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束自己的贪婪情绪我用了哪些方法?培养厌恶是一种复杂的情绪-吸收财讯

约束自己的贪婪情绪我用了哪些方法?培养厌恶是一种复杂的情绪

时刻,我若敢买入,铁定要沦为接盘侠,并承担投资资金损失的后果。 我深知自己在投资上的优势是耐心,是基于资产配置做一个稳健的组合。让比较擅长长跑的我去参加百米竞速,大概率是成绩不理想的。

约束自己的贪婪情绪,我用了哪些方法?

(一)坏情绪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约束和管理自己的投资情绪有多么重要?沃伦·巴菲特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的序言部分强调了普通投资者想获得投资成功,只需要一个稳妥的知识体系,并且有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以免自己的不良情绪对投资体系造成侵蚀。

格雷厄姆在写作《聪明的投资者》一书时,开宗明义强调本书的写作目的在于指导读者朋友避免陷入严重的错误(避免成为输家),建立一套令人感到安全放心的投资策略,同时用较大的篇幅来讨论投资者的心理问题。格雷厄姆认为投资者在投资中的最大问题和最可怕的敌人其实就是他们自己。

普通投资者很多的投资失败与其说是被市场所打倒,倒不如说是被自己的不良情绪所打倒。投资者的不良情绪有哪些呢?在我看来,贪婪、恐惧以及介于贪婪和恐惧之间的犹豫是三种人人都有的不良投资情绪。今天就先来谈一下为了约束自己的贪婪情绪,我做了哪些努力。

(二)自知者明,承认自己是普通人

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很普通的投资者,我既不能预测短期的市场涨跌,也永远无法做到先知先觉,对于市场热点什么的,自己是全然把握不住的。等到市场上某些投资标的十分火热,好似买入后闭眼持有就能轻松赚钱时,我会意识到,这恰恰是最危险的时刻,我若敢买入,铁定要沦为接盘侠,并承担投资资金损失的后果。

我深知自己在投资上的优势是耐心,是基于资产配置做一个稳健的组合。让比较擅长长跑的我去参加百米竞速,大概率是成绩不理想的。

(三)留有惨痛记忆的“史料”

为了避免自己被牛市诱惑而出现赌博行为,我特意保留了两个自己投资历史中巨亏的投资标的,以期能让自己警钟长鸣,愚蠢的错误不再犯。

第一个投资标的是我在2015年6月3日冲动入市时买入的某偏股混合型基金,当时我信心满满地买入了500元,并信誓旦旦地对自己说上证指数突破6124点时,我就赎回,绝不贪婪。

约束自己的贪婪情绪,我用了哪些方法?

留存该基金,让自己警钟长鸣!没想到,这种信誓旦旦、讲求纪律后来成了一个笑话。该基金已持有了4年半的时间,至今仍亏损20%以上,仅剩下残值380多元。该基金自我买入以来至2018年12月底,最大的区间回撤是55.7%!若该基金未来不清盘,或许我将终生持有,以警示自己牛市追高买入是什么后果。

2015年的11月,彼时的自己还沉迷于技术分析,妄想通过技术分析短期博弈分级基金B来赚快钱,以弥补2015年股灾的亏损。2016年的熔断行情又给自己上了一课,技术分析也没躲过熔断大跌。我不会忘记熔断行情里,一节课的时间跌光了自己努力一年拿到的一等学业奖学金的经历。

我虽然没有体会过分级基金B溢价下折的巨亏,但为了保证自己未来不犯错误。我特意留了一手券商B,并让这大几十块钱的资金在2018年体验了一把下折。目前基金的残值只剩下44.5元,当时的一手100份已经因为下折而折算为了36份。若未来牛市自己胆敢再赌博分级B,如此惨痛的本金永久性损失就会再上演。

(四)培养厌恶情绪

为了坚持长期投资,避免自己因为市场诱惑和缺失耐心而卖出自己持有已久的优质公司,我提高了自己对于某些特定标签的情绪厌恶。我时常在喜马拉雅聆听“马喆朋友圈”栏目,马喆先生对投机有很大的厌恶,用精神洁癖来形容也不为过。尽管我对此比较宽容,但他说过的“只要我选择去炒股,那我的一辈子就完了!”这一话一直铭刻在我的脑海里。

约束自己的贪婪情绪,我用了哪些方法?

我喜欢听的马喆朋友圈

2月3日下跌以来的反弹行情中,自己看着出奇的配置接连上涨,而自己守正选择的公司如万科、招商银行、格力电器表现萎靡。看着冰火两重天的配置,我有没有过冲动卖出这些自2018年以来陆续持有的公司,去换热门基金、热门股票呢?

说没有那是假话!但我反复告诫自己,这些公司我若敢卖出一手,那些我信赖的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我若敢赎回拿去炒股,我自己这一辈子就完了,我就是彻头彻尾的赌棍,自己的理想抱负也就不用去实现了,自己注定要背上诅咒……

(五)重温经典 回归常识 勿忘目标

每逢市场遇到不理性的上涨,感觉自己受到诱惑,我都愿意去重温格雷厄姆、约翰·博格的投资经典。让自己重温能够保命的常识、投资中的基本规律有哪些。这些常识和规律足以让自己保持冷静。因为我是要一生投资的人,不是来资本市场赚一票就走的人。我若敢用违背常识和规律的方法在市场上赚钱,未来的自己一定要受到市场的惩罚和规律的制裁。

每当我想到自己长期投资的目标只不过是取得相较指数+2-3%的超额收益,能让自己的年化收益率稳定在10-15%的区间。我确信按照自己已有的知识结构、投资体系假以时日至少能实现那个最低的收益目标。但我若敢打破自己的体系,参与自己从来就不擅长的游戏,则最后的结果是目标实现不了,自己会愧对父母及家人的信任与嘱托。

为了约束自己的贪婪情绪,上述的心理斗争和方法或许在大家看起来还很幼稚。未来我希望自己能像瑞·达利欧那般凝练出投资中的若干原则,并用清单去指导自己的投资实践。

反思也是投资者成长中的重要一环。记录自己或成功或失败的投资实践,“稽其成败兴坏之纪”,自己一定能够有所进步。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投资的成长先从吾日三省吾身开始吧!

@今日话题



相关推荐