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美股大跌根源和对A股跟跌原因及后续影响美国分级诊疗全民医保-吸收财讯

探讨美股大跌根源和对A股跟跌原因及后续影响美国分级诊疗全民医保

造成了资本市场的恐慌,因为这将意味着病毒很可能已经在美国的社区传播(现在无法溯源的感染者已经增加到三人)。而美国因为采用的是分级诊疗以及全民医保的体系,效率低下且医疗费用主要是保险埋单,看似美好(免费看病),实则效率低下。

$上证指数(SH000001)$$创业板指(SZ399006)$$深证成指(SZ399001)$本周美股三大股指暴跌均超10%,创08年以来最大单周跌幅。还记得去年年中时期,美国国债3个月短期国债收益率持续超过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现象,被称为“收益率曲线倒挂”,这种现象多次出现在美国经济衰退前的一至两年。

1989年5月美债收益率出现倒挂,1990年7月美国经济便进入衰退;2000年7月开始出现倒挂,2001年5月美国经济进入衰退;2006年7月开始出现倒挂,2007的11月美国经济进入衰退。

从去年开始,巴菲特就不断减持股票,伯克希尔持有的现金比2008年金融危机前还要多,持有现金超过1200亿美元,但随着川某人不断施压美联储,美联储被迫降息两次,各家公司也趁着放水回购股票推高股价,巴菲特踏空了20%,但股神毕竟是股神,姜还是老的辣,现在巴菲特们的机会终于来了,经济规律不会违背,最多迟到,这才是根源所在,这一次股神似乎又对了。。。

而疫情爆发只是美国经济衰退和美股大跌的导火索,由于出现了一例无法追踪到感染途径的感染者,造成了资本市场的恐慌,因为这将意味着病毒很可能已经在美国的社区传播(现在无法溯源的感染者已经增加到三人)。而美国因为采用的是分级诊疗以及全民医保的体系,效率低下且医疗费用主要是保险埋单,看似美好(免费看病),实则效率低下。

有问题不能第一时间检测,要层层看病,先从社区门诊开始,这样等转到大医院早已经接触了很多人,还延误了病情。但即使到了大医院,医院依然不愿意给你做检测,因为那如果确诊医疗费用高昂(到后面保险公司可能承受不住),而且社会恐慌会造成医疗资源挤兑,在权衡利弊后,最后的结论就是尽量不检测,检测的门槛抬到很高,同样的做法的还有为了奥运能正常举办的日本,也是减少检测量。有同样隐患的还有印度,很难想象在周边小国都有新增确诊病例的情况下,印度可以连续多天无新增。他们通通低估了新冠病毒的传播能力和杀伤程度,我国的经验教训被视而不见,压是压不住的,最终必将爆发。

可能有点扯远了,但这无疑加速了经济大萧条的到来。全球经济一体化,产业链全球化,这次疫情充分体现了地球村的意义,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前体会不深,现在大家多少有一点点体会了。

那么美股暴跌,引发A股跟跌,也就不奇怪了。当然,有很多人会说,美股十年牛市,为何A股不跟涨?那是因为十多年前的A股估值太贵,当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多少?GDP多少?估值多少?稍加横向对比就会发现当时的A股估值很贵。我国每次新的金融工具或产品出来,通常会有很高的关注度溢价,都会爆炒,而这个后遗症就是需要之后的若干年来进行估值修复,靠GDP的增长和货币通胀,时间换空间,慢慢合理。这点同现在房住不炒是一个道理,时间换空间,总有一天房价也会趋于合理。

美股暴跌导致A股跟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参照物。举个例子,特斯拉最近半年多的大涨直接带动了国内宁德时代及上下游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一大批个股上涨,现在特斯拉跌了,这些国内产业链上的个股,还涨得动么?再举个例子,费城半导体指数的pe(TTM)中位数是30,而A股的半导体50指数的平均估值已经超过90倍,更不要说很多小盘股估值几百倍上千倍了,这是市梦率还是啥?对标英特尔,高通,美光科技这些大哥,我们的半导体到底鬼还是便宜大家心里明镜一样。所以在参照标的的大哥们都开始跌的时候,小弟们的上涨动力就会小很多,最起码会从疯狂变得逐渐理性。

同理再举个例子,大家都知道很多股票既有A股也有H股,这种股在A股的估值通常情况下会比同类其他股的估值低,为什么?因为有港股便宜百分之几十做对比,愿意高溢价买A股的人就会变少,至少相对理性。而没有H股的A股标的,由于没有这个参照物,估值就会相对高些。(海螺水泥,药明康德等少数港股比A股还贵的特例除外)

