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鸿嘉信新总裁张立洲仅三个月离职李金隆李金枢李金杰三兄弟家族-吸收财讯

华鸿嘉信新总裁张立洲仅三个月离职李金隆李金枢李金杰三兄弟家族

小区规划时降低密度,增加活动空间、园林面积,让所有房子都有升值空间;最后,景观和材料舍得投入,看得到的地方要投,看不到的地方也要投,我们特别特别重视社区景观和配套,舍得用好材料。华鸿嘉信的项目,敢让客户去看。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这是肿么了,钱太多了吗?天眼查信息显示,李金枢在2007年就成立了温州市鸿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泰顺分公司。界面新闻梳理资料发现,鸿发曾是华鸿的子公司之一,在温州市泰顺县开发了鸿发香江花园等项目。

华鸿嘉信千亿梦碎 新总裁张立洲仅三个月就离职

华鸿嘉信董事长李金枢。图片来源:公司官网记者 | 杨冰柯

野蛮扩张后,浙江温州房企华鸿嘉信亟需提高管理水平使公司再上一个台阶,但这个愿望却很难实现。

界面新闻获悉,华鸿嘉信总裁张立洲近期已离职,这离他去年12月加入还不到3个月。张曾担任万达商业管理公司营运中心总经理、鑫苑集团CEO兼执行董事。

对于离职原因,张立洲回复称,由于双方对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理解的不同,自己做决定离开的时间很短。

一位行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张立洲供职过的万达和鑫苑,一家是治理结构较合理的大型企业,另一家是上市公司,流程和管理相比更为规范。而华鸿嘉信是一家成长型区域房企,近几年虽然经历了较快增长,但管理水平还是跟不上去。

华鸿嘉信创始人李金枢最早从事海鲜买卖,他与哥哥李金隆、弟弟李金杰都靠着海鲜买卖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兄弟三人中最早开始转型房地产生意的是老二李金枢,他于2012年在温州创立华鸿嘉信,但他真正从事房地产的时间要早于此。

天眼查信息显示,李金枢在2007年就成立了温州市鸿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泰顺分公司。界面新闻梳理资料发现,鸿发曾是华鸿的子公司之一,在温州市泰顺县开发了鸿发香江花园等项目。

之后在2010年,李金枢还成立了温州金瓯置业有限公司。这个时期的李金枢在温州已经开发几个楼盘,他自称销售额超过40亿。

李金枢当时还提到他对房地产的看法,“做房地产的话,一个项目有个四年五年,基本上资金就能回笼,合理的利润还是有的”。

虽然2010年之前就进入了房地产行业,但直到2016年后李金枢的地产生意才迎来大发展。

这个阶段正是三四线城市棚改货币化安置下,房地产行业迎来一波上升期。华鸿嘉信抓住机会,加快扩张步伐,成为这一波行情中的黑马房企之一。

数据显示,2016年华鸿嘉信竞得21宗地,投资约90亿元;2017年又拿下29宗地块,金额投入增长超过60%达到145亿元;2018年华鸿嘉信又新增土储24宗。

据华鸿嘉信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其销售额分别为210亿、349亿和438亿,增长明显。克尔瑞数据则显示,2017年华鸿嘉信的权益销售额为260.1亿,位于排行榜的第63名,2018年权益销售额为347.5亿,位于排行榜第66名。

2017年是华鸿嘉信拿地规模和行业排名的高峰,在实现规模大跨步后,它们将总部从温州搬迁至杭州,将2018年销售目标制定为500亿元,还提出2020年实现千亿销售额的计划。

但事与愿违,随着过去两年房地产市场环境变化,三四线城市棚改红利消退,一二线市场又严格执行限价政策,同时房企的融资端收紧,华鸿嘉信再难有高增速,至今都未迈进500亿房企的门槛,千亿更成为遥不可及的事情。

克而瑞数据显示,2019年华鸿嘉信全口径销售额为343.5亿,位于排行榜的第80名。权益销售额为246亿,同样位于排行榜的第80名。相比2018年,华鸿嘉信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出现大幅下滑。

业绩增长乏力外,华鸿嘉信还背负着比较高的资金压力。

根据天眼查显示,华鸿嘉信这几年一直通过质押股权的方式获得融资,而且通常是质押给信托公司,合作公司包括安信信托、浙商金汇信托、上海爱建信托、中建投信托等。

比如,2016年9月,安信信托发行过一期总规模5.6亿、预期年收益率为8%、期限为18个月的信托产品,募集资金用于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世纪新城片区地块的开发建设,该项目即为华鸿嘉信的开发项目。

