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症开始波及全球Anne Frank安妮日记假设这是一场战争不抱怨不叫苦-吸收财讯

疫症开始波及全球Anne Frank安妮日记假设这是一场战争不抱怨不叫苦

在职妈妈反应最是强烈,在家工作,网络、工具,各式配套的不便已令她们极其头疼,还要同步照顾那在客厅饭厅,时而乱叫乱嚷疯狂起哄、时而喊闷喊饿要吃要喝的孩子们。 整天困在家里无法外出,也是喊冤的原因。

友人都在抱怨,疫症肆虐一个来月,打乱了他们的生活,本来要上班的家人,无法上班、要上学的没法上学,一日二十四小时,一家大少全蹲在屋里,大人争用厕所小孩争看电视。

在职妈妈反应最是强烈,在家工作,网络、工具,各式配套的不便已令她们极其头疼,还要同步照顾那在客厅饭厅,时而乱叫乱嚷疯狂起哄、时而喊闷喊饿要吃要喝的孩子们。

整天困在家里无法外出,也是喊冤的原因。

众人异口同声大控诉,都说若疫症持续,自己在败于肺炎之前已郁闷而终。

其实……我真的搞不懂!

疫症横行,为自身为家人为公众,少点外出多留在家,怎说也算是明智之举,专家不作出劝喻,有点常识也会自动自觉!抱怨喊冤?要生要死?我的确搞不懂。

我们正在面对的,不是一阵豪雨、不是一场风雪,而是一场疫症,才刚刚开始已波及全球,何时终止?影响多大?谁也说不准!

我们不需要过分惶恐,却绝对不能轻率。

假设疫情持续!假设我们必须继续留在家里!假设这是一场战争!我们何不读一读这本书——《安妮日记》(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 by Anne Frank)。

假设这是一场战争……

(借用网络图片)

安妮(Anne Frank),犹太人,1929年出生于德国,为逃避希特勒的纳粹极权统治,举家移居荷兰。二战爆发,荷兰被德军占领,随即对犹太人进行大搜捕。

假设这是一场战争……

(借用网络图片)

为安全计,安妮爸爸带着一家四口,连同另外四个犹太人,一并躲进阿姆斯特丹一所古老办公室,内藏以书柜遮挡的密室,书柜背后通往阁楼,走到尽头楼梯旁,内有几所房间,这便是“隐秘之家”。

假设这是一场战争……

(借用网络图片)

假设这是一场战争……

(借用网络图片)

办公室附近是货仓及家具厂,日间尽量减少走动,说话也得压低声音,免得被人发现。八个人困在这样一个小小空间,绝对不能外出,这一住就是两年多。

假设这是一场战争……

(借用网络图片)

假设这是一场战争……

(借用网络图片)

假设这是一场战争……

(借用网络图片)

1942年11月19日(星期四),安妮于日记簿写下这一段:

“I feel wicked sleeping in a warm bed, while my dearest friends have been knocked down or have fallen into a gutter somewhere out in the cold night. I get frightened when I think of close friends who have now been delivered into the hands of the cruellest brutes that walk the earth. And all because they are Jews!”

“我们能够逃过秘密警察的追捕,愉快地在此处安身,真是何其幸运。我们对于那些无法帮助的亲人,除了感到心痛与哀伤以外,还不至于担心自己会像他们那样。想到寒冷的夜里,亲友正日挨饿受冻、遭到无情的殴打,而我们自己却躺在温暖的床上睡觉,便会感到难过万分。我的至亲好友落在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人手中,真可怜呀。犹太人何其不幸。”

入住“隐秘之家”时,安妮才13岁,走过了两年多不见天日、没有自由的自我禁锢生活,最后还是全家被捕,送进集中营,安妮于1945年3月因感染伤寒而离世,终年15岁。

一个十多岁的女孩,面对极权,依旧沉着忍耐,面对生死,依旧勇敢积极。

那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可以同样咬住牙关,不抱怨不叫苦吗?

假设这次疫症是一场战争,我们好歹想想,该如何自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