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变异的后果正在研发的疫苗还管用吗新冠病毒突变点新挑战-吸收财讯

新冠病毒变异的后果正在研发的疫苗还管用吗新冠病毒突变点新挑战

萨比诺说,从欧洲国家发生内部传播的层面上讲,这意味着新冠病毒所引发的流行病正在欧洲“逐渐成熟”。由于从巴西确诊病例身上提取的病毒基因存在多个突变点,意大利北部所爆发的疫情可能是多次引入的结果,而非来自单一来源。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不过文章也指出,一位确诊前有过武汉旅行史的美国患者分离的病毒株,预示其可能发生了同时感染L型和S型病毒的情况,但目前还无法排除新突变型的可能性,仍需扩大样本量,以验证上述结论或推测。

多国发现新冠病毒“突变点”,正在研发的疫苗还管用吗?
记者 | 潘金花
在全球科学界争分夺秒与新冠病毒“赛跑”的过程中,新的挑战正在不断出现。
近日,已有多国学者指出,新冠病毒正在发生变异,这或将影响到诊断工具、药物和疫苗的研发。
但也有专家表示,目前病毒还未出现明显变异,仅发生了在RNA病毒身上常见的“小突变”,同样的疫苗仍很有可能对多种亚型的病毒起效,不必过于恐慌。
多国发现“突变点”
3月3日,中国科学院主办的《国家科学评论》发表《关于SARS-CoV-2的起源和持续进化》一文。文章通过对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103个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分子进化分析发现,新冠病毒已于近期产生了149个突变点,并演化出了L和S两个亚型(注:SARS-CoV-2为此次疫情中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为感染病毒导致的新冠肺炎)。
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文章作者发现,这两个亚型在地域分布以及人群中的占比相距甚远,推测其传播能力、致病严重程度可能存在较大区别。
其中,S亚型与蝙蝠来源的冠状病毒在进化树上更接近,是相对更古老的版本,L亚型则相对年轻。但从占比上看,L亚型(70%)比S亚型(30%)更为普遍,且L亚型病毒株比S亚型携带了相对较多的新生突变,推测其病毒传播能力更强、在人体内复制更快。
文章发现,绝大多处患者体内提取的病毒株表明,其只感染了L型或S型中的一个病毒亚型。L亚型在武汉疫情爆发的早期阶段更为普遍,之后由于强力的人为干预,其发生频率在1月初后有所下降。
不过文章也指出,一位确诊前有过武汉旅行史的美国患者分离的病毒株,预示其可能发生了同时感染L型和S型病毒的情况,但目前还无法排除新突变型的可能性,仍需扩大样本量,以验证上述结论或推测。
与此类似,在巴西及英国科学家2月29日合作发表于病毒学网站Virologic.org的《南美洲首份新冠病毒报告》一文中,也提到了新冠病毒在传播过程中已出现变异。
截至4日,巴西已累计确诊3例新冠肺炎病例,还有1例首次核酸检测呈阳性待复查,四人均有意大利旅行史。研究人员在采集了前2例确诊病例的病毒基因后发现,其中一人的病毒基因组与中国公布的“Hu-1参考菌株”相比有3个突变点。
据巴西圣保罗研究基金会下属通讯社Agência FAPESP4日报道,文章作者之一、圣保罗大学热带医学研究所所长萨比诺(Ester Sabino)表示,这名患者的病毒基因与从德国患者身上提取的菌株更接近,另外一人的则与在英国发现的病毒更相似。
萨比诺说,从欧洲国家发生内部传播的层面上讲,这意味着新冠病毒所引发的流行病正在欧洲“逐渐成熟”。上述文章在3月3日的更新中也提及,由于从巴西确诊病例身上提取的病毒基因存在多个突变点,意大利北部所爆发的疫情可能是多次引入的结果,而非来自单一来源。
影响药物和疫苗研发?
在澳大利亚,同样有研究人员指出,新冠病毒正在发生变异。据《印度教徒报》3日报道,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的研究人员在分析了115条已公布的基因组序列后认为,病毒正在发生变异,或将给今后诊断工具、药物及疫苗的研发和试验带来显著影响。
武汉大学医学部病毒学研究所教授杨占秋4日也向《环球时报》表示,新冠病毒发生的突变,对疫苗设计和疫情诊断都具有很大意义,如果不同病例身上的病毒基因序列有别,那么同样的诊断工具和疫苗可能就无法起效,在设计上必须更加精准。
此外,发生变异的新冠病毒在致病特点上也会有所不同。杨占秋说,比如在中国的病毒的致死率是2%,在欧洲的病毒则可能会导致更高的死亡率。
3月4日,香港还出现了一只宠物狗被检出新冠病毒弱阳性的案例。香港渔农自然护理署(渔护署)当天表示,有关结果显示,该宠物狗已低程度感染有关病毒,很可能是由人类传染。
据悉,该宠物狗的主人此前就是新冠病毒感染者。不过,目前还未有证据显示,宠物会感染或传播新冠病毒,该宠物狗也没有任何相关病征,这提示病毒并未在狗身体中大量复制引发疾病。
突变不代表“进化”
据了解,就其他冠状病毒而言,SARS-CoV曾发生突变,变得更易感染人类,MERS-CoV则未发生变异。但要注意的是,新冠病毒发生变异,并不代表病毒已实现“进化”。
这首先是因为,相较于全球已有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人数来说,目前仅有130余条基因组序列被分析和上传,仍缺乏大规模的病毒基因序列分析,需要对更多样本以及患者的发病情况展开分析,才能得出更可靠的结论。
此外,突变本来就是病毒生命周期的一个自然组成部分,像新冠病毒这样的单链RNA病毒,在自我复制的过程会更容易变异。
耶鲁大学及悉尼大学的研究人员在2月18日于《自然—微生物学》上刊发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指出,突变可使病毒毒性增强,也可使其减弱,而病毒的毒性和传播方式等是由多个基因控制,即需要多个突变才能进化,任何关于突变后果的说法都需要实验和流行病学证据,不应太过恐慌。
不过,从流行病防控方面考虑,病毒变异的可能性越大、速度越快,就越难防控,疫苗研发也会相对更难。以流感病毒为例,由于其病毒序列常常突变,疫苗制造商每年都要根据变种生产新的疫苗。
对此,世卫组织此前主管传染病事务的助理总干事、现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SHTM)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大卫·海曼(David Heymann)表示,目前来看,新冠病毒仍相对稳定,仅出现了一些“小突变”,这意味着各国研发的疫苗仍有很大可能起效。
此前,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南方医科大学以及世卫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均曾表示,新冠病毒尚未发现明显变异。
全球共享禽流感数据倡议组织(GISAID)相关研究亦显示,新冠病毒的S蛋白在与人体ACE2蛋白结合的地方尚未发生突变,说明病毒的基本特性还没有改变。
海曼教授指出,研究人员在研发疫苗时,一般都以病毒“最持久(most sustained)”的部分为依据,因此,一款疫苗仍很有可能对多种亚型的新冠病毒起效。他补充说,“科学家如今仍在了解病毒,但就目前来看,其源头仍能追溯至湖北省最初出现的毒株”。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徐红)讯,病毒突变可能会给疫苗开发带来一定困扰,而这也将影响相关药物的研究和使用。

