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技女神吴正丹直播肩上芭蕾创作历程杂技伉俪魏葆华多大吴正丹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肩上芭蕾”创始人、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吴正丹做客由广州市文联和289艺术主办的广州文艺市民空间“大师下午茶”直播间,与观众分享成名作“肩上芭蕾”的创作历程。

受疫情影响,“大师下午茶”栏目首次推出“线上直播”,让市民足不出户也能全程与文艺名家互动。本期“大师下午茶”走进广州杂技团的排练场,与吴正丹一起回顾她有笑有泪的杂技艺术之路。在“谈艺”之余,吴正丹还号召直播间的观众一起动起来,居家锻炼增强免疫力,为疫情防护分担力所能及的责任。

“杂技女神”吴正丹线上直播:分享成名作“肩上芭蕾”创作历程

直播镜头。

苦练二十载,笑对八十一难

在肩膀和头顶上跳芭蕾,这是吴正丹身上最广为人知的标签。在直播中,吴正丹向网友分享为何会有“肩上芭蕾”的创意:她回忆起是一次在国外演出时,丹麦皇家芭蕾舞团团长评价她和丈夫魏葆华气质非常像芭蕾舞演员。“听了这样的评论,我就在想,既然说咱们像芭蕾舞演员,那能不能更像一点,用什么样的方式让自己更接近芭蕾。”于是吴正丹和丈夫魏葆华就此开始了杂技团的芭蕾舞生涯。

吴正丹坦言跳肩上芭蕾一开始太煎熬,“现在想想有点后怕”。印象最深的是丈夫魏葆华肩膀上数十年如一日留下的黑色印记,那时吴正丹每天不断地站在丈夫魏葆华的肩膀上跳芭蕾,只要她的足尖鞋立起来站在上面,魏葆华就感到刺痛,而一旋转就掉皮。第一天破的皮,第二天刚好结痂,吴正丹的足尖一旋转,痂瞬间被撕掉,但为了肩上芭蕾,魏葆华选择坚持。

去年,吴正丹和魏葆华凭借“肩上芭蕾”绝技问鼎湖南卫视《巅峰之夜》。作为国内杂技表演艺术的引领者之一,吴正丹也一直致力于培养后继者。在直播中,谈到对年轻演员的期望和未来事业的规划,吴正丹说:“培养新人一块,我会尊重他们。无论是在经费还是创作方面抑或其他方面,都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不遗余力地帮助他们。”未来希望能够把自己的收获和经历传递出去,创作出一些更好的作品和节目,为杂技事业做贡献,也是人生另外一个阶段和目标。

“杂技女神”吴正丹线上直播:分享成名作“肩上芭蕾”创作历程

“杂技女神”吴正丹线上直播:分享成名作“肩上芭蕾”创作历程

直播镜头。

直播云赏杂技,学宅家必备技能

在特殊时刻,直播镜头中可以看到许多杂技团的演员们自觉戴着口罩积极训练,挥洒汗水磨练技艺。在吴正丹的讲解中,技艺精湛的演员们为观众展示了训练的日常。《肩上芭蕾》的新生代继承者李梦楠和龙云侠给观众展示了多个肩上芭蕾的高难度动作;杂技演员金帅给网友们带来随时能练的“宅家技能”,3个苹果轮流抛接,锻炼灵活手技;优秀青年演员李文涛、马晨璐、唐礼俊、张若、周航、武婕舒等也现场展示了多个精彩的杂技动作,让观众直观体验到杂技在当下的跨界创新,以及杂技演员们日常训练的艰辛。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获得第41届法国“明日”国际马戏节最高奖——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的90后杂技演员唐哲,在直播现场即兴为观众表演了拿手绝活“升降软钢丝”。武侠剧中古墓派小龙女睡钢丝的桥段在他身上毫无违和感地出现,矫健的身体在一根钢丝上如履平地,做出许多惊险又优美的舞蹈动作,令观众赞叹不已。

据悉,吴正丹近日也在直播平台开播“以艺抗疫,用爱相守”公益课,以文艺志愿者的身份向战疫一线医务工作者致敬,同时用专业知识带领宅家的观众们运动起来,锻炼身体增强免疫力。

中国夫妇演绎的杂技芭蕾,获得芭蕾舞的故乡俄罗斯芭蕾舞艺术的最高奖——乌兰诺娃金质奖。钟继宏摄

战士杂技团演员魏葆华吴正丹的情感故事(图)

