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安倍为什么要修宪谋求出兵海外进军太空意欲何为-吸收财讯

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安倍为什么要修宪谋求出兵海外进军太空意欲何为

从之前披露信息看,日本原本准备在2022年创立太空部队,但是现在提前到了2020年。日本《读卖新闻》称,太空战部队是因应美国和俄罗斯等国在太空的活动日益增加而设立的。说明日本正在加速进军太空的进程。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新近,日本的军事活动异常活跃。1月5日,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称,日本政府正展开协调,将航空自卫队改名为航空宇宙自卫队。此举旨在明确宇宙空间也是防卫领域的一部分,强化太空防卫能力。据称,航空自卫队最快将于2021年度实现首次更名。1月7日,安倍在日本自民党集会上又表示“修宪是历史使命”,并呼吁自民党举全党之力实现修宪。1月11日至15日,安倍以保经济生命线为由出访中东三国,实为加速推进出兵海外。来源 学术plus
安倍为何加速推动日本修宪?日本缘何一再谋求出兵海外?自卫队急于进军太空又意欲何为?日本的这一系列举动不能不引起世界各国的高度警惕和关注。
关注!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
文章仅供参考,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
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
作者:学术plus评论员 徐秉君
修宪改法——为“军事正常化”铺路
安倍上台之后,一直推行扩军路线,但由于受“和平宪法”的禁锢,其扩军之路深受限制。
日本现行的《日本国宪法》,是二战日本战败后,由盟军和日本政府所制定,以取代原有的《大日本帝国宪法》。该宪法的核心是第9条:日本国民“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战争……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由于受宪法的约束,日本既无法对外发动战争,也不能发展航母、远程导弹等“进攻性”武器装备。其安全防务,只能依靠自卫队“专守防御”。因此,战后制定的这部《日本国宪法》,被称为“和平宪法”。也正是由于这部“和平宪法”的实施,使得日本在战后经济很快得到了恢复和发展,并一跃成为世界经济大国。
然而,随着经济发展和国力的增强,日本的右翼势力再度抬头,曾多次试图修宪,以使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并使日本“军事正常化”,从而恢复其政治大国地位。
可是,日本右翼意欲修改宪法的图谋,在国内外正义力量的压力下并没有实现。这部宪法自1947年实施以来,对日本战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尽管日本右翼曾多次推动修宪,但至今宪法仍一字未改,因此被称其为是守护日本和国际和平的坚实后盾。
关注!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
1月17日,中国新闻网报道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自民党机关“中央政治大学”发表演讲中,特意谈及修宪事宜:象征和平的《日本国宪法》中第九条“已经过时”。
但安倍上台后,一直致力于推动修宪。特别是2012年再度执政后,公开宣称:“修宪是我毕生的政治事业”。在安倍看来,只有修宪成功,日本才能彻底摆脱军事束缚,这样才能向外界宣布自己是一个“正常国家”。
问题是直接修改宪法的阻力很大,必须要跨过两道“大关”。第一道是“国会关”:根据日本宪法第96条,首先需要在众参两院,获得2/3以上议员赞成后,方可启动修宪程序。第二道大关是“公投关”。媒体分析认为,即使众参两院都通过修宪动议,具体的修宪方案仍需进行全民公投,在公投中以简单多数通过方可实施。对于安倍来说,这才是真正的难关。
不过,安倍则采取了迂回战术。在安倍政府的推动下,2015年日本通过了“新安保法案”,对日本《自卫队法》等10部法律进行修改,这便是安倍对修改宪法的一次迂回试探。“新安保法案”的核心,就是对所谓的“集体自卫权”进行解禁。也就是说,过去是他的盟国美国来保护他的安全,而现在日本也要对自己的盟国行使“集体自卫权”。
2019年9月,安倍新内阁成立后,在修宪方面的动作明显加速。随着安倍的任期临近,他似乎有些迫不及待。当年,12月9日,安倍更是就修改《宪法》表示,“希望一定由我来实现”。
今年1月7日上午,安倍在日本自民党集会上表示“修宪是历史使命”,呼吁自民党举全党之力实现修宪。他还表示,现在的日美安保条约是在1960年修改的,距今已过去60年。因此,他声称:“一定要在今年进行挑战,在日美新的时代构筑外交安保的基础。”实际上,安倍不仅仅是加速推动修宪,而更多的考量是希望完成修宪而为自己留下一笔政治遗产。