日前,发表于中国科学院主办的《国家科学评论》(National Science Review)上的一项研究显示,通过对公开的103个新冠病毒全基因组进行序列分析,发现这些病毒株已发生149个突变点,同时演化出L和S两个亚型,从占比上看,L亚型更为普遍达到70%,S亚型占30%。

通过与其他冠状病毒比较,作者还发现S型新冠病毒与蝙蝠来源的冠状病毒在进化树上更接近,从而得出S型相对更古老的结论。传染力方面,L亚型则更具侵略性。

不过,从GISAID(全球共享禽流感数据倡议组织)的相关研究来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的关键在于S蛋白与人体ACE2蛋白的结合,但目前病毒S蛋白在与人受体结合的部位并没有突变。对此,业内人士认为,这说明新冠病毒的基本特性还没有改变。

与此同时,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深圳分室副主任朱华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分析称,已知的103株病毒显示149个突变点,但这并非表示“所有突变点都集中于一株病毒”。

“新冠病毒发生了基因序列突变,但变异并不算大。”她指出。

不过,朱华晨同时也强调说对于病毒的变异不能轻视,因为冠状病毒是正链RNA病毒,易于发生突变与重组,要密切留意关键基因位点上的变化,持续监测病毒的演化方式,并警惕这些突变可能产生的病毒表型和行为的变化,比如对人体的致病性、影响的器官部位、排毒的时间、途径,以及传播能力的改变等。

新冠病毒是否会有突变不仅受到学者们的关注,产业界同样如此。来自国内某抗病毒药物研发企业的内部人士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如果新冠病毒变异,那么对于相关药物的研发会有一定影响。

“很有可能新药的效果很快就会降低。流感之所以难以预防和控制,就是因为病毒易突变。以前艾滋病也很难治,也是因为艾滋病毒突变,后来用多种药物同时治疗(鸡尾酒疗法),艾滋病才被控制住。因为突变可以抵抗一种药物,但是不一定能抵抗另外一种原理不同的药物。所以,对于容易突变的传染病病毒,最好是从多个机理研究药物,联合使用。”对方说。

数据显示,截止目前,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注册的新冠肺炎研究项目已接近300项,其中药物临床试验100余项,包括抗流感病毒药(石药集团阿比多尔、海正药业法匹拉韦等)、抗HIV药(洛匹那韦/力托那韦)、抗丙肝病毒药(歌礼药业达诺瑞韦)、抗疟药(上海医药氯喹)、单抗类药(托珠单抗、阿达木单抗、PD-1单抗等)、中成药(莲花清瘟胶囊等)等。另外,近期热点吉利德在研新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也正在武汉进行新冠肺炎的三期临床。

虽然目前的证据显示新冠病毒突变仍有限,暂时也不会改变目前相关疫苗的开发策略(详情可见:最新!新冠病毒发生变异 专家称对现有疫苗研发的影响“暂时不用过于担心”),但也有疫苗专家提醒称业界需考虑病毒持续突变的可能,并找到不容易突变的位点作为抗原的成分。

“如果病毒一直突变那就不太好对付了,比如最容易突变的HIV艾滋病病毒,HCV丙型肝炎病毒,还有流感病毒。因为病毒极易突变,所以HIV一直没有疫苗。”对方说。

但对于“新冠病毒和HIV一样是RNA病毒,RNA病毒容易突变,所以新冠疫苗研发难”这种近期出现在网上的观点,他则反驳称,虽然RNA病毒相对更容易突变,更不稳定,但这并非绝对,“比如甲肝病毒虽然是RNA病毒,却很稳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