李伟 本报特约记者 钟友国 本报记者 彭泽成

他是“王子”,她是“天鹅”。在五彩斑斓的舞台上,观众们曾多次见证了这对“新人”的婚典。

然而,在舞台下,他们从师兄妹搭档到夫妻,同样以浪漫演绎着幸福。

他们就是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演员魏葆华、吴正丹夫妇。

“如果瘫痪,我就娶你回家。”

1987年,吴正丹6岁时,就认识了大她10岁、练习技巧的魏葆华。若干年后,两人先后上调辽宁省体操队。从此,俩人在同一个训练馆里一练就是10年。

1992年,吴正丹开始和魏葆华一起练男女混双技巧。起初,吴正丹并不那么情愿,但魏葆华如兄长般的宽厚与关怀,让她动了心,两人变得亲如兄妹一般。当吴正丹第一次踏上魏葆华的双肩,跃出一个优雅的空翻时,她心底留存了许多安全和信任的感觉。这种发自内心的信任,使他们的训练心存默契,于1995年一举夺得全国及世界青年技巧锦标赛冠军。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96年春天,在一次全国大赛中,由于失误,吴正丹从高空直直地摔了下来,当场摔晕过去。魏葆华心急如焚,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一直紧握着吴正丹的手说:“丹丹,你要挺住,你要挺住。”魏葆华在病床前守护了3天3夜,熬红了眼睛,人形憔悴。幸而这次并无大碍。当吴正丹醒来时,魏葆华说的第一句话是:“丹丹,如果你真摔成瘫痪什么的,我就娶你回家。”这话令吴正丹非常感动,时至今日,她一直记得。那时,并没因这句话,而捅破心中那层爱情的“窗户纸”。但这一摔使得他们不久双双从辽宁省技巧队“退役”。

离开运动队,两人分开各忙各的。这时的吴正丹,已是花季少女,内心隐隐泛起思恋的涟漪,她更多地想起葆华哥,想起那些一起洒下汗水、泪水的日子。母亲看出了女儿的心思,说:“丹丹,你长大啦,去找他吧,年龄大点不是问题。”

然而,魏葆华的家人却不同意,认为吴正丹年纪太小,还没定下性子,以后很难走到一起。这让魏葆华、吴正丹两人都颇觉沮丧。恰在这时,广州战士杂技团邀请他们加盟,魏葆华激动地说:“丹丹,我俩去广州,就能永远在一起。”吴正丹一听就乐了,说:“好啊,去了广州,没人能管得着,我俩想咋样就咋样。”

“爱人的肩膀是我的舞台”

刚到广州,吴正丹非常想念家人,魏葆华空闲时间都陪在她左右,时不时带着她去吃东北菜,用家乡菜博得恋人一笑。吴正丹渐渐开心许多,很快就适应了广州的环境。不到一年时间,两人在杂技艺术上突飞猛进,很快成为团里的台柱子。1998年底,杂技团结合两人的艺术特点,为他们编排了《东方天鹅——芭蕾对手顶》节目,让吴正丹在魏葆华的背部、肩上、头顶上做一系列高难度的芭蕾动作。

“爱人的肩膀是我的舞台。”吴正丹笑着说,眸子里温情脉脉。当她穿着坚硬的芭蕾舞鞋,第一次踏上魏葆华的脊背,用双足脚尖在上面转了一圈下来时,吴正丹抚摸着魏葆华背上立刻青紫的地方,哽咽着说:“我们不练了,练得我心直疼。”魏葆华却安慰她说:“没事,艺术是我们的梦想,总要有所付出。”吴正丹一次次含泪在他身上跳着芭蕾,双脚像个搅肉机磨烂了他的肩、磨破了他的头。在这段血汗交融的日子中,魏葆华的肩膀、头整天火烧火燎,痛得寝食难安,但他一声不吭,正如他自己所说:“为丹丹所作的一切,我都心甘情愿。”但这不算什么,最难熬的是那无望的彷徨。那段日子,吴正丹一遍遍地在魏葆华肩上、头顶上寻找最佳支点,却又一次次摔落下来。俩人灰心丧气,任性的吴正丹会和魏葆华吵上一阵。吵够了,魏葆华说:“来吧,再试一次。”吴正丹心平气和了,眼泪一擦,就又跳上去。彼此深爱,使他们熬过了那段艰苦的日子,终于迎来丰收的喜悦:1999年俩人获得全军文艺汇演表演一等奖;2000年在第5届全国杂技比赛中荣获金狮奖。两人顿时声名鹊起,开始带着节目在世界各地演出。

