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4年才投降的台湾日本兵小野田宽郎台湾原住民阿美族史尼育唔-吸收财讯

1974年才投降的台湾日本兵小野田宽郎台湾原住民阿美族史尼育唔

二是台湾气候接近东南亚,台湾籍士兵能够适应气候,相反日本气候偏寒冷,好多日本兵并不适应东南亚的气候。并且台湾籍士兵中多为原住民,原住民们常年生活的山林中,能够适应东南亚那种丛林作战的方式。

【吸收财讯】升困井革鼎震继 -> 1974年在印尼丛林中发现一名日本兵,叫小野田宽郎。1945年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已经29年了,这位小野田宽郎却一直不肯相信日本已经投降,在他看来天皇是不可能投降的。

直到小野田的上司亲自来告诉他,日本已投降的事实,他才相信。然后走出了印尼的丛林。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当时还引起了轰动。

1974年才投降的台湾“日本兵”

1974年走出印尼丛林的还不止小野田宽郎,有一名叫中村辉夫的日本兵也一直藏匿在印尼的丛里中,1974年才走出来。但这个中村辉夫不是真正的日本人,他实际上是台湾原住民,阿美族人。

中村辉夫的汉名叫李光辉,本族名叫史尼育唔。李光辉1974年才走出印尼丛林不是因为他忠于日本天皇,而是他压根不知道战争已经结束,这点跟小野田宽郎不同。

1974年才投降的台湾“日本兵”

二战时期,有很多台湾人被迫参加了日军,特别是在二战后期日军军力不足的情况下。比如我们看电影《太平轮》中金城武饰演的那个台湾籍日军军医。他要不是军医的话恐怕不会被派到大陆来,因为那时候大多数台湾籍日本兵都是派往东南亚战场的。

台湾人跟大陆人同宗同源都是中国人,派到大陆战场恐怕会节外生枝。而且台湾气候接近东南亚,台湾籍士兵能够适应气候,台湾籍士兵中多为原住民,原住民们常年生活的山林中,能够适应东南亚那种丛林作战的方式。

当时日军中有个高砂义勇队,就是全部由台湾原住民组成的。他们熟悉丛林,神出鬼没,作战勇猛,为日军在南洋立了不少战功。1930年的雾社事件就使日本人见识了台湾原住民在丛林战中的勇猛,这才有了后来的高砂义勇队。

1974年才投降的台湾“日本兵”

那么,台湾原住民都是被迫加入日军的吗?不完全是。他们很多是自愿加入的。他们参加日军,不是为了什么主义,什么信仰,更不是为日本天皇而战,因为原住民比较尚武,参军是一个男人的荣誉, 至于参加谁的军,对他们来说还真不是很重要。

在这里我们必须要理解一个事实,那时候的台湾原住民其实没有国家概念的,更不会有中华民族概念,他们只有部落概念。在他们眼中国人、日本人没什么两样,都是外族而已。谁对他好,他就觉得谁是朋友。

1974年才投降的台湾“日本兵”

事实上,在清朝统治时期台湾原住民的地位甚至还不如日据时代。特别是雾社事件后,原住民们的地位反倒提高了不少,日本人摸准了他们的脉,知道该如何跟原住民打交道。

1974年在印尼丛林中发现一名日本兵,叫小野田宽郎。1945年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已经29年了,这位小野田宽郎却一直不肯相信日本已经投降,在他看来天皇是不可能投降的。直到小野田的上司亲自来告诉他,日本已投降的事实,他才相信,然后走出了印尼的丛林。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当时还引起了轰动。

然而,1974年才走出印尼丛林的其实还不止小野田宽郎,有一名叫中村辉夫的日本兵也是一直藏匿在印尼的丛里中,1974年才走出来的。但是这个中村辉夫却不是真正的日本人,他实际上是台湾原住民,阿美族人。他的汉名叫李光辉,本族名叫史尼育唔。李光辉1974年才走出印尼丛林不是因为他忠于日本天皇,而是他不知道战争已经结束,这点跟小野田宽郎有本质的不同。对于李光辉我之所以一直没用“投降”的字眼是因为我觉得李光辉及其大多数台湾原住民日本兵并非为日本天皇二战,他们也不是狂热的军国主义份子,他们只是在日据时代下的被迫的产物。

在二战时期有很多台湾人被迫参加了日军,特别是在二战后期日军军力不足的情况下。比如我们看电影《太平轮》中金城武饰演的那个台湾籍日军军医。他要不是军医的话恐怕不会被派到大陆来,因为那时候大多数台湾籍日本兵都是派往东南亚战场的。

我想原因有二:一是台湾毕竟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湾人跟大陆人同宗同源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道理日本人也知道,派到大陆战场恐怕会节外生枝。二是台湾气候接近东南亚,台湾籍士兵能够适应气候,相反日本气候偏寒冷,好多日本兵并不适应东南亚的气候。并且台湾籍士兵中多为原住民,原住民们常年生活的山林中,能够适应东南亚那种丛林作战的方式。

我们知道二战时期日军中有个高砂义勇队,这就是全部由台湾原住民组成的。他们熟悉丛林,神出鬼没,作战勇猛,为日军在南洋立了不少战功。1930年的雾社事件就使日本人见识了台湾原住民在丛林战中的勇猛,这才有了后来的高砂义勇队。

(手上提的是人头,由于太过血腥所以打了马赛克)

那么,台湾原住民是被迫加入日军的吗?其实,还不完全是,有的确实是自愿加入的。但是他们不是为了什么主义,什么信仰,更不是为日本天皇二战,原住民只是比较尚武,参军是一个男人的荣誉, 至于参的什么军还真不是很重要。

在这里我们必须要理解一个事实,那就是那时候的台湾原住民其实没有国家概念的,没有中华民族概念的,他们只有部落概念。在他们眼中汉人和日本人没什么两样,都是外族而已。谁对他好,他就觉得你是朋友。事实上,在清朝统治时期台湾原住民的地位甚至还不如日据时代,特别是雾社事件后原住民们的地位反倒提高了不少,日本人也摸准了他们的脉,知道该如何跟那些原住民打交道了。关于雾社事件可以看一下电影《赛德克巴莱》,如果你看懂了,或许能了解一些东西。

说到这里,我们又不得不埋怨一下清政府了,当初你要不欺负人家,要是能够对那些原住民好一点,让人家有个念想,增加认可度,现在也不至于……满清真是遗毒无穷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