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书福3亿美元入股蔚来第三大股东吉利收购蔚来李斌2019最惨的人-吸收财讯

李书福3亿美元入股蔚来第三大股东吉利收购蔚来李斌2019最惨的人

但是,吉利投资蔚来汽车的机会还是大于风险。除了上述吉利可能借此取得资本市场和行业的双重效应外,吉利汽车对产业链的把控,低成本的运作模式,以及将蔚来和吉利以及沃尔沃之间可能展开的资源共享,同时也将扩大对蔚来汽车的想象空间。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从收购沃尔沃到盘活沃尔沃,到此次针对疫情后的领衔大手笔捐赠,到3亿美元入股蔚来,可以说,这一系列的动作,吉利都在树立自己业内“老大”的地位。此次入股蔚来汽车,成为头部新势力造车企业的股东,也是进一步巩固其行业地位。

而从数额上看,3亿美元对吉利来说并不算一笔大数字,并且很可能在吉利的资本市场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一旦成功了,参照资本市场对特斯拉的追捧,蔚来汽车可能会有10倍增长空间。

一边是前期风投资本的退出,一边却是产业资本接二连三的布局。

继年前愉观车市报道了广汽集团欲入股蔚来汽车之后,愉观车市了解到,抢先广汽集团一步,国内最大的自主品牌车企——吉利汽车,正在筹划入股蔚来汽车。不出意外,这一消息将于近期公布。

愉观车市了解到,吉利汽车计划投资3亿美元左右,按照蔚来汽车刚刚在一级市场进行的可转债3.07美元核算,吉利此轮投资后,将占到蔚来汽车10%不到的股份,而入股后现有股东占股摊薄,吉利有望成为蔚来汽车第三大股东。

入股于蔚来危难之际

吉利汽车的入股可谓是为蔚来汽车带来一场及时雨。

早在年前, 蔚来汽车的资金链困局,已经就是业内公开的秘密。因为无法满足供应商更高的产能付款要求,导致蔚来即便有市也无法生产出更多的产品来满足市场。

而屋漏偏逢连夜雨,年前捉襟见肘的蔚来汽车,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又逢疫情爆发。蔚来汽车一边尽了最大努力,组织车主“战疫”;一边不得不面对现实的难题。

本该于今年2月8日发工资的蔚来汽车,也并没有如期发放。

根据蔚来消息称,受到疫情影响导致复工时间推迟,由此带来了企业经营管理结构的变化,所以蔚来汽车的工资发放日期发生变化。另外,员工也可以在相应金额内选择拿工资,或者是拿公司的股票。

同时,蔚来汽车的融资也在紧锣密鼓进行中。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一直在多方寻找资金,愉观车市年前报道了广汽集团正在考虑投资蔚来解决蔚来汽车捉襟见肘的资金难题的消息,不过,广汽作为一家国有企业,受到制约和各种手续,即便下了决心,操作起来也没那么快和顺畅。

而新年一过,今年2月6日,蔚来汽车已经分别发行价值7000万美元和3000万美元两笔总计1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之后,一周后,蔚来汽车又与两家与其无关联关系的亚洲投资基金签订可转换债券认购协议。协议显示,蔚来汽车将以非公开发行方式向,购买方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1亿美元可转换债券,预计在今年2月19日前完成。

不过,对于蔚来汽车而言,这点资金显然只是杯水车薪,蔚来汽车至少要有足够的资金可以撑到下一款新产品的上市,有消息称,蔚来汽车所需要的金额为10亿美元左右。

虽然即便加上吉利的融资,目前也未达到10亿美元,但随着国内主流车企的加入,也会进一步激发投资人的信心,可以说也是在资本市场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而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吉利即将入股蔚来汽车的时候,蔚来汽车昔日第三大股东高瓴资本却选择了清仓蔚来汽车,不过,投资人士对此并不担心:“不同性质的资本,有不同的投资价值观,而高瓴资本的退出,无非标志着蔚来从风投资本时代进入到产业资本时代。”

3亿美元投未来

“吉利入股蔚来的价格应该不会高于之前的可转债转股价3.07美元。”分析人士认为。

根据一级市场转股价的估值约为34.33亿美元,截止2月14日,蔚来汽车最新收盘价计算的二级市场估值39.69亿美元(美股)亿美元。也就意味着,蔚来汽车目前的估值为34.33至39.69亿美元之间。