吴正丹深知自己哪怕轻上一两,就会令魏葆华轻松许多,因此她偷偷地控制饮食,通常若演出时间在晚上8点,她一般不吃晚饭就表演。那天晚上,演出刚一谢幕,吴正丹浑身没劲,身子一软就倒在地上,眼睛也突然模糊,急得她哭着喊道:“葆华,我看不见了。”经医院检查是节食造成的,当魏葆华问她为什么这么做?吴正丹淡淡一笑说:“我想让你轻松一点。”

爱情的力量使他们走得很远很远:2002年,他们一举夺得被誉为杂技界“奥斯卡奖”的第26届蒙特卡罗杂技节“金小丑奖”,登上世界杂技艺术的巅峰。2003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在《梁祝》委婉抒情的袅袅之音中,魏葆华、吴正丹以优雅柔美的舞姿、充盈丰沛的情感生动诠释了《化蝶》这一浪漫缠绵的故事。表演中,他们融入了彼此深深的爱恋,当演出结束后,吴正丹还陷在《化蝶》的情绪中,温柔地说:“葆华,我们结婚吧。”

“好想要个属猪的孩子”

结婚的时候,两人牵着手去登记,欢天喜地领个大红本,在那套温馨的小房中,两人忙乎着贴了个大“喜”字,摆上一对红蜡烛,算是庆祝一番。而第二天,他俩就匆匆飞往国外,开始到世界各地演出,算是度蜜月吧。

到国外演出,基本上整天忙着排练,异国风光不曾领略多少,更别提什么蜜月之行。每晚演出结束后,他俩还要留在剧院继续排练。好几次,从剧院出来,深夜寂寥的公路上一辆车都没有。天很冷、地很寒,两人相互依偎着,数着夜空的寥落星辰,一路走回宾馆。魏葆华知道训练很辛苦,就说:“丹丹,我背你回去。”刚开始吴正丹还犟着性子,说:“不,你也累,我们慢慢走挺好的。”但后来因为脚趾磨烂了,吴正丹实在走不动,就温顺地趴在魏葆华的肩头。那段时间,由于太过疲劳,蜜月没有度出蜜的滋味,吴正丹却先病倒了。那晚,魏葆华特意到花店买了支红玫瑰,送给养病的吴正丹说:“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送你花。今天是情人节,希望你早日康复。”接过玫瑰,吴正丹感动地说:“葆华,有这么一次,我就很知足了。”这就是他们的蜜月,苦涩中夹杂丝丝温馨,与浪漫相去甚远,却又靠得很近。

不曾举办婚礼,这事一直被魏葆华沉甸甸地惦在心上。从国外回来,2004年5月,魏葆华瞅准了演出空当,忙前忙后默默操持一番,摆出了婚宴喜酒。而当魏葆华领着吴正丹在众人的祝福声中,在众人洒下的缤纷花瓣中,从红地毯上走过时,吴正丹突然明白自己期待这一天其实已经好久,她仰起头,眼角隐隐发潮。吴正丹说:“葆华,你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礼物。”

情至深处,却也有丝丝遗憾,兴许成功背后总是伴随着牺牲。“我好想要个属猪的孩子。”吴正丹一往情深地说。因为魏葆华是属猪的,她就想生个和父亲相同生肖的孩子。实际上,他们也曾有过孩子。2005年1月,吴正丹在医院体检时得知自己怀孕了,这一消息令她非常矛盾:因为有了身孕就要暂别舞台,若体形无法恢复,则意味着永别舞台,这是自己绝对不愿面对的;但丈夫比自己大10岁,从情理上讲,吴正丹知道是该给他生个孩子了,而且公婆也一直在盼着抱孙子。当她将这一消息告诉丈夫时,魏葆华孩童般地高兴,但细细一思量,那股高兴劲转眼没了,他说:“丹丹,孩子以后咱们再要,现在正是你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咱们要不起这孩子。”吴正丹还是颇为犹豫,幽幽地问:“你不怪我么?”魏葆华说:“爱你,愿为你拥有,同样也愿为你舍弃。”最终,2005年1月7日,吴正丹在丈夫的陪伴下走进了医院,当她躺到手术台上,心“咚”地一声猛沉下去,眼泪就出来了,她在心中默默地喊:“葆华,我对不住你。”