关注!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
资料图:日本民众集会反对修宪。中新社记者王健摄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影响力的下降,以及对日本的放纵,给日本扩展军力创造了机会。这也是安倍积极推动日美军事一体化的一个动因。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以为,除和平宪法外,美国对日本发展军力也是一种制约。但从近些年来的发展情况看,这是一种误读。
在美国的连年战争,以及对全球影响力相对下降的情况下,美国维护世界霸权已显力不从心,因此需要作为盟国的日本来替它维护亚太地区的利益。日本便借机扩展军力,美国为了自身的利益,对此则采取放任的态度。
不仅如此,华府甚至还采取支持纵容政策。早在2004年,美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就公开斥责“和平宪法”是“美日同盟”的障碍。特朗普上台后,积极推行印太战略,并一再强调日美同盟是亚太地区和平稳定的基石,因此对日本扩军不仅视而不见,而且还放任让日本发展壮大自己。
据共同社1月19日报道,随着2015年日本新安保法案通过,自卫队任务扩大,与美军的一体化加速。
由此看来,无论是安倍政府加速推进修宪,还是采取迂回战术修改“新安保法案”,以及扩大自卫队任务,并加速与美军的一体化进程,其核心目的只有一个——为实现日本“军事正常化”铺路。
政治外交——为出兵海外“试水”并扩展军事存在
新年伊始,安倍开始了新一轮政治外交攻势,首访中东地区。据日本时事通信社、富士电视台综合报道,1月11日至15日,安倍先后访问了沙特阿拉伯王国、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阿曼。安倍此行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想扩大日本的影响力。安倍意欲借助日本和中东国家之间的友好关系,缓解因美伊冲突而日益紧张的中东局势。
可是,在目前中东局势复杂的情况下,日本的影响力似乎有限。分析认为,尽管安倍通过本次出访,确认了日本和中东国家之间的合作关系,但未取得具体成果,中东紧张局势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然而,安倍的中东之行还迁怒了美国,一名前内阁成员表示,安倍必须跟美国总统特朗普说清楚。看来安倍想撇开美国在中东有所作为,并非易事。
二是在中东地区切入军事存在。在安倍出访前的10日,日本正式宣布向中东地区派遣自卫队,而寻求中东各国对于派兵行动的理解。自去年6月日本油轮在霍尔木兹海峡遇袭,美国则要求日本加入由其主导的国际护航联盟,但日本政府权衡利弊,最终做出自行前往护航的决定。
关注!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
安倍与沙特王储握手(时事通信社)
对日本来说,此次海外派遣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但日本加强了同美伊之间的协调,既不直接参加与美国主导的海湾护航联盟,而自行护航又为自身争取到更大的行动自由度。重要的是日本避免了在美伊之间选边站的困境,既得到了美国的默许,又得到了鲁哈尼对此表示的理解和欢迎。
从表面上看,日本向中东地区派遣自卫队是为了维护在该地区海上生命线的安全。
近年来,由于日本原油对中东的依存度高达87%,每年约有3900艘日本相关船只往来于霍尔木兹海峡,其中1800艘船只经过曼德海峡。日本为确保海上生命线的安全需要有所作为,这便为日本海外派遣提供了理由和借口。自卫队正好借机“试水”把军事触角伸向中东地区。
从规模上看,日本这次向中东地区派遣自卫队人员及装备都较大,其中人员260人,护卫舰1艘,并使用在索马里海域执行打击海盗任务的P-3C巡逻机。虽然没有参加美国主导的海湾护航联盟,但却派出情报人员实现情报共享。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派遣行动选择在安倍出访中东三国之前,以此来获得这些国家的理解和认可。但其背后的真实意图还是在于强化与美国同盟协调应对地区事务的能力。
关注!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
日本海上自卫队多次参加远洋护卫以及作战任务
长期以来,日本一直致力于谋求“正常国家”地位。其中进军海外是日本刷存在感的目标之一。可是在原有的法律框架下,日本自卫队每次海外任务均需特殊法案。但自“新安保法案”通过后,日本将海外任务的许可变为永久有效,由此破除了既有的制约。实际上,通过了“新安保法案”,日本也就解禁了“集体自卫权”,也意味着安倍几乎架空了“和平宪法”。
事实上,日本早在小泉时代就已经开始了自卫队海外派遣的任务。1992年,小泉政府向柬埔寨派出的600百多名自卫官。据不完全统计,日本共参加9次联合国主导的维和行动。日本的海外派遣行动,不但执行包括维和、巡逻在内任务,甚至还在吉布提建立了半永久性军事基地。