美股暴跌引发A股跟跌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资金流向。大家可以发现最近一两年外资几乎天天净流入,而最近开始净流出了。为什么?这里有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你自己国家的投资主仓位暴跌了,第一反应是什么?补仓啊!这点,不管是机构还是散户,国内还是国外,都如此。第一反应都是把赚钱的仓位卖掉一些取补暴跌的仓位,摊低成本,抄底。而A股恰恰就是这两年外资爆赚的仓位。这么一想,很多虚的东西悬的东西就可以解释通了,其实没那么悬乎,简单的人性。

最后我斗胆来谈谈后续美股对A股的影响,我的判断是负面影响逐渐转弱。有球友就说了,你不是说全球经济一体化吗?是,没错。但是买菜还有个贵和便宜之分,美股超过十年的长牛,而A股十年没涨,大盘还在3000点之下,在此期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这个估值差已经抹平,某些A股的标的已经显得不贵了,甚至比较便宜,前段时间美的被外资买到28%上限就可见一斑。

为什么?因为经济大萧条的潜在预期的背景下,宽松是大趋势。而国外低利率运行已经多年,甚至一些国家负利率,A股优质白马有个3%–5%的股息率是个什么概念?在外国人眼中是非常好的资产。央行行长近期说过一句话,大意是中国不会很快进入负利率时代。本意可能是安抚市场,实则大家嗅到了别的东西,也就是我国还有很大的降息空间,多年以后可能终将有一天也进入低利率甚至负利率时代。

而我们国家现在投资仍然可以买到4%的理财产品,很多老百姓看不上股市的股息率,而海外投资者认为这是洼地,疯狂买入。我们可以说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只缘身在此山中了”。总不能等到我们也进入负利率时代的多年后,才想起来A股这个投资洼地吧?这也是国家近一年一直在喊房住不炒,并且积极倡导国民包括养老保险等积极入市的原因,确实在做好事,只是不知道之前被A股虐了千百遍的股民们这次信不信,我觉得可以信!

我国正在进入国家财富蓄水池从房市转向股市的过渡时期,现在付诸行动,并不晚。

最后再点一句外资走向,当美股继续下跌,破位之后,外资纷纷止损的时候,就是外资重新流入A股的时候。因为在我们国家社会主义体制的优势下,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强大的执行力和社会动员力让我们可以率先稳住局面,恢复民生和经济。届时,我们资本市场在外资面前的吸引力会更大。

此文仅代表我的个人观点,欢迎大家探讨,虚心领教,手机码字不易,求轻喷。@今日话题 @雪球征文 @雪球 @大徐子 @SevenSins @大道无形我有型 @37度雪

中国医改和中国足球很像,改了很多年,从来没有让老百姓满意过。今天学这个版本,明天学那个版本,到头来还是全国上下一团雾水,找不到方向。病患消费者抱怨,医院医务人员抱怨,就是卫计委颁布制度的也是一肚子怨水没处泼。

中国医改正走入一个怪圈,正如治疗疾病一样,只是脚痛医脚头痛医头,没有去看问题的本质,这样如何能够事半功倍。一个显著的例子就是,过分强调分级诊疗的优越性,把建立分级诊疗制度作为深化改革的重要举措,而没有在医疗根本问题上下功夫。在说明和推广分级诊疗时,国内往往举出美国加拿大的制度为例,认为中外医疗差异的根源就在于国外实行分级诊疗制度和双向转诊制度。一旦我们国内有了这个先进的制度后,一切问题就解决了。问题是不是这样?

