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死刑执行现场照片哭了吗孙小果牙签事件图片具体做了什么事-吸收财讯

孙小果死刑执行现场照片哭了吗孙小果牙签事件图片具体做了什么事

除此之外,家庭教育对人一生的影响极其深远,怎样做好合格的父母也该是我们从此案中应该吸取的教训。与孙小果新犯罪行所判刑罚合并,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2月23日依法公开宣判,维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年一审判决中对孙小果的定罪量刑,与孙小果新犯罪行所判刑罚合并,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于2020年2月12日作出裁定,核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判决。

原创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网友感叹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认为,孙小果在强奸犯罪中具有强奸妇女多人、奸淫幼女、在公共场所劫持、强奸未成年女性、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当众实施强奸、强奸再犯等特别严重情节或从重处罚情节。

孙小果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犯罪后果极其严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依法应当予以严惩。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与新罪所判刑罚进行合并并无不当。

据昆明日报4月24日报道,当地打掉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

4月25日下午,新京报援从昆明市一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处了解到,上述涉黑团伙头目孙小果,即20多年前因强奸、强制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罪被判死刑的“昆明恶霸”孙小果。

法律顾问网披露了云南省高院1998年对孙小果等8人犯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的判决书原文。

昆明恶霸3个月内强奸4人

据判决书,孙小果曾用名陈果,云南昆明人。1994年10月28日因犯强奸罪被判三年(监外执行)。1997年11月12日,因强奸等犯罪被刑事拘留,12月22日被逮捕。

涉案的另外7人在判决当年均为十多至二十多岁的男青年。据判决书,孙小果等人在1997年4月至6月三个月内,强奸了4名女青年。

当年4月的一天晚上,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强奸16岁少女宋某。

6月1日,孙小果、党俊宏等人在大明星太空城玩时,与女青年张某某、赵某某相遇,孙小果硬拉二人去吃宵夜,后又强行将二人带至茶苑楼宾馆906号房。在该房内还有其他人情况下,孙小果不顾张的反抗,强行奸污。

6月5日,孙小果将女学生菠某某、史某叫到昆明市茶苑楼宾馆906号房,强行奸污菠某某。

6月17日晚,孙小果在昆明市兴绍饭店301号房,欲强行与幼女张某发生性关系,张不从,孙便指使两名同党对张毒打威胁,并强行留她在房内不准回家。

用竹筷和牙签刺女性的乳房

除了强奸,孙小果还被判强制侮辱妇女罪。

判决书透露,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为让17岁少女张某某说出其表妹张玉萍和男友汪贵庆的下落,纠集指使另外6名被告,将她带到夜总会“温州KTV”包房内。

在包房里,孙小果等人对张某某殴打、侮辱,轮番拳打脚踢,并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逼迫她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其头部。

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及其男友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二楼,在公共场所又毒打二人,再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她的头部。

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和男友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轮番对张拳打脚踢,致其昏迷。孙小果的另外两名同党还解开裤子,将尿冲在张某某脸上,她经法医鉴定为重伤。

此外,孙小果还因和他人争抢小姐,在昆明当地娱乐城发生争执,用刀、砖头将对方打成重伤;在火锅店无故寻衅,把饭菜倾倒在隔壁店里就餐的女性头部、脸上,拿起桌子上碗、盘子、玻璃杯等物砸打该女性头部和身上,致其左手中指被打断,头部两处被打破,缝合6针。

被判死刑后多次减刑已释放

昆明市中院经审理,于1998年2月18日,依照1979年颁布的《刑法》相关规定,认定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7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3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另外7名同伙分别以强制侮辱妇女罪、奸淫幼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等,被判有期徒刑1年到20年不等。

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提出上诉。云南省高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然而,据新京报,网传云南省高院于1999年3月9日改判孙小果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又于2001年9月份改判为18年零6个月。多次减刑后,孙小果已在2012年刑满释放。