2018年11月,中建投信托发行过一笔期限15个月、规模3.5亿的信托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为8.4%-9.2%,该笔募集资金用来建设杭州华鸿国际大厦。

除了借用信托为项目融资外,华鸿嘉信借助的融资渠道还有私募产品。2018年6月,合凡资产为华鸿嘉信发行过一期私募产品,规模为1.5亿,产品期限为9月,预计收益为11.32-15.44%。

不仅高成本借钱,华鸿嘉信还高成本拿地。

以华鸿嘉信2019年拿地情况为例,5月,华鸿嘉信拿下的浙江丽水一宗商住用地,总价为4.866亿,溢价率高达82.16%。6月份,华鸿嘉信又联合绿城在浙江绍兴拿下一宗商住地,总价11.53亿,溢价率64%。7月,华鸿嘉信和另一家小房企联合竞得的台州宅地,总价为12.01亿、楼面价为6150元/平方米,溢价率高达111.44%。

从过去一年三四线城市不太乐观的行情看,华鸿嘉信能实现的利润率堪忧。

一位温州房产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华鸿嘉信前两年规模冲刺的不错,主要是靠政策红利。但如今市场环境转变,华鸿嘉信自身的经营方式很难在支撑高速发展。

在公司治理层面,职业经理人加盟不到三个月就闪电离职,除了这些人自己水土不服外,华鸿嘉信老板的经营风格、企业文化也是外界疑惑的重点。李金隆三兄弟的创业故事:从菜场里走出来的“海鲜大王”
眼下,人们吃海鲜,不再单单追求一个“鲜”字,更讲究一个出处。整个海鲜市场,已从过去的“菜市场”、“码头”时期,转为“品牌化”运作时代。 12月23日,位于瓯海区六虹桥路的寻鲜岛大楼将正式营业。该大楼集加工生产海鲜与形象店为一体,是温州寻鲜岛食品有限公司的总部。大楼的主人是永嘉人李金隆、李金枢、李金杰三兄弟。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永嘉上塘,这个远离大海的县城内,三兄弟却吃准了海鲜。他们以上塘市场为跳板,从最初卖海蜇的小贩,一跃成为温州市首屈一指的“海鲜大王”。
小木船孵出海蜇专业户
楠溪江从上塘镇穿梭而过,它是李金隆、李金枢、李金杰三兄弟海鲜之路的始发站。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楠溪江畔活跃着一艘小木船。这艘船时常在上塘与乐清、上塘与洞头之间穿梭,拉回一船又一船海鲜,再拿到菜市场卖。
冬天,江面上寒风刺骨;夏天,船舱内闷热难耐。贩卖海鲜的道路,是场酷刑。但船老大以异常顽强的毅力,没日没夜地坚持着。他的海鲜越来越受欢迎,以至于不少村民专门在江畔等他的海鲜。此后很多年,这艘木船成为上塘人心中一个“海鲜名牌”。
上世纪80年代初,这艘小木船每趟来回就能带来两三百元的收入。船老大叫李成宗,是李金隆、李金枢、李金杰三兄弟的父亲。子承父业,三兄弟年纪轻轻,便相继走上经营海鲜的道路。其中,老大李金隆14岁出来,老二李金枢20岁出来,老三李金杰16岁出来。
1984年,初中毕业的李金杰出来做生意时,小木船已经换成机船。那时,沿着楠溪江顺流而下,再折瓯江到乐清要6小时,到洞头则需要13个小时。那以后的相当长时间内,三兄弟一度忘记了睡在床上是何 种滋味。
走一趟,平均需要两天。酷热的暑期,很多海鲜难以拥有两天的保质期。渐渐地,不易腐烂、容易储存的海蜇,成为三兄弟的进货首选,贩鱼的小贩成为了海蜇专业户。
从专业户到水产巨头
随着海蜇产业越做越大,上塘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三兄弟的需求。1994年,三兄弟来到温州市区,利用在上塘积累的原始资本,在西山东路盘下7间门市房,面积将近400平方米。
“做得广不如做得专”,这时,海蜇仍然是三兄弟的主打产品。与上塘时期不同的是,他们的采购网络已伸入全中国。三兄弟从外地将海蜇批发至温州,越来越多的商贩直接到他们这边拿货,生意也从零售为主转为批发为主。在温州扎根后不久,他们的生意便足以影响整个温州的海蜇市场,而如今,他们在浙江、闽北的海蜇市场已经拥有了较高的市场占有量。
一次偶然的机会,老三李金杰在大连市发现,当地农民年收入仅万元左右,却舍得花费六七千元吃海参。这个发现,让他看到了海蜇市场外的一片天空。
“将产品做专后,再做广。”于是,三兄弟开始将触角伸向其他水产品。近几年来,鱼翅、海参、黄鱼等市面销售的几乎所有水产品,三兄弟均有涉及。其中,海参这块蛋糕,他们在温州拥有了较大份额。
巨头名叫寻鲜岛
虽然产业一天天做大,但在三兄弟的心中,当年上塘人围着小木船抢购水产品的影子一直挥之不去。“只有最好的东西,才能吸引最多的顾客”。
以前,上塘人认准的是李家的小木船,如今,由“寻鲜岛”取而代之。
两年前,他们开始着力申请注册“寻鲜岛”商标,随后成立了温州寻鲜岛食品有限公司,集食品加工销售于一体,并一掷3000多万元,在瓯海区六虹桥路买下集加工生产与形象店为一体的近3000平方米大楼,作为公司总部,取名“寻鲜岛”大楼。   对于未来海珍品帝国的版图,兄弟三人如此设计,向最高档的海鲜市场进军:在寻鲜岛海珍品至尊殿可以看到在温州难得一见的野生特大黄鱼、野生辽参、金钩鱼翅及特大针翅等稀有海珍品。
记者手记:三兄弟,一条心
从最初的小木船到机船,再到如今的寻鲜岛大楼,像大多数人那样,李金隆、李金枢、李金杰三兄弟的创业,也是从小舢板到航空母舰的努力。不同的是,很多人是单枪匹马闯天下,而三兄弟打的则是组合拳。
有人担心,三兄弟是不是一条心?兄弟三人对此却毫无顾虑。李金杰说,除了在战略转型上偶尔有所分歧外,三兄弟的创业目标始终一致。
采访过程中的一个细节,让在场人员感动。当问到谁是寻鲜岛的董事长时,李金杰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他说,都是自家兄弟,关键是把企业做好。在寻鲜岛,三兄弟所占股份都一样。
随着产业一天比一天壮大,三兄弟适时地选择敞开家业大门。今天,寻鲜岛总部上百号员工,相当部分的学历是本科及本科以上。
三兄弟说,只有越来越多的新鲜血液进入,这个品牌才能更富战斗力。
正如三兄弟所做的那样,在家族企业内,重要的不是头衔、薪水和工作职责描述,而是共同的目标。

