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疫情扩散美股暴跌原因为什么桑德斯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吸收财讯

欧美疫情扩散美股暴跌原因为什么桑德斯赢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

桑德斯是目前民主党内唯一有完整政策论述的参选人。相比那些连PPT都拿不出的党内对手,桑德斯毕竟经历过八年总统竞选的历练,他的施政纲领和路线图非常清晰、完整。而这整套论述的基础,就是广泛的福利计划。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美股上周只用了四天的时间,四根大阴棒,吃掉了一年的涨幅。每次当桑德斯在初选中获胜时,迷茫的华尔街精英及其最青睐的专家们,怎么都想不明白,像桑德斯这样的“极端分子”,是如何赢得选票的。

美股暴跌四天真因为疫情么?不,因为这个人可能要赢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美股呈现出反转的迹象?特朗普怪罪CDC误导国民,夸大了新冠病毒在美国的传播情况。如果真是这个原因,那么又怎么解释,美国最大的健康保险公司United Healthcare的下跌幅度,远大于标普500指数呢?而在本轮下跌中,整个医疗保健板块也没有好的表现。
与此同时,市场分析师们又发现了一个现象:
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的支持率上涨时,市场就会下意识地下跌;而下跌的市场又会让他的民调上升,因为他拒绝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这使得市场又向下跌,如此循环反复。。。。。。
明天就是“超级星期二”,届时华尔街担心很可能已不是疫情,而是桑德斯赢得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可能性,已经超过了50%。
为何“抹红”桑德斯无效?
美股暴跌四天真因为疫情么?不,因为这个人可能要赢
桑德斯是目前民主党内唯一有完整政策论述的参选人。相比那些连PPT都拿不出的党内对手,桑德斯毕竟经历过八年总统竞选的历练,他的施政纲领和路线图非常清晰、完整。
而这整套论述的基础,就是广泛的福利计划:
由公共出资的全民医疗保健;全日制劳动者高于贫困线的工资;诸如婴儿假和带薪病假等基本福利;不会令年轻人陷入终身债务的大学教育;亿万富翁也无法买到的选举;由公众舆论决定的公共政策,而不是企业游说。。。。。。
如果在欧洲,桑德斯应该算是主流的社会民主党人;然而,华尔街和华盛顿的精英们,却在尽力煽动对他近乎歇斯底里的攻击。
美股暴跌四天真因为疫情么?不,因为这个人可能要赢
在内华达州的初选辩论会上,布隆伯格公开称桑德斯“共产主义者”,并嘲笑说“票投给桑德斯,除非是民主党不想赢了”;特朗普总统则更夸张。他一直在鼓噪和附和布隆伯格的论调,甚至在刚刚结束的南卡初选中,他竟用推特去号召共和党支持者给桑德斯灌票,让他能在初选中胜出。。。。。。
这种蔑视既荒谬,又从侧面反映出美国的精英们,对多数美国人的生活惊人的无视。
他们要么不知道、要么不关心,数以千万计的美国人缺乏基本医疗保障;而医疗费用每年导致约50万人破产,或者1/5的美国家庭净资产为零或负数。他们也注意不到,4400万美国人背负着总额高达1.6万亿美元的学生债务。在股市飙升,导致精英阶层暴富的同时,自杀率和其他“因绝望而导致的死亡”也同时飙升,因为工人阶级进一步陷入财务和心理上的不安全境地。。。。。。
每次当桑德斯在初选中获胜时,迷茫的华尔街精英及其最青睐的专家们,怎么都想不明白,像桑德斯这样的“极端分子”,是如何赢得选票的。
“抹红桑德斯”没能产生致命一击的效果,也暴露出潜在的一个盲点,那就是世代正在变迁,选民结构已经改变。
美股暴跌四天真因为疫情么?不,因为这个人可能要赢
皮尤研究中心预测,2020年大选将迎来有史以来、种族最多样化的选民结构,有色人种占所有合格选民的三分之一;而“Z世代”(18-23岁的年轻人)的合格选民的比例,也将是2016年的两倍多(10%)。
对于年轻选民而言,他们既没有冷战的阴影,也没有意识形态冲突的历史记忆,或者说,在他们的脑海中,“左派”并不是什么可怕的名词。
但是,他们却见证了过度放任的资本主义、贪婪的华尔街银行家、以及政治与金钱的挂钩;还有贫富差距的扩大,以及那些导致次贷危机,导致大量美国家庭破产的资本家,却能免于被起诉的社会弊病。。。。。。这些现实让他们的人生价值观变调,同样也成为了桑德斯获得年轻人支持的关键所在。
提名桑德斯 民主党将付出代价
从目前的势头看,桑德斯很可能将拿下“超级星期二”。拜登有票,但没有资金;布隆伯格有钱,但没有票。两人若不能联手,就无法对桑德斯形成威胁——可惜,眼下他们忙着各自吸收党内“不支持桑德斯”的选民还来不及呢!
这样一来,华尔街的震荡可以预见地还会继续。
股市和经济是特朗普连任的关键议题,一旦失分,民主党就有机会重回白宫——这是美国的左派媒体,近期纷纷吹捧“桑德斯能击败特朗普”的基调之一。华尔街日报和NBC的一项最新民调更显示,如果最终是桑德斯和特朗普PK,那么,桑德斯会胜。
然而,桑德斯真正威胁到的不是特朗普,而是民主党。
美股暴跌四天真因为疫情么?不,因为这个人可能要赢
一旦桑德斯赢得初选,可能最终导致民主党在2022的中期选举,失去众议院多数席位——这个多数席位,原本就很脆弱。
民主党人在2018年中期选举取得成功,是因为吸引了温和派和自由派的广泛联盟。然而,桑德斯竞选活动的首要目标,却是将这个联盟,重塑为一个意识形态运动——这种极端化的立场,正在吓跑民主党内的温和派支持力量。
比如,桑德斯曾公开批评“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并呼吁抵制这个以色列在美国的重要游说团体。此举激怒了犹太裔民主党议员,他们要求桑德斯立即在媒体上公开道歉;又比如,桑德斯曾在竞选集会上,表扬前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政策。此举显然会刺激到古巴裔选民众多的佛罗里达州选情。该州新任众议员、民主党人鲍威尔,也立即站出来划清界限,称桑德斯的说法“不可理喻”。
那么,如果桑德斯没能从党内初选胜出呢?对民主党来说,那会更糟糕。
桑德斯可能会坚持到最后,并促成民主党的实质分裂——他在民主党基层,有这样做的资源和人脉。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他从180万位个人捐款者那里,筹集了3450万美元,平均每笔只有20美元。可见,蓝领阶层对他的高忠诚度。相比之下,拜登尽管拥有44位大企业金主的支持,小额捐款的人数和总金额,远不及桑德斯。
美股暴跌四天真因为疫情么?不,因为这个人可能要赢
拜登的中间路线和桑德斯左派路线之间的鸿沟,已经不是党内同志之间的立场不同了,这种差异足以去组建两个不同的政党!在7月的民主党大会之前,很难看出他们将如何调和。希拉里的支持者对桑德斯的怨恨没有减轻。2016年,桑德斯的支持者中,大约有十分之一给特朗普投了票——他们本可以让结果不同。
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
如果桑德斯没能拿下超过半数的支持,而选民们又发现,最终他被民主党建制派们联手做掉。。。。。。这个时候,就不是民主党会不会重新执政的讨论了,而是得去思考,到底还会不会有“民主党”?是不是会出现一个“桑德斯党”?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