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1997年犯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再审案件依法公开宣判,判决认为该院2007年9月作出的原再审判决以及1999年3月作出的二审判决对孙小果的定罪量刑确有错误,依法予以撤销,维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1998年2月一审对孙小果判处死刑的判决,并与其出狱后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的终审判决合并,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再审审理查明,孙小果因1994年犯强奸罪,于1995年12月被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上诉后被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案件办理期间,其父母通过伪造病历帮助孙小果非法取保候审、保外就医,致使未执行刑期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长期逍遥法外。
在未收监执行期间,孙小果于1997年4月至6月以暴力和胁迫手段强奸四名未成年少女,其中一名为幼女(未遂),其行为构成强奸罪,且在犯罪中具有强奸妇女多人和在公共场所劫持并强奸等特别严重情节,同时还具有非法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当众强奸、强奸未成年人、刑罚执行期间又犯罪、强奸罪再犯等多个法定或酌定从重处罚情节。
1997年11月7日,孙小果及同伙在公共场所挟持两名17岁少女,对二人进行暴力伤害和凌辱摧残,致一名被害人重伤,犯罪手段极其凶残,其行为构成强制侮辱妇女罪和故意伤害罪。1997年7月13日、10月22日,孙小果伙同他人肆意在公共场所追逐、拦截、殴打他人致三名被害人受伤,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其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认为,孙小果无视国家法律,多次实施犯罪,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情节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属于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
对孙小果的死刑判决,将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来源:法制日报
嘉宾:杨俭律师
ACS亚洲犯罪学会终审会员
最高人民法院、国家禁毒委、武汉大学毒品犯罪司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
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主任
方弘:本案历经1998年一审、1999年二审以及2007年再审三次审理。二审是一个案件的终审生效判决。但是,本次再审宣判是对之前再审的判决的纠正。什么情况下,可以对再审的案件再次审理?
杨俭律师:孙小果案经过一次再审,现在又再审,这是否具有正当性,是否符合法律规定?一个案子只能经过一次再审、还是两次再审或者是五次再审?
其实,我们只要去研究立法的初衷和《刑法》的初衷就可以找到答案。《刑法》或者《刑事诉讼法》最终的终极目标是寻找事实的真相,作出罪责刑相一致的处罚。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的申诉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重新审判:
(1)有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裁定认定的事实确有错误的;
(2)据以定罪量刑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或者证明案件事实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的;
(3)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
(4)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的时候,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实际上,再审的终极目标就是把事情搞清楚,找到真相!最高人民法院秉持着司法的终极精神和理念–实现公平正义。
我个人认为孙小果的案子符合《刑法》精神,更符合追求公平和正义的终极目标的精神。从这个角度去讲,为了查清事实,任何时候都可以再审。
方弘:意思是再审是没有次数和时间限制的?
杨俭律师:是的。因为,如果对再审有时间限制就意味着错的案子就会永远错下去。如果对再审有次数限制,也意味着当发现错案的时候,因为次数已经有限就让错案一直错下去。
方弘: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如果再审的判决都可以推翻,那么法院判决的权威性是不是也会受到一些质疑?
杨俭律师:这个问题的前提就是错误的。并不是所有的再审案件都可以推翻或者所有的生效案件都有推翻。是否能启动再审程序是有严格的法律程序规定的。
《刑事诉讼法》规定,除非有新的证据可以证实或者是发现案件认定的事实是错误的,才可以启动再审。
第一,再审有严格的条件限制和要求。
第二、是不是法院把生效判决纠正了就会损害司法权威?我认为不会。相反,这是树立了司法权威,加强了司法权威。你认为一个知道自己错了还坚决不改的司法机关权威还是一个只要发现错了就改,勇于认错的司法机关权威呢?
方弘:有人认为孙小果所犯案件并没有人命案,罪不至死,您怎么看?
