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置集团主席彭心旷逮捕出事原因涉嫌职务侵占彭心旷最新消息近况-吸收财讯

上置集团主席彭心旷逮捕出事原因涉嫌职务侵占彭心旷最新消息近况

官网显示,上置集团于1999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于2015年成为中民投集团旗下中民嘉业成员企业。目前已布局伦敦、旧金山、悉尼、香港、北京、上海等二十多个城市,开发了多个高端住宅、综合体项目。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上置集团表示,目前,本集团的业务及经营维持正常,且董事会并不知悉因逮捕或拘留而导致对本集团的经营或财务状况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将密切关注此事发展。

上置集团主席涉嫌职务侵占被逮捕 曾任中民嘉业董事长

彭心旷

2月21日,上置集团有限公司(01207.HK)发布公告称,公司已联络公安部门并获通知,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已批准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而逮捕公司董事会主席彭心旷;公司执行董事陈东辉亦根据中国法律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而被公安部门传召及拘留。

同日,亿达中国控股有限公司(3639.HK)亦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陈东辉近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公安部门根据中国法律传召及拘留。

其中,上置集团及亿达中国的控股股东均为中国民生投资集团(简称“中民投”)。

1月20日,上置集团曾发布有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门对公司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彭心旷采取了限制措施的公告。

上置集团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已尝试联络彭心旷及陈东辉,但未能成功。于本公告日,由于仍未能联络,彭心旷及陈东辉目前未能履行他们作为公司董事的职责,公司未能获取任何进一步资料以确定逮捕及拘留之性质及状况。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规定,职务侵占罪是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上置集团表示,目前,本集团的业务及经营维持正常,且董事会并不知悉因逮捕或拘留而导致对本集团的经营或财务状况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将密切关注此事发展。

按照上置集团1月20日发布的公告,现阶段董事会采取的措施是于2020年1月19日委任执行董事朱强为公司代理行政总裁,朱强将处理(其中包括)公司行政总裁的职务。

上置集团公告显示,现年44岁的彭心旷于2015年12月4日获委任为上置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2017年10月24日,彭心旷获调任为公司董事会主席及投资委员会主席以及获委任为公司提名委员会主席,彼时彭心旷不再兼任集团行政总裁。

到2019年7月18日,上置集团公告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彭心旷获任公司行政总裁。

值得一提的是,彭心旷此前曾任中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阳光城集团董事等的职务。不过在2019年10月,彭心旷先后辞任上述职务。

2019年10月10日,中民嘉业宣布换帅。中民投在上海召开中民嘉业干部会议,推荐54岁的雷德超担任中民嘉业董事长。

2019年10月25日,阳光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董事彭心旷申请辞去其公司职务。

官网显示,上置集团于1999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于2015年成为中民投集团旗下中民嘉业成员企业。目前已布局伦敦、旧金山、悉尼、香港、北京、上海等二十多个城市,开发了多个高端住宅、综合体项目。

2015年12月,彭心旷任上置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投资委员会成员。2019年07月,任上置集团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

和讯房产

图片来源:pexels

2月20日,上置集团发布公告称,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已批准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而逮捕董事兼董事会主席彭心旷,以及执行董事陈东辉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公安部门传召、拘留。

上置集团方面表示,截至公告之日,集团的业务及经营维持正常,且董事会并不知悉因逮捕及或拘留而导致对集团的经营或财务状况造成任何重大不利影响,将密切关注此事发展,并将适时刊发进一步公告。

资料显示,彭心旷曾任中民嘉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阳光城集团董事的职务。也曾在政府规划建设部门任职,并担任过湖南省梅溪湖投资(长沙)有限公司董事长、长沙梅溪湖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长沙先导公共设施公司董事长等职务。2015年12月,任上置集团执行董事、行政总裁、投资委员会成员。2019年07月,任上置集团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行政总裁。

中房报记者 李叶 | 北京报道

2020年1月20日,上置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获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及行政总裁彭心旷的家人通知,公安部门要求彭心旷因个人原因接受调查并采取了限制措施,无法与其正常联系,故彭心旷暂时无法履行其职务。

上置集团确认于公告日,并无就该等措施收到公安部门或任何其他监管、政府或司法机构的任何通知或法律文件。除上述由彭心旷家人提供的信息外,于公告日,董事并不知悉任何其他与该等措施有关的资料。

上置集团董事认为,该等措施现时对本集团的经营或财务状况是否产生重大不利影响需评估确定,在现阶段已采取以下措施:董事会已于2020年1月19日委任执行董事朱强为公司代理行政总裁,朱强将处理(其中包括)公司行政总裁的职务。

而这并不是上置集团目前的唯一危机。

2019年以来,上置集团就因因拖欠项目收购、垫付款,被二股东上置投资告上法庭(后撤诉);同时,2019年上半年其净利润同比下降306.09%;加上受大股东中民投兑付危机影响,上置集团一度成为被出售、处置的对象。此次,执行董事兼董事会主席及行政总裁彭心旷接受因个人原因接受公安部门调查并采取了限制措施,又为公司前路增添了一抹灰暗的颜色。

━━━━

危机连连

危机的显现要从2015年说起。

当年6月9日,保利地产(15.320, -0.32, -2.05%)宣布收购财务枯竭的上置集团30%股权。短短8分钟后,一纸上置集团创办人、时任主席、执行董事兼主要股东施建被常州市人民检察院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公告出炉,这笔股权交易瞬间变得扑朔迷离。