永嘉上塘,这个远离大海的县城内,永嘉人李金枢和兄弟李金隆、李金杰三人却吃准了海鲜。他们以上塘市场为跳板,从最初卖海蜇的小贩,一跃成为温州市首屈一指的“海鲜大王”。

如今,李金枢又有新身份,他是华鸿嘉信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金枢

(华鸿嘉信董事长)

李金枢,温州永嘉人。温州华鸿嘉信地产集团董事长。

2016年,华鸿地产销售额达200多亿元,成为温州本地当之无愧的地产龙头企业。2017年3月,华鸿嘉信更是被评为中国地产百强企业。

2016年上半年,华鸿嘉信一举突破百亿大关;

2016全年,实现销售额超200亿,昂首跨入中国地产销售78强!

2016年以来,华鸿更是狂掷百亿,接连拿下二十多幅地块,初秋之始更是创下十天五城的拓地神话!

华鸿嘉信作为在温州本土成长的企业,董事长李金枢自是秉承了温州人“敢为天下先”的创业精神!

菜场里走出海鲜大王

楠溪江从上塘镇穿梭而过,它是李金隆、李金枢、李金杰三兄弟海鲜之路的始发站。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楠溪江畔活跃着一艘小木船。这艘船拉回一船又一船海鲜,再拿到菜市场卖,每趟来回就能带来两三百元的收入。此后很多年,这艘木船成为上塘人心中一个“海鲜名牌”。

当年央视致富经栏目采访三弟李金杰

现为温州新华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

船老大叫李成宗,是李金隆、李金枢、李金杰三兄弟的父亲。子承父业,三兄弟年纪轻轻,便相继走上经营海鲜的道路。

1984年,小木船已经换成机船。那时,沿着楠溪江顺流而下,再折瓯江到乐清要6小时,到洞头则需要13个小时。走一趟,平均需要两天。渐渐地,不易腐烂、容易储存的海蜇,成为三兄弟的进货首选,卖鱼的小贩成为了海蜇专业户。