两人共同的付出与努力,终于迎来成功的喜悦:2006年3月,《天鹅湖》在俄罗斯克里姆林宫进行的演出,反响十分热烈,夫妻两人被授予“人民最喜爱的优秀演员——乌兰诺娃奖”。世界各国媒体更是将魏葆华、吴正丹称赞为:《天鹅湖》畔一对真正比翼双飞的“王子”与“天鹅”!
·

如梦如幻。如梦如幻。

精彩的滚圈。精彩的滚圈。

“天鹅”在王子的头上翩翩起舞。“天鹅”在王子的头上翩翩起舞。

杂技伉俪:

天鹅与王子的美丽人生

昨晚,在第十三届中国吴桥杂技艺术节开幕式上演出的是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杂技团带来的杂技剧《天鹅湖》,领衔出演该剧的是一对杂技伉俪吴正丹与魏葆华。

说演出:

最险杂技这样诞生

足尖一点,美丽的“东方天鹅”飞到王子的背上,旋即在他的双肩、头顶上翩翩起舞……杂技界称这是最惊险的杂技;舞蹈界称这是难度最高的芭蕾!很多人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昨天吴正丹与魏葆华解密:“我们一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件事长期地磨练,默契地配合。”

因为穿芭蕾鞋吴正丹的脚指甲反复发炎、魏葆华被踩得伤口化脓,对于杂技演员的辛苦他们看得很平常。都说杂技人吃青春饭,今年40岁的魏葆华和31岁的吴正丹却不以为然:“年龄大了阅历多了更能诠释节目的内涵。中国杂技演员永远不缺技巧,缺的就是对艺术的理解,就连我们自己演了2000多场《天鹅湖》,还觉得有些地方跟剧目要求有差距。”

说自己:

享受训练和演出

如今吴正丹与魏葆华已经有个两岁多的儿子,吴正丹笑说有了孩子后自己的心态也变了,“现在表演跟过去不一样,以前每次上台都紧张,现在无论是训练还是上台都觉得是享受,要带给观众快乐,也让自己快乐。

吴正丹说自己脾气急,“他(指魏葆华)很稳,总能给我很好的建议。我们表演时,观众会更多的注意我,内行则会看出他的不易,试想:如果没有他这么好的砥柱,我怎么能放心地起舞?”

中外杂技高手今起过招

今晚起,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的30个参赛节目将分为A、B场在河北艺术中心大剧院亮相。首先登场的是A场的15个参赛团,记者采访中发现,每个团都实力不凡,在此先请出其中几位亮个相

看点一:中国杂技团

参赛节目:《摇摆高拐》

“我们每次出赛都是奔着金奖去的。”中国杂技团编导雷明霞对此次参赛节目《摇摆高拐》很有信心。雷明霞透露该节目的看点就在于新:“继承传统椅子功的基础上创新发展,动作新、编排新、道具新。”道具师王建民则透露,这个节目绝对出人意料,“看着演员在高空撑着两根杆子做出劈叉、翻转等动作,杆子摇摆不定,观众会觉得刺激惊险,这之中就应用了遥控等高科技手段。”这个节目到底有多刺激,今晚到现场观看就知道了。

看点二:中国吴桥杂技团

参赛节目:《灵性—单车手技》

俗话说:一心不可二用,杂技人偏偏就能一心多用,12个男孩子表演的《灵性—单车手技》就是个典型!由吴桥杂技团创排的该节目是个美丽的童话故事:憨态可掬的熊猫爸爸、熊猫妈妈领着小熊猫伴随着动听的音乐,玩耍手中的竹子。“一传三”、“二传二”、“四传四”,最难的是骑独轮车完成移动“三节对传三节”……

看点三:白俄罗斯杂技人

参赛节目:《空中飞杠》

每年吴桥杂技节都有几个保留节目,代表着杂技节的品质和实力,这之中就有白俄罗斯的《空中飞杠》,记者日前在河北艺术中心大剧院目睹了5位白俄罗斯男演员走台,就见他们从这个杆子“飞”到那个杆子,在空中来去自如,武林高手也不过如此。当时现场有业内人士点评说,“这是杂技和艺术体操结合的典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