杨俭律师:我觉得是否对被告人判处死刑并不能以其是否有命案来评判。从古至今,大家都认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是,杀人一定会死吗?不一定!有很多种可能不死的情形。比如,五六个人杀人,从犯就不应该死;有重大立功的就不一定死。
因此,是否有命案并非作为裁判一个被告人判处死刑的唯一标准,而是其中的标准之一。被告人是否应该判处死刑,只有法律规定的标准。
孙小果案的判决书已经明确表明,手段是否极其残忍,犯罪情节是否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是否是极其恶劣等标准就是现行《刑法》对被告人是否适用死刑的标准,而非是是否存在命案。
孙小果在公众场所强奸,强奸未成年人以及黑恶势力犯罪。这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关于死刑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处以死刑的要求。
到目前为止,中国法院对罪犯判处死刑(包括死缓)的案件判决中,法院以犯罪手段极其残忍判决死刑的案件有398件,以犯罪情节极其严重判处死刑案件有38件,以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判处死刑案件是526件,以社会危害性极大判处死刑案件是2597件。
什么样的情形会判处死刑?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社会危害性极大!
从我们梳理的司法机关判处死刑的数据来看,孙小果被判处死刑具有正当性、合理性。因为,其社会危害性极大!
我们根据对最高法院判处死刑(包括死缓刑)的法律文书进行梳理,据不完全统计,像孙小果案法院使用犯罪手段极其残忍,犯罪情节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极大,属于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的描述仅此一例。
方弘:本次死刑判决要报请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核准,也就是说死刑并没有最终确定?
杨俭律师:这并不表明孙小果不该死或者死刑存有疑问,而是说明我国司法制度的构建保障了被告人的权利。
孙小果在昆明中院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改判的时间刚好是最高法院把死刑核准权下放给云南省高院,四川省高院等全国部分高级人民法院期间发生的。
最高法院把人命关天的案件的死刑复核权收回,表明了司法最高机构对人的生命权的重视。只要是被告人都有程序正当的权利。最高法院在审查孙小果案的时候,会综合的审查孙小果是否该判死刑以及本次再审的正当性与否,依法全案进行审查。
方弘:孙小果的继父和母亲已经被判了徒刑。假设他在被执行死刑以前想见他的父母,会被准许吗?
杨俭律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死刑复核及执行程序中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若干规定》中第六条规定:“第一审人民法院在执行死刑前,应当告知罪犯可以申请会见其近亲属。罪犯申请会见并提供具体联系方式的,人民法院应当通知其近亲属。对经查找确实无法与罪犯近亲属取得联系的,或者其近亲属拒绝会见的,应当告知罪犯。
第七条:“罪犯近亲属申请会见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并在执行死刑前及时安排,但罪犯拒绝会见的除外。罪犯拒绝会见的情况,应当记录在案并及时告知其近亲属,必要时应当进行录音录像。”
如果罪犯提出来要见近亲属的,应当予以保证。没有商量的余地,是一定要保障的。
孙小果的继父和亲生母亲即将要去监狱服刑,即便如此,司法机关也一定会创造条件让孙小果在执行死刑以前见父母的权利得到保障。
方弘:目前,我们国家执行死刑的方式主要是哪些?
杨俭律师:昆明中院是全中国第一起实施注射死刑的法院。《刑事诉讼法》规定,死刑执行方式可以注射死刑,也可以枪决。究竟采用何种方式将由人民法院根据具体情况以及罪犯自己的意见来决定。
方弘:这个案子背后,我们也在感慨,如果孙小果第一次犯罪以后,他的母亲进行周旋,而是让他得到应有的处罚和教训的话,后面的这些恶行也许会避免。
杨俭律师:《刑法》有预防和教育的功能,教育就包括了家庭教育。例如,张扣扣案,在研究他的家庭生长环境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一个问题,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特别大,家庭教育对孩子影响特别大。
很多时候,由于父母的不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影响到孩子,最终让孩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孙小果的母亲应该反省。我看到她庭审中非常悲痛,她的内心没有触动吗?没有反思吗?
孙小果走上了不归路,是他自己作的,也是他母亲作的。
如果他的母亲在他第一次犯错的时候提醒他,帮助教育他,而不是去包庇他,我想他也不会走向这条不归路。
方弘:尽管孙小果案即将落幕,但这份迟到的正义代价惨重:
孙小果逍遥法外为非作恶,致使无辜者饱受折磨和摧残;
为掩盖其罪行,司法系统多名公职人员被腐蚀;
而最大的代价是公众对司法公正司法权威的信心被削弱。今后,还会不会有第二个“孙小果”?
惩罚犯罪不是目的,教育才是目的。除此之外,家庭教育对人一生的影响极其深远,怎样做好合格的父母也该是我们从此案中应该吸取的教训。
资料整理:邱锐 杨萌
嘉宾:杨俭律师
ACS亚洲犯罪学会终审会员
最高人民法院、国家禁毒委、武汉大学毒品犯罪司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
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主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