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和冯小刚什么关系梦碎东方迪士尼华谊兄弟时间窗口开启-吸收财讯

华谊兄弟和冯小刚什么关系梦碎东方迪士尼华谊兄弟时间窗口开启

出售资产之外,近几年公司每年都能获得亿元规模的补助,对其业绩增色不少。2016年-2018年,公司获得的补助分别为9327.82万元、1.27亿元、1.39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为6927.57万元。

【吸收财讯】兑涣节兮中孚至 -> 风向变化快啊,2018年遭遇业绩滑铁卢之后,华谊兄弟重提“内容为王”,来势汹汹,计划在2019年上映的电影包括《美人鱼2》、《八佰》、《伟大的愿望》等。

华谊兄弟梦碎"东方迪士尼" 转身寻找下一个冯小刚

2018年亏损超10亿元之后,华谊兄弟2019年的亏损扩大至40亿元。

除了商誉、股权投资等资产减值,因缺乏爆款电影的拉动,公司主营业务亏损超过10亿元。中国最成功的的民营电影公司,连续多年占据国产片票房冠军,最终却深受内容掉队之苦。

重提“内容为王”,扶植新导演,在擅长的商业片之外探索,并尝试电影投资出海,能否帮助华谊兄弟重返银幕C位?

巨亏40亿背后,无一爆款电影

2月29日,华谊兄弟披露2019年业绩快报,公司营业收入23.12亿元,同比下降40.59%,归母净利润-39.63亿元,同比下降262.56%。

近40亿元的亏损中,有26.81亿元为公司对包括商誉、长期股权投资在内的部分资产计提减值准备,其中:应收款项计提2.31亿元,存货计提9887.35万元,长期股权投资计提17.61亿元,商誉计提5.90亿元。

资产减值之外,公司业务本身,亏损额度也超过10亿元。

公司对外披露称,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主控主投影片缺失,报告期内上映的主要影片票房未达预期。

2018年遭遇业绩滑铁卢之后,华谊兄弟重提“内容为王”,来势汹汹,计划在2019年上映的电影包括《美人鱼2》、《八佰》、《伟大的愿望》等。

但是,《八佰》临时撤档,《伟大的愿望》几度更改当期后更名为《小小的愿望》,上映后也是反响不佳,《美人鱼2》则是直接和《手机2》等作品一样,划到了存货中。

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Top25的作品中,华谊兄弟主投主控的,一部也没有。

公司投资的大批影视作品未能上映或播出,导致公司预付款项和存货高企。截至2019三季度末,公司预付款项18.93亿元,存货规模13.14亿元。

截至2019年二季度末,公司存货金额排名靠前的影视作品分别为:电影《八佰》、《手机2》、《只有芸知道》,电视剧《舌尖上的心跳》、《大龟甲师》,存货金额合计6.50亿元。(《只有芸知道》2019年底已上映,票房1.6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业绩是从2016年前后开始走下坡路的。

华谊兄弟一度是中国最成功的民营电影公司,2009年A股上市。业绩巅峰的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38.74亿元,归母净利润9.76亿元,扣非净利润也达到了4.72亿元。

此后几年,公司营收止步不前,净利润大幅下滑,连续几年靠着出售掌趣科技(300315.SZ)股权等资产保业绩。

出售资产之外,近几年公司每年都能获得亿元规模的补助,对其业绩增色不少。2016年-2018年,公司获得的补助分别为9327.82万元、1.27亿元、1.39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为6927.57万元。

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华谊兄弟获得的补助及占比,远高于同行光线传媒(300251.SZ)、万达电影、北京文化、唐德影视等同行。

东方迪士尼梦碎,重回内容轨道

随着博纳影业、北京文化(000802.SZ)、猫眼娱乐等新兴竞争对手崛起,四大民营电影公司的市场优势颇受冲击,首当其冲的华谊兄弟,2014年前后开始多元化,以优势内容为核心,企图打造一个被称之为“东方迪士尼”的泛娱乐生态。

