子公司“,从事地产业务。

皇后区,特朗普童年的家,属于中产阶级住宅弗雷德最先学木匠,为人搭建车库,后来又学习了一系列房地产知识。

20世纪20年代初,初入房地产市场的弗雷德建造了一批经济适用的房屋,供中下层阶级购买租住,这一销售思路很快为他在纽约郊区打开了自己的市场。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一如之前的风格,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弗吉尼亚等东海岸的数个州,为政府兴建了大量的海军营房。

二战后,弗雷德瞄准了归国老兵和战后兴起的中产阶级,他在纽约又兴建了一批地产项目

特朗普父亲承建的特朗普村,始建于1963-19641946年,在其儿子唐纳德·特朗普出生时,弗雷德已经拥有一份在纽约市皇后区、布鲁克林区兴建并运营中产阶级公寓的产业。

2

单枪匹马闯纽约,雏鸟清于老凤声

20世纪60年代中期,刚刚大学毕业的特朗普,已经参与到父亲的生意中。

他与父亲都看上了位于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的一个名叫“斯威夫顿”的小区。

当时这个有1200户的小区,因为缺乏物业管理、环境混乱,入住率不足4成。

1953年,改造前的斯威福顿小区特朗普父子以570多万美元的价格将其买下,对小区进行了一系列升级改造。

譬如给小区每个房子的窗户都换上白色的百叶窗,把大门改装成了具有殖民时期特色的白色大门,对小区进行严格的物业管理,保持环境整洁,从而让这个原本人气低迷的小区很快被租住一空。

经过几年的精心打理,到了1972年,特朗普将斯威福顿小区以120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净赚了600万美元。26岁的特朗普从斯威夫顿小区获得了丰厚收益。

1971年,经过3年多在父亲身边的历练,特朗普决心进军纽约的福地曼哈顿。

在特朗普看来,做过木匠的父亲是靠兴建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起家,项目比较低端,是靠节俭开支和精打细算,才辛苦挣得了这份家业。

如果想飞黄腾达,挣富人的钱,纽约最繁华的地段曼哈顿,才是天高任鸟飞的地方。

康莫德酒店(Commodore Hotel)和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是特朗普立足曼哈顿两个里程碑式的项目。

康莫德酒店原本是宾夕法尼亚中央铁路公司(简称“宾州中铁”)旗下的产业,与20世纪初的中央车站(Grand Central Terminal)相邻,位置优越。

但20世纪70年代初,这块儿极具商业价值的酒店,因为管理不善、缺乏维护,濒临倒闭。其周边环境也破败不堪,康纳德酒店在内的街区,一度沦为了犯罪之地。

每日车站往来的庞大人群,不仅没有成为这片街区的推动力,反倒扩大了这一片地区的恶劣影响。

1919年,建成后的康莫德酒店,位置优越到了1974年,占据黄金地段的康莫德酒店,已经成了宾州中铁旗下的不良资产。

敏锐的特朗普从中发现了商机。

在他看来,如果能够将酒店重新设计、改造,加强治安和酒店周围的配套管理,这家酒店将是不可多得的福地。

特朗普为拿下这个项目,特别设计了一套方案:1. 游说政府,让宾州中铁相信,特朗普是购买康莫德的最佳、乃至唯一人选。

2. 迅速处理酒店的相关债务和法律问题。

3. 说服政府参与酒店转手后的利润分成,为自己最大限度减免税金。

4. 邀请一线酒店品牌加盟运营,提升酒店的管理和档次。

5. 说服银行,让他们相信自己的运营能力,为项目提供8000万美元贷款。

最终,特朗普逐一实现了以上目标,他还为酒店争取到了40年的减税政策。

改造后的康莫德酒店1980年9月,以凯悦集团(Hyatt)旗下的君悦大酒店(Grand Hyatt New York)正式亮相。

倒映万象的纽约君悦大酒店玻璃幕墙新开业的大酒店以其奢华的装修和凯悦集团的参与,迅速成为了纽约市的明星建筑。

乘着80年代“里根繁荣”的东风,君悦大酒店取得了很好的业绩。君悦酒店的运营,特朗普还有一处非常高明的手段值得一提。

宣称“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能不能再现“里根繁荣”呢?他在与君悦大酒店签订合同时,签署了一项排他条款,即任何人不得在纽约五个大区内建造其他凯悦集团的连锁店与特朗普进行竞争,以至到如今,许多想和君悦大酒店合作的商人,都无法与特朗普竞争。如果说康莫德酒店的华丽转身,让特朗普在纽约房地产界有了立足。

那么接下来,纽约第五大道的特朗普大厦项目,就让他一举成为纽约房地产界的明星。

曼哈顿是纽约最繁华的地区,寸土寸金的第五大道则是曼哈顿的心脏。

第五大道是观光客必去的景点。帝国大厦、纽约公共图书馆、洛克菲勒中心、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等,诸多建筑,世界知名。它是曼哈顿最重要的商业街。

位于第五大道的帝国大厦总高443.7米(含天线),是美国强大的象征。20世纪70年代末,经过三年的努力谈判,特朗普终于获准在第五大道一处地皮上兴建大楼。

他请来君悦大酒店的设计师德尔(Der Scutt),对他说:

“我要在这里建造曼哈顿最好的大厦……我想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建造一座规模尽可能大的大厦。”

傲视群雄的特朗普大厦为了能让达到理想高度,特朗普花费数百万美元购买了临近建筑蒂芙尼商店的上空使用权。

1983年,总高58层,202米,容积率21的“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拔地而起,顿时成为纽约的新地标。

在特朗普大厦项目中,特朗普做到了两处与众不同。

一是极度奢华的建筑风格。特朗普大厦运用了镀金、黄铜、大理石、玻璃幕墙等一系列装饰手段和材料,仅中庭就有六层楼之高。

大厦中庭内景第二是大厦以特朗普(Trump)的姓氏命名。Trump在英文中有号角、胜利的意思,20世纪80年代,用个人姓氏命名大楼,还很少见。

用个人名字命名,有个好处,就是与特朗普大厦相关的一切活动和报道,都成了对特朗普品牌的宣传

每天来此大厦参观、购物的各国游客不计其数,他们把特朗普的名声带往了世界各地。为打造“特朗普”(Trump)系列品牌,铺平了道路。

在随后的30多年时间,特朗普在纽约先后拥有或开发了特朗普大楼(Trump Building)、特朗普世界大厦(Trump World Tower)、特朗普SoHo(Trump SoHo)等一系列物业。

“特朗普”这个品牌,走向了全美,全世界许多地方。

伊斯坦布尔的特朗普大厦,特朗普宣布穆斯林禁令后,这座大楼的名字很尴尬。3

竞选不忘卖牛肉,节目热播成明星

2016年美国总统初选的过程中,特朗普也不忘推销自己的品牌。

特朗普矿泉水、特朗普牛肉、特朗普高尔夫球俱乐部都成了他竞选中的关键词。特朗普瓶装水“特朗普”品牌下的产品,已经无所不包。地产、香水、服饰、瓶装饮料、牛肉、图书、网络搜索等,都有“特朗普”这个名字。

“特朗普”牌服饰,当然要中国造特朗普在运营自己品牌方面,可谓煞费苦心。他专门出书,进一步强化自己的品牌,推销自己的商道。特朗普在《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中说:

人们认为房地产的关键是:位置、位置、位置。这属于外行人的观点。你所想要的并非最好地段,而是最挣钱的生意。我们完全可以通过造势、提高人们心理预期,吸引优质的业主,来创造好地段。

“大处着眼”、“大声说话”、“控制成本”、“勇敢回击”成了特朗普耳熟能详的生意经。

截至2015年特朗普宣布参选前,他一共推出了十八本著作,不少著作长时间占据《纽约时报》畅销书榜首。

特朗普一路高歌,但也不是一路顺风。

回忆90年代遭受金融冲击的日子,特朗普曾说,自己当时比第五大道的乞丐“更穷”,乞丐不过是一贫如洗,而他不仅背负着10亿美元担保,而且所欠贷款数额更为巨大。这时候,“特朗普”这个品牌帮了他。

对于特朗普,有人羡慕有人讨厌,对于他本人:“炫耀就是生意,特朗普就是牌子!”特朗普当时提出了“大而不倒”的概念(too big to fail),声称如果“特朗普”作为一个品牌倒下,将涉及到社会各个方面,银行则损失巨大,乃至破产。

同时,他又让银行相信自己具备度过危机的能力,最终,特朗普从银行那里获得了优惠的贷款政策,渡过难关。

2004年,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推出一档名为《飞黄腾达》(The Apprentice)的真人秀节目,特朗普作为真人秀的裁判上镜,在最后的环节,特朗普会对“失败组”的人员进行一番评论,这让美国观众对特朗普的智慧印象深刻。

节目中,充当大Boss的特朗普特朗普的那句“You’re fired(你被解雇了!)”,至今还是许多人的口头禅。

《飞黄腾达》开播当年,获得了全美5年来18-49岁成年人中最高的收视率,取得了2000万以上的观众人数。

一直到宣布参选美国总统前夕,特朗普才退出该节目。

十多年间,节目的热播,让特朗普成为了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

为“特朗普”的品牌做足了广告。据美国媒体报道,高达98%的美国人都知道特朗普,世界知名的希拉里,在国内的知名度都不及特朗普。

竞选前,特朗普一家和克林度夫妇一直都是不错的朋友纵观特朗普家族三代,特朗普的爷爷从一个小理发师做起,在淘金热的狂潮下,挣得人生第一桶金。

到了父亲一代,父亲守着做木匠活的本分,兢兢业业,在二战前后兴建了军营、廉租房和公寓,为家族挣得一份不错的资产。

而特朗普本人,锐意进取,瞄准美国最富庶的曼哈顿,通过康莫德酒店和特朗普大厦两个项目,一举成名,建立了如今的特朗普帝国。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有记者采访德国卡尔斯塔特的村民,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特朗普家族还生活在本地,你觉得特朗普现在会做什么?

村民回答道:他可能是个不错的葡萄酒商人,不太穷的那种吧。

特朗普牌葡萄酒,味道如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