美国有没有分级诊疗制度?答案是,没有。

不是说美国病人必须要先看家庭医生,重病才转专科吗?这个概念是片面和错误的。在美国,看病的过程其实是由病人的保险形式所决定的。美国保险形式很多,这里介绍其中使用较为广泛的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和PPO(Preferred Provider Organization),其他的还有EPO,POS等等。HMO要求保险人选择家庭医生,转诊需要家庭医生认可和推荐,保险人就诊需要在保险覆盖网络内进行。PPO不需要规定家庭医生,转诊不需要家庭医生推荐,但是需要保险公司同意;保险人可以跳出保险覆盖网络就诊看其他医生,但是这样的自费费用会很高。总体来说HMO保险费用相对比PPO保险便宜,但是,两者保险各有利弊,保险人按照自身条件和需求决定哪种保险形式更适合。所以,从上面的解释来看,在美国,病人不是必须有家庭医生的。但是,你会发现,不论选择何种保险,基本上每个有医疗保险的病人都有一个家庭医生。因为家庭医生可以看作是美国医疗就诊制度的骨架。它的作用犹如一个门户,面向广大病人的需求。它又是一个诊治病人的圆点,可以由此扩展出去。通常体检预防疫苗还是慢性病高血压老慢支糖尿病的随访,家庭医生都是游刃有余。如果洞察到有关专科方面的特殊疾病或棘手问题,家庭医生会迅速的把病人转诊给相关的专科医生会诊。家庭医生不应该简单的被称为“社区医生”。国内“社区医生”的概念有相对三甲大医院医生低一等级的意思。在美国,家庭医生都是经过正规三年家庭科或内科住院医培训,熟悉对常见疾病的处理和指南的掌握。由于规范的医生培训制度,家庭医生的整体能力均衡,不论是在哈佛医学院工作的家庭医生还是在田纳西乡村的家庭医生,处理疾病的能力没有差别,家庭医生之间没有等级。家庭医生与专科医生也没有等级差别,是互相协作关系。很多时候专科医生在处理复杂病例时需要家庭医生介入统一协调,因为家庭医生更具有全局观。大型临床中心比如梅奥中心,克利夫兰中心都有他们自己机构属下的家庭医生组,家庭医生拥有的广大病源正是这些大中心医疗金字塔结构的坚实底座。

在美国,医生之间没有等级差别,医院之间也是不分等级。把医院服务分级是封建等级的旧俗观念。在崇尚民主自由的美国,如果限定病人入某个医院看病,这样的行为将是何等的重罪。那么在美国是如何让百姓高高兴兴的在当地社区医院看病而不是挤破头去哈佛梅奥的呢?保持美国医院没有等级而且能力均衡是依靠建立在美国医疗服务的全面规范化操作之上,同一个疾病在社区小医院的处理结果与大临床中心结果相似,病人就没有必要千里迢迢赶着去著名的大医院了。比如同一个肺炎的病人,进入一般社区医院和到高大上的哈佛医院,他们之间的诊断检查用药住院时间都是一样的。我所在的一个社区医院,151张床位的小医院,每年心脏搭桥手术80-100例;另一个社区医院,200张床位,每年心脏手术200-300例,这些手术的成功率愈后和哈佛梅奥一样。需要提到,虽然美国医院没有象中国医院分等级,但是医院之间的能力极限也是存在区别的,这个区别主要在两方面,急诊对创伤的处理能力的不同和对疑难杂症的处理能力的不同。紧急医疗服务(EMS)会根据病人创伤程度把病人送至不同处理能力等级的急诊室。在疑难杂症上是体现出大临床中心的优越性,那里有更好的科研团队和更新前沿的医疗技术。但是当一项新技术通过临床试验而成熟后,此技术也会很快进入社区医院使用。比如经皮导管主动脉换瓣术,近几年技术已经成熟,去年我们当地的一个社区医院已经可以单独开展这项手术。

美国没有分级诊疗制度,美国每年有12亿人次的就诊量,其中81%发生在家庭医生的诊所。不是制度的因素,那么,中国医疗与国外的差距到底在哪里?中外医疗的差距关键是规范化程度,这就是国内医疗的根本问题。医疗行业管理的规范化,医生培训的规范化,指南操作的规范化,医疗保险的规范化。如果我们认认真真的做好医疗规范化建设,老百姓在县医院看病和去协和看病效果一样,还有人会劳民伤财的跑大城市三甲医院吗?在国内医生培训规范化上,已经看到起步和一些好措施。但是需要指出一点,在目前缺乏规范化氛围的情况下,国内首先需要规范化培训的不是那些住院医生,而应该是医院领导和大部分带教老师。“上不正,下参差”,不在上层树立起模范标准,如何让年轻医生跟随?

写此文不是为了抨击中国医改,只是想为之献计献策。最后,表达一下我自己对医改的观点。在规范化的前提下,且只有在规范化的前提下,“分级诊疗制度”概念在现今中国医疗改革措施上可以是一条很好的出路。国内有长期医院分级的习惯,正好符合了“分级诊疗”的要求。中央需要加大医疗投资,预计医疗将可以成为国民生产总值的另一个增长点。以医保为基础,建立国家单一医疗保险制度,执行形式可以类似HMO。加强对低收入和特殊人群的医疗保障。优化商业医疗保险对国家保险的弥补作用。打破医院公有制大锅饭,放开医生执业自由度。重新定位医疗服务收费和报酬体系,让医务人员收入阳光化。

真心希望看到中国医疗的春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