当晚,施建之子施冰对媒体称,施建当时就被带走,并未告知具体原因,“当时来了人,也没说究竟是什么情况,就通知要求配合调查,对方也没有告诉我们何时解除。” 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对时代周报记者确认有此案,但以保密为由拒绝公开立案原因。

同时,有媒体曝出,施建被检察院监视居住,或涉嫌官员贿赂事件。

当年8月14日,上置集团公告终止与保利地产的并购谈判。之后,被称为“中国版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巨无霸的中民投火速介入,最终只用了110天便将上置集团的控股权拿下。

同年10月,中民嘉业以14.9亿港元的代价入股香港上市房企上置集团,共持有上置集团149亿股股份,占比72.454%,成为第一大股东。

在中民投入主之前,上置集团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处于“最艰难的时期”。中民投收购上置集团后,上置集团曾表示,中民投的“投后管理成效初显”,于半年内扭亏转盈。并且,中民投入主不足一年,上置集团获得了来自工商银行(5.480, -0.03, -0.54%)的100亿额度授信。

随着困境缓解,上置集团开始谋求战略转型。在2017年上置集团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其曾表示将加快从传统地产开发商向金融地产转型。

不过,危机并没有完全解除。

从近三年的发展来看,上置集团的盈利仍徘徊在个位数,规模也未见起色。2018年,上置集团的收入净额约为15.51亿元,同比下降约4%;净利润1.14亿,同比下降83.5%;2019年上半年其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306.09%。

到2019年初,中民投的债务危机集中爆发,开始自救。

2月初,中民投将旗下董家渡项目中民外滩50%股权以121亿元出售给绿地,上置集团亦被摆上货架,成为被出售的对象。

6月12日,阳光城(7.520, -0.23, -2.97%)发布公告,全资子公司拟以12.85亿元收购上置集团及上海亚罗合计持有的辽宁高校后勤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及对标的公司的应收债权。

这笔普通的项目收购交易,也牵扯出上置集团与阳光城之间的微妙关系。

彼时,彭心旷除了是上置集团执行董事外,还兼任阳光城董事。

阳光城10月24日披露《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表示,董事局、监事会收到由上海嘉闻提名的董事彭心旷、监事陈超的书面辞职报告。彭心旷因工作原因向公司董事局申请辞去公司第九届董事局董事职务,同时不再担任董事局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不在公司担任其他任何职务。

━━━━

高层换血

在2019年,上置集团同样经历了一波高层换血。

6月3日,上置集团召开股东周年大会,原执行董事陈超因为收到高达99.86%的反对票退任,上置集团董事会成员因此由原来的11位减少至10位。

几天之后,上置集团发布公告,公司秘书彭家辉辞职,拥有超过13年的会计、审计、税务及公司秘书专业经验的朱浩天被委任为新的公司秘书。

7月18日,上置集团发布公告,刘峰辞任公司执行董事、投资委员会成员、行政总裁以及公司授权代表职务,当日生效。蒋楚明被委任为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一职则由彭心旷兼任。

调整进一步深化。

据了解,2017年10月,彭心旷因调任为上置集团董事会主席、投资委员会主席以及公司提名委员会主席而卸任行政总裁一职。随后,刘峰空降而来,从彭心旷手中接过“接力棒”。

此时刘峰的加盟也被外界认为是上置集团为转型而做出的决定。

进入上置集团前,刘峰兼任了“明星项目”上海北外滩项目的总经理,主导上海北外滩项目的开发建设。这种对于大盘的把控能力或许正是上置集团所看重的地方。

刘峰执掌的近两年时间里,上置集团也确实出现了调整的迹象。按照此前定下的转型战略,上置集团加大了地产投资板块的发展力度。根据“投、融、管、退”的原则,上置集团在过去几年陆续完成澳洲Schofield项目、北上深项目上海资产、英国写字楼项目、沈阳项目等项目退出或部分退出。

在上置集团看来,这样的模式能够及时回收资金,实现投资收益及兑现投资价值。但从财报数据来看,转型的成效并不明显,翻看近几年上置集团年报,2016、2017、2018其净利润逐年减少,分别为3.43亿元、7.2亿元、1.14亿元。

除此之外,评级机构标普更指其财务不佳质疑其为最易流动性枯竭房企之一。

对此,上置集团曾回应称,“目前,上置集团在上海、长沙、大连、旧金山、金边等国内外核心城市拥有超过200万平方米土地储备。下一步,公司将立足当前实际,积极推进嘉兴、大连、旧金山等项目开发,加快项目销售回款;同时,采取有效措施进一步提升经营性物业经营业绩。在保持公司稳健经营的前提下,根据资金状况和公司战略,适时进行一些项目拓展和储备。”

如今,彭心旷被调查,似乎又一次上演了5年前的戏码。对于上置集团而言,前路又增添了一抹灰暗的颜色。

延伸:

企查查提供

彭心旷,中民嘉业董事长。毕业于中南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全球金融工商管理博士在读。曾先后担任长沙青竹湖管委会项目管委会副主任,湖南湘江新区项目建设部副部长、长沙梅溪湖实业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先导公共设施公司董事长,梅溪湖投资(长沙)有限公司董事长,上置集团执行董事、总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