以此计算,吉利3亿美元能买到蔚来汽车的不到10%。目前蔚来汽车主要的大股东:李斌14.4%,腾讯13.3%,BAILLIE GIFFORD&CO LTD占股9.7%。总股本10.53亿股,不含转股。新的资本进入会稀释股权,在此轮投资后,吉利应该会成为蔚来汽车的第三大股东。

网传李书福欲砸3亿美元救蔚来 有望成第三大股东

虽然,由于李斌为首的合作人总体股份的关系,即便吉利股份超过李斌成为第一大股东,吉利仍拿不到蔚来汽车话语权,但是,上述分析人士认为:“吉利买蔚来就是买未来。”

吉利投资蔚来汽车最大的好处。

第一是直接提升传统车企上市公司的市值,方便市值管理。

现在电动车产业链被特斯拉带动起来,并大热,相反,传统的整车厂,市值比较平稳,很难进行突围。当然,前提是吉利本身的收购价格合理。

传统车企的市值管理一直是个梗,别说是港股上市的吉利汽车,即便是国内最大的车企,上汽集团,在资本市场的市值管理,也一直是董事长陈虹的心头之痛。

传统整车企业发展平稳,资本市场想象空间局限,相反,新造车势力在特斯拉的拉动下,可以有无限想象空间。特斯拉去年涨了两倍,截止2月14日,特斯拉市值1450亿美元,超过通用和福特的总和,特斯拉的表现可以说从方向上肯定了造车新势力的估值空间。蔚来汽车目前的市值仅40亿美元不到,如果蔚来汽车未来能成功,估值就会有成功的想象空间。

而当下,这些想象空间,同样可以嫁接到吉利的资本市场表现。实际上,吉利汽车同样面临市值低的烦恼,虽然已经是国内体量最大的自主品牌汽车企业,但是,市值不过1300多港元。

而眼下,吉利汽车同样面临疫情的考验,今年销量不可避免受到影响,市值管理的压力也进一步加剧,而如果借助入股蔚来汽车这个题材,相信在股市可以带来不小的波澜。

第二,直接并购头部企业,就是用钱买时间买保险,可以减少研发时间、研发的不确定性,市场开发不确定性等。

蔚来汽车资金链紧张,但是其在新势力造车中的地位不可撼动,且其领先的车主运营能力,也获得认可。

吉利汽车虽然在研发实力上处于国内领先,但是,在电动车上仍缺乏领先的高端产品,而自创不仅需要时间和金钱,还有很多不确定性。相反,蔚来汽车资金链紧张,但是其在新势力造车中的地位不可撼动,且其领先的车主运营能力,也获得认可。直接入股蔚来汽车,对吉利汽车而言,可以用名利双收来形容。

第三,快速切换赛道,提升自身技术和客户储备。

在自主品牌车企中,虽然吉利汽车的反应速度已经非常迅速。早在2018年3月份,吉利汽车总裁安聪慧就公开宣布,吉利就是新势力造车,同时,吉利加速向新能源转型。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在新能源特别是纯电动汽车领域,跑在前面的,更能获得消费者认同的,仍然是带有电动化产品标签性的新势力造车。传统车企,要转型为电动化,特别在高端电动化领域被消费者接受,仍然不是易事。

从吉利打造几何品牌就可以看到,吉利汽车实际上已经清楚意识到,电动车消费者,是独立的,有别于传统消费者的群体。

吉利几何产品短期内实现高端化并不现实,并且也不是花3亿美元就能实现的。相反,吉利成为蔚来汽车的股东,为其品牌形象加分,也为其进一步巩固电动化领域加分。

第四,吉利入股蔚来汽车,本身也是一件符合国家方向的事。

在获得蔚来汽车股份以后,吉利汽车不仅有了更多游刃有余操作的余地,同时也可以为自己的形象加分。从功绩上说,吉利不仅使得这家新势力造车企业免于资金链断裂,同时,可以说,因为盘活蔚来汽车,对整个新势力造车领域,都增加了信心,也就是说,吉利汽车此时投资蔚来,拯救的是整个新势力造车,多少企业和地方政府,都会对这个拯救者感恩戴德。

实际上,从收购沃尔沃到盘活沃尔沃,到此次针对疫情后的领衔大手笔捐赠,到3亿美元入股蔚来,可以说,这一系列的动作,吉利都在树立自己业内“老大”的地位。此次入股蔚来汽车,成为头部新势力造车企业的股东,也是进一步巩固其行业地位。

