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川由美发起反高跟鞋运动kutoo靴苦痛石川由美是谁个人资料-吸收财讯

石川由美发起反高跟鞋运动kutoo靴苦痛石川由美是谁个人资料

据悉,石川由美发起的这场反高跟鞋运动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社会民众,尤其是相当多日本男网友的猛烈批评,在石川的社交媒体账号下充斥着不少网友的无端攻击和辱骂。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一年前,住在东京的石川由美从公司下班回家后,感觉自己的双脚疼痛难忍。脱下鞋后,她发现自己的脚因为穿高跟鞋被磨破了,伤口还在流血。

原创 双脚疼痛难忍,日本女子发起反高跟鞋运动,被男网友留言辱骂

▲石川由美是日本“反高跟鞋”运动的发起者

因此,她不禁反思道:为什么当今的日本职场对女性要求如此的严苛?这种要求女性在工作时必须穿高跟鞋的企业文化,为什么还能堂而皇之地存在着?

于是,石川由美决定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一场“反高跟鞋”运动(kutoo,“靴苦痛”),呼吁全世界来关注日本职场对女性不合理的服装要求。

在社交媒体上,石川由美呼吁,必须要停止这种要求女性在上班时穿高跟鞋的严苛文化。她说,为什么在工作中男人穿着平底鞋,女的却要被迫让自己的脚受伤?

原创 双脚疼痛难忍,日本女子发起反高跟鞋运动,被男网友留言辱骂

▲由石川由美在日本发起的“反高跟鞋”运动

事实上,这场反高跟鞋运动不止局限于反对硬性规定女性在职场必须穿高跟鞋,它更让社会和民众去反思日本女性在职场,甚至在社会的方方面面中所遭受到的种种不公正待遇。

据悉,石川由美发起的这场反高跟鞋运动在社交媒体上遭到了社会民众,尤其是相当多日本男网友的猛烈批评,在石川的社交媒体账号下充斥着不少网友的无端攻击和辱骂。

但是,仍有3.2万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以支持石川。有媒体称,这实际上是对日本社会中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提出了挑战,给那些被严苛社会期望所束缚着的日本女性一个发声的渠道。

原创 双脚疼痛难忍,日本女子发起反高跟鞋运动,被男网友留言辱骂

▲石川由美

“kutoo”还被评选为2019年日本十大最令人难忘的流行语之一。

该运动可能并没有在实际上改变日本女性在充满歧视的职场文化中的处境,但的确给了她们一个新的发声平台,让一切都有了改变的可能。

33岁的石川由美坦言,她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领导者,她只是想表达真实的自我。

一些在外企工作的日本女性高管对此反高跟鞋运动表示支持。但在日本男性主导的企业界中,大多数女性高管都对此保持了沉默。

原创 双脚疼痛难忍,日本女子发起反高跟鞋运动,被男网友留言辱骂

▲日本的“反高跟鞋”运动宣传海报

虽然日本企业并没有完全接受这场反高跟鞋运动,但也有例外。

据悉,日本化妆品巨头奥比斯就非常支持这一项运动,并鼓励员工在工作时随意着装。

手机运营商日本电信(Docomo)去年也改变了其着装规定,表示公司女员工在上班时不必一定要穿着高跟鞋。

“KuToo”运动是“MeToo”运动的变形,也是日语 “鞋子“和“痛苦”的双关语。石川由美在一份在线请愿书中,列出了女性持续穿高跟鞋会面临的健康问题,其中包括拇趾囊肿,长水泡和腰部疼痛等,而这些健康问题可能还会引发其他疾病。请愿书已收到近两万份签名并被提交到了日本劳动厚生省。

石川称自己在殡仪馆工作时曾被要求必须穿高跟鞋,她在请愿书中写道:“丧葬工作是需要站立着的工作,而且你必须四处走动”,“当我想到变老我就担心……很难继续工作,你不能跑起来,这会伤到你的脚”。

与此同时,她也指出男性对着装规范“礼仪”的期望也与女性的期望不同。石川在一场东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许多女性认为这是一个个人问题,因为(穿高跟鞋)常常被认为是一种很好的礼仪。”

石川告诉记者:“在理想的情况下,我们希望能制订新的法律,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她希望能够改变社会观念,让穿平底鞋成为女性新的标准。

近年来,世界各地也出现了一些反对“仅限高跟鞋”着装规范的行动。据有关报道,2015年戛纳电影节上,一些女性因为穿着平底鞋而被拒绝参加电影首映式。这使得第二年曾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美国演员朱莉娅·罗伯茨赤脚登上戛纳红毯,一展风采。

无独有偶,2018年“暮光女” 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在抵达电影《黑色党徒》首映后,脱掉了她的高跟鞋向活动的着装要求表示抗议。

2016年,一名英国女性因为不穿高跟鞋而被辞退,她在网上发起请愿,反对公司的着装要求,并获得了超过15万签名。而对此事件的调查发现,英国各地的工作场所都存在着着装歧视现象,但政府最终还是决定不制订有关禁止高跟鞋着装规定的法案。

从50年前的“脱掉束身衣”,到今天的“脱掉高跟鞋”,被由社会规定的“美”的标准绑架的女性在不断地展开一场又一场自救运动。

上个月,话题#在韩国不化妆素颜出门#登上了新浪微博热搜榜。话题讲述了韩国掀起名为“脱掉塑身衣”的女性素颜运动。

市场咨询公司Mintel的数据显示,2017年韩国美妆产业总产值超130亿美元,成为全球十大美妆市场之一。韩国美妆产业甚至已经向儿童市场渗透,出现了专为小朋友服务的美容院,为五、六岁的小顾客提供美容、Spa、化妆、发型等一条龙服务。

韩国女性长期被社会要求化妆,“出门丢垃圾也要化妆”、不化妆会被公司辞退、甚至有博主直播卸妆遭到死亡威胁……不少微博网友感叹“韩国人审美扭曲”、评论支持韩国女性维护自己的权益。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8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显示,韩国的性别平等指数排名为东亚最低,在149个国家中排名第115位。面对来自社会的不公平对待,韩国女性终于站起反抗,通过砸碎化妆品、剪去长发,掀起了一场引人关注的“素颜运动”。

从韩国女性追求的素颜,到日本女性追求的穿平底鞋,这些女性其实都是在追求本属于自己的选择权。在男权社会中,日韩女性发起抗争的的精神值得赞赏。但在妇女权益保护上,她们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