公司形成四大业务板块: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投资。影视娱乐板块囊括了华谊兄弟的起家资产,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影院等;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主要是华谊兄弟电影世界;互联网娱乐是指公司近几年试图打造的粉丝经济生态圈。

当年,生态规模初现。2014年,公司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2.34亿元,毛利率100%,互联网娱乐板块营业收入7.78亿元,毛利率74.00%。

不过,几年之后,公司的业绩支柱还是影视娱乐,另外两个板块不断萎缩,“聊胜于无”。

2019年上半年,公司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2918.35万元,同比下降79.43%,毛利率46.44%,同比下降了45.85个百分点;互联网娱乐板块营业收入1764.83万元,同比下降45.66%,毛利率19.76%,同比下降22.22个百分点。

影视娱乐板块,公司曾对影院业务寄予厚望,但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旗下影院数量仅为30家,且较为分散;公司曾斥巨资打造华谊兄弟电影世界,但目前只有苏州、海口和长沙的项目开业。

兜兜转转,王中军、王中磊兄弟还是发现,没有比做内容更适合华谊兄弟的了。

公司目前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摆脱对冯小刚及其公司的业绩依赖。冯小刚的《大碗》、《手机》、《集结号》、《非诚勿扰》、《唐山大地震》均为当年的国产片票房冠军。可以说,华谊兄弟的江山,有一半是冯小刚打下来的。

2015年,华谊兄弟收购东阳美拉,估值15亿元绑定冯小刚,形成商誉超10亿元。正是这笔交易,导致公司近几年接连计提商誉减值。

冯小刚“廉颇老矣”,华谊兄弟近几年的御用名单转向管虎(《老炮儿》、《八佰》)、田羽生(《前任》系列、《小小的愿望》)等,甚至一反常态牵手贾樟柯拍起了文学纪录片。

算下来,华谊兄弟这一年就只在忙两件事,一边推动《八佰》、《手机2》、《美人鱼2》等库存影片上映;另一边,借钱,补充子弹,继续投资电影。

1月以来,公司连续向浙商银行、招商银行申请授信,为民生银行贷款提供补充担保,王中军还直接为公司提供了1亿元无息借款。

时间不等人,毕竟,对于华谊兄弟来说,时间窗口已经越来越短了。

2020年春天的第一场电影,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复工未有期,影视行业的阵痛却没有停下来的趋势演员无戏可拍,宣传费用打水漂,影城老板每月亏损几十万……一位资深影城投资人告诉投资界,“影城租金占成本中的大头,哪怕不能减免租金,稍微延后账期也好,不然很多人就挨不过去了。”截至到2019年底,全国影院数量为12408家。一个更为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即便疫情结束,部分亏损的影城可能也难逃被关闭或卖盘的命运。

12000家电影院继续停业,这让负债累累的 华谊兄弟 如何盈利?近年华谊兄弟主控影片表现乏善可陈,两年亏光上市以来盈利,资金压力巨大。2020年将上映的多部电影能否帮助华谊兄弟逆风翻盘,困难可见。从2009年上市到2017年,华谊兄弟累计盈利48.56亿元。自2018年首亏10.93亿元,加上2019年近40亿元亏损额,华谊兄弟两年将亏光上市以来所有盈利。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上市公司连续3年亏损就会直接退市。如果2020年,华谊兄弟不能扭亏,将面临退市风险。1月3日,华谊兄弟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累计质押股份数量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量比例已超过80%,请投资者注意相关风险。其中,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总经理王忠磊累计质押股份已分别占其持股比例90.9%和99.67%。

2019年初,阿里影业还对其授出一笔7亿元借款,而华谊兄弟需在5年内要完成10部电影的制作和上映,阿里影业对项目拥有优先投资权。后续华谊兄弟又以影片收益应收账款质押的方式,陆续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