如果单纯再算一笔经济帐,从定价上看,蔚来汽车2018年销售收入为49.51亿元人民币,2019年前三季度就达到49.77亿元人民币,超过去年全年,预计全年56亿人民币左右应该无忧。而此次可转债定价3.07美元对应市销率预期收入规模是48亿元人民币,对应销售收入以及未来可能存在的增长空间,此时的估值相对低廉。

网传李书福欲砸3亿美元救蔚来 有望成第三大股东

如果再放长远一些,如果按照李斌说今年争取月销5000辆,实现盈亏平衡点,那么月收入按照50万元每辆计算就是25亿,年收入300亿元人民币,按照市销率PS5倍计算,对应市值可以达到214亿美元,对应美股股价保守估计15美元左右,要比现价增值3倍以上。

机会大于风险

当然,吉利3亿美元投资蔚来也并非稳赚不赔,如果蔚来汽车没有达到预期,而资本市场又不愿意买单,对吉利而言也有一定的风险。

但是,吉利投资蔚来汽车的机会还是大于风险。除了上述吉利可能借此取得资本市场和行业的双重效应外,吉利汽车对产业链的把控,低成本的运作模式,以及将蔚来和吉利以及沃尔沃之间可能展开的资源共享,同时也将扩大对蔚来汽车的想象空间。

借助吉利汽车产业链的议价能力,渠道优势以及产融运作经验,说不定吉利入股后,能使得2019年最惨的人李斌带领未来汽车浴火重生。

眼下,虽然疫情严重,但是疫情过后,被压抑的消费也会释放,应对疫情下经济下滑,国家也会采取惯用的“三板斧”来应对,其中汽车也将成为政策扶持的重点之一,实际上,近日已经陆续出台刺激汽车大宗消费品消费的政策。加上特斯拉国产后带来产业链的成熟,蔚来汽车在产品和渠道的下沉,消费者对电动车产品接受度的提高,目前刚刚起步的新能源市场,难说会开辟一片新的天地,而这对于头部企业,特别是强强联手的头部企业而言,做大市场的可能性很大。

再退一步,如果蔚来汽车没有达到李斌的预期,甚至进一步陷入财务危机,那么,此时已经拥有蔚来汽车10%左右股权的吉利汽车,也有可能借此机会行使优先购买权,赢得对蔚来汽车的控股权,对于吉利汽车和蔚来汽车而言,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去年9月,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带领团队前往美国敲钟时,或许没有想到,一年多以后,自己竟会被称作“2019年最惨的人”。

彼时,李斌是刚刚投入造车事业的“互联网新贵”,而蔚来汽车也头顶“中国第一家赴美IPO的造车新势力”光环,尽管融资规模从招股书中的18亿美元缩水至10亿美元,市场上也有不少声音指出蔚来是“流血上市”,但无法否认,当时的李斌和蔚来汽车风光无两。

上市后的蔚来划出了颇为“戏剧”的股价走势。刚刚登陆资本市场,蔚来股价立即下跌,开盘五分钟内便跌去了14.4%,但很快又开始反弹,当天蔚来以股价小幅上涨5.43%收盘。

这种风格的走势,几乎贯穿了蔚来上市后的表现,只是现在来看,收场却很难像第一天那样“有惊无险”。上市以来,蔚来股价波动很大。今年3月份以后,股价便进入了持续下行的区间。近日,蔚来的股价跌到1.5美元/股左右,与6.26美元/股的发行价相比,下滑了76%。

股价过山车

蔚来上市之后,股价第一次出现明显下跌是上市后第三天。当天上午,投资机构伯恩斯坦(Bernstein)发布了对蔚来汽车的首次评级:逊于大盘,目标价4.2美元/股。市场反应剧烈,股价连续下跌几天。

当时,蔚来尚未交付一辆新车,这样的打击基本无力回应。不过市场总是多空并存的,没过多久,蔚来获得了一家明星资管公司的支持。10月,苏格兰资产管理公司Baillie Gifford & Co.增持蔚来8500万余股,占蔚来总股本的11.44%。值得一提的是,Baillie Gifford & Co.是特斯拉的最大外部股东,它的加入让蔚来的股价立刻回升。

在国外的资本市场上,蔚来并不像很多人想象的那样“不受待见”。一件有意思的事是,以做空闻名的机构香橼(Citron)对蔚来的操作是:反手做多。去年下半年,Citron曾发布多份报告唱多蔚来,并称它是“颠覆行业的品牌”。