然而,日本海外派遣的深层目的则在于造成“既成事实”。此次日本向中东派遣自卫队,标志着日本已开启新一轮走向海外的进程,也是日本在中东地区及海外安全领域的重大推进。重要的是这样可以为日本自卫队进军海外不断“积累业绩”,进而逐步扩展日本在世界重要地域及敏感地区的军事存在。
进军太空——为推进太空军事化超前布局
近年来,日本不断增加军费开支引起周边国家的警觉和担忧。据媒体报道,日本政府2020年度的总预算将超过2019年的105.5万亿日元(约合9853亿美元),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这也是日本政府开销连续6年超过100万亿日元。
总预算大幅增长,军费预算自然也要水涨船高。日本防卫省发布《2020财年防卫预算申请》的总额为5.3223万亿日元(约合500亿美元),防卫经费预算再创历史新高。这是自2013年安倍第二次上任后,日本防卫费连续第8年增长。此次预算申请比2019财年增长638亿日元(约合6.1亿美元),涨幅达1.2%。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2020财年防卫预算》呼应之前的《防卫计划大纲》,对太空、网络等新领域增加投入,斥资506亿日元用于组建宇宙作战部队及购买监视宇宙空间的卫星设备等。
有了军费预算的支持和保证,日本与美国相呼应借机加快推进太空军事化进程。今年一开年,日本媒体就宣称,日本政府正展开协调,将“航空自卫队”改名为“航空宇宙自卫队”。从之前披露信息看,日本原本准备在2022年创立太空部队,但是现在提前到了2020年。日本《读卖新闻》称,太空战部队是因应美国和俄罗斯等国在太空的活动日益增加而设立的。说明日本正在加速进军太空的进程。
关注!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
1月5日《读卖新闻》
实际上,日本早就觊觎太空并超前进行布局,以争得未来太空优势。日本国会2008年就通过《太空基本法》,该法改变了1969年确定的“和平利用太空”原则,从而为自卫队进军太空扫除了障碍。
近年来,日本紧锣密鼓出台法规,为加快推进太空军事化做准备。2013年1月和2015年1月,安倍晋三内阁发布两版《太空基本计划》,明确要求从国家层面规划军民两用航天计划,并制定了具体而缜密的计划,以完善相应决策和执行体制,进一步发展太空防卫力量。
2018年底,日本内阁会议又审议通过《2019年度以后的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力量发展计划(2019至2023年度)》。这两份战略文件透露日本将继续增加防卫费,未来五年防卫预算总额约27.47万亿日元,比上一个五年计划增加11.3%。问题在于日本不仅仅是增加防卫预算,而是将军力发展的重点向太空、网络、电磁等新领域拓展,尤其是在防卫政策和发展新武器装备等方面,其外向性、主动性、进攻性的趋势明显增强。
关注!2020日本军事新动向
图为日本三菱重工与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联合研发的H-2B型运载火箭,这款火箭不仅面向国际商业航天发射,同时也为日本太空战略提供服务。
但由于受和平宪法的制约,日本在太空领域不能冒尖,但却在闷头准备,并采取“小步快跑”的策略,积小步图大迈进,一旦时机合适便借机跟进。2019年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法案成立太空军之后还不到一个月,日本就紧随其后将提前在2021年组建太空部队,并欲将“航空自卫队”改名为“航空宇宙自卫队”。这也是日本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借机组建自己的太空部队,以与美国太空军进行对接。
尽管日本拟组建的“航空宇宙自卫队”规模看似不大,但已完成了日本在太空领域政策法规、编制体制、技术储备、作战能力等各项准备。
这也是日本进军太空迈出的关键一步。不仅如此,日本还借助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将在“航空宇宙自卫队”组建后,向美军和日本太空航空研究开发机构派遣其自卫队员接受培训,并计划在2023年度监视系统正式投入使用时具备执行任务的能力。与此同时,日本还提出邀请未来的美国太空军教官赴日指导。这将大大加速推进日本太空军事化的进程,同时也意味着日本自卫队将“脱胎换骨”迎来全新转型期。
(全文完)
作者专栏
徐秉君,学术plus高级评论员,专注研究军事装备与国际军事战略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图片均来自网络。
《中国电子科学研究院学报》欢迎各位专家、学者赐稿!
投稿链接http://kjpl.cbpt.cnki.net
邮箱:dkyxuebao@vip.126.com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