1994年,三兄弟来到温州市区,利用在上塘积累的原始资本,在西山东路盘下7间门市房,面积将近400平方米三兄弟从外地将海蜇批发至温州,越来越多的商贩直接到他们这边拿货,生意也从零售为主转为批发为主。

在温州扎根后不久,他们的生意便足以影响整个温州的海蜇市场。随着产业一天比一天壮大,三兄弟适时地选择敞开家业大门。

作为地产界的后起之秀,华鸿嘉信的发展速度是有目共睹的。华鸿嘉信自成立以来,在深耕温州的基础上,陆续进驻台州、丽水、嘉兴等多个地区,专注于精品住宅地产开发,以商业地产为辅。

产品涵盖了平层公寓、豪华住宅、花园洋房和联排别墅等多种物业形态的多元发展格局。

2016年华鸿嘉信集团屡创巅峰,登顶温州地产土地储备、总销售面积、总销售额三冠王,超210亿总销额,超133万平米销售面积。

华鸿进入“中国房地产住宅开发专业领先品牌价值TOP10-公园地产”,2017年荣获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百强之星,名列“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榜单77名。

上半年营销额130.5亿

今年7月22日,华鸿嘉信集团2017年上半年经营总结工作会议在温州万和豪生酒店隆重举行。

董事长李金枢总结2017年上半年工作情况:今年上半年以销售额130.5 亿元排名全国66位,上半年集团拿地总规划建筑面积83万平方米,拿地金额77亿元,与千亿房企并驾齐驱,位列浙江房企半年度排行榜第6位。

华鸿迅速在浙南市场迅猛成长起来,随着规模的发展,华鸿在业内也收获了更多的口碑和更大的影响力。

然而,在2017年这个大部分房企都在拼命扩张规模的年份,华鸿却主动减速。他们提出2017年的总销售目标250亿,2019年的总销目标为500亿。

值此盛会,记者对华鸿嘉信总裁李金枢先生进行了专访,以便让我们更清晰的了解这家温州龙头房企。

亿翰:

3年14倍的发展速度,从15亿销售额到210亿,华鸿嘉信为何能成长这么快?

李董事长:华鸿嘉信能快速发展,一方面离不开良好的市场以及我们团队精准的决策;另一方面也源于公司的企业文化,华鸿一直坚守永嘉学派中“义利平衡”的精神理念,我们坚信,把钱分给别人,做到“义”,才能赚取更长远的钱获得“利”,以此打造百年基业。

亿翰:

最近,华鸿嘉信提出了3年500亿的进取目标,相较于这些年的发展速度,这个500亿目标显得更为务实,放缓发展速度的原因是什么?

李董事长:华鸿嘉信从最初的十几亿的规模在短期之内做到200亿,翻了十几倍,这光鲜的业绩背后也有企业亟需完善的部分,就是我们企业从200亿到300亿到500亿的经营平台,这个平台包括制度化建设、团队建设、运营体系建设包括品牌文化建设,所以我们在快速发展之后需要调整。

务实是我们企业最大的特性,务实的目的就是控制风险,所以华鸿嘉信在规模化发展的同时,我们还是要坚持健康有序快速的发展,这是企业长久发展的根基。

亿翰:

作为深耕浙南的温州龙头房企,能够征服温州客户,华鸿的项目或者产品有哪些特点?

李董事长:华鸿嘉信的项目有三大特点:第一,新房有高溢价;第二,二手房涨的快;第三、二手房抗跌。比如温州华鸿大公馆项目旁边的竞品当时卖2.2万,大公馆项目开盘则卖2.7万。而就涨价而言,周边项目二手房涨2000,华鸿的项目就能涨6000。

华鸿的项目下跌很少。为什么呢?

核心原因就在于:华鸿舍得在项目上投入、而且产品设计有创新有想法。首先,我们项目的外立面追求简洁大气,窗地比提高后造价提高了,但客户满意度也提升了;其次,户型追求舒适和功能并重,不做图纸好看、住起来憋屈的户型;再次,小区规划时降低密度,增加活动空间、园林面积,让所有房子都有升值空间;最后,景观和材料舍得投入,看得到的地方要投,看不到的地方也要投,我们特别特别重视社区景观和配套,舍得用好材料。华鸿嘉信的项目,敢让客户去看,而且我们也组织客户去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