香橼的做多与自己的操作相关。今年年初,香橼研究公司的创始人Andrew Left对媒体坦承,他已经卖出了所有持有的蔚来股票,“当一只股票在三个月内上涨了50%时,你就该获利了结。”

只能说香橼把握住了正确的时间节点。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年初,蔚来一直面临着多空阵营的较量。第一份季度报告发布、交付量突破1万、第一个要求退车的用户、北美CEO离职等等,这些都让蔚来走过了跌跌撞撞的2018年。

2019年2月份,春节过后,蔚来曾有一波显著的上涨。那时,李斌接受了美国媒体《60分钟》的专访,他在节目中自信地表示,购买蔚来不仅仅是购买一辆车,而是购买了“一张通往新的生活方式的门票”。

那时,蔚来对标的“榜样”特斯拉,正陷入一系列的麻烦事儿。创始人伊隆·马斯克陷入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纠缠之中,特斯拉的股价也连日下跌,有分析认为,投资者在一定程度上将蔚来汽车当作了特斯拉的替代品。

不管原因如何,那是蔚来最近一次上涨,股价一度冲至10.63美元/股。但自那以后,蔚来的股价进入了下跌通道。从3月初的直线下滑,到4、5月份的缓慢下滑,再到7、8月份的震荡下滑,进入10月又创下新低。

能否获得下一轮融资是关键

蔚来的2019年很难熬。这样的观点尽管夸张,但在一定程度上显示,蔚来已经快消耗完市场的信心。今年3月以来,二级市场的表现直观地说明,市场对蔚来汽车的看法有了改变。

最近几个月中,蔚来几乎没有好消息,所以股价一直未有转机。从财务表现看,蔚来2018年净亏损96.39亿元人民币,2019年前两个季度分别亏损26.23亿元、32.85亿元人民币,新车交付后,亏损额度没有收窄,反而扩大。

从运营情况看,今年上半年,蔚来多次传出车辆无故自燃,后来查明原因后,蔚来召回了4803辆ES8,并给二季度财报增加了3.4亿元召回成本;

从企业管理看,蔚来在运营、研发方面投入巨大,收入水平至今无法覆盖汽车销售成本,在总销售与管理费用方面,蔚来汽车交付第一年就接近8亿美元,相比较而言,特斯拉在2015年才达到类似水平,那一年,特斯拉这项费用支出为9.22亿美元,但收入高达40.46亿美元,是蔚来去年收入的5倍。

蔚来刚刚上市时,财报显示一天花费1200万美元,有推测称上市融得的钱够花一年半左右的时间,目前来看,这个推测并不夸张。

有参与蔚来股权投资的基金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蔚来虽然亏损严重,但汽车行业本就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传统车企从设计研发到制造,也需要耗费大量资金和漫长的经营周期来摊销巨额成本投入,因此不能简单地通过短期内的亏损去否认其长期的投资价值。

另有投资界人士表示,当前机构看蔚来,一方面是其本身的经营情况是否有改善;另一方面,很关键的一点是现金流,换言之是能否融到更多的资金使它渡过难关。

李斌显然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今年一季度财报发布后,蔚来就宣布了一则产业融资的计划:引入北京亦庄国投,分拆部分业务独立运营,后者将为蔚来投资100亿元。不过这一融资事项并未有实质性进展。除此之外,蔚来还在与其他地方政府接触,不过,募资事项都不顺利。

在这种情况下,两大股东李斌和腾讯给予了公司2亿美元的可转债“输血”,成为支撑蔚来走到下一阶段的支撑力量。

需要指出的是,蔚来股价下跌的过程中,其一些大股东并未离场。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蔚来汽车前五名机构股东包括Baillie Gifford & Co.、高瓴资本、淡马锡控股、黑石投资以及华平投资。具体而言,Baillie Gifford & Co.持有1亿余股,剩余几家分别持有4194万、4145万、2914万、2777万股。

高瓴资本、淡马锡控股和华平投资均是蔚来汽车的原始股东,且在蔚来上市前后他们的持股规模没有发生变化,其中高瓴资本曾在今年第二季度翻倍增持;而Baillie Gifford & Co.、黑石投资则是后期加入的投资者。

2018年四季度持仓后,Baillie Gifford & Co.还于2019年一季度增持蔚来的股份达到1亿份以上规模,二季度尽管有一小部分减持,但其仍然是蔚来目前最大的机构股东之一;黑石投资则于今年二季度开始买入蔚来,从股价走势来看,其大概率尚未抛售这部分股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